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迷失之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和秦爷似乎聊了些什么,但又似乎没有聊些什么。

等到唐静芸离开秦爷这里的时候,她的唇角一如既往挂着淡然的笑容。当然,这样的笑容在秦爷手下的人看来,多少带着几分高深莫测。

很少会有人在和秦爷谈完话后流露出高兴的笑容。

秦爷看着女子高挑纤细的身影从门口离开的方向出神,唇角向上翘起。他透过自己手中的茶杯注意到自己唇角的笑容的时候,又不自然的绷直。

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女人在淡然的外表下,有着不输于男人的野心和豪情

一看就是个不安于室的女人。秦爷忍不住摇了摇头轻笑。只是,不知道她会愿意为了什么样的男人驻足

想起自己调查出来的那些事情,他脸上的笑容又在一瞬间都收敛了起来。

他好歹也是沪市道上的魁首,查一辆车车牌的主人还是查得到的。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的来头居然那么大。

沪市军区一把手。姜家长子嫡孙,未来的姜家继承人。国内最年轻的少将。

任何一个名头拿出去都是能够让人震惊的,更何况是同时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呢那么的显赫,荣耀满身,令人只觉得刺目。

那么这个能够让唐静芸驻足的男人,她究竟是看中了他的身份,足以给她一个安稳优渥的生活和强大的保护伞,还是看中了他这个人

秦爷摇了摇头,不在去向这件事。他是秦爷,是秦二爷亲自调教出来的接班人,是那个跺跺脚沪市黑道要震三震的顶天立地的汉子,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有些人有些东西,注定只能远远的注视

“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秦爷的思考,扬声喊了一句“进来”,老枪应声推开们来,叫了一声“秦爷”。

“人没事就好。”秦爷看了眼老枪,“今天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让你涉险了。”

老枪笑着摆摆手,“这件事情也是我自己不够警觉。不过也幸亏唐夫人及时帮了我一把。”说着,他拉开了秦爷对面的椅子,自在的坐了下来。

秦爷笑睨了他一眼,“你啊,真是年纪越大越惫懒。我还记得年轻的时候老枪多好啊,站在我面前拘谨的很,我说往东不敢往西。”话虽如此,秦爷却很熟练的从口袋里掏出烟,自己掏了一根,然后扔到了老枪怀里。

老枪接住了烟,然后急急的在自己身上四处乱摸,终于掏出一个打火机,腆着脸凑到秦爷面前替他点烟,一脸的讨好,“爷,咱们哥俩好的,都是能够睡一个床穿一条裤子的人,在意那些做啥”

秦爷见此,笑骂了一句,“瞧你那个德行”然后笑着将老枪推开,“走走走,我现在看见你这张脸就来气,给爷我滚远点“

老枪自然是完全不在意,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给自己也点上了烟,翘起了二郎腿,神色中带着几分沧桑,“说实话,我今天本来以为自己会丢掉半条命的。所以,我欠她半条命。”

秦爷则是笑着摇摇头,“你不用记着,我来替你还就好。”他看了眼老枪,“我记忆里的老枪,还是那个没有包袱、愿意跟着我肆意妄为无所顾忌的那个老枪。”

谁不曾年少轻狂过

记忆里的那个老枪,身上还没有那么多出生入死的伤痕,脸上带着张狂的笑意,吹着口哨,明明看着流里流气,可是却带着比初升的朝阳还要耀目。

可是,岁月到底不饶人,他们终究都已经长大。一晃十几年,身边的人走的走,变的变,大概也就老枪一直留在他身边。

老枪手中夹着烟,目露怀念。然后他正了正神色,认真道,“爷,我觉得意大利人恐怕所谋不小,这一次不成,必然还有后手。咱们手里捏着这东西,烫手的很。”

秦爷抽了一口烟,“你让我再想想,现在还不是时机。这东西就算烫手,也不能放手”

那一头,唐静芸让送自己回来的小弟在离自己住的地方还有两个街道的时候,就将自己放了下来。

迎着夜风走走,十月的天气白天很热,晚上却又带着那么些微的冷意。

唐静芸身上还是之前穿的那一身黑色的衣服,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果然有好几通未接来电。她将电话打回去,果然是郁济水,解释了一下自己有事先离开的原因,郁济水那头传来了放心的话。聊了几句就将电话挂了。

唐静芸眉间微微皱着,意大利黑手党,尼克家族,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些事情背后似乎都有些牵扯啊

