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道不同,但我敬重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七十七章道不同,但我敬重你周围并没有动静。

唐静芸眉头轻蹙,眼中精光一闪。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手从唐静芸的背后探过来,目标正是唐静芸的琵琶骨。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来人明显就是一个近身搏击的高手,一出手的目的就是一击擒拿。这琵琶骨若是被人拿住了,自然也就没有了反抗的余地。

唐静芸眉头一动,仿佛身后带着眼睛一般,脚下纹丝不动,一只手却精准无比的闪电般探出来。如果不放不避开,在对方扣住她的琵琶骨的前一秒,她的手会率先扣住他的脉门!

脉门与琵琶骨一样,同样是武者的禁忌地方。

好一招以攻为守!

对方在黑暗中无声的喝彩。他本来也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她,没有想到她的近身擒拿居然也如此厉害!一看就是有过个中高手**过的!

这样想着,他心中也不由升起了几分战意,手上不待招式用老,就变招直直的扣向对方的下腰。

唐静芸面上古井无波,唯有眉头上挑,然后右手迅速的变招,化爪为拳,同时左脚用力一蹬,身子在原地迅速的旋转两圈,却精而又精的避开了对方探来的手。

她眉头一挑,只来不往可不是她唐静芸的风格。手上快速的攀上对方的手臂,五指间却是力道极大,只要被她碰结实了,就算不会骨折,那骨裂是也免不了的。

对方见此手臂快速动作,将唐静芸手上的劲道一一卸掉。

如果有外人注意,只会产生两只手臂交缠在一起的错觉,仿佛**般亲昵,却没有人能够知道其中的杀机四溢。

玩兵器的人都知道,一寸短一寸险。而这人体之上依旧如此,两人在方寸之地以肉眼难以观测的速度攻击着,明明每一招都是杀机四伏,却被完美的压抑在那一方小天地里。

唐静芸站在暗色里的沙发前,而隔着一个沙发,是另一个掩藏在黑暗中的人,陷入狂欢中的酒的人,竟无一注意到这个小角落。

黑暗中的人挑眉,这个女子好生厉害,不说功夫厉害,就是那背后也好似能够完全凭借耳朵听到。他又哪里知道,虽然黑暗中唐静芸的异能也显得有些不好用,但是她的五官敏锐异于常人,自然比旁人胜上一筹。

就在这时,他的手指猛然变向,在击打向手臂的手猛然转弯,在空气中滑过了一道诡异的直角,直击唐静芸的咽喉,另一只收则是摸向唐静芸的后腰,意图将她完全制住。

唐静芸凤眸一眯,猛然手肘击向后方,稳若磐石的身子转向后方,避开了对方蓄势一记,反而趁着对方中门大开的时候,一只手扼住对方的咽喉。

对方只觉得自己探出去扣住对方的腰的那只手只摸到了一个冰凉熟悉的触感的时候,喉咙就是一痛,那只如玉一般的手就扣住了他的喉咙!

她挑眉,嘴角露出一个冷厉的笑容,“知道你哪里输给我了吗?”

对方同样眯眼,“哪里?”

“因为,你学的是制人之法,而我,学的是杀人之道!”最后四个字,唐静芸是一字一顿吐出来的,仅仅就是这四个字,对方的心底就升起一种极度危险的危机感,这个女子仿佛丝毫没有玩笑的意思,说不得下一秒就能够掐断了对方脆弱的喉管。

他自从警校毕业后,执行过很多生死任务,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危险。一瞬间他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就疯一样的蔓延了起来。

唐静芸笑了笑,“到底还是年轻人,年轻气盛,还是太要面子了,我要是你,早就攻你的下三路了。”

看着男人的表情,她笑了笑,“看,这就是杀人和制人的区别。所以,真要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看着对方抿着嘴的表情,唐静芸松开了手,淡淡一笑,“你说是不是,袁、警、官!”

来人正是和唐静芸在警局里给她做笔录的袁警官,只是现在的他和白天那个正气凛然、一丝不苟的男人气质上有着天壤之别,若是换做一般不熟悉的人,恐怕轻易认不出来。

不是说他的容貌上,而是此刻身上的气质。

对方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这本来该是一张正气十足的脸,只是在这个男人身上,却深深的带出了几分邪肆。尤其是对方身上半敞的衬衫,露出他肌肉分明的肩膀和其上狰狞的纹身,更是让人觉得他身上带着深沉的气息。

唐静芸直视着对方,不由眯了眯眼,上上下下将对方打量了一遍,然后露出一个微微侧头,“其实我比较倾向于你是不是有一个自幼失散的双胞胎兄弟?”

