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急转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七十六章急转这件事情大家都有志一致的在班级小范围里流传,并没有太过大张旗鼓的去散播。

不过就算这样,唐静芸的形象还是在班级里愈发的鲜明。

所以,等到班上的人听说了唐静芸今天居然被警察局带走的消息的时候,都是一致的表示不信,直到班上的人和唐静芸一起走的人回来讲述的时候,这才勉强相信了。

不过,就算这样,也不影响班上人对唐静芸的观感。

大概是因为吕月菲的事情的冲击太明显,让班上的人对唐静芸升起了相当高的信任。

你说什么,唐静芸杀了姚盼盼?我呵呵你一脸!唐静芸是这样没有道德素养的人吗?她为了班上两个关系一般的同学都不惜得罪沪市多少的纨绔,能够有这样性的女生,你居然还污蔑她杀人!我看八成是她之前得罪的那些家族在报复她呢!

什么,警察已经带走她了?我呸你一脸!协助调查不行啊?还有那啥自称姚盼盼妹妹的女生,也真是不要脸,警察都没有说什么呢,你就一口咬定了这件事!你神探啊!说不定是你自己做贼心虚呢!

当然,还有班上的人在心里默默的腹诽。别的不说,就唐静芸敢力扛沪市的那些纨绔的态度,怎么看背景都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雄厚,就算是真的弄死了人,她也能够全须全尾的出来!而且,那样的话,一定是姚盼盼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因为晓晓事件,让班上的人的心都偏的没地儿了。

只是人都有亲疏有别,这又不是墨子所言的“兼爱”理念的社会,总会下意识的偏向自己亲近信任的人。

所以,看到唐静芸回来了,班级里少数没去上课的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笑,他们早就预料到了!

然后,在场的人都悄悄的摸出手机,给相熟的人发了一条“已归”、“她回来了”类似的短信,而在学校里认真听课的不少学生,都是悄悄的看了一眼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然后露出了会心一笑的表情。

唐静芸有些讶然于班上人那平静的态度,弄的她反而觉得有些诡异。不过在大家没有变化的对待中,也不由露出了恢复了一贯的淡然。

课上完后,唐静芸去找何延陵拿一份件。那是晓晓出事的第二天就给她的电话,虽然何延陵口头给她汇报过了,不够她觉得还是有必要亲自去看一看的。

——

原石投资总经理办公室。

唐静芸坐在何延陵的位置上,手上是那一份件,她的唇角带着浅淡的笑意,只是看着那个笑容,何延陵觉得背后有些发凉。

想起件上的那些内容,他也不由苦笑这摇了摇头,也难怪老板看到这个的时候会露出这样的神色,就算是他当初看到的时候,也只有四个字,“触目惊心”,除了这个其他的他都想不出来!

唐静芸眯眼,这沪市里头的水可真够深的呀!比她想象的都要深!差一点就要落在了某些陷阱里头!

何延陵看了眼唐静芸,弯腰道,“老板,我发现有一股资金正在飞快流动,不过对方操作很隐蔽,如果不是咱们的技术人员阴差阳错追踪错了的缘故,恐怕也不会发觉。”

“好!好!好!”唐静芸连道三个“好”字,怒极反笑,足以见到她此刻的心情不好,“我说之前我和徐董联手,怎么还抓不住对方的尾巴,感情是有人卧底!”

——

喧闹节奏的摇滚音乐,嘈杂的人群笑闹声,五光十色的灯光,画着烟熏妆的女子和露着纹身的男人,构成了酒里固有的氛围。

一个女子手上端着酒杯,大半个身子掩藏在昏暗中,只露出了那双宛如钢琴家的如玉手指,只是与之相反的,是端着的那杯猩红的酒水,看上去带着强烈的诱人的气质。

仅仅是一双手,就让人产生了探究的好奇。

秦爷一身纯黑色的衣服从门口走进来,身材健硕,解开的扣子里依稀能够看到他衣衫下面那饱满有力的胸肌,令不少打扮妖娆的女子目光在他身上流连。这样的极可不多见,就算是倒贴都愿意啊!

不过这些女人也不是傻的,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那面部表情的脸,阴鸷是双目,都流露着危险的气息。还有身后跟着的四个彪形大汉,都昭示着他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

男人在颇大的酒里环顾的一下,就看见一个角落里坐着的女人探出半边身子,向着他招了招手。

仅仅只是三五秒的时间,但依旧能够看出那个女人也是个尤物。

他眼底不由滑过几分笑意,正了正脸色走向对方。

众人一看也算是明白了,就说嘛,今天这酒里怎么就来了两个极,感情是约好的呀!

