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微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抽了口烟,眉宇间一片冷漠,对于现在这个场景沉默不语。

秦爷见此也完全不说话。他听说唐静芸和那个出了事的小姑娘其实关系一般,但是他却不敢用常态来揣测唐静芸的心思。

毕竟,唐静芸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喜欢按牌理出牌的人。她的身上很有几分独属于道上的人的洒脱随性、肆意妄为。

而且这件事在沪市里闹的不算小,连沪市官场上当下角逐的侯书记和魏副书记都被牵扯了进去,他这个****的地头蛇想要不知道都难。

关系一般那又如何?只要唐静芸心中念着,有几分怜惜,那么足够让某些牵扯其中的小虾米被覆灭,就算是那些大人物,恐怕都未必有什么好下场吧?秦爷在心中如是想到。

他这个念头谁都没有告诉,大概也就只有和唐静芸有过几次接触的老枪,多少能够揣测道几分。至于其他的手下,恐怕都觉得他太过大题小做了。

可是他秦爷出道这么多年,这一双看人的眼睛还是历练出来。唐静芸在他的心中,除了是一个女人外,还是那个手段狠辣能够镇压方青峰手下义合会的唐夫人。这样的女人,永远都不要小看。

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在听到唐静芸说出的话后,面上也是有些发懵,在仔细看了眼唐静芸后,尖声道,“是你?”

虽然时间隔了挺长的,可是唐静芸气质姿容都是上上等的,他那天被拒绝后还心中痒痒了很久,是以还是认出了她。

“对啊,是我。”唐静芸玩味的笑了笑,将手上的烟弹了弹灰,“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娱乐居然还在沪市开了分公司呢,那天找上门的时候,你怎么不自报家门,好让我认认‘自家人’呢!”

也不等男人说话,唐静芸挑唇笑了笑,“其实吧,我一直觉得我这人脾气现在已经很好了。你要是碰上以前的我啊,肯定先给你来场开门红再谈话,哪里还能够跪在这里安安稳稳的讲话?”

安安稳稳?在场的大汉听着唐静芸这波澜不兴的语调,莫名的就是心底发凉。他们可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人现在有丝毫的安安稳稳啊!

唐静芸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给自己另外点上一根,唇角上掀,显得有点冷,“本来嘛,看在秦爷的面子,大家有话好好说。可惜,我唐某人平生有几条最恨的,不巧,你一下就犯了两条。其一,扯着我的大旗做坏事,坏我名声;其二,做坏事还不算,还害到我的朋友身上来!”

“砰!”

所有人都是一震,只见唐静芸抄起桌上的一个酒瓶砸到了那个男人的头上,名贵的酒水混合着男人头上留下来的血液,显得格外的可怖。

酒瓶的玻璃渣落到了地上,四散开来。

唐静芸的手一巴掌猛然拍在桌子上,倏然起身,凤眸上挑,凌厉之态毕露,“简直罪该万死!”

那声音阴沉沉的,让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

秦爷的眼眸中光芒一闪。自他成名以来,有多少年不曾遇到敢在他面前放肆的人了?现在,这个女人不仅敢大声呼喝,还敢当场就甩脸色!

老枪目睹了全过程,想起秦爷身上的威视,他不由在心里喝了一声彩,好胆!这唐静芸还真不能够将她当成一般的人来看!

唐静芸走上前去,冷冷一笑,弯腰捏住了对方的下颌,强硬的抬起,眼睛压迫性的看着他,俯视着,蔑视着,“有点小聪明,可惜,在我眼里,不过是蝼蚁!”

她将燃着的烟蒂摁灭在男人的脸上,嘴角挂着浅笑,“感觉到这样无力彷徨的感觉了吗?对,就是这样的眼神,愤恨却无能为力,真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然后,他一把将人甩在地上,掏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仿佛碰了一个怎样肮脏的存在。

男人一看唐静芸这话,顿时就是彷徨的看向秦爷,凄厉地道,“秦爷您不能这么对我啊!我跟了你那么多年了,我替你赚了那么多钱!你不能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我啊!你要让兄弟们都寒心吗?”

秦爷冷冷的挥了挥手,自然有人上前堵住他的嘴,“倚老卖老,你这样的人才我要不起啊。”

然后他看向唐静芸,“唐小姐看怎么办?”

