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高下立判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杨文姗感觉自己的四肢像是被碾压一样,酸疼无比。她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揉了揉自己胀痛的额头,目光环视起周围的环境。

她感觉到自己身上光溜溜的,低头看去,这才猛然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亲吻,抚摸,浴室,洗澡她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去试图走进那个上流贵胄的圈子。

房间里静悄悄的,听不到丝毫的声音,杨文姗将自己的头深深埋在被单里,过了好一会才重新抬出来。

她站起身,从地上的衣服里捡起自己昨天穿的衣服,一件件往自己身上套去。她那种甜美可人的脸上少了几分少女的纯真,眉宇间多了几分独属于女人的妩媚。

她环视了一圈周围,昨天太过匆忙,她还没有来的及打量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显然很有档次。一张两米的红木大床,不远处是一套布艺沙发,洁白的地砖上铺着地毯,看上去格外的有格调,如果不是刻意的提醒,甚至会让人以为是谁的家而不是酒店。

如果,昨天不是来和男人开房的话,她一定会很享受此刻的感觉。

杨文姗看到了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一张卡片式样的东西,她走过去,拿起了柜子上的东西,是一张薄薄的卡片银行卡。旁边还有张纸条,大意是告诉她他临时有事走了,已经在卡上打了一万块钱,让她自己记得拿去花。

杨文姗笑了笑,将银行卡放进了自己的包,心里有种满足感,原来来钱的速度那么快。一万块啊,那可是自己做普通职工的父母不吃不喝两三年才能够攒到的钱,而这不过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手指缝里漏出来的一点

只是,在满足感的同时,她又忍不住的升起了一种怅然若失。她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感情,就是觉得此刻自己很失落,内心深处似乎有种什么东西剥落的错觉。

她苦涩的摇摇头,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房间,确信除了这张微不足道的小纸条和银行卡后,那个男人真的没有留下任何其他的东西。这才肩膀垮了下来,靠在墙壁上微喘。

她捂住自己的脸,然后又放下了自己的手,缓缓的握拳,目光中带跃跃欲试,蓬勃的野心在她的心中疯狂的滋生。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杨文姗就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吧嗒”

门关上,像是在告别某些曾经的天真单纯一般。

校园里的生活从来不会因为谁过的不顺谁过的开心而停滞不前,在不经意间,时间总是义无反顾的往前走去。

杨文姗现在也不像一开始那样在乎别人的眼光了,她现在穿着高档的成衣,背着名贵的包包,自信昂然的走在校园里,班上人的指指点点,她只当她们在羡慕她的生活。

不管被人怎么说,反正杨文姗觉得她很享受现在这样的生活,来往有豪车接送,总是能够赢得一批人羡慕的眼光,出入的都是高大的场所,认识的人也都是谁谁谁家的公子,倍儿有面子

杨文姗这样的变化,班上的人看在眼里,自然也会有人告诉唐静芸,不过唐静芸对此倒也只是一笑置之。班上同样家世不错的好几个人,反应和唐静芸大抵相同。

他们都是生于那个圈子的,对于杨文姗现在的行径大抵能够猜到是怎么回事,除了出卖自己上位以外,估计是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可是,在杨文姗看来的捷径,在那些人眼里,却觉得她选了一条最艰难的道路。

在这个圈子里,一看家世,二看能力,三看品性。试想,一个靠着身体进去的女人,背后无权无势,凭什么会让他们正眼相看

而且,很可能,在那些人眼中,这样的杨文姗不过是一个玩意儿,跟养着的小猫小狗一样,心情好的时候逗弄一下,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扔到一边。反正谁会在乎那样的女人的感受呢

只是,他们虽然明白,却从来没有出言提醒过杨文姗。一来,大概是察觉到唐静芸和杨文姗气场上的不对劲,这才都保持沉默。

二来,这杨文姗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才跟了金主几天,人就变得张狂了许多。他们现在去规劝,她恐怕也根本不会感激,反而会怨恨。

所以,他们索性也就装作不知道。

唐静芸只是笑着摇摇头,她是过来人,她比杨文姗清楚,人年轻的时候总是这样的,一叶障目,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就无所顾忌。只是,所有年轻时候犯下的过错,等到年老的时候都会尝到教训。

