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异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七十五章异乡见到唐静芸笑,侯靖也忍不住笑了笑,只是在想到某些事情的时候,又露出了正色,“唐小姐,你是明眼人,我也就不再重复说些什么。我就想最后问你一句话,现在这个局面,你当真不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唐静芸看了眼侯靖,无非就是自己为那两位同学出头得罪了沪市不少家族的人的事情。

唐静芸看了眼侯靖,唇角掀起,“侯书记,我早就说过了,有些事我唐静芸可以妥协,但有些事,我妥协不了!”

她的那双凤眸中有一种光芒在流转,让她这张清丽的脸变得耀眼夺目,在说话的时候更是流露出她的决心。

侯靖再也没有哪一刻像此时一样肯定,眼前的这个女子,如果身在乱世,就是一个生生的枭雄之才啊!瞧她那满身的脾性和骨气,就知道这个女子是个心中有坚持的人?

侯靖自问,自己有过坚持吗?大概是有的。只是时移世易,从一开始的坚定到后来的随波逐流,其实用不了太多的事情,然后,他就成了另一个他,变得冷漠,功利,圆滑。不是他失去了自我,而是他像生活妥协了。

生活是一张大网,没本事的人在其中朝九晚五,勇者则是在搏击自己的梦想。而这其中,勇者又分为两种,一种是借外力改变自己,另一种则是恣意傲然,不为所动。他不知道唐静芸究竟是哪一种,只是他心底有那么点的希望,希望这个女子能够一如既往的坚持自己的生活。

唐静芸看着侯靖,唇角扯开一个笑容,声音却冷的透骨,“我其实要的也不多,不过是想要那些人和他们的家人,站出来道一声歉,然后补偿我的同学。可谁让他们这么的自以为是呢?难道子债父偿不对吗?这世间不是有大把大把的父母爱自己的孩子胜过爱自己吗?”

也许是想到了一些什么,唐静芸的眼眸一瞬间闪过森然,然后下一秒恢复了平静,古井无波,好似刚才的心绪波动并没有产生似的。

侯靖闻言,点点头,“那行,我明白了,接下来的局面不一定会多好,你自己也要保重。”

唐静芸自然是点头应是,在侯靖的车子里待了一会儿,没过多久也就离开了。毕竟两个人的合作关系还没真的摆在台面上呢。

侯靖看着唐静芸离开的背影,那个女子看上去身子窈窕,走路的时候不紧不慢。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唐静芸流露出急色或者真正的愠色。哪怕是为了她的两个同学,她更多的也是一种冷漠中理智的行为。

可是在刚才的一瞬,他却在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类似于怨愤的感情好。他不由有些好奇,究竟怨愤的是什么呢?

见唐静芸离开了,程大秘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只是两人的对话,他却有种想要屏息的冲动。

想起两人对话中的透露的那些秘密,他突然忍不住一寒。

我的乖乖啊!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就这么个清丽的女生,居然连侯书记都会怀疑她动手杀人。

更何况,他也清楚侯书记最近大概是有大动作了,可是听着语气,怎么感觉是两人在合作呢?

程浩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心中不断的默念着“我什么都不知道”,可怜他不过是个上有老下有小的普通老百姓,怎么自从跟了侯书记后,成天里见识到的都是些心惊胆战的事情?他该不该庆幸自己的心脏比较好?

看了眼旁边的司机,程浩心中悲愤欲绝,天!他堂堂市委大秘,居然还不如一个开车的心理素质高?

躺枪的某司机表示,他只是在部队的生活里,养成了面不改色的习惯而已,俗称面瘫,程大秘想多了!

侯翰林看了眼车子前面的两个心腹,淡淡一笑,吩咐道,“唐小姐的事情你们不要透露出去。她啊,这人面善心狠,真要玩起手段来,我可保不住你们两个!”

两人心中俱是一震,侯书记的敲打怎么会不放在心上?与此同时,更是对唐静芸升起了几分畏惧感。

至于我们“面善心狠”的唐静芸同学,早就在路上招了辆出租车毁学校。

等到她回到学校的时候,依旧感觉到了不少的指指点点,这让她心中有些不快。

走回教室的时候,不期然的遇到了杨姗。

杨姗一看见唐静芸,就忍不住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幸灾乐祸道,“都说红颜祸水,我看放在男人身上也差不多,唐静芸啊,我劝你一句,男人还是抓住一个就够了!”她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居高临下的自傲,“看,现在就是报应啊!”

