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九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四十二章九卿唐静芸在上流社会中游走了很多年,她比普通人都要看的清楚一个人的本性。

或许是因为上头有徐父的支撑,所以徐恒元的性格中带着几分单纯,不过他的单纯并不蠢,反而因为自身的聪明,使他多了几分机敏和聪慧。

不过相较唐静芸最初认识徐恒元的时候,现在的徐恒元其实已经被磨去了大部分的天真,正在向他父亲那样的人发展,变得更加睿智,而那仅有的一点单纯也只会在亲近的人身上展现。

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因为商场是容不下任何天真的。

而这大部分的变化或许还和唐静芸,也和徐恒元近年来经历的事情有关。这也是徐寅东对自己儿子和唐静芸走进而不阻止的原因。

唐静芸身上带着一种同龄人所没有的沉稳和冷静,在这个普遍浮躁躁动的的年纪里,是极为难得的。

徐恒元就是在唐静芸身边看着她的行事,不自觉的向她学习那种处变不惊的态度。秦爷的事情,之前徐父公司困顿的境况,唐静芸在股市中的淡然自若,都让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迅速的成长了起来。

比起第一次见面徐恒元去轻挑,此刻坐在唐静芸面前的男生,已经隐隐有了可以称之为“男人”的本钱,他的肩膀正在变宽厚,可以扛起更多的责任。

徐恒元看着唐静芸在打量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耳尖上冒起了红色,“怎么了?是我哪里不对吗?”cmreadtye=age-stum=1>

sa>唐静芸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小年轻开始长大咯,雏鸟要开始展翅了。”

徐恒元翻了唐静芸一个白眼,“说你老气横秋还真没有说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的长辈呢。”

唐静芸心里轻笑,可不是长辈吗?算上前世的实际年纪,她做徐恒元的长辈那是绰绰有余。

两人闲聊了起来,徐恒元跟唐静芸讲述了一些趣事和无奈的事情,谈性很浓。

他身边没有什么可以倾诉的同龄人,唯有在唐静芸面前能够畅所欲言,而唐静芸则是时不时笑着点头,包容着他时不时的张扬和跳脱。

两人聊到一半的时候,就听见有个公鸭嗓在一旁凑上来说话:“两位同学,我看你们的外形都很好,俊男靓女,尤其女同学啊,你应该是素颜的?连素颜都这么漂亮,化了妆一定会令人惊艳。有没有兴趣做艺人?我们公司有一连串的包装方式,凭你们的形象,包你们红!”

公鸭嗓带了一副墨镜,淡粉色的衬衫,白色的紧身裤,身上喷着香水,脖子里挂着项链,看上去很潮流,和电视上的那种明星很像。操着港都腔的普通话,很是能够唬人。

此时他看向唐静芸的眼中明显带着惊艳,好听的话络绎不绝的冒出来。

“同学,你知道吗?你这样有气质的绝对能够红!你知道什么是红吗?就是让一大群人喜欢你,为睨尖叫为你呐喊!”他的目光在唐静芸身上打转,眼底带着志在必得。

徐恒元见到这个眉头悄悄皱了皱,看了眼悠闲喝着手里的饮料的唐静芸,低咳了一声开腔,“哦?那我冒昧的问一下,你们公司是哪家?公司捧红过什么艺人?手下有多少资源?又打算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捧红人?”

他一连串的疑问提出来,让那个很时髦的男人顿时尴尬的咳了几声。

徐恒元嗤笑一声,他可不是一般的大学生,单纯又好骗,轻易的就被忽悠了过去。

想他虽然因为家教的缘故,不曾出过什么**娱乐圈明星的出格的事情,但是这样的事情在圈子里还是屡见不鲜的。对于这里头的门道,他可知道很多。

见对方被问住的样子,他不由淡淡的指了指唐静芸,“走,小小的娱乐圈,还收不下这尊大佛。”

别人不知道,他可清楚的知道,这可是唐静芸啊!是那个能够在股市里翻云覆雨,就算是自己父亲那样不轻易夸人的人,都不得不叹一句“后生可畏”的当代奇女子,又怎么会入娱乐圈呢?

他觉得,以唐静芸的性子,如果她想要进入娱乐圈,恐怕是要专门自己弄个公司玩玩。屈居于他人手下,这可不是唐静芸的风范。

公鸭嗓大概也还是第一次碰上像徐恒元这样说话的,此时瞪着眼看着面前这个一本正经说着狂妄的话的男生,直接转身就离开,能够听到他嘴里飘过来的“神经病”、“自大狂”这样的言语。

唐静芸好笑的看着徐恒元,替他比了一个大拇指,“徐少,我服了!今日一见才知道什么是豪门大少!”

