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安逸的生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七十二章安逸的生活秦爷敲了敲桌子,然后抬眸笑着睨了一眼唐静芸,“这么说来,要不是你,我说不定还要惹上大祸咯?”

“不,”唐静芸摇了摇头,“没有我你的立场也不会站错。”一开始她是不知道那天老枪为什么会被追杀,只是后来听到某些消息后,她就明白了。

有一伙外国势力找上了秦爷,打算和他合作。

可秦爷那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了,他从对方透露的一点点信息里,就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危险。所以他假意同意,就是为了弄出更多的消息。

老枪也确实弄到了不少的消息,后来准备和人继续探听的时候也不知道哪里露了马脚,让对方想要追杀。

不过好在唐静芸救了老枪,那些东西现在正完好无损的躺在秦爷房间里的保险柜里头。

当然,那伙人好巧不巧正是意大利黑手党亚伦·尼克的人,跟唐静芸的合作伙伴艾维尔·尼克素有仇怨。

别问唐静芸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她不过是给艾维尔打了个越洋电话,艾维尔好歹也是意大利黑手党的第一继承人,家族里的人脉还是有的,一打听就打听出了某些东西。

所以说,唐静芸会这么信任秦爷,也是有一些先决基础的。毕竟,没有无缘无故的对人的信任。

秦爷闻言笑了笑,他那张俊脸上露出一个笑意,“你说说,你打算怎么搞死那些外国佬?”

他倒是没有对唐静芸的那些事情追根究底,也没有问她到底有多少的背景和来历,只是纯粹的将她当成一个合作者来对待,尊重彼此的**。

唐静芸笑了笑,意有所指地笑道,“人在做,‘天’在看呐!”

秦爷闻言哈哈一笑,“好!”

他哪里会听不懂唐静芸话里的意思?不由眯眼一笑,心中为某些苦心筹谋的人默哀。碰上唐静芸这样的,也算是他们的悲哀?

清脆的电话铃声想起,唐静芸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挑眉笑了笑,“喂……”

“芸芸……?”低沉好听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一听她的声音,唐静芸的眉宇间就不可抑制的变得温柔,哪怕是烈酒都都没有软化的目光,一下子就柔和了,“我在,嗯,外面,和、和人喝酒……”她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在博园新区。我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会尽快回来的。”

姜晔那头还没有问什么,她就已经将他要问的交代了清楚。

“喝了多少?”姜晔眉头稍稍的皱了皱,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唐静芸对人的戒备,她很少会在外头喝太多的酒。尤其是在听到她报出的地址的时候,更是心中一动。

博园新区?似乎……沪市的黑道头子的根据地就在那里那里啊。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他现在这个高度,知道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太少。

唐静芸看了眼手边的酒瓶,然后睁眼说瞎话道,“一瓶,就一瓶。”

电话那头的姜晔挑眉,动了动唇,他大概能够猜想到她现在的样子,一定是眯着眼儿,像只一只奶猫一样,温温柔柔的小声叫着,特别可爱。

“等着,我马上来接你。”姜晔说道。

“嗯,也好。”唐静芸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了,她今天喝的不少,他来接她她也能够在路上放心不少。

唐静芸挂了电话后,看到了在低头浅酌的秦爷,然后笑了笑,“秦爷,这儿也吃的差不多了,咱们也该散场了。”

“怎么?有人查岗了?”秦爷抬眸轻笑,那双眼眸太过深沉。

唐静芸愕然,随即也就是一笑,“秦爷观察细致,佩服!”

秦爷拿起酒杯掩饰性的喝了一口,她连掩饰都没有掩饰,他又怎么会看不出呢?那种柔和的姿态,和平日里那个眉眼如刀、手持枪械的女子完全就是判若两人。仿佛她将自己唯一的、仅剩的那点温柔,都付诸于电话那头的……男人。

唐静芸,直到这个时候,我才觉得你是个有心的女人。秦爷在心底默默地道。只是那香醇浓厚的白酒入口是满满的苦涩。

唐静芸将手头的酒水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来,抖了抖自己的衣袖,“秦爷,不说了,我要走了。”

秦爷没有拦她,只是笑着扶额,“我喝了不少,老枪,替我去送送唐夫人。”

唐静芸利落的转身离开。

“咔嚓——”

