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被人管着的滋味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七十八章被人管着的滋味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唐静芸笑笑,“坐下喝一杯?”

唐静芸自己重新坐到了沙发上,招来服务员重新要了一杯酒。袁警官笑了笑,没有犹豫,也是坐下来要了一杯酒。

袁警官看着眼前的女子在这个环境里熟悉的样子,不由挑眉一笑,“唐小姐,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相比较那个清丽佳人,你其实更适合这样的环境?”清丽的唐静芸有种不可高攀的感觉,眉眼间含着清浅的笑容,就像是一朵雅丽的馨香之花。

可是穿着一身黑衣仿佛下一秒就要融入这黑暗中的唐静芸,却显得清艳逼人。尤其是那一双凤眸,在暗色的衬托下,更是显得威势逼人,有种戚戚惶惶不可直视的上位者的压迫感。

他不知道这个唐静芸究竟有过怎样的过往,会让她的身上有一种如此鲜明而浓重的暗色调,仿佛整个酒的灯光都不如这个掩藏在暗色中的女子来的耀眼!

不过,想来她也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子?能够那么自在的游走在两人极端的身份中,能够将自己曾经的经历用那种平和淡然的笑意掩去,必定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能够办到的。

唐静芸闻言不由挑眉一笑,“可是我向往阳光的滋味啊,那么温暖,那么干净。”人呐,总是一种向往光明的生物,就算是在地底长期潜伏的生物,也总有想要出来晒晒阳光透透气的念头。

宁愿被耀目的阳光照的刺眼流泪,也好过躲在阴暗肮脏的角落暗暗偷生。

袁警官被唐静芸这样的回答说的一愣,随后在嘴里默默的咀嚼着这句话,终于忍不住一笑。不知道为什么,他笑的时候反而比不笑的时候要显老一些,尤其是眼尾处,更是露出了些许皱纹。

“真是不明白,你这样年纪的人,怎么就已经有这样的感慨了。”他笑着摇摇头。

唐静芸笑了笑,适时服务员端着酒水上来了,“先生、小姐,请慢用。”

两人俱是接过自己的那杯酒,然后笑着举了举杯,各自抿了一小口。

唐静芸对着袁警官一笑,“我这叫少年老成,等到到了袁警官这样的年纪,我大概就可以返老还童咯。”

袁警官笑笑没说话。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是倾向于唐静芸不可能和姚盼盼之死牵扯上关系,那么,现在他却没有那么肯定了。因为眼前这个女子的心思太过难以捕捉了,让他有种面对那些老奸巨猾的重犯的时候的错觉。左一句,右一句,真一句,假一句,令人摸不着哪一个才是她真正的心思。

不过这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袁警官在心底嗤笑一声,带着几分自嘲,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却发现今天出来并没有带烟。

唐静芸笑了笑,从自己口袋里摸出烟,扔给了他,“抽我的。”

袁警官一笑,接住抛过来的烟,抽了根烟,在桌上掂了掂,然后掏出打火机点上。

火光一闪中,照亮了他那张正气十足的脸庞,可是却丝毫没有觉得违和感。

他低敛着眼眸,带着成熟男人固有的魅力,尤其是那双有故事的眼睛,更是让人下意识的就是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

她不由发出一声喟叹声。

袁警官诧异,“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袁警官其实是我的理想对象的标准,成熟,稳重,有男人味,是非观不要太分明。”唐静芸笑了笑,手扶在扶手上,“可惜了,我是个有人管着的人,只能对着你这样的男人看看,过过眼瘾就好。”

“哦?你也有人管着?”袁警官露出不信,随后眼底泛起几分笑意,“这个好办,你说到底还是年轻着呢,这年轻人总是没有定性的,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大不了就告诉他你不喜欢她了。”

他这人倒也有意思,不说那些劝慰的话,倒是出着馊主意怂恿唐静芸。

“哈哈……”唐静芸忍不住笑了起来。想到要是姜晔听到了这样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一枪毙了这个出馊主意的男人?

袁警官敛了敛眼眸,眼眸深处闪过深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并且对于秦爷这个人印象深刻,看着唐静芸这么坦荡荡的样子,他差点就要以为自己看错了刚才的那个人。

他这人习惯性的找个比较隐蔽的角落一个人喝酒,没想到今天看了这么一出好戏。

那可是沪市道上鼎鼎有名的秦爷啊!那个前一秒还能够推杯把盏后一秒就能够翻脸不认人背后捅刀子的秦爷!只要是在沪市,尤其是沾染上道上事情的警察,大多都是听说过沪市这么一位黑道魁首的存在!几乎在所有人的认知中,都对着那么秦爷抱着畏惧的态度。

可是,他今天看见的事情,却觉得好好似推翻了所有的认识!

