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信号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第二天下午去的医院,到医院的时候才发现,晓晓所在的病房里人并不少。

她将自己带去的果篮放到了晓晓的床头,对着吕月菲笑了笑,不动声色的摆摆手,随后就自己找了个一个位置坐下。

她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来探病的人,脸生的很,都是她不认识的人。

来这里的人陆陆续续的也走了不少,只剩下最后一个晚到的女生,化着不浅的妆容,看上去更像是在社会上的人。

吕月菲这才有功夫过来,对着唐静芸歉意的笑笑,“刚才来的是沪市一个话剧团里认识的人,我和晓晓是那个话剧团的成员,本来我们在排一出话剧,不过现在看来是肯定不行了。”

唐静芸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没关系的,你现在还年轻,既然喜欢,以后有的是机会呢,不在乎这一次两次。”

“小姑娘,你这话我听着就不爱听啊,什么叫不在乎这一次两次的,你知不知道她们两个是在几百人中才筛选出来的,我们的话剧团在沪市那也是小有名气的,她们失去了这次机会,以后再想有就难了”

在一旁坐着的化妆女子,插了一句话进来,语气里既有得意又有遗憾,还有对唐静芸的责备。

唐静芸莞尔一笑,这么久以来,她倒是在不少人面前倚老卖老过,只是头一次碰上有人在她面前说话老气横秋的啊

不过唐静芸的修养还不至于让她生气,倒是一旁的吕月菲急急的看了一眼唐静芸的神色,生怕她会因为这语气生气。

她尴尬的笑了笑,对唐静芸介绍道,“这是话剧团里的老骨干温姐,别看她年纪没比我们大多少,她可是从小就开始登台的,也是话剧团里的中流砥柱。”

原来是年少就成名啊。唐静芸露齿一笑,对着温姐点头致意。

温姐被吕月菲这么一说,顿时心中也是颇为开心,她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资历老了,看了眼吕月菲,觉得她对唐静芸的态度很是亲切,不由笑道,“你们两个眼看着这一回机会拱手让人了,要不要让你的朋友去试试”

说着目光瞄了一眼唐静芸。

吕月菲顿时就是心肝儿一颤啊温姐平时爱吹吹牛也就算了,她们都捧着她,可是现在怎么找到了唐静芸身上她也不看看唐静芸是需要那种机会的人吗

别的不说,单凭唐静芸昨天能够面对那些人还占上风的样子,怎么说背景也不浅。她要是真喜欢,还看的上这样的二流话剧团吗也就她这样没有资历又喜欢话剧的人,才会拉着晓晓去面试的好不好

“温姐啊,您就别说了,我们静芸哪里是会去弄话剧的人呐。”吕月菲连忙说道。

温姐顿时就是眉头一皱,升起了几分不满,“怎么了,还看不上那机会了我告诉你啊,这机会别人想要还没有呢”说到最后,她的声音都拔高了一个层次。

唐静芸眉头轻蹙,随后就是压下了那点不喜,笑道,“温姐误会了,我可不像你,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我还是就适合老老实实的做个普通学生就好。”她又看了一眼病床上休息的晓晓,“轻点声儿,晓晓现在正乏着呢。”

温姐被唐静芸最后一句弄的脸上多少有几分尴尬。

不过晓晓现在也确实需要休息,她本身就是动过手术的人,昨天晚上的一番折腾,今天上午休息后,下午就陆陆续续来人探望,现在好不容易清静下来,正是精神乏的时候。

唐静芸站起身走到了一旁的病床前,摸了摸晓晓的脑袋,晓晓睁开眼看了一眼唐静芸,对着唐静芸苍白的笑了笑,不过笑容依旧带着几分腼腆和清纯。

“放心吧,你的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唐静芸对着晓晓轻声道。

这才一个晚上,那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就变的这么苍白可怜,饶是她都不由的感到了几分怜惜。

“谢谢。”晓晓动了动自己的嘴唇,轻声道谢。

唐静芸看到桌上的自己带过来的果篮,“我去给你削个苹果吃吧,你啊现在什么都别管,安心养病就好,不然吕月菲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说着转身离开了。

而那个温姐在看到唐静芸离开后,不由拉着吕月菲小声嘀咕道,“这个女生是什么来历啊怎么看上去拽的很啊温姐我告诉你啊,这样的人最是要小心了,心思都深沉的很。现在的小姑娘啊,一个个的都越发的没有素质了。”