袁警官闻言想要笑,这才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沙哑疼痛,想来唐静芸刚才动手的时候那是一点都没有留情,明天起来估计会是一片青紫。

他忍着喉咙的不适,对着她笑了笑,“唐小姐真是个妙人!

这句话无疑是承认了他自己的身份。

唐静芸看着眼前的袁警官,突然出声问道,“袁警官以前是做什么的?我是说你调任市局做普通警察之前。”

袁警官在暗自感叹一声她思维敏捷,然后点点头,“以前是做刑侦的,重案组的,又七八年了。”提及这个的时候,他的眼底复杂的情感,还念,惆怅,遗憾……

人都是感官性的动物,不然怎么会有以貌取人的说法?

一般情况下,唐静芸是不会犯错误的。因为像她这样的人,更倾向于从一个人气质、言行举止来揣测。

第一眼,唐静芸看到袁警官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男人身上应该有着某些不可言说的过往。不然,他这个尚值风华正茂人生得意的年纪,怎么会已经有了暮年人的沧桑平和?只可惜他的一身气质太过正直,黑白分明的人,注定和她不是一路人。

可是这第二眼,唐静芸才猛然发现,这个男人哪里有那么简单?别的不说,白天的那个他绝对是他的伪装。看他的年纪不过三十上下,而一般在这种特殊需要的部门人,都是以三十岁到三十五岁作为人的身体的黄金标准,也是择人的标准。

可是听对方这话,他做这一行都七八年了,那么他被选拔进去的时候,绝对还年轻的很。能够被破格录用的,想来必然是优秀中的优秀人才了!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如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呢?

唐静芸从来都不敢小看天下英雄,因为她出身草莽,她比很多人都明白“高手在民间”的道理。

更何况,华夏这个民族,自古以来就有着一种特殊的隐逸情怀,不拘山林、小镇、闹市,总偶尔会有隐藏着那么几个低调的高人,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唯有真正接触的时候才能够发现。

她不知道这袁警官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在这个尚处黄金年龄的时候退了下来,在沪市市局里做一个低调的警察。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他升起几分惺惺相惜的感情。单是他刚才的那身手,就是罕之又罕的!

她对着他挤了挤眼睛,“袁警官藏的可真够深的。”

袁警官看着唐静芸,见她刚才那身凌厉的宛如林中猛兽的气息已经收敛了起来,看上去顶多就是个妖娆清艳的女子,不由也是挑唇一笑,“要说真的藏的深的,我看是非唐小姐莫属?”

就算是他这个干了那么多年刑侦的人,也在一开始被她那种淡然的气质给欺骗了过去。初见的时候,她懒洋洋的坐在椅子里,明明身处警局而没有丝毫的紧张感,就像是到了自己的后花园溜了一圈。

那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女子估摸身份不寻常。

可就算如此,他也顶多以为她背景不凡,手段心智远超常人罢了。毕竟案子见的多了,也接触过不少高层世家豪门出来的子弟,完全是按照精英式的教育出来的,的确比当下的同龄人要成熟的多。

只是,在酒看到这身打扮的她的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晃了一下神,深深的发现自己被眼前这个女子的伪装给欺骗了!

唐静芸浅笑,“袁警官怎么就不认为白天的那个才是真实的我呢?”

袁警官看了眼唐静芸,摇了摇头,然后又看了一眼她,再一次摇了摇头,“是,也不是。我记得我又一次听一个请来上课的教官说过,有的人有两面或多面,可是却丝毫看不出违和感。那是因为那些人不是将生活看做伪装,而是单纯的让自己融入生活。每一面,都是他真是的一面。以前我不相信会有这种人,现在,看到你后,我开始相信了!”

唐静芸轻笑着鼓掌,“真是精彩的理论!能够说出这一番话的人,想必也是这个领域高端的人才。如果有幸,真该和他见一面。”

袁警官沉默了一下,他死了。”

“……”

唐静芸轻轻叹了一声,忍不住摇了摇头,“节哀。”

袁警官不在意的笑笑,“干我们重案组这一行的,哪一个不是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过活。不仅要面对敌人的子弹,还要防备得罪的高官贵族的暗枪。每次出案子的时候,都是要留下一封遗嘱的。”

唐静芸默然,她不是警察,不理解他们这些人誓死守卫的荣誉,不过,她尊重这些人。

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是我敬重那些人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