徐恒元笑眯眯的看向唐静芸,“你这算是自夸吗?好不要脸啊!我这话明明是因为有你才有底气讲啊!”

唐静芸耸了耸肩,无奈一笑。

两人都没有把这样的小事放在心上。这两人牛鬼蛇神的见识的多,本身本钱摆在那里,从来都不缺这样的事情。

“咦!”

突然,徐恒元看向马路对面,不由挑眉,露出了一个诧异的表情。

唐静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是勾唇一笑,哟,遇到的还是“老熟人”啊!其中的一位正是她在沪市认识的新朋友侯翰林,而在她身边的则是一个长相颇为娇艳的女生。

女生此时正含羞带怯,手上捧着一封书信样子的东西,还有一份精心包扎好的礼物,时不时偷看几眼侯翰林,想也知道在干嘛。

“切,这侯翰林还真是艳福不浅啊!”徐恒元笑道,然后他的眉宇间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我去啊!好戏要上场了!”

果然,那个女生被身后气势汹汹走过来的另一个女生给一把拉开,此时正指着她的鼻子骂人。

赫然是那个姚家大小姐姚盼盼。

谁知道那个刚才含羞带怯的小女生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小辣椒,指着姚盼盼给对骂了起来,姿态端的也是很高。

唐静芸不出意外的看见了侯翰林苦笑的表情,估计这在别人眼里的“艳福不浅”,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件很苦恼的事情。

那个娇艳的女生估计家世也不差,因为看她那骂人姚盼盼的姿态,一点都不犯怂。

等到两个人带来的闺蜜和跟班各自将人劝走后,侯翰林摸着鼻子苦笑一声。随着他父亲在任职沪市一把手后,他也日益变得炙手可热,最近因为他父亲的大动作,更是有好几个沪市本土世家家族提出联的意向。

不过在侯翰林看来,这样夹杂着利益的婚姻,哪怕只是订婚,都是随波逐流的浮萍,没有牢固的基础。

一旦他父亲哪日失势,恐怕这样用家族利益维系的婚姻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以前他不排斥这样的婚姻,只是见识过了唐静芸和姜晔之间那种温厚的感情后,却忍不住有了奢望。

这样想着,他正好看到了坐在对面的唐静芸,显然是将刚才的那一场闹剧尽收眼底。

侯翰林不由一阵尴尬,在原地顿了顿,转身走向唐静芸所在的奶茶店。

以侯翰林的视线,正好看到了店家勾勒在玻璃上的一圈圈的花和绿色的树枝贴纸,而唐静芸则是被“包围”在那树枝和花里,配上她眉眼间带着的平和的笑意,竟然给人一种现世安好的错觉。

这样的唐静芸,让侯翰林有些恍惚。

此刻的她和在飞雨坊的那个她,和自己父亲言语里分析出来的那个她,仿佛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

那个她,好似用一种至高的眼光俯视着沪市,将沪市这盘子操纵在她的手里,他的父亲,魏副书记,周市长,还是沪市的很多家族,都是这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她是那么的睿智,又那么的有魄力。

只是这个她,你能够在她身上看见岁月流逝下留下的平和,平和中带着点点笑意,像是一块被细心雕琢的微润璞玉,令人看着就觉得舒适。

侯翰林感觉很疑惑,明明是同样一个人,怎么身上就会有那么极端的对立的情况呢?

他莫名的想起自己父亲那天严肃的将自己叫道书房里的情景,他这一辈子就看到过自己父亲流露出两次这样的情况。一次是他的父亲遭到陷害,面临着家破人亡的危机。

那时候他父亲就是这样将他叫书房,他虽然年幼,但是记忆犹新。

第二次就是他父亲在决定争还是不争这个沪市一把手位置的时候。

他以为他会再过十几年,才会再次看见那样的表情,但是事实证明,他错了。他的父亲,那个英明神武的男人,为了眼前这个女子露出了慎之又慎的表情。

他还记得,那个晚上,他的父亲在听完他的阐述后,长久的沉默,终于发出一声喟然长叹,“这唐静芸如果从政,恐怕位居九卿之一也不是难事。”

九卿,这是什么概念?代表着这个国家最核心的权利,多少关系民生大计的政策是由他们决策的?又有多少人事兴衰不过在他们言语中决定?

他发父亲看人极准,但是他对自己最高的估计也不过是一方封疆大吏,从未觊觎过更高。可是今日却对一个年纪比他小一辈的女子说出这样的感慨。

这话要是放在外面,不知道要掀起多少的风浪?

想起这些,侯翰林的心中顿时就是复杂难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