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传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四十八章传闻>侯翰林在看到唐静芸时候的表情,放在姚盼盼眼里,就误以为他被自己镇住了,当下就是得意的笑了起来,嘴中继续说道,“你不知道,姜司令那么冷淡的人,居然亲自送我妹妹回家想想京都有那么多的世家名媛他都看不中,没想到一眼就相中了我妹妹那清秀可人的样子这可真是谁都想不到的”

她们姚家是从她父亲这一代才发展起来的,虽然在她父亲的经营下,让姚家日益变好。

但是就算是她一直对姚家的实力感觉很好,可面对姜家那样在京都都隐天蔽日的庞大家族,还是清醒的意识到两者的差距。

她上次听闻自己父亲和妹妹的交谈,才知道姜晔似乎对自己妹妹有意思,顿时就是激动的不得了

那可是姜家的姜晔啊年纪轻轻就已经官至少将这可得有多少实力和家世她们姚家只要靠上了姜家,绝对能够用扶摇直上来讲

最近她觉得自己连说话的底气都又足了几分

至于侯翰林,这个男人还不是手到擒来只要她喜欢,怎么可能拿不到手

这样想着,她突然觉得,比起姜晔那样的男人,侯翰林其实还是差了一截,不,是很多。不过她姚盼盼不是个喜新厌旧、恋慕权势的人,她就继续喜欢他

侯翰林如果知道此刻姚盼盼心中所思所想,大概会忍不住吐血,这个女人脑子是有病,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

再说了,别说这事有没有影呢,单是有唐静芸在,事情就绝对没那么简单

他想起姜晔在唐静芸面前表现出来的铁汉柔情的一面,那恨不得将全世界的珍宝都捧到她的面前的样子,打死他都不相信,姜晔会有那样的心思

而唐静芸在原地站立了一会儿,对着侯翰林笑着摆摆手,示意自己先走了。

她不想因为这样的传闻和姚盼盼多费唇舌,这样会显得她和姜晔之间的信任太过孱弱。至于这件事究竟怎么回事,她还是自个儿回家找人问清楚

姜晔现在还好,进入这名利场的时间还不算久,又在沪市,地位超然,一般人摸不准他的心思,不会贸然行动。

但是以后回了京都就不一样了。

京都的家族那么多,势力盘根错节,长辈同辈之间的交情往来,饭局应酬,多少总是不可避免的。到时候会有更多的逢场作戏,她不可能因为听到点什么风声就去怀疑姜晔。

她的自尊不会允许她像个妒妇一样盘问男人,也不会像个小女人一样围着男人打转,所以,这里头要建立起来的信任很重要。

侯翰林心中闪过愕然,他没有想到唐静芸乍闻这个消息会那么平静。此时也是不耐烦的转身离开了这里。

姚盼盼站在原地恨恨的跺了跺脚,侯翰林,你给我等着

侯翰林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唐静芸坐进出租车里的身影和她扬起的头发,忍不住摇头笑了笑。

而不知道唐静芸和姜晔关系的周诗晨,则是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意,这侯翰林不会是喜欢唐静芸

姜晔这两天有点上火,沪市这里的篓子越查越大,大的连他这样身份的人都要注意着分寸行事。他现在强烈怀疑,当初硬是要把他弄到这里来的那位大佬,早就察觉出了些许苗头,这才不顾得罪姜系也要将他弄过来。

也是,如果不是他这样的身份镇着,恐怕没有人能够镇住。

在军区发了一通脾气后,将某些人训的心惊胆战,他依旧感觉心头有些沉闷。

在通过罗自熊交出的东西,又成功拿下一个上层人士后,他已经给远在京都罕再理事的爷爷去了个电话。

他坐在车上,脑子里回想着老爷子当时铿锵有力的言辞,“你首先是一个将官,然后才是我姜家的继承人。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过来,有多少家族衰落沉亡就是因为他们眼里只有小家的一时利益,忘记了家族之外还有一个大国。阿晔,我们姜家和很多家族是不同的,姜家有这样的荣誉,是长辈们拼杀出来的,想想你牺牲的堂叔,想想你至今未婚的姑姑。姜家人从来都不会妥协。”

