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出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再次安慰了几句那个适应生,唐静芸从自己身上的皮夹子里掏出了几张一百,笑道,“我知道你们打碎东西要赔钱,你在这里工作挣钱也不容易,赔的钱我来出。”

侍应生顿时感激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唐静芸不在意的摆摆手,然后走回了自己同学那里。只是她一边走,一边在用异能关注着刚才第一个差点撞上的大汉,眉宇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

“唐静芸你在想什么呢”一个女生笑着推了推,将沉思中的唐静芸惊醒了过来。

唐静芸诧异的抬头,掩饰性的一笑,“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我看到了,我觉得你人真好”女生笑道。她一直觉得唐静芸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比如说刚才,不管刚才她和侍应生两个人谁的过错,很少会有人完全负责,可是唐静芸却什么都没说,主动担下了责任。

她妈妈跟她提过这样的人,说这样的人别看平常怎么样,但肯定是个好人。因为越是这种时候越能够显露本性。

本来她还对唐静芸的性子有些微的不确定,此刻却是完全认定她了。

尚且不知道自己被发好人卡的唐静芸,只是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她觉得刚才真没有什么。反正横竖她不在乎那么一点钱,而对方也确实是无辜的,她负责是应该的。

不过有着这个女生在私底下和人讲述刚才的事情,班上的人倒是愈发的接受唐静芸。

没过多久,酒窝女生就和自己的闺蜜回来了,回来后她坐下来,神神秘秘地道,“你们猜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大家不由将目光转向她,酒窝女生眯起眼嘿嘿直笑,“我刚才看到杨文姗了你们一定不会知道,她刚才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喝酒,化着妆,打扮的风骚的很,两个人姿态不要太亲密哦那个男人还搂着她的腰呢”

“哇噢~”男生里顿时一片惊讶声。

“也没有听到说杨文姗和人谈恋爱了呀”、“那个男的是谁”、“不是吧,前几天她还否认谈恋爱了呢”男生纷纷道。

刚才和唐静芸搭话的女生,顿时不屑的撇撇嘴,“你们男生懂个什么呀就知道会看张脸杨文姗不为人知的一面多的是呢”

女生神神秘秘地道,“你们知道吗我上次在街上逛街,看到杨文姗从欧威品牌时装店里出来,手上提了好几个袋子,起码要上万块的东西她杨文姗的家境谁不知道啊家里一般般,父母都是职工,哪里供的起她这样的消费”

她的话一出,男生们顿时面面相觑。

“这么说来,我那天也看到了杨文姗上了一个男人的豪车呢”旁边有人插嘴道。

众人顿时都不说话了,杨文姗不会是被包养了吧

他们心中都是冒出了这样一个不太好的念头。可是,她值得吗她这样一个名校毕业的女生,前途本身就不会太差,何必要这样自甘堕落呢

“算了算了,都是别人自己的选择,我们还是别多猜什么了。”唐静芸抿了一口烈焰红唇,然后不在意的摆摆手,“咱们今天是出来玩的,只管自己开心好了,别人的事情就算了。”

大家闻言,也都是笑笑,然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不过,就算如此,杨文姗交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的消息还是在私底下流传着,大家对于杨文姗的态度也都变得有些奇怪。在这个保守与开放的年代里,“包养”、“小蜜”都是一些很不好的词语,往往带着难以抹去的颜色。当然,这些词汇,哪怕是在后世也依然不好听。

唐静芸一边和这些同学聊天,一边分神关注着刚才的事情,过了一会儿,终于将手头的那杯烈焰红唇一饮而尽,将杯子放下后,笑道,“我刚才看到了我的一个朋友,我去找他有点事儿。”

说着就脚步匆匆的走进了人群。

唐静芸因为有着异能的帮助,很容易的就顺着自己记下的刚才那人走过的道路跟了上去。一边走她一边在思考,眉头皱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碰上了熟人,一开始她还没有注意到,只是那铁锈味太过熟悉,分明就是血腥味。她习惯性的用异能去注意了一下行色匆匆的男人,却诧异的发现,那个男人居然是老枪

