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为他驻足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不由眉头皱了起来,对方的声音她听得出,正是那个很活泼的酒窝女生。她沉声道,“你别哭,慢慢说。”

姜晔一见唐静芸这个模样,也收了调笑的心情,面色一整,对着唐静芸无声地问道,“怎么了”

唐静芸对着姜晔安抚的笑了笑,将自己身上的浴袍解下,边解边对对面的女生道,“你现在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马上过来找你”

姜晔看到唐静芸的动作,也知道她多少发生了紧急的事情,马上就要出门。当下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也知道轻重缓急,从床上下来,拿起唐静芸的衣服帮她穿上。

吕月菲,也就是那个酒窝女生小月,心中满是惶恐和担忧,在听到电话那头唐静芸沉稳的声音后,多少冷静了许多。

她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努力让自己的语言不至于混乱,“乔昆、我在乔昆会所骗子一群骗子他们骗我说是天空娱乐公司,把我们骗了过来”她的声音里又带上了哭腔,“晓晓、晓晓刚才跑的时候,她把我推了出来,她自己被带走了”

说到这里,她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抽噎着,压抑着,像一只无助的小兽。

她的内心是真的惶恐的害怕的,还有对自己好友的担忧,对方明显就是居心不良,晓晓被带回去

她打了个寒战,不敢再想下去。

所以她在逃离后,下意识的就给唐静芸去了一个电话。按键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唐静芸眉头紧皱,天空娱乐那不是方青锋手上的公司吗怎么也牵扯上去了

只是现在也不是纠葛于这个的时候。她是个经历多的人,一听就明白了,吕月菲分明就是被人给骗了。

“知道对方大概是什么人吗”她问。

“应该是权贵子弟,我听他们称呼的都是什么什么少爷、公子,对,还有一个特别嚣张,自称马三公子,属他叫的最狠。被骗的还有好几个女生。”吕月菲抽噎着断断续续地道。

“你现在找个安全的地方,我马上就过来,最迟二十分钟。”唐静芸一边讲电话,一边任由姜晔替她打理好衣服。

姜晔帮唐静芸穿好衣服后,他自己也随意的套上衣服,抄起柜子上的钥匙,沉声道,“走”

唐静芸对姜晔点点头,挂了电话后就匆匆出门,姜晔跟在唐静芸身后不做声。

唐静芸快步走出门,在走向车库的时候,她脚下的步子顿了下,回身看那个在门口锁门的沉默男人。她抿了抿唇。

姜晔锁好门后,很快就跟了上来,看到唐静芸还站在原地,不由诧异一笑。

唐静芸挑眉,向他伸出手,“我道歉,刚才是我不好,下意识的忽略了你。我我只是习惯了一个人面对所有的困难的生活。”她抬眸正视姜晔,“走吧,我们一起去。”

姜晔挑唇,将自己的大手放入了那双纤手中,嘴角漾开了一个柔和的笑意。

他知道他的女人,是一个多么**骄傲的女人。初见时,她的那种洒脱随性一直都深深的印刻在他的心中。就像是一阵风,仿佛随时会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可是,时至今日,她已经知道在她走的快的时候,停下来等等他,等等她的丈夫呵

这样的转变,让姜晔这个风霜雨雪来往中铸就了铁石般心肠的男人忍不住将心肝化成了一滩柔水。

等到很多年后,姜晔还是那个姜晔,身为共和**人的他,因为身份的特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台前都尽量的保持低调,而他的女人,却声名鹊起,名声渐渐震慑整个上流社会。

有个多年的朋友就问姜晔,“你好歹也是共和国权力中心的一个男人,并且还有着那么强烈的独占欲,究竟是抱着什么心态让自己的女人比自己更加耀目”

姜晔是怎么说的他说,“我爱的妻子,只要她在最紧急、最忙碌的时候,还记得回头看看我,甚至愿意为了我放缓脚步,我就觉得我已经很满足了。”

一个习惯了独行的女人,一个习惯于抗下一切的女人,愿意为了一个男人驻足停步,这大概就是一种很深很深的爱了。

纵观唐静芸和姜晔两人的感情,两人之间很少会有那种热情如火的时候,甜言蜜语出现的频率极低。一个沉默,一个内敛。可偏偏两个人那细水长流的爱情,却牢固无比。

就像是被一圈一圈就地打起的河床,每一层都夯实有力。一开始或许不明显,但是往后承受的压力变的大了,才会发现,这河床是那么的牢固,不被任何冲击。

所以说,感情这东西,基础很重要。

唐静芸和姜晔对视一眼,两人牵着手脚步匆匆的走向车库。

“嗖”

