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弦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四十一章弦断众人循着声音纷纷往后看去,就见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帅气男生,正抱着双臂靠在门口,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

“徐恒元,你怎么在这里?”唐静芸一看到来人,就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徐恒元笑着直起身,走到唐靖宇身前,张开了怀抱,“给我个拥抱,最近真是太孤单寂寞了!”

唐静芸没好气的翻了他一眼,“没个正行!当心我告诉你爸爸啊!”

徐恒元努了努嘴,“这么大的年纪了还告家长,唐静芸,你羞不羞!”

唐静芸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gu!再给我用这种语气说话,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就去找伯父聊聊教育子女的问题?”

徐恒元瞬间就萎靡了,他不得不承认,恐怕在徐寅东的眼中,自己这个儿子还没有唐静芸这样一个外人来的有意义呢!这样悲哀的认识让徐恒元忍不住在心底哀嚎,他爹千万别是打算将他培养成唐静芸那样的人?

那可是杀了他都办不成的呀!

不得不说,徐恒元还真是猜中了!

唐静芸好笑的看着徐恒元,觉得这个时候的他还真是挺好玩的!

两人这样旁若无人的对话,让在场的众人纷纷猜测,不知道这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看样子好像很熟悉,看来也是个关系很亲密的朋友了?而且唐静芸似乎还认识对方的父亲,莫非是世交?

不过,在徐恒元出现的时候,刚才那个还想要张口替杨姗辩解的男生就沉默了,他的心底满是震惊!

徐恒元!

居然是徐恒元!

徐恒元也算是他们沪大很有名气的一个学生,相较后起的侯翰林和一向低调的周诗晨,徐恒元那可一直都是个行事颇为高调的人。只是他为人大方,也很讲义气,在学校很是有名声。

当然,最为忌惮的就是他背后的那个父亲,那可是远东国际投资啊,是沪市老牌势力中很有代表性的一支,就算是魏家鼎盛的时候,都是一直采取的礼遇的态度。

没错,这个男生也姓魏,是魏家的一个旁系子弟。当然,就算是旁系子弟,在很多人眼里都是很厉害的存在。

这个男生知道徐恒元的身份,可是杨姗不知道啊,她现在简直就要气坏了,急需一个人撒气,所以撞上来徐恒元就倒了霉,“你是唐静芸什么人?我和她说话轮的到你来插嘴吗?”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的男生给拉住了,对着徐恒元弯腰鞠躬,“徐少对不起,杨姗她只是太生气了,你大人有大量,别和她一般计较。”

徐恒元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男生,而是转头看向杨姗,“真的,我不骗你,唐静芸真的没有必要在你的弦上做手脚,我听过唐静芸弹钢琴曲,她弹的曲子可好听了。我去过很多音乐会歌剧院,她的钢琴声里和很多名家一样,里面是有感情的。你做的到吗?如果你做不到,那么她又何必来破坏你的演奏呢?”

徐恒元去京都找唐静芸的时候,唐静芸就演奏过一曲曲子给他听,真的很好听;再说以唐静芸的性,她是肯定不屑这么做的。所以他这一席话说的很有力!

在场的不少同学,都是满眼诧异,然后有的想起了唐静芸在大二的时候演奏的那一曲压轴的钢琴曲,琴声中确实满含感情,有种令人震动心灵的感觉。

本来就不太相信唐静芸会做这事的众人,此时更加的不愿意相信了。

唐静芸则是抬手抚摸了一下自己耳边的垂发,淡淡一笑,“我没有做过。”然后看向那个男生点点头,“你们自己闹去,我就不奉陪了。”

“唐静芸!”眼看着唐静芸就要转身离开,杨姗顿时就是叫了出来。

不过最后她还是被那个男生拉扯出了教室,并且还颇为忌惮的看了一眼唐静芸。这个女生必然家世不简单,能够和徐恒元关系那么好,还认识徐寅东,说不得背后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呢!

