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她死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七十三章她死了“你好,请问是唐静芸小姐吗?”

身着警察制服的三个男人,走到了唐静芸面前,目光凌厉,面无表情,不过语气中倒是不是礼貌。

“对,我就是。”唐静芸点点头,“三位找我有事?”话虽如此,唐静芸心中已经有了一点大概的猜测,她最近可一直都是奉公守法的良民啊,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除了今天得到的消息……

“那好,唐小姐,请不要担心,我们只是来找你询问一些事情,并没有特定的意思。”领头的男人沉声说道。

唐静芸笑了笑,扫视了一圈周围,心中默默勾唇,时间拿捏的刚刚好,下课阶段,人来人往。

她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对方,“哦?时间刚刚好吗?莫非这位警官觉得你们穿的制服不显眼?”

领头警官突然觉得这个女孩的眼睛有着不符合她的年纪的锐利,那一眼好像已经看透了他上司布置下来的要求,他收起自己心中不确定的心思,然后抱歉的笑了笑,“公事公办,请唐小姐和我们走一趟。”

唐静芸笑了笑,然后也不太在意,只要她从局子里平安的走出来,这些流言并不会对她产生影响。

只是,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有着女生发疯一样的冲过来,要不是唐静芸的身手本来就了得,恐怕得被她揪住领子。

唐静芸皱了皱眉,还未开口,就听见对方凄厉的声音,“唐静芸你不得好死!居然因为口角之争而害死我姐姐!我告诉你,法律一定会还我姐姐一个公道的!你这样披着人皮的人渣,怎么还能够心安理得的坐在教室里听课?”

说完,对方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大概是看到唐静芸身后的警察,不少人都是先入为主的怀疑起唐静芸,毕竟,如果没事怎么会有警察找上门呢?

再看对方那个小姑娘哭的凄凄惨惨,真是连个路人都要为之心酸啊。

这样一来,倒是在唐静芸还没进警察局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不好的流言偏向了她。

唐静芸见此倒是心中完全不惧,她就说嘛,凭她在沪市的行为早就该入某些人的眼了,将那些人的宝贝孙子儿子的给弄进了局子,怎么可能会不报复回来?瞧这,来了!

不过,就算如此,唐静芸依旧还是对于事情的发展有些震惊。

她看着对面的瘦弱的女子,不由淡淡一笑,“小姑娘,姑且不说你姐姐是谁,你又是谁?我未曾见过你,你又怎么一言断定我杀了你姐姐?杀人不过头点地,可这世间的流言蜚语那可是比刀啊剑啊还要锋利的软刀子,杀人于无形。我若是因为这个被你给逼死了,你可会心里不安,夜夜难眠?”

对面的女子听到唐静芸这话,哭声也不由小了,再对上唐静芸那笑里含刀的眼睛,不由缩瑟了一下肩膀。

怎么会有人的眼睛是这样的?明明乍一眼看过去那是温和含笑,可是等到对上了,才发现那眼睛太冷太利,冻的人心肺都疼。

她下一句话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里出不来,咽不下吐不出,只能愣愣的看着。

唐静芸心里笑了笑,到底还是年纪小,随意应变的能力不行,要是换了个人,保准能够将那杀人犯的帽子死扣在她头上,就算她能够平安出来,也会坏了名声。

这样想着,唐静芸也不在理会这些,对着一旁的警察点点头,“走,我去协助调查,希望能够将事情弄清楚。”

领头警察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然后还是带着唐静芸离开了。

——

市局局子里。

唐静芸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手表,数秒。这警局可真忙呀!

下马威吗?可惜,她可不是象牙塔里不经事的小姑娘。

过了许久,终于有人推门进来了,先进来的是个老警察,后进来的是个比较年轻的警察。

后进来的警察一走进来,唐静芸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三十左右的年纪,身材高大,国字脸,浓眉大眼,眼睛炯炯有神,像极了警匪片里面正气十足的正义警察。但是,唐静芸注意到的不是这个,而是他走进来时候的姿态,下盘稳健,是个练家子;一身令人印象深刻的独特气质,一看就知道不像是池中物。对方的衣服穿的一丝不苟,扣子一颗不少的扣着,看上去就是那种很严谨的人。

第一眼,唐静芸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不是一路人。

对方落座,老警察掀开本子,敲了敲桌子,照例询问。

唐静芸不做声。

“问你话呢!”老警察不自觉的就是带着了严厉,厉声道。

“我渴了,想要喝杯水。”唐静芸凉凉的看了眼对方,“我都来局子这么久了,也不见个活人出来,现在也不招待杯水,我要投诉!”

