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那你就去死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姚盼盼看着这样的唐静芸,接触到她那双冰冷无机质的眼眸,顿时心中升起了一股怯意。本章节由芗`忖`暁`説`网提供

随即她的心中就升起了一股恼怒,对着唐静芸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她有什么好害怕的这样想着,她又不自觉的昂起脖子,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唐静芸,冷笑,“唐静芸,你就是个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贱女人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在沪大里混不下去”

唐静芸淡淡一笑,凤眸里却看不出丝毫的笑意,“那也行啊,你倒是说说看怎么让我在沪大混不下去”

真是笑话,不说她本身就是燕大过来的交流生,身份敏感,沪大怎么说都要礼遇几分的,就单是自己老师崔鸣和沪大几个老资格的教授都是关系顶好的。这些教授在学校高层那里也都是很有分量的。

更何况,她唐静芸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身,背后还有着姜晔这尊大神。姜晔的身份放出来,恐怕还没有谁敢对唐静芸说一句猖狂的话呢

周围的学生却是不知道唐静芸的底气,对于这个敢公然和姚盼盼对上的女生报以强烈的好感,心底不知道该说是佩服还是同情。

倒是唐静芸班上的不少同学,多少对唐静芸的身份有所猜测,知道唐静芸的来历也不凡,坐等着看好戏。

唐静芸将桌上的书扫进自己的背包里,背着背包走到姚盼盼面前,单手插在口袋里,神色冷淡,“姚盼盼,我觉得这个游戏很无聊,不就是个男人吗至于你在这里对我要死要活的吗天下男人多的是了,何必就这样纠缠你知不知道这样很没有风度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那里还有丝毫姚家大小姐该有的气度”

姚盼盼注意到唐静芸的目光很清冷,面色也淡淡的,似乎真的没有将那些放在心里,心中不由自主的想要相信她的话。

只是在听到她的话的时候,放在身侧的手指缓缓的握成拳头,指甲嵌到了自己的肉里。

很多人都知道她喜欢侯翰林,很多人都在背后嘲笑她,她不是不知道。哪怕是她的父母亲人,都出于家族利益的考虑,没有劝阻过她。

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她这样做很失风度,也是头一次有人告诉她,她应该有自己的气度。

只是,她抿紧了自己的嘴唇,崩成一条直线,直视着唐静芸,“我只是太喜欢他了,这有什么错”她又忍不住放低了身段哀求唐静芸,“你让他不要喜欢你好不好,我喜欢了他那么久”

唐静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有些人就是这样,执迷不悟,这样的人她也帮不了,“喜欢不是我能够控制的。反正只要我不喜欢就好。”

说着,她就要离开。

在擦身而过的时候,姚盼盼一把抓住了唐静芸的手臂,用的力度极大,她的一双眼眸里是满满的疯狂,“唐静芸,我最后劝你一声,别逼我”

“哦你想怎么办”唐静芸侧了侧头,嘴角弯弯,勾起一个森冷的弧度。

“那我就弄、死、你”最后的三个字,姚盼盼是一字一句从口中吐出来的,其中带着的那股子冷意,着实令人觉得浑身带着寒意。

唐静芸手臂上一个巧力,从姚盼盼手中挣脱出来,甩袖离开,蛇精病一个,为爱疯狂的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只是,她走了几步后,嘴角漾起一个灿烂的弧度,光风霁月。

她转身,黑白分明的眼珠,直直的看着对面的姚盼盼,咧嘴一笑,“那我就先弄死你我唐静芸的命只掌握在我的手里”

很难形容唐静芸这个笑容,就像是一株开在罪恶深渊里高洁的圣花,与周围那死气森森的环境格格不入,可偏偏圣洁中带着不可言说的靡丽,令人只觉得背后发寒。

她刚才忘记说了,她唐静芸也是蛇精病,还是病的不轻的那种她可不是那种真的单纯的校园里的小姑娘,在执掌唐家多年的生活中,她早就习惯了先下手为强。谁要她的命,那得先问问自己有没有命来做这事

说完这话,唐静芸无视周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两人的围观学生,淡笑着背着自己的包离开了这里。

周围的人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供唐静芸离开的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唐静芸那一瞬间狰狞的气息给吓到了。

而燕大交流生中,则是有很多人都是面面相觑,觉得刚才的那个唐静芸真是太不正常了

等到人群散去,姚盼盼咬了咬牙,恨恨的跺跺脚,也转身离开。

在校园里的另一个角落里,一个女生正拉着另一个女生的手讨好道,“晓晓,你就陪我去一趟吧。这可是天空娱乐公司的,他们的口碑一向很好的。如果真的能够被选上的话,我就可以圆一圆我的明星梦了”

