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渣滓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听到郭志平的话,她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仗势欺人的事情没有见过

当下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对方,然后看向晓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晓晓看情形也知道,这唐静芸恐怕就是自己闺蜜找来帮忙的,见此,对唐静芸点了点头,声音虚弱,“还成,我撑的住。”

她现在的状态比一开始要好很好,刚才身体遭受了强烈的殴打,加上心中不抱希望,所以表现的很无力。现在眼看着唐静芸的到来,倒是比刚才有精神了许多。

唐静芸看了她一眼,然后没有多说话,在原地站立了一会儿,索性自己拖了一把椅子坐在现场,面无表情,将死磕的劲头表现的十足十。

领头的男人一看唐静芸这个架势,联想到她拿出来的军官证和以一当十的高超身手,顿时小腹剧痛的同时,感觉棘手无比。

失策啊失策,看这个女人底气十足的样子,怎么看都是来历不凡。早知如此,他说什么都不会放这人进来

眯眼思考了一会儿,他就悄悄的捂着小腹离开,打算给自己那后台去一个电话。

而房间里面的那些人,也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瞧瞧,人家根本就不领你郭少的情”一个嘲讽的男音从中间的一个大沙发中传来。

男人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在身边的女人身上游走,还灌了女人一口,衣服上的扣子解了大半,面色潮红,嗤笑了一声,似乎完全不将唐静芸放在眼里。

郭志平冷冷的看了一眼对方,然后挥手推开上来迎上来的女人,狠狠的一脚踹翻了自己面前的椅子,冷笑一声,“马三,这事情是你自己惹出来的,到时候记得别拖我下水”

马三睨了一眼郭志平,嗤笑一声,“胆、小、鬼”

然后他看了一眼坐在门口的唐静芸三人,眼神阴沉,自己也掏出了手机给市局的副局长去了个电话。

马三的家庭挺复杂的,父亲是沪市的副市长之一,而他的舅舅是来自港都道上的,因为这层关系,和沪市的道上的人关系也都不错。所以,马三在白到黑道都颇为吃的开。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他这副猖狂的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性子。

刚才让人动手的,也是马三带过来的人。

市局的警察来的速度这回倒是不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马三的原因。反正在救护车还没有到的时候,警察就上来了。

“你们谁报的警”一个年长的警察走出来大声喝道。

唐静芸施施然的站起来,淡淡地道,“我我要举报乔昆我怀疑这里聚众**、吸毒。”她指着房间里面的人,冷笑道,“这些人都要抓进去”

年长的警察一听唐静芸的说话,就是心头狠狠一跳,然后接着灯光看到里面的几张熟悉的脸庞,不由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马三的声音。

“郝警官啊,原来是你,不进来坐坐吗我正好要报警,告这个女人诽谤污蔑我”马三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的道,将什么叫特权阶层诠释的淋漓尽致。

周围的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啪啪啪”

沉稳有鼓掌声打破了周围的沉默,唐静芸凤眸眯起,冷笑,“早就听说沪市的某些人行事堪比太子党,果真让唐某大开眼界,只是唐某我这人最是看不得这种不公平,我倒是要好好看看这天能不能捅破”

年长的警察眼皮子直跳,他今天真是后悔死带队出警了。都说阎王打架小鬼遭殃,现在夹在中间的,最为难的就是他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声想起,他心里一阵苦哈哈,然后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喂,是杜局啊对对,是我老李啊,是啊我在乔昆。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一定把事情办妥。”

挂了这通电话后,他就对着身后出警的警察挥了挥手,“来人,这三个女生给我带走”他忍不住透了一眼同情的目光看向唐静芸。

这个女生到底还是涉世未深啊,这沪市里关系复杂着呢,家族里头的关系一环扣着一环,早就自成体系,哪里是她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可以撼动的

眼看着警察过来,吕月菲不安的看了一眼唐静芸,然后用力的握了握自己的好友,眼眸中满是愤恨。

“慢着”唐静芸冷喝道,然后慢条斯理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电话,给侯翰林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她似笑非笑的睨了一眼年长的警官,对着电话那头的男人道,“侯书记,我今天遇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你猜这么着我的两个朋友被人骗了过去,企图**,被发现后将一个打的眼看就要死亡了。现在警察一来,居然给我说我们诽谤,你说说,这叫什么道理”

