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震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辞别了徐寅东,唐静芸就笑着离开了。

她今天喝了点酒,身上还有着酒水的味道,就这样回到学校影响不太好,所以也就径直的打的回家了。

姜晔是个行动派,他当初觉得唐静芸出入他那分配的房子有所不便,所以就打算换个地方,换成他在沪市的其他房产。

于是两人就挑了一间相对环境安静、安保素质不错的小区。

两人现在居住的是一栋复式小楼,屋子的装饰是本身就已经弄好的,姜晔让人将里面的家具都换了,换成唐静芸喜欢的风格,窗帘、门帘、沙发等等,都换成了布艺风格。

一眼看过去,就会发现里面很有格调。

长期的相处中,姜晔也渐渐的发现了唐静芸的一些喜好,比如说喜欢布艺风格,虽然看似对什么东西都不挑,但其实不是不挑,只是都看不上,懒得提意见。

其实这个女人的眼光很高,对各种东西的要求都很挑剔,不是最好的都看不上。

姜晔就常常觉得,前二十年让自己这个大宝贝过着那么清贫的生活真是委屈她了,单是这性子,就天生是用来放在手心里娇宠的。

当时发现她这个习惯的时候,可把姜晔给心疼坏了,所以也就养成了他喜欢把什么都好东西都送到她面前的“坏”习惯。

唐静芸一开始觉得好笑,渐渐的却觉得心里很温暖,也很窝心。有这么一个对她千般好的男人,日子过的想不好都不容易。

——

沪市军部。

会议室里的气氛很沉闷,有种令人觉沉闷的气氛在里头,在座的人纷纷敛声屏气,就怕被他们的姜司令的台风给扫到。

此时的姜晔一身军装,那对剑眉凌厉异常,仅仅是看着,就让人不自觉的心中颤了颤。

很多人虽然在姜晔空降过来之后,通过各种渠道或多或少的听闻过姜晔这个人的大名,但是还是第一次这样直面姜晔的恐怖,第一次真正的知道,这个来自姜家嫡系的长孙,根本就不是那些温室里养出来的少年可以比较的!这个男人身上有种令人想要畏惧的情感!

他的那双眼睛,就像是最苛刻的利剑,他站在这个会议室里,无端的令人想要埋头遁走的感觉。

姜晔,很早之前就说过,这个男人的满身功勋是他在枪林弹雨里穿梭换来的,他是一个真正见识过火与血的军人,身上的那种煞气不是说着玩玩的。

这个时候的姜晔,哪怕是陆鸿宇这样的发小,都不由的心中有些怂,因为他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姜阎王的称呼虽然只是他们部门里开开玩笑,但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姜晔将手上的文件一把摔在桌子上,“说话啊!平常不是嗓门很大吗?!现在都成哑巴了?没有人站出来给我说话吗?”

所有人都闭着嘴,枪打出头鸟,这时候出声不是诚心的让姜司令的满腔怒火都朝着自己开吗?

姜晔冷冷一笑,他怎么会不知道在场的这些人的念头?他来沪市不久,本身就是因为那位大佬的缘故,这才来到这里,所以本来只是打算整顿一下,并没有想要对这里出手的意思。

可是谁让这里头的问题那么大,由不得他不干涉!

他的价值观虽然并不是如一般军人那样纯白,但是他自有自己坚持的底线。有些东西若时触到了他的底线,就别怪他不给面子了!

“军队是什么?军队是国家强盛人民富足的保证!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军队还如何称之为军队?”姜晔的大手拍在桌子上,很厚重的一声,如他的冰冷尖刻的声音一般,就在这个会议室里回荡!

“我姜晔,穿一天军装就有一天军人的样子!你看看你们现在这副样子,看着真是让我觉得恶心!让我和你们同样用军人这个称呼而感到恶心!恶心透了!”姜晔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在座的这些人,“你们自己好好思考一下,这回我不会留手了!”

说着就甩袖离开,留下满是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小心翼翼的开口,“姜司令这是怎么了?”

陆鸿宇嘲讽的笑了笑,将刚才的那份资料一一的分发下去,姜晔不在了,可会议还是要开的呀。

等到这资料人手一份的时候,有不少人看到内容后,手都下意识的抖了抖,脸上露出了快哭了表情。

陆鸿宇笑了笑,“诸位慢慢看,我去和姜司令好好聊聊。”

说完,也不管背后的那些人怎么的咬牙切齿,还是两股战战,就优哉游哉的离开了。

姜晔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打开冰箱,在里面找到用保鲜膜好好的封好的盘子,然后今天紧绷了一天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个舒缓的笑容。

将饭菜热了热,大口的吃完,这才上楼上洗了一个澡,睡到了唐静芸身边。

“回来了?”唐静芸睁了睁眼,小声嘀咕道,“去哪儿了?这么晚!”