说道这个的时候,女生眼中洋溢着激动,“我跟你说,这天空娱乐挑选人一直都很严格的,我这不知道走了啥好运呢”这样笑着,她脸上的酒窝就更加好看了。

女生旁边是一个相对内敛清秀的女生,此刻细声细气地道,“小月,你真的确定吗这大晚上的去会所,很不安全的,而且咱么两个女生在沪市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被骗的。”

如果唐静芸在这,就会认出来,这两个女生正是来自燕大的交流生中的两个,性子一静一动,正是一对关系极好的闺蜜。

此刻就我女生双手合十,满脸祈求,“拜托拜托啦晓晓,就这一次,就一次好不好吗咱们就去看看,如果有问题就赶紧回来。好不好”

晓晓见好友这么的渴望,她也知道她确实很喜欢娱乐圈,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毕竟这样一次难得的机会,如果真的错过了,她也要为好友抱憾的。

见晓晓点头答应了,小月顿时就是笑开了花儿,拉着晓晓道,“走,咱们先好好去吃一顿”

唐静芸背着包回家后,不期然的收到了徐寅东的电话,徐寅东沉稳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唐总,我将最近的市场浮动的消息捋了捋,我觉得里头的动静不小,照理说不该”不该他这样的地头蛇什么风声都得不到除非是沪市有人替对方遮掩

后面的话徐寅东没有说出来,只有在一只脚踏入这件事情后,他才深深的觉得里头的水太深

电话那头的他不由苦笑,自己都多大的年纪的人了,居然当初还被唐静芸这个小丫头的一席话给忽悠的心神动摇,思考了几天就给答应了。现在想想,他怎么说也得先谈妥条件再办事嘛

唐静芸眯眼一笑,“我也觉得这里头有猫腻,如果沪市这里没有人给对方打掩护,怎么也不可能这么低调啊。”徐寅东不好说的话,她倒是不惧怕说出来。

“徐董,咱们当下先摸底,那些边边角角的人物暂且放一边。我这里还有一份刚刚从我师兄那里传来的资料,你先照着里面的资料查查看。”唐静芸翻动了自己手上的资料,淡淡的道,“其他的你就别插手了,这里面的水太深太浑了,我自己湿了无所谓,反正孤家寡人的也不怕,你可是有老有少的,不能牵扯太深。”

徐寅东那头传来了一声深深的叹息。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这个女子是个有大气魄大气概的人

“唐总,一切小心你的情,我老徐承了。”徐寅东道。

唐静芸笑笑,挂了电话。如果这一生没有绑定姜晔,她或许不会去做这些事情,因为牵扯到政治的经济,就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经济。

可是,她有着姜晔啊。那个那么优秀的男人,要娶一个不是家族里看中的女子,将会承受太大的压力她知道。所以她除了要扩展自己的商业地图外,还要去做一些不可说的大事,争取在某些大佬的案前留下名头,这样以后要面临的困难也就少了很多。

原石投资掌管某些大佬的钱袋子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一次答应帮助她师兄查事情,也未尝没有这个原因在里头。

她可是唐静芸,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将手头的文件翻看着,唐静芸眉头紧蹙,现在沪市这个局面,并不利于她办事。可惜,前一次魏副书记的事情后,沪市的不少本土势力都已经暂且收敛了很多,一直都没有再次找到破局的机会。

听到门开了又关上的声音,唐静芸不由眉头轻挑,将手头的文件合上放到一侧的抽屉里,起身走了出去。

正好看到姜晔站在玄关处换鞋子,姜晔抬头看了站在二楼的唐静芸一眼,用下巴示意,“来给爷脱鞋子。”

唐静芸好笑,“脱什么鞋子我看直接扒了你的衣服才是真的”

虽然这样说着,不过唐静芸还是从楼梯上下来,脚步比平常急促了点,不过走到姜晔身前的时候,姜晔已经将鞋子脱完,换了一双居家拖鞋。

见到唐静芸,他对着她张开了手,一副“快点来伺候你大爷我”的样子,“不是要脱衣服吗来吧”

唐静芸笑骂了他一句,“耍流氓”

两人笑着一起走向饭桌吃饭,带着难言的温馨。

等到两人洗完澡后,唐静芸穿着一身睡衣从浴室里出来,而姜晔则是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斜靠在床头,八块腹肌看的人眼热。

她走上前去亲了他一口,只是,下一秒手机响起。

唐静芸动了动眉头,接起了手机,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带着哭腔的女声,“唐静芸,求求你救救晓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