第四百七十九章 郭局之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

“明天和我一起去见见人吧”

姜晔突然出声,打破了满室的温情。

唐静芸动了动眉头,没有做声。

姜晔见此转过身来看着唐静芸,盯着她的脸问道,“怎么了不愿意吗”随后有些遗憾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的话就算了,我下次再带你一起去吧。”

唐静芸用力的握了握姜晔的大手,轻声解释道,“我不是不愿意和你去。我承认我对和你这种半公开关系的事情还心存担忧,但是担忧并不是畏惧。”她亲了亲他的眼睛,唇角掀起,“只是我现在在沪市布了一个局,还不能把我太过暴露出来。”而且,如果计划有失的话,我也不想将你牵扯进来。

最后一句唐静芸在心底默默的说道。

她此番谋算极大,若是成了,对于姜晔这个已经功勋满身的男人来说,也不过是锦上添而已,但是如果败了,他一旦被牵扯上,不仅树立敌人,而且还会成为一个污点。

此刻正值姜家家族里的人对姜晔进行考验,打上这样的标签对姜晔有益无害。

这才是唐静芸的顾虑之处,也是唐静芸迟迟没有和姜晔一起正式出席过什么宴席的原因。

有些事,知道是一回事,挑明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看着姜晔那遗憾落寞的表情,唐静芸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感到了几分心疼,当下就是对他许了一堆未来的好处,让姜晔重新露出了笑容。

这厢的温情满满,不代表沪市其他地方都这么和谐。尤其是沪市近来侯书记频频出招,为了不知什么原因和沪市的十几个家族结怨,新仇旧恨加起来,着实是暗流涌动。

市委大院某房里。

“咚咚咚”

敲门声惊醒了伏案工作的男人,一个女人从端着茶走进来,眼睛红肿着,将茶杯“砰”的一声放到了桌上,然后就忍不住红了眼眶,尖声道,“姓郭的,你儿都进去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忙着工作呢就你那个破职位,没了儿你还指望什么”

男人放下了手中的笔,忍不住按揉了一下自己胀痛的太阳穴,看了一眼女人,有些痛苦地想,又要来了

果然,下一秒,女人又忍不住哽咽起来,“可怜我的儿啊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从小就娇惯着长大,哪一样不是顺着自己的心思来的现在在里头一定受苦了我只要一想到这个就夜不能寐,整夜整夜的想他”

女人不复刚才那个凶狠的样,凄凄惨惨的哭着,可是句句都在指责着自己的男人不作为。

这些话男人已经听她念叨了好多遍,本来心底还存着忍让的意思,可是她却这样不知疲倦的纠缠,令他心底“嗖”的冒起了火,猛然拍了一声桌,怒吼道,“你还有脸来和我说,慈母多败儿我告诉过那个小兔崽多少遍了,让他学好一点,不要和那帮纨绔弟混在一起,迟早要出事可你呢每次都护着他现在好了,人进去了,你担心了早知今日,当初我就该打断他的腿让他受点教训”

然后男人又指着女人的鼻骂道,“哭哭就知道哭你跟我吼有什么用你有本事去武警那里闹啊谁不知道那是6军那个软硬不吃的男人经营的地盘沪市进去的弟少吗连马家三小都扣在里头至今还没出来,你觉得凭借我们郭家能够弄出来吗你夜不能寐,你以为我睡的好吗”

女人被男人这样大的怒气吼了愣在了原地。两人结婚多年,丈夫对她一直都很少会这样大的火。或许是出于当初自己怀孕的时候抓到他出轨的事情的歉意,他一直都很容忍她的脾气。

可是,今天他居然朝她火了

这个认知,让女人的眼眶一下又红了,泪水像珍珠一样不断的往下掉,看的一旁的男人心中有些心疼,不管怎么说,到底是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到底还是有些解不开的情谊的。

“好了,你也别哭了,志平的事情我一直都在找人疏通关系,怎么说也是我儿,我怎么可能不管他”男人多少放柔了点声音,安抚着自己的妻。

女人看着男人眉眼间的疲惫,以及因为熬夜而引起的通红的眼睛,不由擦干了眼泪,认真道,“那你给我个准话,咱们儿什么时候能够出来我一天见不到他,这心一天就不平静”

