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巷子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好大的口气啊,老枪没了枪厉不厉害,可不是你这种货色有资格评价的”

一道清冷的嗓音从门口传来,来人的声音里透着冷厉,宛如一道锋利的冰刀子,在沪市十月的夜里,无端的令人感到背后发寒。

老枪没有转身回头,他现在已经辨认出了唐静芸的声音,不由语中带着几分笑意,“想不到唐夫人会出现在这里。今日之助,来日老枪我必定报答你”

唐静芸挑唇,淡笑道,“就当是还枪哥上次替我买单的那份钱吧”她的目光转向对面的那群小混混,神色冷淡,“更何况,像枪哥这样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人,是我唐某最佩服的。说什么也不能放任你在此受辱”

老枪闻言,顿时忍不住露齿一笑,“好到底是我小看了唐夫人都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想不到唐夫人这样的读书人,也有我辈中人的豪气”

老枪以前是虽然不多说,但是心中对于秦爷对唐静芸看重的行为,心中多少有些奇怪的。直到今日,他才明白,秦爷看人的眼光比他高明多了

并不是哪一个都会愿意在这种关头援手的。不管是之前在鸢尾那里,还是现在的弄堂里,都不是轻易能够解决的事情。如果换做是他,在没有能够打动他的利益的时候,也未必会仗义出手

像是老枪这样的人,他没读过多少书,但他却比很多读书人都更加明白什么叫“忠”、什么叫“义”,行走道上的人,难免都会有这样的脾性。而很巧,唐静芸今天的行为就对极了他的胃口

不管今天如何,唐静芸这朋友,他老枪是交定了

唐静芸淡淡一笑,“枪哥可别把我想象的太好咯,我可是看在秦爷的面子上才出手的,以后可等着枪哥在秦爷面前替我美言呢。”

说虽如此,唐静芸的语气里却丝毫不带谄媚的意思。

语毕,她一直低垂的右手猛然上抬,对准对面的一个男人,扣动扳机

“砰”

压低了的枪声,在寂静的弄堂里显得格外的清晰,也令对面的那些人寒毛竖起。

一个人捂着自己的腿倒下,痛苦的呻吟声带着某种传染性的感觉,让在场的人都感觉身上某个部位在疼痛。

“别动哦,我的枪可不长眼”唐静芸冷冷地道,一双凤眸黝黑深沉的背后,仿佛潜藏着黑暗的深渊,令人不寒而栗。

一开始因为发现来人是个女人后而不在意的人,心中再也不敢轻视她了。

明明看上去是一个身材很好的女人,瞧刚才那开枪手段,干脆,果决,丝毫看不出来她的犹豫,顿时那些人就有些怂了。

唐静芸不给在场的人机会反应,她将手上的枪往老枪手里一塞,箭步冲上前去,趁着在场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夺过对方手持的钢管,一脚当胸踹下,将狠辣展现的十足十。

那人被唐静芸一脚踹的砸到了自己同伴的身上,只觉得胸口疼痛,有点喘不过上去,眼睛一翻,晕死过去了。

唐静芸的身手那是经过以前街头混战时候实战过的,加上后来被姜晔亲自调教过,不说别的,以一当十还是可以的。而且在场的人早就被唐静芸刚才的两枪给震慑到了,没有坚持多久,丢下了几个不行的兄弟,作鸟兽散。

唐静芸将手上的钢管扔在地上,骂了一句“晦气”

转身看向老枪的时候,刚要开口,却捕捉到老枪眼中的惊慌,只见老枪提起枪对准唐静芸

唐静芸见此,来不及考虑,脚下意识的就是往自己身边的弄堂墙壁一蹬,来了一个侧空翻,在翻身的时候,手一撑撑住了旁边的墙壁,整个身体在半空中完成了一次翻转。如果有外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为她这样的精彩动作喝彩

与此同时,老枪开出的一枪,朝着唐静芸原先所在的方向往后飞速而去,“噗”的一声,传出了嵌入肉里的声音。

而唐静芸原先所在的侧面的墙壁,则是又子弹射到的叮当声。

“怎么样唐夫人你有受伤吗”老枪着急的问道。

唐静芸笑了笑,“没事,还好你的枪法厉害。”

老枪没有说话,心中却是觉得,那是因为唐静芸她自己反应灵敏的原因。

“快走,对方要追上来了”唐静芸低声道。

两人相视一眼,俱是朝着前面的漆黑的弄堂快速的奔去。

“原来不是我们低估了你,是因为你有帮手”一道生硬的中文从前面传来,黑暗里,一个男人持着手枪缓步走出来,看容貌,赫然是最初追击老枪的人。

唐静芸冷冷一笑,唇角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意,呵,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要耍帅今天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