她来沪市的本意除了她师兄拜托她的事情以外,更多的还是想要和姜晔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一些,只是现在似乎事情越来越多了。

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唐静芸掏出来一看,是姜晔的,不由弯了弯唇角,接起电话,声音不自觉的放柔了,“怎么了姜晔”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没什么,就是有点晚了,你现在这干什么”

“这是在查我”唐静芸语带笑意,“我还没有这样查过你呢。”

“不一样,你是我的女人,一个人在外面我会担心你的安危。”电话那头传来了沉稳的声音,似乎一点都没有听懂唐静芸话里的打趣。

唐静芸眼眸含笑,“只是担心我的安危不担心我被外面的野男人给勾住了我今天就看到了一个很帅气的男人,很有男人味,嗯,也很有新鲜感。”

“你也说是野男人了,动不了我这个正室的身份”姜晔虽然语调没有变化,但是语气却是多了几分森冷,“那个男人是谁我去跟他谈谈,问问他愿不愿意做你的情人。”

在唐静芸看不见的时候,姜晔的一双眼眸满是阴森寒冷,就算明知道这很可能是芸芸故意逗他的,但他的心还是拧了拧,不可抑制的升腾起杀意。他知道自己这种占有欲已经超过了正常的范围,只是,他控制不住,也不愿控制。

唐静芸闻言,唇角上勾,怎么办,她就是爱死了姜晔语气里带着的占有欲。或许是因为前世唐家后来那种空空荡荡的感觉太记忆深刻,偌大的宅子里只有她一个主人,空空荡荡,像是一座死宅。当时有多寂寞,她现在就有多享受被人在乎的感觉。

本质上,在经历过那些刻骨铭心的事情的唐静芸,也不是一个正常人。

她的目光看向旁边还在闪烁的霓虹灯,觉得黑夜里有些孤单,忍不住对着电话那头道,“姜晔,我有点冷。”

“冷就快点回家。”姜晔不耐地道。

“不要,我要你给我送衣服过来。”唐静芸动了动唇角,语气里带着几分娇气。或许是夜晚总是更容易触动人心,所以她忍不住想要任性一把。

姜晔皱了皱眉头,看了眼自己手上摊着的文件,红头文件,大佬亲自点名给的。他皱着眉头的合上,一边起身一边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咱们小区对街的春晖路上。”唐静芸道。

“好,等着。”姜晔从衣架上取下了他早就给她备下的一件不太厚的长款风衣,捞起桌上的钥匙就出门。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升起的那点不耐。事实上,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她对他撒娇,只要一听到,再硬的心都化成了柔水。遇上她,是他的劫。

唐静芸听着电话那头沉稳有力的呼吸声,唇角不由漾开了温柔的笑意,目光透过层层黑暗,好似能够看到他的行色匆匆的样子。

等到姜晔真的进入她的视线后,她就笑着站在灯柱底下不动了。

姜晔挂了电话塞到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自觉的张开双手,不由笑了笑,抖开风衣,温柔的替她披上,“你啊,说过你多少遍了,现在这个季节温差大,容易感冒生病,出门记得多穿点,偏偏你这人就只要风度不要温度”

听着姜晔的念叨,唐静芸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亲了一口姜晔的唇。笨蛋,我只是单纯的享受有人关怀的感觉。

姜晔看了一眼唐静芸,瞪了她一眼。你才是大笨蛋,哪里有人用身体开玩笑的。

他搂着她的腰,将她隐在他宽阔的身子下,柔声道,“还冷吗”

“不冷了。”很温暖啊。你在我身边的时候一直很温暖。唐静芸在心中默默地道。

在沪市某个五星级的酒店里。

杨文姗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久。

如果换做是平时,她来到这种高档次的地方,一定心中格外高兴,因为这和她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可是,想起今天那位公子递给她房卡的时候言语的暗示,她顿时就是一阵犹豫。

真的要迈出这一步吗

想想自己在班级里现在被不阴不阳的嘲讽的现状,想想唐静芸那个当婊子还立牌坊的女人,她当初一定也是这么过来的她现在能够得到的,高高在上,往来勋贵,她凭什么不能

想到比起现在失去的,以后会收获到更多更好的做补偿,从此出入上流聚会,一掷千金,被人追捧,都将不是梦。想到那些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杨文姗咬了咬牙,打开了房门。

有的人沉醉在与爱人甜甜蜜蜜中,有的人迷失在物欲横流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