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乱局之相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七十四章乱局之相走出的大门的时候,唐静芸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低调的小车,她走到车旁,敲了敲车窗,后车座的门就打开了。

她坐上去后,对着后车座的男人点头致意,“侯书记,麻烦你亲自跑一趟过来了。”

侯靖笑着摇摇头,“没事,这也是我手下的人办事不地道,没想到今天这事情会牵扯到唐小姐你。”

唐静芸苦笑了一声,“这还不是令公子惹下的桃花债?他本人倒是好啊,一干二净,到头来就让我这样的人倒霉。”

侯靖闻言,顿时神色一滞,然后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讪讪一笑,“这小兔崽子,看我回头不去收拾他!保管让他不敢在外头**!”

如果此刻侯翰林在这儿,一定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枉呐!你以为他乐意和姚盼盼这样不清不楚吗?还不是为了他老爹现在屁股底下的位置能够坐的安稳?他不和姚盼盼闹翻,某种程度上也就代表着侯靖对于老牌势力的妥协好不好?!真的要说起来,他自己还觉得委屈呢!

可瞧瞧他家老子,居然转头就忘了自己儿子的好,居然直接拎出来当挡箭牌了!

至于我们这位老奸巨猾的侯靖书记则是表示,把自己儿子养成一米八的大个儿是用来干什么的?不就是为了这种时刻吗?

这辆车上,除了侯靖的一个司机外,副驾驶上还坐了个人,正是侯靖一路带上来的秘书——程浩。这位政府机关里的大秘书,此刻的内心可一点都不平静。

他跟侯靖的时间不算长,但比之前的几位气运都要远远的好,因为他是在侯靖试图争取这一把手位置的前半年调到他身边的,在那个争夺厉害的时候,他可以说是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得了旁人数年才能够得到的信任。毕竟,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却着实不易啊!

想想那时候,整个侯家都不太平,侯书记身边能够用的人不多,所以他正巧在那个时候入了侯书记的眼。他那时候想的也单纯,自己不过就是个普通身份的人,大不了就是另外谋一份工作而已。从此就跑上跑下的,成了侯书记手底下的人。

还记得当时最艰难的时候,侯书记身边的人散的散、离的离,唯有自己还跟在他身边。侯书记从来都没有说什么,直到那天任命到达的时候,侯书记才极为高兴的拍着他的肩膀,大笑着说道,“走,小浩,当我的大秘去!”

侯书记这人呐,从来都是这样的,说的少,看的多,总是会将别人的一举一动都放在心上。

自那以后,市委大院里多了一个能够上侯家蹭吃蹭喝的程秘书。

旁人都道是新上任的贝局长是侯书记的第一心腹,殊不知,在知**的眼中,他这位侯书记身边的大秘才是真正的心腹!

不过,程浩能够走到现在这个位置,替侯书记打理着他现在的行程和私人关系,那和他本身的能力也是离不开关系的。他是一个行事很心细的人,做人也很圆滑,面面俱到。不然单凭侯靖的扶持,也不一定能够拿定沪市官场上的牛鬼蛇神。

不过,就算现在这样春风得意,程浩也依旧不敢对侯靖有丝毫的不敬。越是见过侯书记当年的样子,越是心中敬畏。因为侯书记本身就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哪怕是他,也不过就是能猜透个三四成而已。

所以,在侯靖接到电话后就带着自己匆匆出门接个人的时候,他才会感到格外的震惊。

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侯书记放下工作上的事情,就因为一通电话而亲自去接?而且言语里丝毫没有带着轻视。尤其是在看到侯书记轻车简从的时候,他甚至想到了是不是上头的某个大佬下来微服私访。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侯靖先是给了市局贝局长去了个电话,然后就让车子停在了市局不远处默默的等到,等到了一个女人。

不,或许称这个上车的人为女人夸大了她的年纪。今天的唐静芸因为是在学校上课,穿的只是一身简单的白衣黑裤,肩上还背着个简约的双肩背包,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个女生而已。

如果不是确定侯书记的私人生活很干净,他都要忍不住怀疑是不是侯书记在外头的私生女了!

这个女生上车后,他就发现一向高深莫测的侯书记有些变了,那种惯常展现在下位者面前的威严也收敛了很多,当然,也可能是被那个女生给压制了——这个念头让程浩心中猛然一跳。

她才多大的年纪啊,身上的气势就能够和侯书记这样久经仕途起伏的高位男人平分秋色?能够让这个在常委会议中好几位常委节节败退的男人和颜悦色,甚至平等对待?