在唐静芸第一句开口的时候,年长的警官心头已经忍不住苦哈哈的一笑,姓侯,还是书记这沪市好像就那位一把能够对应上吧他怎么就这么苦呢没想到这个的靠山也这么厉害

果然,唐静芸挂掉了电话没几分钟,他的手机又响了,这一回他更加恭敬,因为是市局贝局长打过来的。

这沪市谁人不知道啊这贝局长可是侯书记的亲信心腹上一回杜局长因为被侯书记抓住了把柄,从正局的位置上捋了下来。虽然还占着副局长的位置,可是谁都知道了,这杜局长恐怕半辈子的仕途到此是最终点了。

而与他相反的是,贝局长的仕途,以后恐怕可以用春风得意来形容了吧

想起电话里贝局长慎重无比的言语,他只能咬了咬牙,他只是警局了一个大队长,身后也没有多少后盾,现在看来也只能抱紧贝局长的大腿了

这样想着,他对着身后的警察道,“去封锁这里的出口,已经调了武警过来,发现窝点,很快就会将嫌犯通通带走”

他这话一说,别说是周围的人了,就是里面那些玩乐的公子哥们都是忍不住心中一惊

众所周知,武警虽然也是警察体系中的一员,但是又游离其外,一般掌控的人都是军队里退下来的,所以如果不是和军队的关系密切,很少能够调动。

而这个女人现在却劳烦武警出动,可见她军方的背景不浅

顿时有公子哥就忍不住低声议论,掩饰不住的焦躁。如果是公安机关那还好,毕竟在场的谁家和政府里没有点关系可是真要落在武警或者军队手里,那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饶是胸有成竹的马三,此刻听闻也不由皱起了眉头。一边的郭志平,心头也起了波澜。

不过,今天这年长警官下的命令,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执行,因为又被一声“等等”给打断了。

随着声音的传来,一个男人也越众而出,来人穿着一身西服,容貌不错,看上去还是有几分风度的。

来人的目光在在场的人身上转了一圈,在看到唐静芸身影的时候,不由眯了眯眼睛,显然是认出了那天和何延陵在一起的唐静芸。

“魏少”、“魏少”的称呼纷纷响起,在男人出来后,房间里面和唐静芸对峙的公子哥,就有不少出声的。就连素来自傲的马三,也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站起来,对着魏琥诚道了声“魏少”。

不过魏琥诚的注意力显然是放在了唐静芸的身上,他已经从自己手下那里听说了眼前这个女人“军方”的身份,现在深觉事情难办。

“原来是唐小姐,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上次在店里一别,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魏琥诚对着唐静芸一拱手,笑了笑,很是风度翩翩的样子。

“我倒是谁呢,原来是魏少啊。”唐静芸见此,也没有起身,依旧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神色淡漠,然后转身周围的警察,“还不动手吗如果让嫌犯给逃了,你们的工作也就干到头了”

魏琥诚脸上的笑意僵了僵,他还没碰到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的女人呢,当下依旧扯着个笑脸,“唐小姐,有话好好说,何必伤了和气呢我你原石投资的何总也是有过数次合作的,大家都是朋友嘛。”

“是吗延陵倒是没有怎么说过。”唐静芸挑眉,淡笑,“不过我想魏少既然是商人,那么自然也该知道法律二字怎么写吧再说了,我这人素来护短,断断没有让我的朋友白白的受伤的道理”

然后,她的眉眼骤然变冷,冷声呵斥道,“还不动手”

“唐小姐当真连魏某的面子都不卖吗”魏琥诚看着唐静芸,也是骤然冷下了脸。

“面子那也得看我的底线”唐静芸倏然起身,一脚将自己刚才坐的椅子踹向墙壁,椅子在撞倒墙壁上的时候,轰然碎成了碎片,看的在场的人心惊胆战

“你的面子值多少钱你知不知道今天如果不来,这样一个花季女孩就要被这些人渣害死了哪个孩子不是爹娘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问问你自己,你被人在外头弄死了你爹娘为你报仇吗啊你的面子值一条人命吗你们都是一群社会的渣滓啊你们自己怎么都不去死还有脸跑到我面前来讨面子,我呸你一脸”

唐静芸面色阴沉,一双凤眸冷的宛如冰刀子,在场竟无一人敢和她的双眸对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