你看见过一个女人当场和秦爷顶嘴,冷嘲热讽,气的秦爷面色发青的吗?他今天见到了,不仅如此,这个女人嚣张的用纸甩了秦爷一脸,结果秦爷愣只是甩袖走人。

这还是那个众所周知性子乖戾的秦爷吗?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啊!

他当然没有错过秦爷身边跟着的那几个人的反应,在唐静芸和秦爷对峙的时候,那几个人都很明显的低着头,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却没有站出来拦下唐静芸。仅此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是见过唐静芸。

袁警官感到有些疑惑,什么时候沪市道上来了这么一条过江猛龙?竟然连秦爷的面子都不敢下!也不对啊,他这些年对国内大大小小的势力,少说都是有过了解的,可是却从未听说过这一号人。

可真要说她身份有多干净,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就刚才他在想要制住她的腰的时候,摸到了熟悉的冰凉敢。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他这这玩意儿打交道好说也有近十年了,对此的触感不要太明显,不可能摸错的!

这可不是国外,是枪械管制很严的枪械。虽然说黑市上有着东西,可如果身份不到,怎么可能够得着其中的门路?

再说了,一个出门在外会在腰间带着枪支的女人,他可不觉得会是从黑市买到的枪械。

“唐小姐的身手真俊,我的身手已经算的上青出于蓝了,比之当年的特种教官都要好不少,可唐小姐却比我厉害多了。”袁警官笑笑,由衷的称赞道。

唐静芸心想,特种教官算什么?她的功夫可是她的男人,那个号称在军中有着陆战兵种之王的姜晔,亲自手把手一步一步**出来的。别看姜晔现在沉稳的很,年轻的时候却也扬过名,只不过时间有些久了,很多人都渐渐忘记了他强悍的单兵作战能力,而开始关注他身后的背景。

这样想着,她的凤眸中滑过几分柔情。

那个对什么都是硬的下心来的男人,唯独对她那是无所不应,哪怕是格斗和枪械都要亲自教他。那种明明看着她摔倒后心疼无比的眼神,可偏偏还要冷着脸硬着心肠的继续训练,也真是为难坏了那个铁汉柔情男人了?

唐静芸很快就回过神来,笑了笑,“我的功夫都是我家男人教我的,别看我现在厉害,在他手里还是要败下来的。”这样说着,她笑了笑,“对了,袁警官今天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独酌?”

袁警官闻言,明白唐静芸不想在刚才的话题上多做停留,也就顺着她的话题转到了另一个上。

两人聊了挺久的,袁警官诧异的发现,这个明明看上去很年轻的女子,却意外的是个很广博的人,至少如果他没有之前那样的阅历在身,恐怕未必能够接上这个小姑娘的话题呢。

后来,唐静芸先行一步,而袁警官则是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沉默了好久。

抬头的时候不经意的看到了唐静芸放在桌上的酒杯,酒水才喝了小半,不由笑了笑。

而已经准备回家的唐静芸,有些遗憾的耸了耸肩,这家店的调酒师调的酒水味道还真不错,可惜她不敢和太多。不然又要被姜晔说一顿了。

这样想着,唐静芸却是发现,自己这姜晔的这段感情里,似乎姜晔对她的管束更加多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年纪摆在那里的原因,姜晔作为过来人,在她某些不当回事的陋习中,他会出言干涉令她改正。

这生活中,他就真如她曾经说过的那样,做一个年长的人,在岁月前行的道路上,将那些能的、不能的事情都尝试了一遍,然后再告诉她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而她,对他的干涉反而比较小。至少她从来都不会查岗,不过干涉他的决定,也不会因为他有事晚归闹脾气。

不过,两人这样的关系里头,唐静芸未尝有几分乐在其中的意味。

作为一个强势惯了的人,她不是一个喜欢被人管束的人。可唯有姜晔的管束能够让她感到温馨而不是厌烦,大概是因为他每一样都是出于为她好的目的?

回到家里后,唐静芸走进书房,姜晔正在伏案看件,她静静的走到姜晔身后,从背后搂住他。

姜晔抓住她的两只玉手,感觉到手冰凉的很,不由轻声责备道,“温差大就多穿点,别冻着了。”

唐静芸静静地伏在他的背上,轻声道,“这不是有你吗?我今天出门的时候你没给我递外套。”

“你啊……”姜晔的声音里满是纵容。

唐静芸不由勾唇一笑,露出一个满足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