门落锁,室内回荡着低低的笑声。

——

唐静芸是老枪陪着离开的,到了门口的时候唐静芸就将老枪劝了回去,然后她自己一个人走了出来。

被外面的夜风一吹,唐静芸本来有些酒意上头的脑袋也清醒了很多,辨了辨方向后,她慢悠悠的走出去。

“这一生都只为你,情愿为你画地为牢,我在牢里慢慢变老,我在牢里满满的变老,还给你看我幸福的笑……”

她的口中咿咿呀呀的唱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无意中记下的歌曲,在走过小区绿化的时候,摘了一朵路边长开的花儿,拿在手里轻晃着,晃动了满腔的心思。

她在街道口找了一个显眼的位置靠着,等着某个男人过来寻她。

姜晔到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窈窕的女子站在街边,像是从亘古一直到现在,站了许久许久,仿佛就在等着某个人的出现。

他的心“嘭”的一下子跳的极快。

过了这么多年,姜晔终于领略到了课本上讲述的那种砰然心动的感觉。无关乎义务和责任,无关乎家族和血脉,只单单的为一个女人心动。

“姜晔,你来了呀。”唐静芸靠在那里,笑眯眯地道。

姜晔下车走过去,只闻到了对方身上一股浓浓的酒味,不由动了动眉,走过去,仗着身高优势,以一种压迫性的方式从高往下的看着他。

唐静芸抬眸,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覆盖在他壮硕身躯的阴影下,仰头看着他,莫名的有种气势逼人的感觉。

姜晔用不会弄痛她的手劲抬起她的下巴,目光中满是侵略性,“再问你一次,喝了几瓶酒?”

唐静芸笑了笑,“一瓶。”

“是吗?我倒是不知我家芸芸什么时候酒量这么差,莫非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说到最后,反而姜晔把自己气到了,不愿再想那些不太美好的感觉。

唐静芸伸出手搂住他的肩膀,眯眼勾人一笑,“那你自己来尝一尝,猜猜我和喝了多少?”

姜晔心中沉默的咆哮着,他觉得她一定是转世的妖精,不然怎么将他的魂都要勾走了呢?

他低头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舌头在她的口中搅拌,尝着她唇齿间的酒香,他突然觉得自己也要醉了。醉在她的柔情里。

唐静芸搂住他的脖子,然后抿唇一笑,她在他耳边轻笑,轻轻柔柔,缠缠绕绕。

姜晔将唐静芸一把打横抱起,然后放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又弯腰替她系上安全带,这才自己麻溜的从另一边上了车。

打火,启动,开车,姜晔将车子开离了这片地方。

“今天下午我去看晓晓,然后碰上了秦爷,正好最近有事和他合作,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唐静芸支着头,侧头看向姜晔。

姜晔睨了她一眼,“你自己小心就好,别吃了亏。嗯,吃了亏我来替你报。”

唐静芸挑眉一笑,怎么办,自己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好,真想亲一口啊!

——

在回来的路上,唐静芸的头就一低一低的,显得睡意昏沉。

等回了家后,她就显得更加的睡意朦胧了,也不太记得和姜晔说了几句什么,就倒头睡下了。

姜晔看着这样的唐静芸,不由**溺一笑。芸芸的酒还是不错的,喝醉了就喜欢睡觉,当然,如果她睡觉的时候眉头能够不紧蹙就更加好了。

等到唐静芸一觉醒来的时候,她显得有些迷茫,缓了好久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不由低低的扶额笑了起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会对着身边的男人全无防备呢?似乎在很久以前就这样了,只是在这个男人身边太过安逸,安逸的让她都没有察觉到这些。

这大概就是全身心的信任一个人的滋味。

“起**了?睡醒了没?要不要再睡一会儿?”姜晔推门进来,笑道。

这个**妻无度的男人,也不看看墙上的挂钟,这都日上三竿了,这是想要把养歪吗?

唐静芸笑了笑,“不睡了,我饿了。”翻身下**的时候,不期然的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早就换过的衣服,不在意的笑笑,转身去洗漱了。

**的吻,清粥小菜,简单温馨,令人沉醉其中。

又有谁能想象到,两个在在外界都可以称之为呼风唤雨的人,日常的生活会这么的和洽温馨呢?

唐静芸吃完早饭后就去了学校,班上的人都是笑眯眯的和她打招呼,然后几人俱是收拾了一下,准备去上课。只是在不经意间听到某个消息的时候,她的心情就变得有些微妙了,而等到一群身穿制服的男人找上她的时候,她的心情就更加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