男人闻言,不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从抽屉里摸出了一盒烟点上一根,女人这才现,烟灰缸里是满满的烟灰和烟头。

看见男人沉默不语的抽着烟,眉宇间郁郁的,女人的心终于忍不住一慌,“老郭,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志平这回惹上了什么了不得大人物,连你也摆不平的那种”她清楚他丈夫的性,和他这么多年的夫妻过来,他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少之又少,尤其是近几年,更是没有过的。

男人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阿萍”

女人突然就是捂着嘴痛哭,“老郭我错了,等儿出来后我再也不干涉你教育他了,一定把他掰会正道。我以后也不和人攀比什么珠宝衣服了,咱们就守着儿好好过日。如果儿再不听话,就是打断他的腿我也听你。你救救他,他是我肚里掉下来的一块肉啊,我舍不得他在那里受苦啊”

老郭看着痛哭失声的妻,忍不住轻轻一叹,“你懂什么,现在的沪市早就不是以前的沪市了。再等等,现在出头,等于给人竖靶。一个不小心,我就被打回原形。”

“这么危险”女人眼睛露出惊惧。

“这算什么,能够全身而退都是好的了,说不定,你儿出来了,我就进去了。”老郭抽了口烟,眉眼里都是忧愁。

想起自己接到儿被人带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觉得估计又是在外面惹是生非被人弄进去了。可是等到他电话打出去后,才现事情远远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小居然被人给弄到了武警那里

照理说,武警虽然相对于一般地方司法有点特殊地位,可是也不至于那么难弄。可是偏偏沪市的情况和其他的地方都不一样,谁人不知道沪市的武警头6军,那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就他那脾气,连一把手的面都未必会卖

可偏偏武警那里被他经营的铁桶一般,自己又在军部有靠山,令人奈何不得。

而且,老郭身为财政局的一把手,在沪市也算的上一号人物,对于沪市官场上的事情更是具有敏感性。早在侯书记上台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儒雅的书记就是个软柿。

可是他却不这么觉得,他早早的就看出来了这侯书记儒雅的背后潜藏着的獠牙。试问,难道仅凭运气就能够在派系争斗中成功拿下书记的位置那可是连魏副书记都没有成功拿下啊。

这个侯书记有大智慧。老郭早早的给这个侯书记打下了标签。

果然,飞雨坊一事中,魏副书记威严大减,侯书记则是名望大增。

而他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开端而已,侯书记这样的人,是个想要施展抱负的人,又怎么能够容忍手底下的人不安分呢

可惜,老郭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他自己一直谨言慎行,可是没想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居然牵扯了进去

在知道了前后脉络关系的时候,老郭气的砸碎了手头的烟灰缸教不严啊,都怪他,教不严这才给家里带来了大灾祸

可是事已至此,牵扯进沪市的大变局中,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看着自己满眼绝望惊惧的妻,他忍不住轻轻一叹,“放心吧,现在志平应该不会有事的,就算拼着不要我这官位,我也会把儿给弄出来的。”

到底是自己的儿,他也不可能就真的什么都不管的任他出事。

只是想起自己昨天接到了那通电话,电话是魏副书记打过来的,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内容,可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对方拉拢自己的意思,似乎是有着大动作,想要借此将侯书记掀下去。

老郭将自己的妻劝去睡觉了,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在书房里抽烟,心里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参与进去呢

沪市的另一栋高档别墅中。

一个男人手上把玩着一个手机,眉宇间深深的蹙着,就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

“马家、王家、李家、姚家七个了”男人低喃,随即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可惜了还缺了几个,不过这样也够了。侯、靖、文,这一回我不仅要让你丢官帽,你不是在意自己的名声吗我还要搞臭它看你还有什么嚣张的资格还有6军,一个跳梁小丑罢了等拿下了侯靖文,我看你还往哪里蹦跶”

男人冷笑着,眉宇间狰狞之色一闪而过,让一旁恭敬侍立的人看的心惊胆战。

很快,他又打开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冷声道,“可以准备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