老枪是谁那可是秦爷的第一心腹。唐静芸一瞬间就提高了警觉。

然后不出意外的发现了跟着老枪进来的那个外国大汉,行色匆匆,一看就是追着老枪进来的。姑且不论老枪在做什么事情,单是他是秦爷的手下,唐静芸就不可能坐视不管,这才有了后来外国大汉被泼了酒水的事情。

很明显,因为唐静芸这一阻挡,外国大汉也很快就失去了老枪的行踪。

唐静芸轻轻动了动眉头,老枪来了之后,找了一个房间就坐定。她觉得很有几分接头的意味。只是老枪似乎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啊,反倒是和刚才那个外国大汉一伙的人快速的朝着他所在的房间摸去。

这样想着,她也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一只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手提袋里,唇线绷紧。

要说这事儿本来还真没她唐静芸什么事情,只是唐静芸和秦爷之间有不小的情分再里头,而这老枪明显是秦爷的得力手下,要她坐视不管还是有点难度的。

更何况,老枪也是道上很有意思的一个人物,唐静芸和她接触过,并不想他在她眼皮子底下出事。

唐静芸没有赶到老枪所在的地方,因为老枪也很敏锐,似乎等了一会儿人没来,他也觉察出些许不对劲,所以快速的起身离开这里。

不过那一头的外国大汉显然也追到了地方,此刻摸着痕迹快速的跟着老枪走。

老枪咬了咬牙,狠狠的唾了一口,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群外国人果然就是会玩阴的

他看了眼自己身后追的人,时不时放了几下冷枪,他从出道以来就开始玩枪,就算是和女人上床的时候,枪都会压在枕头底下,堪称是枪不离身,所以枪法素来都是顶好的。只是再怎么好也敌不过对方的人多

看了眼自己身后的追兵,心中愈发的冷静。

“砰”

就在这时,老枪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分明就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他不由心中诧异,这是碰上了谁吗不过见到对方替自己分担了一半的火力,顿时就是轻松了不少。

“快走我替你压制火力”

一道清冷的嗓音从另一个拐道理传来,老枪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眉头动了动,随后还是决定按照那个女人的意思来办。

那个出声的人想必枪法也是极好的,居然凭借一己之力真的将对方的人压的冒不了头,老枪凭着自己事先对这个鸢尾调查得出的情报,很快就拐出去。

临走的时候,他对着另一个道路里隐约可以看见的身影皱眉,总觉得那个女人似乎熟悉。

唐静芸将人压制了一会儿,发现老枪已经离开这里已经有一段距离了,这才快速的收了枪,急匆匆的跟着离开了。

老枪狠狠的呸了一口,他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走了背运,没有想到刚逃出了虎穴又入了狼窝,将枪往自己的腰间一插,挥了挥自己的手脚,面露冷色,“什么玩意儿,你们枪哥哥我玩堵人这一套的时候,你们还在娘胎里呢”

“嘿嘿,枪哥你也别气啊,小弟们也是奉命行事,道上本来就有规矩,不参与到斗争上去,现在秦爷这样可是违反规矩的。”领头的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

本来老枪手里有枪的时候还不敢冒头,此刻见他的腰里的子弹用尽了,顿时唇角都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道上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就是因为道上的人总是无所顾忌,所以就格外的注重规矩。道上的人不干涉“大事”,这是很早以前的前辈定下的规矩,就是希望给黑道留下一线生机。

老枪冷冷一笑,“谁破坏规矩谁心里清楚,我们秦爷行的端坐的正,总比你们不成器的玩意儿好多了”道上是有这样的规矩,但是道上还有一条规矩,凡我华人,大义面前,无所顾忌。

他老枪自问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也确实看不起对面那些人

对面的男人眼看着老枪一点都不准备妥协的样子,对着手下的人挥了挥手,“枪哥,叫你一声枪哥,枪没了子弹,你也就不算什么”

他身后的人都是发出了哄堂大笑。

就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猛然在众人耳朵里响起,领头男人面前的青石板上的碎屑被弹起,露出一个深深的弹痕。

男人下意识的就是连连退后,脚步慌乱。

老枪见此眉头轻挑,不由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猜到了刚才那个人是谁这普天之下虽然有很多人,但是想要再碰上一个有个性的女子,恐怕还真的不多见

沪市的弄堂里,并没有安装灯柱,借着苍白的月光,“噔噔”的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的声音从老枪身后的弄堂口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