“你当警察局是什么地方?”老警察当场就是大声呵斥。他也不是没见过这样的老油条,把警察局当临时的家,可像唐静芸这个年纪的女孩,还真没见过。

“我当警察局是我家呀,警察叔叔不都是人民的好公仆吗?我缴税供养你们这些公仆,不该给我这个配合调查的人的好脸色吗?”唐静芸淡笑着道。

她不喜欢警察局,很不喜欢呐。天生就和这种地方犯冲。

老警察还要说话,那个进来后默不作声的年轻警察拍拍手,示意对方去倒水。

等到这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对方笑了笑,“自我介绍一下,唐小姐,我姓袁,你可以叫我袁警官。”

“袁?”唐静芸轻笑,“我倒是觉得应该姓方,方正的方。”

袁警官不由莞尔一笑,他觉得这个小姑娘有意思。

他敲了敲笔,目光直直的盯着唐静芸,“唐小姐,你知不知道你的同学姚盼盼死了?”

唐静芸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了,之前在学校里的时候就已经隐隐听闻了。

她当时就觉得很可笑,她这样的人,半生坏事做的也不少,手上也染着不少的血腥,可为数不多的几次进局子的原因,却都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这算不算某种意义上的“祸害遗千年”?

袁警官从一进来就在观察眼前这个女子,他总觉得这个女子身上有种和警察局格格不入的气质。不,或许是她身上那种身处警局而不乱的姿态,和一般人进了这里就惴惴不安的样子,区别感实在是太鲜明了。

她太沉稳了,沉稳的仿佛是一个早就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子。哪怕在听到姚盼盼死亡的时候,她也只是眼皮子掀了掀。

不悲不喜,不为任何言语失态。

“我知道,”唐静芸缓缓地道,“今天早上我就听到有人在小范围的议论。”姚盼盼不仅死了,还死在学校周边的一个河塘里。那天被人发现报警的时候,正好有燕大的一个班级在那里写生。

“既然如此,想必唐小姐也该知道我们找上来的原因,听说你和姚盼盼生前有冲突,还放话要弄死她?”袁警官继续问道。

唐静芸点点头,“对,当时是这样的,就是气话而已。姚盼盼说我抢她喜欢的男生,可是我没有,气氛有点不好,我也就放下了狠话。”她看了眼袁警官,“你也知道,吵架的时候话赶话,总是当不得真的。”

袁警官点点头,认真的做着笔记,那个老警察倒是再也没有回来过。

直到问的差不多了,唐静芸突然开口道,“对了,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件案子的具体的情况?”

面对袁警官疑惑的目光,她不由笑了笑,“别误会,姚盼盼怎么说也是我的同学……”她低低一叹,凤眸中闪过复杂,“虽然不太喜欢她,可是她到底是个爱的浓烈的女生,现在就这么走了,有点太突然了。”

袁警官摇了摇头,“具体事情不好说。不过……你可以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我可以适当的告诉你一些。”

唐静芸笑着交换了联系电话。

突然听见走廊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门就被猛然打开,只看着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走进来,对着唐静芸爽朗一笑,“都是手下人不懂事,办事的时候也没有打声招呼,不想竟然找上了唐小姐,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唐静芸见到一旁的袁警官起身喊了句“贝局”就猜到了来人的身份,俨然是新上任的贝局长,侯书记的那位心腹,既然是自己人,她也不由笑了笑,“原来是贝局长,怎么说姚盼盼都是我的同学,我来这里走一遭也是应该的。再说,警察局里同志态度都很好,没有大碍。”

贝局长顿时就是哈哈大笑,亲自送唐静芸离开了。

这下子,警察局里的人看向唐静芸的眼神都是不对,心中暗暗揣测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够劳动贝局长亲自来一趟。谁人不知道贝局长是被侯书记看重的人?往后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凭什么能够让贝局长亲自出面道歉?不知道又是什么厉害的人物?

倒是那袁警官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他一早就觉得这个唐小姐不凡,现在不过是验证了他内心的猜测而已。

临走的时候,唐静芸转身看了眼袁警官,笑了笑,然后眯眼走出了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