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粉墨登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见对面的人沉默不语,唐静芸也不给对方机会,就挥手让人控制住了现场。

没过多久,救护车就到了,对方给唐静芸来了一个电话,唐静芸报明了自己所在的地点,很快就有医护人员抬着架子跑上来。

唐静芸让吕月菲跟着晓晓一起离开,她对着她笑了笑,“放心吧,同学一场,我会尽最大努力来为你和晓晓讨回一个公道的。”

吕月菲对唐静芸感动的差点哭出来,她哽咽着连声倒了好几句“谢谢”,“唐静芸,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就今天这架势,她也看得出那些公子哥的来头绝对不小,如果换成任何一个不是唐静芸的人,恐怕能够将人救出来就是最好的了,哪里还敢期望要一个公道所以,她现在是格外的感激唐静芸。

“如果实在不行,这样我也很满意了。”犹豫了一下,她临走前还是小声的跟唐静芸说了这句话。

她不知道唐静芸背后的身份背景,说到底还是不愿意她为了自己两人得罪太多人。

唐静芸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放心。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我就去找你们两个。”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对方的手里,“这个你拿着,密码是200011,等会用钱别省着,以后还给我就是。”

吕月菲两人跟着救护车走了,而唐静芸则是站在原地,表情冷漠,令人看不透喜怒。

武警来的速度一点都不慢,没过多久也就赶了过来。

他们可不比地方警局里的警察,行事束手束脚,来的时候就特别生猛,脚步整齐利落,很是带着一股子风范。

领头的男人手一挥,武警就已经如狼似虎的冲了进去,无视女人的尖叫声,将平常那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都押解起来。

领头男人见此走到唐静芸,双脚并拢,身姿笔直,对着唐静芸标准的敬了一礼,“报告首长,现场人员已经全部控制,请指示。”

唐静芸挑眉,“搜一搜,将这里的物证都给我保存好,今天这些人聚众吸毒淫秽,还敢动手妄图致人死亡,这些以后都是要作为呈堂证供的”

“是”男子对着唐静芸敬了一礼,然后就无视了周围围观的人。男人的眉角处带着一道疤痕,面上含煞,令人一眼就觉得不好说话。

魏琥诚看到居然是这个男人带队的时候,心里就是“咯噔”一声,无他,因为他认出了这个男人。

陆军,一个职位不大却素有名声的人。名气是因为他办案的时候一点私情都不讲,好几次带队出任务的时候,碰上了沪市其他的权贵都完全无视,丝毫面子也不管。

但偏偏他是从军队里退出来的,荣誉在身,在军队里也很有根脚,令沪市的人动他不得。每次看见要么气的牙痒痒,要么就是离他远远的。

魏琥诚倒是不知道,这唐静芸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能够调动魏琥诚亲自带队

这让他不得不怀疑唐静芸的真是身份啊

看来这个眉眼清冷又和何延陵关系密切的女人也不简单呐

只是想起他和某些人最近在对原石投资动手的事情,不由皱起了眉头,他们一直都没有调查透何延陵的背景,最后只以为那些背景都是何延陵虚构出来的,为的就是迷惑人,这才毫不犹豫的准备下手。现在看来,莫非这原石投资真的背景深厚

好在只是刚刚试探,收手还来的及。魏琥诚在心中默默的打算着。

陆军带队很有一手,调教出来的手下自然也不差多少,场面很快就是一清。

唐静芸转头看向魏琥诚,凤眸中神色淡淡,“魏少还在这里,莫非是想要拦我你看看这满座的衣冠禽兽,难道要自甘堕落、同流合污唐某不才,素来以为还是沪市中比较有德行的人。”

瞎说唐静芸早就在飞雨坊的事情中就看透了这魏琥诚,比起在场的人,这魏琥诚才是真真的衣冠禽兽

魏琥诚笑容又是一僵,唐静芸这样的捧杀真的让他一时间做什么都不合适。

唐静芸对着陆军使了一个眼色,陆军就让自己的手下将人押走。只要人在手里,由不得这些人闹腾什么

魏琥诚在原地咬牙,眼睁睁看着人被带走,只盼着自己刚才打的电话起作用。

他眯起眼睛打量起眼前的女子,她长的极好,眉如远山眸如清水,就算是不笑的时候都让人觉得是一幅画。只是那双凤眸却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她的容貌,被她的那身气势所迫。