唐静芸笑了笑,云淡风轻地道,“没有本事的女人才需要去抓住男人,有本事的女人,站在那里,男人都会自己拥上来。”然后又对着杨姗嘴角一弯,“昨天服侍男人服侍的挺激烈的吗?瞧瞧,吻痕都遮不住了哟!”

说着,丢下脸上一片火辣辣的杨姗,笑着走掉了。

杨姗的功力到底不够,脸上先是一片潮红,然后又转青色,最后变得苍白无比,狠狠的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心中那真是讨厌死唐静芸了!每次都能够戳到她的心窝子!

唐静芸自然不会理会杨姗的嘲讽,如果所有人的嘲讽她都要在乎的话,那么她还用过日子吗?

学校里引起的波澜在唐静芸的预料之中,不过也归功于唐静芸在沪大较之于燕大低调的多,加上她本身就是个燕大交流生,认识的人也不算多,所以很多人顶多稍微听闻过她,而很少会将她对上号。

不过,她心中还是有些疑惑,照理说姚家派了二女儿过来的态度,怎么可能会让事情这么轻易的平息?怎么说也要将她唐静芸的大名闹的全校皆知啊!

——

不过相较于校园里那种氛围,唐静芸班上的氛围那可就要好多了。

好多人似乎都间接性失意的忘记了唐静芸被警察带走做调查的事情,概因这些人都知道了唐静芸替吕月菲和晓晓出头的事情。

吕月菲是个很活泼的性子,很外向,在班上的人缘一向都不错,而晓晓则是偏向于腼腆内向,不过她为人很细致,对人也真诚,也很受男生女生的的喜欢。

这两个互补性极高的人走在一起,很快就和班上不少人成了朋友。

这一回晓晓出事,大家都是自发的去了医院探望,看到那个平常腼腆的女生苍白脆弱的躺在**上,心马上就偏向了这个关系本来就不错的同学,再听到晓晓满脸憔悴的样子,都是愤恨不比,恨不得立马将罪魁祸首处理了!

可是,在听闻唐静芸已经将事情揽下后,所有人都默然。

后来,交流生中那个本就是沪市人的学生,偷偷的和班上的人讲过话。他是沪市本地人,家里也算是小有权势,自然比其他人清楚的多。

他比所有人都清楚,乔昆那就是沪市纨绔子弟们首选的玩闹场所,能够在那里玩的起的,哪一个拿出来都足以力压他们家,再不济,也是旗鼓相当。沪市流传着一句话,“乔昆的客人,十个里头九个牛”,这足可以见乔昆势力的强势之处了。

可唐静芸,一个外来的女生,就算她的背景再怎么厉害,一下子对上沪市这么多的纨绔子弟背后的家族,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设身处地想想,换做是他,大概是不愿意为了两个同学担这样的风险的。

可是唐静芸不仅做了,还干净利落的将人全都送到警察局了。想起吕月菲在描述时候的平淡,他只能够感觉到背后一股寒凉之气。这大概就是无知者无畏了。也就只有吕月菲,才会在那个时候恳请唐静芸讨一个公道。而大概也就唐静芸,会在那个时候真的应下了!

别的不说,单是知道了这一点,他心中就敬佩唐静芸,敬佩她的这份心性!

他没有当着晓晓和吕月菲的面说,担心给两人造成心理负担。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告诉班上的其他人,他想的挺简单的,总觉得唐静芸既然做了这么大风险的事情,总得给她一点好处,就算她或许不看在眼里,可怎么说也是班上人应该给的敬意。

班上人知道的时候,脾气暴的男生当场就是拳掌相击,“唐静芸这个人我服气了!”也有脾性相对温和的学生,诸如秦兆阳之流的走研究路线的学生,纷纷点头,将唐静芸的这份情谊放到了心上。至于某些女生,则是心有戚戚然地道,“我突然觉得,有唐静芸这么一个同学真的很幸运!”

是啊,何其幸运?

有一个这样的同学,在这样陌生不熟悉的他乡,行事的时候仿佛有了一层保障。

这是谁都难免的,身在他乡,举目无亲,做事的时候总是会感觉到一阵恍然,所以很多人都习惯性的结伴行走,也不过就是为了心中多几分底气。

想起吕月菲所说的,晓晓住院的钱都是她事先垫付的,医院这里也打过招呼,大家更是对唐静芸这样的行事风格赞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