秦爷走过去,目光现落在女子端着酒杯的如玉的手指上,不着痕迹的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番,最终落在对方清艳的容貌上,挑眉一笑,“唐静芸,你玩我吗?”

没错,这人正是唐静芸。

唐静芸笑了笑,唇角勾起,露出一个带着几分邪肆的笑容,秦爷看着唐静芸这样的表情,不由心里“咯噔”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唐静芸给她一种格外危险的感觉

“玩你?我看你秦爷才是玩我?”唐静芸不怒反笑,从自己的包里抽出了一沓纸张,劈头盖脸的朝着秦爷砸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被镇住的缘故,秦爷居然站在原地没有动。

纸张纷飞中,秦爷面无表情,就是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令人心中一颤。

周围的人在他的示意下,赶紧从地上将纸张一张不落的捡起来交到他的手里,灯光昏暗,借着一束打过来的灯光,才勉强看清楚了其中的几行字,不过就是这几行字,也依旧让秦爷瞳孔骤缩。

他猛的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冷若冰霜的女子,然后笑了笑,“唐夫人好手段!佩服!佩服!我倒是小看了你!”

“彼此!彼此!”唐静芸对着对方扯了扯嘴角,然后眯眼一笑,“不过是阴差阳错罢了!”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有点难以相信,就是这个男人,他们之前还在把酒言欢,可是谁能够想到,一眨眼关系就来了个急转呢?

“那么,唐静芸,你之前和我一起喝酒也是逢场作戏我?”秦爷的声音带着几分低声,那双阴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唐静芸。

唐静芸挑眉冷笑,“怎么了?不开心了。秦爷何其霸道?只许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就准你在我面前做戏,不准我试探你吗?”

要说那天的喝酒的时候,从本心上来讲,唐静芸还是当秦爷朋友的。其实,她更加期待的还是秦爷能够将这件事给她一个交代的。不过最终他什么都没说,让她失望了。

秦爷也挺明白了唐静芸话里的意思,那天大概是唐静芸在撕破脸皮前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可惜他当时没有抓住。或许,如果抓住了就会和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局面?他在心中默默的想。

然后又忍不住否定了这个念头。江山和美人,兼得者少之又少。既然美人注定不是他的,他又何必不去搏一片江山呢?

唐静芸静静的看着秦爷,冷声道,“秦梓安,就当我唐静芸也有眼瞎的时候!看错你了!”

秦爷看着唐静芸,静静的和这个女子对视。

他还记得两人上一次把酒言欢的时候,酒酣正浓,谈笑交谈,仿佛就是两个关系极好的知交,端的是痛快无比!可这才过去了几天,事情就已经完全倒转,这个女子已经对自己横眉冷眼,言语中更是丝毫不掩失望,让他有一瞬间觉得心跌落深渊。

有些事,或许是从他一开始的选择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秦爷终究还是统治了这个沪市黑道十数年的魁首,就算心中觉得难受,面上依旧不显,依旧面无表情地道,“能够让你唐静芸看错了眼,大概也是我的荣幸了。不过,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大势所趋罢了,我手底下管着那么多的兄弟,我不可能一下子就脱手,我总得给他们都留好后路。你懂不懂?”

唐静芸侧开头,不去看对方的眼睛,只是淡淡地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欺骗我在先,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更何况是和人交朋友?”

秦爷在原地看了唐静芸好久,终于狠狠的吐出一口气,“好!算你狠!”说着就是气势汹汹的甩袖离开。

周围的人眼看着这情况,也纷纷避开,唯恐被眼前这个气势逼人的男人的怒气给波及到了。

秦爷到了外面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森冷,冷的能够掉冰珠子,“是谁泄露出去的?给我查!狠狠的查!真当我秦梓安是任人揉捏的吗?”打死他都不相信,没有某些人的刻意泄露,他的事情会被唐静芸知晓!

唐静芸看着秦爷离开的方向,泄愤似的手中的酒杯狠狠的砸在地上,酒水和玻璃渣子四溅,满地狼藉。

她的目光环视四周一圈,坐回了椅子上,“看够好戏了吗?看够了就给我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