唐静芸坐回来,笑的云淡风轻,好像刚才那个动怒的人不是她一般,重新点上一根烟,她抽了一口,感觉喉咙涩涩的。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处理了吧。”

那张如玉的脸庞上闪过几分沧桑。

就是这样的感觉,别人的生死不过就在她的一语间。她操控着,宛如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

这样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令人沉醉。这大概就是权势的滋味。

要说唐静芸是个好人吗?那还真不是。在她一路从私生女爬上唐家家主的位置上的时候,在她后来执掌唐家的时候,都有着太多的残忍。在她的崛起的时候,伴随着许许多多的人家破人亡。一将功成万骨枯,用来形容她再正确不过的。

她的那双手长的极好,可是那手上却沾染了太多太多的鲜血,有太多的人直接或间接的死在她的手上。

可是,唐静芸却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秦爷听到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没有意外。他早就看出来了,唐静芸这个人,有着天使一般的脸庞,蛇蝎一样的心肝。当然,那只是在某些触动她底线的时候。一般时候她还是很善意的。

对着老枪比划了一个手势,老枪就已经让人将人拖下去了。

一条人命,就在两人的言语中轻飘飘的决定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放在外头,那肯定是要捅破天的事情,可是放在某些特权阶层上,尤其是****这种地方,还真不是大事。

顶多就是有人觉得人不可貌相,瞧秦爷迎来的女子年纪不大,这不将人命放在眼里的狠戾却是一定都不缺的。

秦爷看了眼沉默抽烟的唐静芸,不由笑了笑,“怎么突然情绪低下来了?”

“我啊,只是觉得,怪不得所有人都要去追逐权势,这滋味跟罂粟似的,尝过了就舍不得戒掉。”唐静芸笑了笑,然后敲了敲桌子,“说起来还是要感谢秦爷的。”

秦爷却是摇摇头,“不用,这人跟了我多年,现在却愈发的不安分,此次就是通过这些怀揣着明星梦的少女,在沪市的一些纨绔里牵线搭桥,坏了我的帮规。”

然后,他挥手让人开了一瓶白酒,给自己满上一杯,“今儿个的事情是我管教不严,秦某自罚三杯,就当给唐小姐赔罪。”

他这话一出,顿时就是将自己的位置放的极低。

他堂堂秦爷,还需要对人赔罪吗?口头说一句也就算了,这还自罚三杯。

唐静芸不清楚,可是跟在秦爷身边多年的人却是清楚,少年时能够一晚上干掉三斤白酒的秦爷,其实已经很多年不再碰酒了。用秦爷的话说,那就是“已经没有人有资格让他喝酒了”。可今天,他却看到秦爷再次对人拿起了酒杯。

这让他不得不考虑唐静芸在秦爷心中的地位。

唐静芸见此,没有阻止秦爷。

只是在秦爷喝完酒的时候,她给自己满上一杯,目光灼灼,挑唇一笑,“那我也喝一杯吧,秦爷是个能分是非的人。你是个男人,我敬你。”

说着,一杯仰头灌了下去。

酒很辛辣,唐静芸那白皙的肌肤上漫上了薄薄的一层绯红,她将酒杯搁在桌子上,淡淡一笑,“痛快!”

记得有人曾经说话,人这一辈子,和最好的知己,喝最烈的酒,说最亲的话,人生当得“痛快”二字!

秦爷看着这样的唐静芸,他想,这大概是他和她最亲近的时候了吧?痛快痛快,既痛又快。看着这个豪爽的女子,他突然有种吐露自己对她情绪的冲动。

只是他抑制住了。

在很多年以后,秦爷还依然记得当初那种痛快的感觉,心痛的有些麻麻的,可是酒水下肚的时候却感觉很快意。等到那时候,她早就成了他人的妻,而他还在遗憾那从未开始过的感情。

如果南风能够带走我的感情,那么就请将那份思念转达给那个肆意耀目的女子。

在不对的时间里,遇上了一个说不上对还是不对的女子,只余下那天那痛快喝酒畅快说话的感觉,让他回味了半生。

秦爷用微醺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女子,想起了收养自己的那位老人——秦二爷。那个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腥一生坎坷孤独的老人,曾经在喝醉了跟他说过,他们老秦家的人,都是长情的人。不然秦二爷也不会在遇到那个女子后一生未娶。

情之一字,从来都是最难控制。是什么时候对这个女子动了情丢了心?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或许是因为在他的人生中,从未出现过这么一个来去如风行事不羁的女子吧?也或许是因为她出现在他生命中的方式比较特殊。

想起老人那次对他说过的,这人呐,总逃不过一些事,发乎情,止乎礼,困于心,终不得作。

秦爷的唇角掀起,明明没有喝太多的酒,怎么就有点要醉了的感觉呢?

唐静芸倒是笑了笑,继续和秦爷喝酒吃菜,这做沪市的本帮菜的厨师应该是个老手,滋味格外的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