唐静芸对此也只是挑唇淡淡的笑了笑,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人,她也懒得放在心中,转头看向徐恒元,笑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爸说的呗,我想着你过来了,我就来找你聊聊天,顺便请你吃个饭。”徐恒元笑道,“上次我去京都的时候,你还招呼我来着,我总要还回来。”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

“我说唐静芸,你怎么在沪大认识那么多的人啊?要不是我很确定,我都要怀疑你试沪大的学生了。”郁济水凑过来对唐静芸笑道。

班上的人闻言也是纷纷点头,不说不觉得,现在想想还真那么回事。

这唐静芸在沪大认识的人可不算少,而且认识的都是那种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人物,不管是学生还是教授,任何一个都是他们平常接触不到的人物。

唐静芸抿唇一笑,“有吗?其实我在校园外认识的人还要多,学校里只认识那么几个而已。”

“哈哈哈……”班上的人都是笑了出来,觉得唐静芸果然很幽默。

但也只有徐恒元知道,唐静芸这话并没有开玩笑,他比这些人知道的多一些,唐静芸这个人别说在外头认识的人多了,就是认识的人的各种职业也很多人。想起那一晚的惊心动魄的枪战和飙车,他就可以窥见唐静芸的交际圈的广泛了。

“唐静芸,你怎么想到要来沪市做交流生?”徐恒元一边看唐静芸在收拾书包,一边自顾自的问道。

“我啊,就是想来看看呗,我想看看同样有名的两所学校是否有什么不同,能不能带给我不同的体验呗。”唐静芸笑眯眯的说道。

她在整理到书包的时候,突然手指一疼,拿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指尖的一条细细的口子,口子不大,她反应的很快,就是有点血迹冒出来,她不着痕迹的吮吸掉手上的血迹,然后从书包里摸出一个很锋利的刀片,不由眯起了凤眸。

然后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将刀片塞回了书包,若无其事的继续和徐恒元聊天,心中却是冒出了疑惑,她觉得今天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里头肯定是有什么的,只是现在的情况不好说,少不得有人在里头想要浑水摸鱼呢!

如果今天不是恰巧徐恒元过来,恐怕以杨姗的性子,肯定是要闹的翻她的书包,而她的书包里居然有这样疑似作案的工具,怎么看都显得很不正常啊!

这样一来,就算有人相信她,那她的名声也就不好听了!

呵,那个算计的人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居然半路出来了徐恒元,而那个男生因为畏惧徐恒元,将杨姗给半路带走了,这才让这一出戏没法唱下去!

燕大这个交流生教室,因为大家上课的时间都各不相同,几乎每个时间段都会有人在,所以大家也都习惯把不太贵重的书啊包啊的直接放在教室里,等到傍晚下课才会过来收拾一下东西,所以这期间如果有人对她的包做手脚,那并不是难事。

唐静芸一边眯眼想着这些事情,一边笑着和徐恒元走出了离开了教室。

今天这事情没成功,估计还有下一次,她就等着那人再来!

现在,唐静芸打算先和徐恒元叙叙旧,顺便探听一些具体的事情,之前因为某些原因,她一直都没有刻意的去打听徐家的事情,不过现在立场不一样了,她自然是需要知道一些徐家的事情。

而这还有比徐恒元更清楚的吗?

所以,可怜的徐恒元小朋友,简直就是自己送上门来给唐静芸探听消息的。

两人走在校园里,唐静芸就感觉到时不时有人在对她指点,她睨了一眼走在她身旁的徐恒元。此时的徐恒元嘴角噙着优雅的笑容,乍一眼看去,还真有那么几分优雅帅气在里头。

“干什么?”徐恒元被唐静芸的眼神看的很是不自在,有些尴尬的笑笑。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你还有那么几分人模狗样嘛。”唐静芸戏谑一笑。

徐恒元抽了抽嘴角,他该说什么好呢?谢谢唐静芸呢还是谢谢她全家?她的嘴巴里就不能吐出点什么好听的话吗?果然,唐静芸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唐静芸则是不在意的耸耸肩,前世不知道多少人盼着能够得到她一句开玩笑的话呢,那可是她表现亲近的方法,别人还巴不得这样的。

徐恒元自然不知道唐静芸心里的念头,只是笑着走在一旁,觉得唐静芸身上就是有种不一样的范儿。

两人笑着走到了学校外头那条街上的一家奶茶铺子里,唐静芸给自己要了一杯乌龙奶盖,徐恒元则是要了一杯柚子茶。

奶茶铺里的不少人在两人走进来的一瞬间就注意到了这两人,男的帅气,女的清丽,很是养眼,而且还一起坐下来,顿时都是纷纷猜测两人的关系。

徐恒元对唐静芸挤了挤几眼,促狭笑道,“信不信,那些小女孩正在猜测我们是男女朋友。”说着,他对着另一边的一群女生挤了挤眼睛,然后收获了几声压低的惊呼声“好帅啊”!

唐静芸笑着摇头看徐恒元的样子,然后笑眯眯地道,“真**啊!果然徐伯伯教子有方!”

徐恒元带笑的表情瞬间扭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