唐静芸死的时候还算不上年老,不过她却已经受到教训了。所以重来一世的她,就算行事中偶尔还会剑走偏锋,但是大多数还是稳妥为主。因为她比很多人都要清楚一时冲动付出的代价。

唐静芸的眉宇间流露出几分淡淡的笑意,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顽劣的晚辈。当然,真要说心里话,唐静芸觉得杨文姗还没资格做她的晚辈。一个空有野心而没有实际行动的人而已。

“唐静芸,今天教授讲的笔记你做了吗我有些听不懂的想要请教你。”扎着马尾辫的女生追上唐静芸,笑着问道。

这个女生唐静芸有点印象,是班上比较沉默的女生,学经管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长期霸占班级第一的乃至年纪第一的位置,让不少人又爱又恨。不过,她对此付出却也是有目共睹的。

对于这样的女生,唐静芸还是抱有好感的,当下笑着道,“我没有做笔记。”

“啊那你怎么办”女生睁大了眼睛,像是一只睁大眼睛的松鼠,很可爱。

“当然是记在这里。”唐静芸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说说你有什么不清楚的,请教说不上,咱们顶多算是共同交流。”

女生满眼惊诧,教授讲述的那么多复杂的东西,她居然仅仅凭借听过就都放在了自己的脑子里她表示十分震惊啊这简直太强了好不好

想起曾经关于唐静芸的传闻,据说她小半个学期都没有来,可是期末考试却能够挥洒自如,恐怕是真有其事啊

“好好”女生连连点头,然后弯起了唇角,“那好,我想问,今天教授说的”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等回到教室的时候,唐静芸收回了女学霸佩服的目光一枚。

“哇以前没有见过天才我还不相信,现在碰到了你唐静芸,我开始觉得人有天赋一说了”女生眉眼含笑,目光灼灼,“不过我不会气馁的,一定会努力追赶你的”

唐静芸好笑着点头,有时候觉得,就算前世没有那些唐家的事情,她恐怕也没有办法做到这个女生这样的纯粹

“唐静芸你给我出来抢了本小姐的男人还打算当缩头的乌龟吗看来你之前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啊”

嚣张的声音伴随着熙熙攘攘的声音从唐静芸教室的门口传来。

只见姚盼盼穿着一身火红张扬的衣服,眉眼里俱是这个年纪的女生不该有的狠辣和霸道,她身后带着七八个女生,簇拥着她,气势很足。

因为唐静芸的班级是特别开设的一个教室,不远处就是用来上课的教室。此刻刚刚下课,不少人正从教室里走出来,听到这样的呼喝声,纷纷驻足。

唐静芸凤眸一眯,眉心中闪过冷意。她确实不把姚盼盼放在眼里。像她这样的女生,捏死她不过就是捏死了一只蚂蚁罢了。

只是,这蚂蚁三番两次的来挑衅她,她看了也会不耐烦的。

再说了,她唐静芸行的端做得正,什么叫抢了她姚盼盼的男人笑话她自己的男人还担心被别的女人看上呢,哪里有空去管姚盼盼喜欢的哪个男人

唐静芸冷哼一声,随后就是衣袖一甩,倏然起身,“姚盼盼,我敬你父亲也是沪市的实业企业家,手下的公司也养活着几千人的生计,这才一直都不想和你硬碰硬。不过今天你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也就不用离开这里的我唐静芸自从来沪大后,什么时候传出过和哪个男人交往更何况,你姚盼盼的男人是哪位怎么不叫出来给我看看”

唐静芸这话可谓软硬兼施,当然,软的不是对着姚盼盼,而是对着周围的人。她一语就点破了姚盼盼她父亲的身份,这就让很多人都先入为主的觉得姚盼盼仗势欺人。而这硬的话,则是让姚盼盼心头火气。

谁人不知道她姚盼盼有意于侯翰林,可侯翰林偏偏就是不喜欢她。她也就在人后说说这样的话,真要找到侯翰林的面前,他肯定不会承认的

唐静芸见姚盼盼不说话,冷冷一笑,“我唐静芸虽然没有多高洁,但在这世间行走,做的事情也从来无愧于心。你不要将你的那些污水都往我头上倒,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会还我一个公道”

她站在那里,凤眸上扬,端的令人觉得耀目无比。

气质这种东西,孕于心而藏于身,深受生活环境和教养的熏陶。

这个时候,高下立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