他这才恍然惊觉,自从自己进来后,主动权似乎一直都没能够拿到手上,被那个女人用强势的言语和行动压着,空有满腔怒气没有地方宣泄,只能憋在胸中。

她这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如果是有意的话,那么这个看上去年轻极了的女人真是太恐怖了

唐静芸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才下楼,只是在下楼的时候,发现武警押着人留在了原地,而陆军在面无表情的被训。

“你们是武警你们的职责是干什么这里是你们该出动的吗陆军,你不要仗着自己有后台,就无视国家规定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那地方岂不是要乱了我要将这件事上报你就等着挨处分吧”一种略显臃肿的中年男人,指着陆军痛心疾首地道,目光中很是不满。

只是不知道他的不满到底是针对的什么。

相较而言,陆军则是面无表情,令中年男人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憋屈感。

殊不知,陆军在心底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挨处分他难道不知道,这个电话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给自己的再说了,为那个在军队里神一样的男人办事,就算是拼着挨处分也是小事

唐静芸眸光闪了闪,认出了眼前这个官腔十足的男人,不正是那个曾经风光无限的魏副书记吗经过上次侯靖文的突然出击,倒是让姓魏的在沪市官场上威望大降。不过,这依旧不能掩饰这是个地头蛇的本质。

唐静芸暂时还不想和这魏副书记打交道,对着陆军悄悄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从一侧悄悄的离开了。

陆军接收道唐静芸的眼神,心中一凛,淡声道,“我怎么做就不劳魏副书记操心了今天这些人我是一定要带走”说着转身对着手下大喝一声,“还杵着干什么,带走”

这些人都是唯陆军是从,顿时都是将人推推嚷嚷的带走,只让魏副书记在心头将陆军狠狠的记了一笔。

唐静芸出了乔昆,面色冷淡,走向那辆隐藏在暗处的车子的时候,正好隐隐看到一个红点,走进一看,姜晔手中夹着一支烟,在沉默的抽烟。

姜晔抽烟的姿态也有男人味极了,左手搁在车窗口,探出半个身子,露出他那张宛如刀削斧凿一般的侧脸。

他弹了弹自己手上夹着的烟灰,放到嘴边吸了一口,然后深深的吐出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俊脸上面无表情,却给人一种深沉似海的感觉。

唐静芸一见这样的姜晔,就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移动的人形荷尔蒙散发器,如果不是时间场合不对,真想和他来一场。

**,不单单是男人会有,女人也会有。尤其是看到姜晔这样的男人。

只要一想起姜晔平常在和自己情爱的时候,那种有力的在自己体内进出的感觉,汗珠从他根根竖起的发梢间滑落带着难言的性感,那张深沉的俊脸上沾染上**,和平产那个冷漠无情的男人仿佛不是同一个人,唐静芸的心底就升起了一种不能说的隐秘的快感。

她那双凤眸在夜色里亮的触目惊心,眼尾晕染起激动的红晕,她舔了舔自己的唇角,妖姬般的笑容一闪而逝。

快步走到姜晔的面前。

姜晔正在思考着事情,他比唐静芸想象的还要能干,有姜家为后盾,有他自己的手段和实力,他对沪市的情况知道了七八分。

已经料到了唐静芸这样行事必然会和沪市以魏家为首的本土势力集团对上。

本土势力不好对付啊,尤其是沪市这些年里也走出去不少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他抽了一口烟,然后目光中闪过冷漠,就算这样,他姜晔也不会惧怕唐静芸可是他姜晔的心头好,连自己都舍不得对她多说一句重话,怎么会容忍别人找她麻烦如果真的惹怒了他,他也不介意破坏规则

想到这里,姜晔的眼中杀气毕露。野狼终究是野狼,就算现在披着羊皮,也不会改变他的本质

不过在听到一阵不轻不响熟悉的脚步声后,他眼底的杀气迅速退去,被随之而来的温柔溢满。

一只纤手抽走了他手上的那根烟,姜晔顺着那只手看去,就看到了一双在夜色里晶亮的凤眸,美丽的让他恨不得偷偷的捂起来,谁都不给看。

唐静芸就这姜晔刚刚吸过的滤嘴,放到自己嘴边吸了一口,然后再缓缓的吐出来。

明明是在吸烟,那双凤眸死死的缠绕着,仿佛要将他缠绕着一生一世。

一口烟吐在了姜晔的面前,明明是同一根烟,他却嗅到了令人痴迷的香甜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