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美人有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侯靖文来了,他又走了。

离开的时候,侯靖文一直都在想唐静芸说话时候的表情,眉头深深的皱起,嘴唇绷成了一条直线,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老成。

而她的那双眸子里,却带着一种难言的坚定。仿佛没有她唐静芸下定决心去做而做不了的事情。

他不由摇摇头,感慨道,老了,自己到底还是老了,不如现在的年轻人那般有拼劲咯。想当初啊,他年轻的时候为了上位,那可也是敢压着身家性命往上搏的。

只是后来,得到的越多就越害怕失去,正所谓爬的越高摔的越惨。为了避免这个,他行事就愈发的谨慎了。到了现在,不知不觉间身上的锐气就没有多少了。

不过,想想刚才听着那个小姑娘的言语,他倒是有种重回年轻热血上头的感觉啊。

这个时代已经够疯狂了,太多的人在践踏人性的底线。如果连我们这些人都开始放弃,那么当初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始终都觉得,每一个能够走上高位的人,如果心中没有崇高的道德信仰,那么不管走到什么位置,他终究会倒下

那个女孩子,用着低沉复杂的嗓音,对他这样说着,也冲击着他心中的那道坎儿。

在听到她说的这话的时候,侯靖文心中竟然有种想要引为知交的冲动。这个信念和他当初踏上仕途时候的信念不谋而合

直到这一刻,他才深深的喟叹,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所谓的少年老成一说,就唐静芸这样的女子堪称妖孽啊

出了医院后,侯靖文拐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今天来这里他是悄悄过来的,就是问了试探一下唐静芸的想法。

上车后,司机将车灯亮起来的时候,侯靖文一瞥眼看到了旁边一辆掩藏在黑暗里的车子,车窗没有关上,露出了一个男人半张面无表情的脸。

如果是换做一般的女子平常见了,恐怕是要捂着嘴压低声音尖叫的,太帅了

而我们的侯靖文书记,却也是忍不住心中一惊,当然,也是因为这张脸

如果他还没有老眼昏花或者发生错觉的话,这张脸不正是那个来了沪市几个月就将沪市军区上下清扫了一遍、素来以铁面无情著称姜晔姜司令吗

可是,他现在在这里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是换做一般人,肯定是摸不着头脑,可是换做侯靖文这个对唐静芸和姜晔关系有所了解的人,心念一转就明白了其中缘由。除了在这里等唐静芸外不作他想。

可就算是明白了此中缘由,他心中的震惊依旧只增不少。

这别说是整个沪市了,就算是在京都之中,谁让不知这姜司令最是不耐等候人想要见他,素来只有到军中找他或者电话提前约好,而且还过期不候。

大家对有权有势有能力的人都是容忍的很,只当他在军队里养成的习惯。

可是现在才知道,那习惯也不过就是习惯,换在另一个人身上,没有什么是不能改的。前提是那个人是他的心头好。

想想也是,他早就隐隐听说武警那里的陆军和军队上层有联系,现在想来,莫不就是姜司令不然,唐静芸又怎么会和部队上的人扯上关系呢

想到这里,饶是久经人事的侯靖文,也不由有些感慨,别人都说是英雄美人,可现在看来,这美人光美还不算,腹有三千谋略深不可测才是真的啊你看,就连姜晔这样强势无比的男人,还不入了美人的手

这还是侯靖文不知道平日里姜晔是怎么个宠溺唐静芸法儿才有的感慨,若是让他知道了,就算是深知唐静芸的才华,恐怕也要忍不住道一句“美人有毒”

这一头侯靖文离开了,而唐静芸则是在原地等了等,又抽了一支烟,仔细的将心底的某些谋划来回过了几遍,确保没有太大的差错后,这才抖了抖身上的烟味,回了急诊室的门口。

她回来的比较巧,正好晓晓已经被退出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证和吕月菲交代事情,“我们在病人的血液里检测到了致幻剂的成分,不过好在不重,不会影响太大。另外,除了内伤以外,病人头部还受到过撞击,有轻微脑震荡的情况,醒来后可能会恶心没问题,这是正常的。”

医生脸上带着几分疲惫,不过还是尽责的将事项跟吕月菲一一讲清楚。

吕月菲满脸的认真,只是在听到这些情况的时候,还是差点将一口银牙咬碎了

等到医生说完后准备离开,正好看到有个清丽的女子站在一旁,不由点点头。

唐静芸从钱包里抽出一个红包放到了医生白大褂的口袋里,“麻烦医生多多关照我的同学里,需要的东西尽管去准备,只要能够治好,其他的都没有问题。”