在那一瞬间,唐静芸发动异能,在谁都没有察觉的时候,她的眼里周围已经成了一个慢镜头,她快步上前,一个膝顶顶到了他对柔软的小腹,然后狠狠的掐住了他的喉咙。

在外人的眼里,只能觉得那一瞬唐静芸的身手厉害极了,完全无惧对方可能按动扳机的危险,直直的冲上去,不给对方丝毫的反应,狠狠的将对方摁在了墙上。

“中国功夫”外国男人目露不可思议,喉咙沙哑的挤出来四个字。

唐静芸眯眼,凤眸的眼尾流晕染出些许红色,眼眸里带着笑意,那是一种蕴含着死亡和冰冷的笑意,沉沉的,像是撒旦在召唤他。唐静芸舔了舔自己略显干燥的嘴唇,挑唇,她的笑容宛如一朵靡丽的曼珠沙华。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讨厌有人拿枪指着我因为我是个很惜命的人你知道命有多珍贵吗噢,我知道,你一定是不会明白的,因为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会明白生命是上天的恩赐。我还有我要爱着的人,所以任何敢威胁我生命的人,都请给我去死吧”

唐静芸说完,五指用力,然后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男人的头倒向了另一侧。气绝身亡。

唐静芸若无其事的擦了擦手,转头看向站在对面的老枪,淡淡地道,“快走吧”

老枪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描述此刻的唐静芸,他从未见过如此矛盾的一个人,就算是秦爷都没有唐静芸这样难以捉摸

在清冷的月辉下,他能够看到唐静芸那双漆黑的眼眸,直直的看着人,云淡风轻中带着一种冷漠,令人只觉得心惊肉跳

危险

老枪全身的细胞都在疯狂的叫嚣着这两个字,危险这个女人太过危险了

可是,他就是觉得她很带劲怎么办老枪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人能够让他产生这种站意了。秦爷没有收服他的时候算一个,现在,唐静芸算一个。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适合说话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脚步匆匆的离开。

沪市的弄堂是一大特色,尤其是那些还没有拆迁的古老建筑,里面七绕十八弯,不是常年在这里的住户根本就摸不清这里的环境,一个不好就会走到尽头。不过这样的情况显然不适合出现在唐静芸和老枪身上。

唐静芸是因为有异能,老枪是因为对这一带很熟悉,两人很快就又躲过了两拨人,将人远远的甩在身后。

“吱嘎”

车子急刹车的声音停在两人面前,一个身着西装的大汉从车子里匆匆下来,“枪哥,快走”

老枪和唐静芸杜氏一眼,两人点点头,上了车子。

上车后,老枪狠狠的舒了一口气,对着前面开车的人道,“筒子,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秦爷呢”

“是秦爷吩咐我来的,我们发现情况有变的时候已经和枪哥你联系不上了,秦爷看了地图,他叫了十来个兄弟,让我们开车守在这片地的附近,他说枪哥你肯定会从这里出来。”筒子解释道,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给周围的兄弟打了个电话,让大家纷纷撤退。

老枪眯眼,从自己身上掏了一包烟出来,点上一支,狠狠的抽了一口,咒骂道,“这群意大利人果然靠不住,现在居然已经开始给老子玩阴的还好我多留了个心眼,不然到时候就被堵死在房间里了”

坐在他身侧的唐静芸,在听到“意大利人”的时候,不由动了动眉头,“意大利黑手党”

“对的。”老枪诧异的看了一眼唐静芸,还是回答了,唐静芸救他一命,这些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唐静芸给自己也点上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后,缓缓的问道,“是亚伦尼克,还是艾维尔尼克”

老枪抬头,正视唐静芸,不由挑眉,“你对意大利黑手党倒是很了解嘛”

唐静芸淡淡一笑,“了解算不上,知道一些,”她看了一眼老枪,“我这人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了解些小道消息。”真的是这样吗当时是假的你见过哪个人了解小道消息了解道人家正主艾维尔那里去的

所以,唐静芸睁眼说瞎话的本事那是真的不小

老枪哈哈一笑,“唐夫人果然是一个广博的人。”

唐静芸抽了口烟,看着窗外,淡淡一笑,“只是习惯而已,”她转头看向老枪,“不过我更喜欢和人交朋友,比如说和你,和秦爷。”

“哈哈”老枪大笑。

车子很快悄然无声的滑进秦爷长居的别墅,唐静芸理了理衣服,走出车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