车子快速的出了小区,疾驰在车道上。

此时的车道上车子不算特别多,不过颇为热闹。

而姜晔则是在此刻展现了一把他过硬的车技,一辆一辆车子被他超越,而他的面色依旧,只是一双眼眸在黑夜里熠熠生辉。

唐静芸则是眉头轻皱,看了眼姜晔,拨通了自己手机上方青峰的电话。

“我告诉你,如果找我没有什么大事,我回头一定弄死你”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方青峰威胁的声音。可以想见,此刻的他心情一定格外的不好。

唐静芸淡淡一笑,“看来是打扰了方老大的好事,不知道现在在你床上的,是我家娇娇还是什么女人”

方青峰捋了捋自己的脸,对着荣娇讨好一笑,只是在听到唐静芸的声音的时候,脸色僵住了。他将电话拿远了一点,看到来电显示上“女疯子”三个大字的时候,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心中暗骂,该死的,怎么是唐静芸这个蛇精病

随后就是赔笑道,“原来是唐小姐,找我有何贵干”

唐静芸冷笑一声,谅他也不敢找荣娇以外的女人

“好好管理天空娱乐,别弄得乌烟瘴气”

说着就将刚才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下。

方青峰赌咒发誓,“我绝对没有派人去过沪市,你也知道,秦爷的地盘,我总是要避讳的。你给点时间,我一定查出来。”

唐静芸挂了电话后,眸色深了深,不是方青峰的那么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扯着虎皮做大旗

车子里没有再说话,姜晔将车子开的飞起,码数直飙三位数,如果换做是另一个娇小姐坐在旁边,恐怕是惊叫连连,而偏生碰上了唐静芸,面不改色,谁让她自己开也能够开到这种速度呢

夜风撩起唐静芸的长发,她面色沉静,在心中琢磨起今天行事的可能会遭遇的情况。

她心中很清楚,对方敢这么做,还有里头的那些少爷公子的,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的沪市,牵一发而动全身,她身边的男人的身份又很敏感。她不得不小心着点。

只是,她没有料到今天的事情居然会是这个程度

在看到吕月菲的时候,她眼眶通红,身上的衣服也显得很凌乱,脸颊还有一个通红的巴掌印,看上去狼狈无比。

唐静芸对着吕月菲点了点头,对着姜晔低声道,“我先去看看,你先别下来。”

姜晔自然明白唐静芸的意思,点头道,“自己注意安全,如果不行就给我打电话。”说着塞了个小本子在她手里,然后忍不住轻轻的摸了摸唐静芸的脸,亲了一口。

唐静芸很快就走向了吕月菲,吕月菲一把抓住唐静芸的手,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声音呜咽含糊,“我找不到人可以帮我了,人生地不熟的,我只能够想到你救救晓晓,唐静芸,我给你做牛做马”

不知道为什么,唐静芸竟然在她的声音里听出了几分凄厉。

唐静芸轻拍她的手,沉声道,“放心今天不管是什么人,我唐静芸总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一半是因为同窗情谊,另一半是恻隐之心。

只能说吕月菲此刻担心董晓琳的样子,让她想起了自己和荣阿娇,如果今天出事的荣阿娇,恐怕她会不惜一切将整个沪市翻个天

或许是唐静芸在人前一向都是那种沉稳的形象,此刻有让吕月菲心中多了个主心骨。

两人上了电梯,直达位于这栋高楼的第六层。

“小姐,我们这里是会员制的,请出示会员卡”一个男人出现在唐静芸面前,拦住了唐静芸的去路。

唐静芸见此,冷冷一笑,“会员卡睁大你的狗眼给我看看”说着,将一本军官证拍在了男人的脸上,“给我滚不然今天我不仅端了你们乔昆,还请你去吃牢饭”

男人一看唐静芸这么嚣张的气势,顿时心中就是一阵心虚,只是想起自己的后台,顿时也是有了底气,“小姐,军官来我们这里消费,当心挨处分”

唐静芸冷哼一声,将那本军官证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推开这个男人,长驱直入。

男人咬了咬牙,想要叫保安,但是又看这个女人这么强硬的姿态,担心得罪死了。

在原地犹豫的跺了跺脚,然后快速的跟了上去。不过,他还是找人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让场内的安保随时准备。

他这场子里可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一点事儿都不能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