姜晔低头亲了一口唐静芸,唇角露出一个笑容,轻笑道,“我最近比较忙,不用等我,早点睡就好。”

他的手指轻柔的拂过唐静芸脸上的发丝,眼底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低头亲了一口。

“好,”唐静芸嘟囔了一声,翻了个身,将姜晔拉了下来,然后笑眯眯地道,“抱着你睡舒服。”

姜晔将床头的灯熄了,也跟着睡下了。黑暗中,他的唇角勾起。

——

徐恒元最近的日子很痛苦,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个想不开,就跑到了自己的老子公司里实习。而让他更想不到的是,平常那么忙的老爹,怎么就会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呢?

我的亲爹啊!你都忙成这样了,还来教导我,这莫非就是所谓的亲生的?

不过徐恒元心中有多少吐槽,他此时都感觉很无奈,因为他老爹是不会在乎他的念头。徐寅东心中其实还是一个望子成龙的东方父亲,特别是见识过唐静芸这样的女子后,更是对自己的儿子抱有深深的期待!

所以说,碰上了唐静芸,是徐恒元的劫啊!

不过徐恒元从来都不认为唐静芸是自己的劫,反而总是很喜欢凑到唐静芸面前去。在见识过唐静芸在股市里翻云覆雨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将她神化!

这几天,他老爹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居然连教导他的事情都抛下了,整天待在办公室或者家里的书房中沉思,弄的他都不知道是不是面临了徐氏要破产什么惨痛的事情了。

不过,这都不影响他此刻的心情,因为他马上就要见到唐静芸了。

这样想着,脚步都不由的轻快了几分。

唐静芸刚刚从上官教授的课上下来,正和上官教授交流自己的听课心得。

她不比一般的学生,有着广泛的涉猎,也有着自己对金融的感悟,所以很多观点都能够说出个一二三四来,也能对上官教授的观点提出异议。

但凡这样的学生,没有哪个教授是不喜欢的。上官教授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因为唐静芸已经是崔鸣那老头的弟子,他都要考虑要不要将这个弟子忽悠到自己的门下来。

这样聪敏好学的学生,他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呢?

他心里也有些明白崔鸣的心理了,收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关门弟子,由不得他不喜欢不疼爱啊!换做是他,要照样会忍不住多加疼爱几分。

怎么好弟子都让崔鸣那老头给收了?上官教授在心中不由嘀咕起来。

那些交流生对此早就习惯了,唐静芸身上总有种这样的魅力,燕大的崔教授如此,现在沪大的上官教授不也这样吗?谁让她的知识那么丰富呢?

上次有人不知死活的凑上去听两人聊天,结果被两人交谈中各种理论各种规律给弄的头晕眼花,不知所云。

等辞别了上官教授,唐静芸笑眯眯的走回了教室,不过教室里却出现了一场闹剧。

“唐静芸!说!是不是你弄断了我小提琴的弦?”

唐静芸一脚踏进教室,就有人气势汹汹的冲到了她的面前质问她,这人正是杨文姗。

原来今天有一场燕大和沪大的声乐学生的交流会,杨文姗是这些学生里很出色的一个,本来想要靠着这次表演扬一扬名声,却不想小提琴才演奏了一半,琴弦就断了,她的表演自然也就无疾而终了。

唐静芸觉得这样的质问很可笑,这都什么事儿呢,怎么就牵扯到了她身上?不说她根本就没有将杨文姗放到心间这个问题,单是她怎么动的手,为什么要动手,这些事情都无法定论。难道就不能是其他人干的?

她淡淡的皱了皱眉,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杨文姗,“杨文姗,你理智一点,我不想和你闹起来,到时候丢脸丢的是咱们燕大。”

而杨文姗带来的另一个男生,有些面生,看样子不像是燕大交流生,应该是沪市的学生,也忍不住开口,“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杨文姗问你,你怎么这么粗鲁!你就不能顾忌一下她现在糟糕的心情吗?”

唐静芸还没有说话,就听到她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这是在干什么呢?我们唐静芸可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怎么可能会做这些事,要是真的在乎,凭借唐静芸一手弹钢琴的本事,也足够让这位同学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