程浩觉得自己似乎受到了惊吓,看了眼旁边面无表情的司机,这位市委大秘不由默默的想,难道是他见识的太少了,少见多怪吗?

如果司机知道此刻程大秘的心声的话,他一定会告诉他,我早就受过惊吓了!早在侯书记三更半夜不睡觉把他叫起来开到医院的时候,他的心脏就已经给深深的磨练过了!

暂且不提程大秘心中的震撼,侯靖对于眼前这个女子也早就是感慨颇多了。

唐静芸看着侯翰林,凤眸动了动,忍不住问道,“姚盼盼怎么死的?”

侯靖摆了摆头,将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真要说这个,我也不清楚,我也是警察局这边案子上报后才知道的。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没了呢?”他的眼底带着几分遗憾,对于姚盼盼这个女子,他固然不喜,但也没有想到她会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还尚处青春的年纪。

侯靖直直的盯着唐静芸的眼睛,仿佛要望到她的眼眸深处去,“唐小姐,这车上的都是我的心腹,你也给我一句话,这姚盼盼的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侯靖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也不是没有根据的。就以他过来人的眼睛看来,姜司令的这一位,那可不是豢养的小猫,分明就是一只收起利爪的老虎。

这样的人物,也就姚盼盼那样的蠢货还三番四次的去找麻烦。别看唐静芸不出手,人家只是懒得去在乎这些小儿女的事情,真的要是怒了,不说什么伏尸百万,但是弄死个把人什么的,还真不放在对方的眼里。

侯靖见过很多的世家子弟,也很清楚其中一些的人秉性,那是真的不把个性命放在眼里啊。

亏她那个傻儿子还在那里说着唐静芸的好话呢,在侯翰林心中,他是打心底的明白,唐静芸三个字绝对和仁慈联系不到一块儿!

唐静芸愕然一笑,随后忍不住苦笑出声,“怎么,连侯书记都这样怀疑我?这回可还不真不是我弄的。别的不说,就这样的手段未免也太简单了点,我怎么可能留下这些证据?”她又想起来那天姚盼盼眼底的那种疯狂的迷恋,忍不住轻叹一声,“不过是为情所困的小女孩,我唐静芸还不至于真的为了几句玩笑话要她的命……”

“可惜了,正是芳华年纪啊……”她轻轻的叹了口气,眼睛眨了眨,眼帘下露出几分遗憾。

姚盼盼这一生,虽然短暂,活着的时候恣意妄为,任性娇蛮,那可真是将姚家大小姐的身份玩了个够。不过,终究还是早早的死了。

她对着侯靖抿唇一笑,“连你都怀疑我,你说,沪市会有多少人怀疑我?”

侯靖摇摇头,“你这是自己把自己给绕了。我会怀疑你,是因为和你接触过,见识过你的真才华,这才心中怀疑。在别人眼里,你不过是一个有点身份背景的女生而已,怎么会怀疑呢?”

唐静芸却是皱眉,“那只是从前。”早在她在乔昆会所里一怒而起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入了沪市某些人的眼了……

这和她最初搅浑沪市局面浑水摸鱼的计划并不大一致,这样相当于半暴露在了沪市权贵的面前,让她的行事大大的不方便了起来。

可是,如果重新给她一次机会,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这条路,因为她唐静芸从来都不是一个窝囊的人!

更何况,她也不是个喜欢后悔的人。

侯靖闻言,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事情现在看来还真的不好说啊!

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根烟递给唐静芸,唐静芸摸出打火机给他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上。侯靖抽了口烟,皱眉,“你可有什么想法?”

“没有。”唐静芸摇头,早就在听到消息后,她就已经在脑子里猜测事情的原委了,可是转了一圈儿,她还是没有想明白。

只能说,当下的沪市,正是乱局将起之相,本土的,外来的,国内的,国外的,白道的,黑道的,好多股势力都盘根错节的交织在一起,饶是唐静芸这样的人,身在局中,也不免看不到全局。

侯靖摇摇头,“不知道也没关系,只要和你没关就好了。”他长舒一口气,“害我白担心了总算是能够睡个安稳觉了。”早在听到消息的时候,侯靖就已经替唐静芸考虑过怎么抹平事情的方法了。他是真的把唐静芸当成自己的盟友来对待。

唐静芸闻言,莞尔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