吕月菲皱了皱眉,面上倒是依旧维持着笑意,只是在心底有些厌烦。这个温姐每次都这样,倚老卖老,总觉得走出去谁都该给她几分面子。可是,吕月菲心中嗤笑,在那些有钱有势的人眼里,谁会在乎一个话剧团的演员

唐静芸这样的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

唐静芸走出来,她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给晓晓削苹果吃。

吕月菲见有唐静芸在这里,也就放心的离开去门诊处缴费了。可以说,现在在吕月菲眼里,唐静芸是唯一可以放心的对象。

温姐见此也拖了一张椅子做到唐静芸身边,问道,“小姑娘现在在干什么啊”

“学生。”

“那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呀”温姐看了眼唐静芸。

“我家里的人都死绝了。”唐静芸笑了笑,继续埋头削苹果。

“那你现在怎么过日子啊瞧你这一身都不算便宜吧”温姐眼中闪过激动,她觉得自己好像就要揭露这个女生的面目了。

“啊你说衣服啊,我男人买给我的呀。我一直都是吃他的用他的穿他的。”唐静芸淡笑着将苹果切块,放在盘子里。

温姐眼底闪过轻视的神色,这一听不就是现在很流行的包养小情人什么的吗瞧瞧,她就说嘛,现在的小姑娘都不爱走正路小小年纪就把什么“男人”的挂在嘴边,真是不知羞啊

等到吕月菲再次回来时候,唐静芸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是何延陵的,眉头轻挑,笑着走出去接听了个电话。

等到唐静芸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就算那个姓唐的小丫头抢了谁家的男人,也不带这样报复人的吧我告诉你们,这里可是医院我可认识很多人,一定会让你们好看的”

声音虽然尖锐,可是却掩饰不住其中的色厉内荏。

唐静芸不由挑眉笑了笑,这温姐不愧是演话剧的,倒是编的一手好故事。自己不过是透露了一点信息,她就能够补全成这样一个故事

里头带队的人才懒得管这个说话神经兮兮的女人呢,一把推开了她,然后对着对着吕月菲和晓晓冷笑道,“抱歉了两位,看来今天得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了”

就在吕月菲深感愤恨的时候,房门猛然被推开。

“我看谁敢”

一声冷喝在门口响起,唐静芸单手插在口袋里,眉眼中满是冷意。她的身材有些瘦削,可是在吕月菲眼里,却高大无比,仿佛能够为她遮风挡雨。

唐静芸冷冷的看着站在那群保镖中间的魏琥诚,眉眼中满是冷漠,“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魏少爷啊好大的威风,办事还踩到我唐某人的头上了”

魏琥诚没有料到唐静芸居然也会在,此刻也深觉棘手。不过想起自己父亲的交代,他也上前两步,居高临下的姿态端的很足,“唐小姐这是真心要和琥诚我作对我和何总素有渊源,但也希望你不要一再挑衅”

真的是因为这样吗当然不是。

如果不是因为对唐静芸,对唐静芸神秘的军队身份,对唐静芸与侯靖文之间的关系有所顾虑,魏琥诚会在这里试图用言语松动她吗

唐静芸淡淡一笑,“魏少,说这些都是空的,我唐静芸是个凡人,也是个爱护短的人,还请见谅”

她这话一出,摆明了就是要撕破脸皮,顿时房间里的氛围都不对了

“哈哈,这不是魏家的小子吗什么风把你这个大忙人也刮到了这里代我向老魏问好啊。”

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了一声声音,让在场的唐静芸挑眉魏琥诚皱眉。

“我看侯书记才是日理万机,怎么有空来一趟医院”唐静芸迎了上去,笑容清澈。

“在我的治下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总得有所表示,”侯靖文和唐静芸对视一眼,用彼此都懂的眼神笑笑,然后他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晓晓,“小姑娘,你放心,我侯靖文一定会给你讨一个公道的”

侯翰林说了几句话后,没有停留太久。

而魏琥诚显然也是不能留下了,临走时,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唐静芸,眸光中满是阴沉。

侯翰林的到来,仿佛传递出了一个信号,接下来沪市的不少平常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大人物都纷至沓来,不约而同的慰问起晓晓这个受伤的小姑娘。

那探病的鲜花果篮都占了大半的空间,简直让那个温姐看的目瞪口呆

不知道的还以为住院的是什么德高望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