车外的夜色有些苍茫,姜晔按揉了自己胀痛的脑袋,忍不住笑了笑,这大概就是姜家的风骨。

这也是哪怕他对自己的亲人没有太多的流连,却依然愿意留在家族中的原因之一

不去论那些小我,姜家的家风始终都是正的。

哪怕是他不太待见的那个父亲,虽然将家庭和私人感情处理的很糟糕,但在仕途一道上,确实有很多不可否认的成绩。

车子在他思考中已经接近了他现在居住的小区。

这个小区的管理很严格,进出车辆也都是需要登记的。不过姜晔自从第一次亮过身份后,自然就不在此列。

他的座驾很好辨认,所以小区的保安在确认是他的车子后,很快就放行了。

小邱住在小区不远处的一个单身公寓里,开车过来要不了十分钟,在将姜晔送回家后,他也开着车子很快的离开了。

姜晔发现今天的复式别墅里没有亮灯,猜测唐静芸已经睡下了,忍不住有些遗憾,真是的,好不容易两人聚在一起了,偏偏他的事情太忙,都忽略了自己这个大宝贝儿。

“啪”

他随手打开一边屋内的灯,换了拖鞋走进去,却惊讶的发现一个身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屋子里的烟味令他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放到女人夹在手中的烟上面。

“回来了”唐静芸回过神来,匆匆的摁灭了手中的烟,对着姜晔歉意的笑笑,散了散身上的烟味,走上来接过姜晔手上的公包。

姜晔却是一手搂住了唐静芸的腰肢,一手用不轻不重的力道抬起她的下巴,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问道,“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吗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他”

如果没有大事,唐静芸很少会在他面前抽烟,更何况看她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在屋子里坐了多久。

唐静芸见他这么问,不由抿了抿嘴唇,索性也懒得掩饰了,淡淡一笑,“除了你还会有谁”

“我”姜晔有些无辜有些错愕的看着唐静芸,起身上前,搂住唐静芸,轻问道,“说说看,我怎么惹你了如果查证属实,就罚我嗯,就罚我什么都不带的被赶出家门然后我死皮赖脸的睡在咱家门口。”

他手下一个用力,将唐静芸半抱半搂的带到沙发里,一边走一边笑道,“瞧瞧,这样大家就会知道了,我堂堂姜晔是个妻管严,可怕自己的老婆了。”

姜晔小心的注视着唐静芸脸上的表情,继续说道,“这样够不够要是不够,那我去跪搓衣板或者其他的只要我家芸芸宝贝笑一笑,老公做什么都愿意。”

要说姜晔那可真是将唐静芸疼爱到骨子里。毕竟像他这样的家世背景、自身能力又足够出众的长期在部队里打拼的男人,很容易沾染上几分大男子主义,可是他在唐静芸面前,却将这些性子收敛的丝毫不剩。

而且,他这样的人,夫妻恩爱传出去是个美名,可是妻管严怕老婆一条,那可着实算不上什么好听的名声,看他不顺眼的人说不定还会背后里瞧不起他。

可是很显然,他丝毫不将这些放在眼里,对于他来说,唐静芸比这些重要的多得多

唐静芸闻言,淡淡的觑了他一眼,这男人倒是愈发的乖觉了,看到她不开心了,也不管什么事儿第一时间就主动往自己身上揽,还一点都不辩解,弄的她要和他生气都舍不得。

姜晔睨了一眼桌上的烟灰缸和拆封的烟盒,还好,没有抽几支,然后抱着她坐在沙发上,眉眼里露出几分纵容和溺,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笑眯眯地道,“来,打,先好好的出一下气,然后再说说怎么回事儿”

唐静芸凤眸一眯,眼眸里闪过几分幽深,用手捏住他的下巴,“你这是算准了我舍不得动你”

姜晔闻言哈哈一笑,将唐静芸搂了个满怀,然后凑上去满脸的亲唐静芸,一边亲一边还絮絮叨叨地说着,“我家芸芸可疼老公了,来,亲亲,不气了,有气就撒出来”

唐静芸被姜晔这么哄着,饶是她素来平静通透,也觉得有些好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一开始听到姜晔和姚家二小姐的传闻的时候,心里清明的很,一点都不放在心上,还能一脸淡然的离开。

可是怎么回到家后,脸上的笑意就维持不起来了呢

那些道理她都知道,她应该相信这个男人对她的深情,可是怎么就坐在沙发一坐就是好久

这大概是因为她在乎这个男人了

什么时候她唐静芸也会有一天为了一个男人失神动怒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受到别人的事情干扰情绪

曾经的唐静芸一直都不愿意涉及感情,因为她觉得,当一个人的情绪围绕着另一个人转,为了他的事情情绪失控,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可是现在想想,似乎将这个对象换成姜晔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