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求一个公道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推开了周围的人,低声问道,“在哪里,你指给我看。”

于是,吕月菲半个身子走在唐静芸前面。她的手上紧紧的握着,掌心里已经是满满的被指甲抠挖的痕迹。

其实,唐静芸早就用异能知道了那个房间的位置,只是她需要一个借口罢了。

吕月菲的脚步更加快,脸上也带着几分不正常的苍白,嘴唇上已经被她咬出了深深的齿痕。

唐静芸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周围,凤眸中闪过几分阴冷。

而原先那个男人,脚步匆匆的跟在两人的身后,眼看着这两人对这里颇为熟悉,不像是来消费的,更像是来闹事的,顿时眼中露出狠辣的光芒。

等到两人停在了一扇门前要进去的时候,他再也安奈不住了,疾步上前拦在了两人的身前,目光阴狠,“两位这是想要干什么如果是想要来我们乔昆找新鲜的,我们自然是欢迎。只是,我希望在谁的地盘上就遵守谁的规则”

说着,他对着唐静芸身后站着的几个安保打扮的壮汉挥挥手,那些人顿时都是站在了唐静芸两人的周身,看上去只要一声令下就准备对两人动手。

唐静芸见此见此也只是冷笑一声,“谁的地盘你倒是给我报出来听听我倒是想知道,这普天之下,还有不属于法律的管辖之地”

唐静芸自然知道,这普天之下还有很多人不受法律辖制,不然哪儿来的特权阶层

只是,在她面前,那样的人却少之又少

想想前世,她唐家家主一怒,京都名流贵胄圈子里怎么的也得多看她三分脸色,何况是现在这个沪市

沪市到底不比京都,能够称得上世家的家族少之又少,大多是在这个时代的浪潮里新近得势的家族,有点底蕴的叫复起,没有底蕴的那就是暴发户,跟京都那种重量级的家族自然是不在一个层次上的。

今天,就算是在沪市,她都敢动一动,更何况现在是在沪市

“让开”唐静芸凤眸轻挑,眼眸中闪过几分厉色,“滚今天这个乔昆,我唐某人拆定了”

说着,一脚踹开挡在前面的男人,然后小腿用力,一记力道十足的腿就踹在了门上。

“砰”

只能听到一声沉闷厚重的声音,就见那扇门被狠狠的撞开,然后撞击到了背后的墙壁,弹起,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声,惊动了里面玩闹的那男女女。

里面很昏暗,激昂的音乐播放着,一个模特打扮的女子,穿着暴露,正站在舞台中间搔首弄姿,不是传来各种口哨声和调笑声。有点人正围在小桌子前面吸食白粉,一脸的享受。还有的人则是窝在沙发上,手里抱着女人,正在做着**不堪的动作。

巨大的房间里呈现出一种不属于阳光下的荒唐**。

见到这样的场景,吕月菲脚忍不住一软,如果不是唐静芸扶着她,她恐怕此刻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唐静芸则是凤眸眯起,眼眸深处渐渐泛起黑色。

呵,上流社会的肮脏她可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只不过,不同的场景,一样的令人作呕

这就是那群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的上流圈子的人,剥开了那层伪装,不乏畜生不如

如果有一天,唐静芸发现姜晔从这样的场所走出来,恐怕上前就是两巴掌,然后甩袖离开因为玩过这种聚会的男人女人都太脏了

里面的人被刚才的巨响弄蒙了,有的还没反应过来,有的则是惊呼出声。顿时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嘶吼混在一起。

倒是最初的那个男人,见此脸色骤变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没法善了,看这两人的架势就知道是找茬的

他捂着自己剧痛的小腹,咬牙道,“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唐静芸推开吕月菲,在她耳边小声道,“快点去厕所那里找人然后将人弄出来,其他的不用管”

吕月菲立马撒腿就跑了进去,而唐静芸则是毫不客气的一拳砸向自己面前的安保人员。

没用太长时间,那几个大汉就被唐靖宇放倒在地,唐静芸面色冷淡的看着领头的男人,然后冷冷一笑。

你死定了。男人小腹剧痛,不过依旧用眼睛狠辣的传递出了这样的信号。

唐静芸但笑不语,谁死谁活还不好说呢

只是在看到晓晓的伤势的时候,唐静芸依旧脸色阴沉了下去。

现在的晓晓,身上极为凄惨,脸上一片红肿,头上还有血迹留下来,衣衫上也血迹斑斑斑斑,人看起来还算清醒,只是脸色惨白的惊人,原先那双内敛温和的双眸也失去了神采。

这样的晓晓,吕月菲早就痛哭失声了。

她站在晓晓身边,小声的啜泣,握住晓晓的手,“晓晓你撑住我找人来救你了我以后再也不当大明星了,我只要和你做好朋友”