医生疲惫的神情中也多了几分笑意,“好的,我会让护士每隔两个小时来查一次房,病人的情况我会亲自接管。”

唐静芸见此点点头,但笑不语。

吕月菲已经跟着晓晓回到了vip病房,唐静芸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她趴在床沿边上,眼眶红红的。见唐静芸进来,她擦了擦眼睛,“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唐静芸笑了笑,“没事,同学一场,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然后她看了眼自己的手表,“时间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今晚你先劳累一下陪床,明天我就找专业人员来照顾。”

吕月菲点点头,亲自将唐静芸送出了门。

经过了今天的事情,这个往日里欢快张扬的小姑娘,行动中也带上了几分沉稳。

人总是在痛苦中能够最快的成长。吕月菲就是这样的。

唐静芸下了楼,找到姜晔的车子,上了车,就听到姜晔的询问声,“侯靖文也来了”

“嗯。”唐静芸淡淡的点头,看了眼姜晔,“我最近要在沪市动手了,你自己小心着点手下的人,别被我殃及了。”

姜晔用手刮了刮唐静芸的鼻子,眼眸中的柔情柔软的能够让人溺毙,“芸芸,今天也折腾的够晚了,咱们打道回府睡觉吧。”

唐静芸笑着睨了他一眼,只是消散了冷漠的眼尾,看上去丝毫不显凌厉,反而带着几分勾人的味道。

姜晔见此,忍不住喉头一动。

这一夜的沪市注定是不平静的。

侯翰林不知道有什么急事能够让自己的父亲大半夜的带着司机出去,然后回来的时候眉头皱紧,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其实能够为自己这个家做的事情不多,想了想,也就去给他父亲沏了一杯茶。

侯靖文则是在心中默默的思考着,手指在书桌上比划,姜晔,魏家为首的本土势力,他自己培养起来的一批中层干部,商人,黑道,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好办,不好办啊侯靖文在心中轻声叹息。

魏家。

魏琥诚是跟着他父亲一起回来的,回来的路上魏书记的气压就极低,饶是他的亲儿子魏琥诚都有些战战兢兢。

等到家里,没了外人的存在,魏书记的怒气也不藏着掩着了,将书房的一套最喜爱的瓷器给砸了个稀巴烂,一边还一边骂道,“陆军那个小王八蛋子跟他老子一样油盐不进居然敢当中给我甩脸,真当自己傍上了什么大人物如果不是得罪了某些人,他妈的他会那么早退下来”

喘了口气,魏书记继续骂道,“早就知道这小子脑后有反骨是个怎么也喂不熟的白眼狼当初就该弄死了,总好比现在敢拆我台来的好”

魏琥诚当着个隐形人,别看他父亲在外头表现的很亲民,当官也没有架子,可他这个儿子却清楚的很,他的脾气不要太暴躁

等到魏书记泄了心头之火后,他才对着自己的儿子皱了皱眉,道,“去给马家去个电话。马三不是他们家的宝贝吗我倒是要看看陆军怎么应付”

魏琥诚点头应是,快速的离开了。

魏书记在书房里来回踱了几圈,眉头紧皱,低喃道,“怎么在这样的时候被人给闹起来了,这马三可千万别自己吓自己露出了破绽。这可是出了事要枪毙的呀”

武警驻地。

陆军的办公室里的铃声从来都没有这么热闹过,“叮铃铃”的声音络绎不绝。

可是陆军只是冷眼看着,丝毫要接的想法都没有。

在他办公室里进进出出的人员,也都对铃声视若无睹。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陆军慢条斯理的掏出手机,翻动通讯录,给对方去了一条短信,很快就收到了短信。看到回的信息内容,陆军不由眯起了眼睛,随即嘴角勾起一个冷漠的笑意,呵,马家,马三

而在沪市的另一头,陆鸿宇收起了自己手上的手机,嘴角挂起了一个笑意。

嫂子果然是他们的福音,啊呸,是姜哥的福音。他们在沪市里布局许久,早就瞄上了某些人,只是担心打草惊蛇。

没想到转眼嫂子就给弄出了这样的动静,让他们毫不费力的就将人弄到了手里。人到手了,还担心拿不到消息吗

要不然姜哥怎么会动用武警的力量来解决私怨呢

陆鸿宇抽了抽嘴角,好吧,最后一条是他自己瞎说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家姜哥碰上嫂子后,已经变成了能够将国家大事儿戏的昏君了,这可怎么办

真相了的陆某人,默默的想,莫非他就是那个任由昏君寻欢作乐的奸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