晓晓浑身疼痛,但她还是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回应着自己这个好友的痛苦。

她理解她此刻的担心,正如她当时义无反顾的趁乱将自己的好友推了出去一样

唐静芸见此,眯起了双眸,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想要拨打急救电话。

“等等”一个男声叫住了唐静芸的电话,“你是什么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你可以放肆的地方吗把你的手机放下”

唐静芸淡淡的睨了一眼对方,对方衣衫不整,面色潮红,脚步虚浮,一看就知道刚才在做什么事情

她没有理会她,飞快的拨通了120,报了地址,理都没有理对方,转头看向吕月菲,“你现在想要怎么办”

吕月菲捏紧了拳头,“报警我要报警”

一听吕月菲要报警,刚才说话的男人顿时就是眉头皱起,看向了唐静芸,“这位小姐,我看着有些眼生,不像是沪市的人呐”

唐静芸眯眼,淡淡一笑,“对,京都来的。”

“哈哈,不愧是皇城跟脚下出来的人,气度就是不一样。”男人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服,对着唐静芸笑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信郭,郭志平,我爸爸是郭建安。”

唐静芸抬眸一笑,“失敬失敬,原来是财政局的郭建安郭局长家的公子,今天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郭志平尴尬一笑,随后笑道,“我看小姐初来沪市,对这里的规矩不甚了解,我们这个圈子都是出来玩玩的,玩的一般都不大,带出来的小姑娘也都是心甘情愿的,是不是有所误会”

说着,他看了一眼吕月菲和靠在吕月菲身上的晓晓,脸上带着笑意,“这两个小姑娘听说想当明星,这才出来陪酒的,然后也不知道怎么了,自己就弄成这副样子了,绝对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说着,将事情撇的干干净净。

吕月菲被这个男人睁眼说瞎话的样子气的身子直抖,忍不住暴喝道,“你放屁我和晓晓都说不肯了,你们还强硬拉着灌酒,还要给我们吸粉还甩我巴掌更何况,晓晓会自己弄成这副样子吗你们不是人啊”

她的声音又高又尖,令人觉得凄厉异常

男人顿时就是翻脸,阴沉道,“小姑娘,出来说话做事还是要有点脸色的。”

说着,看向唐静芸,笑了笑,“我听说你有军官证是最近调到沪市来的吗军队虽然自成体系,可是真要给你背个处分,你的晋升之路也就难上许多了”说着意味深长侧笑了笑,“这位小姐,做事还是要三思而行的”

闻言,唐静芸笑了笑,对着对方道,“你凭什么来劝阻我呢如果今天站在这里说话的是你老子,我说不定还要给几分薄面,可是,你一个什么官衔都没有的纨绔子弟,衣冠禽兽,我跟你讲话都觉得是侮辱”

“你”郭志平顿时就是气急败坏的指着唐静芸,刚才的那股斯文也伪装不起来了。

唐静芸冷冷一笑,对着吕月菲道,“还等什么报警啊今天就让警察们也看看这群公子哥们的表现顺便,我很好奇在座的诸位父母将你们从警局领回去时候的心情”

吕月菲闻言很听话的报了警,心中却是惊疑不定。早就猜到了今天这些人身份不简单,可是她没有想到,随便站出来一个都是这么厉害的。

心中不由有些惶然,既担心唐静芸惧于对方的势力放弃为她们讨一个公道,又担心为唐静芸招麻烦,毕竟她也知道,唐静芸是个实打实的京都人,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就算她家里有背景,认识几个沪市高官的子女,可也难说会不会让她难做。

“哼你报吧我倒是要看看,今天沪市有哪个局子敢抓我们”郭志平见这个女子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当下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也是放下了狠话

吕月菲见此,看了眼唐静芸,又看了眼靠在自己身上生气全无好友,咬了咬牙,唐静芸,对不起,就让我自私一会吧。

我知道凭借我的地位,怎么也不可能将今天的事情还回去,我只能借助你的力了

只要还晓晓一个公道,我以后一定做牛做马来报答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