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君可有当年之志否?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徐寅东听到唐静芸这样的话,不由一愣,抬头看向唐静芸的时候,就见她微微低垂着头,一双凤眸上弯着,在笑意的背后似乎潜藏着什么看不透的深沉和冷意,不由动了动嘴。

“不要问我,”唐静芸抬手阻止了徐寅东的要出口的话,“我也只是出于善意的提醒罢了,徐董不用太在意。”

怎么能不在意?徐寅东在心里苦笑。这唐静芸说话说半句还真实吊死人啊!可他偏偏还什么都问不出口。不过他一直都觉得唐静芸不是普通的人。毕竟她的那种自身带着的气度就平凡不了。

居宜养气,说的就是这样本身的气质。

一个成天面朝黄土的农民,就算是给他一身西装,也穿不出上流社会该有的气质来。

所以,唐静芸这样的话,他还是记在了心上,暗自琢磨着,那些和魏家有牵连的产业,看来都要尽快脱手了。

等到日后魏家的事情爆发的时候,看着沪市不少商人哀嚎连连,别人都在说徐董高瞻远瞩的时候,其实没有人知道,徐寅东内心也是庆幸无比,如果不是听了唐静芸的话,恐怕他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

唐静芸笑着夹一筷子的牛腩,“以前我就和我一个喜欢最偏门生意的朋友说过,这年头呐,人如果能够光明正大的走在阳光下面,能够做千万人的生意,能够赚千万人的钱,夜里能够敞开了大门睡觉,这才是将做生意做到的极点。”

“哈哈哈……”徐寅东忍不住大笑起来,竖起了大拇指,“高!这个说法那可不知道是多少人盼望着的,莫非唐总做到了?”然后掏出烟,递给了唐静芸一支。

唐静芸接过烟,拒绝了徐寅东为她点烟,自己掏出一支给点上,笑道,“没有啊,这样的境界太困难了。不过我有个好主意。”

“什么好主意?”

“当然是找个位高权重的男人靠着呗,有这样一棵大树在背后,谁还有胆子说东道西?”唐静芸抽了根烟,眯眼笑了起来。说起来,这辈子还真是幸运无比,姜晔这个男人不就是现成的大树吗?

徐寅东愕然,没有想到唐静芸居然会给出这样的答案,犹豫了一会儿,“唐总,你可别走歪路啊……”像唐静芸这样的女子,就算是娶到他们徐家门里做媳妇,那在他眼里都是高攀了,她可千万别有什么其他的念头啊!

唐静芸闻言,哑然失笑,“不说这个,吃饭,吃饭。”谁特么要做人情人啊,她可是早就结婚的女人,就算是想要做人情人,也得问问姜晔手中的枪答应不答应!

酒过三巡,两人也吃的差不多了,唐静芸抽了口烟,眯起眼,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徐董,咱们也算的上是老交情了,我当初助你除了胡毅这个吃里扒外的小子,关系那是一直都不差的吧?”

徐寅东酒量很好,虽然喝了不少,但是依旧心中清明,此时听闻,心里突然就是一紧,这唐静芸连胡毅那个人情都摆上台面了,所言之事肯定不小,当下也是正色道,“唐总请讲。”

“我只是想问一句,徐董心中是怎么权衡国家二字的?”唐静芸斜倚在椅背上,眯眼看着徐寅东,凤眸幽深,抽烟的动作里带着几分慵懒,只是慵懒中有种锋锐,似乎要看透徐寅东。

“国家国家,先国后家,先有安定的环境,才有我们如今富足的生活。”徐寅东笑笑,说了一个很官方的回答。

《礼记·大学》有云:“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古人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家国关系了,在那个朝不保夕却各种思想流派井喷式爆发的年代里,便有人提出了这样的观念。

家庭是国家的缩影,把自己家庭的经营好了的人也一定可以把国家治理好。一个能把自己国家治理好的人,那么他(她)也一定能让世界充满和谐,天下太平。

而在思考家国关系中,又面临着是大我还是小我的问题,不同的价值观有不同的念头。

唐静芸曾经在上这一堂课的时候,就提出过这样的疑问,家和国,到底如何衡量。

唐静芸不知道徐寅东这话里有多少是真心的,但是她考量过徐寅东一路发家走过来的历程,她却是知道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东西。

其实,在徐寅东发家那个年代,国内的经济水平很糟糕,金融体系的构建是一件很苦难的事情。国贫则人弱,人弱则被人瞧不起。

而众所周知,徐寅东的第一桶金其实是在国外积攒起来的。他那时候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已经身家显赫。

有一次国外的宴会上,徐寅东和人谈成了一笔大单子,只是在之后举办的庆功宴上,那家外国企业的负责人的儿子,当中辱骂徐寅东以及徐寅东的祖国。

当时有人劝徐寅东忍一忍,因为为了这一笔单子,徐寅东将百分之九十的身家都投了进去,如果失败,他几年来的努力都将化为灰烬。

可是徐寅东却依旧当场翻脸,他告诉那些,“我是中国少数玩金融的,也是少数打入外国金融界这个圈子的。我的存在不仅仅代表我自己,还代表着国人的脸面。如果我今天屈服了,为了那些钱,就卑躬屈膝,那让外国人怎么看待后来的中国人?又让后来的中国人如何在这个圈子里有脸?第一印象往往是很重要的,如果因为我徐寅东个人的小我,就让所有华夏人打上了懦弱的标签,那么这就是我的罪过了!”

徐寅东的这番话,自然毫不意外的让他的那笔大单子给吹了。

但是,他的名声却在国外响亮了起来。

反而,让不少华裔隐形富豪找上了门去,愿意为他这样一个有着风骨的年轻人投资。

这才让徐寅东真正的走进了那片资本大鳄的世界。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多年,唐静芸不知道,这个已经见惯了物欲横流,见多财富累积的罪恶过程,已经步入中年的男人,是否还有当初那样纯粹的一颗心。

时间在流逝,人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化,有的人能够坚守自我,但有的人,却会迷失再时间里。

唐静芸心下有些犹豫不定,因为她师兄交给她的这件事并不是小事,对于沪市动荡很有影响,所以让她一时间并不能够轻易的下定决心。

她抽了口烟,“徐董,静芸年少,曾经听闻过徐董少年时候的英姿,就是忍不住想要问一句,君可还有当年之志否?”要用一己之力,为华夏金融开辟一篇新篇章!

徐寅东本来还散漫的样子,听到唐静芸这样的问话,倏然坐直,目光灼灼的看向唐静芸,仿佛要透过她的外表,直击内心,看一看这个女子心中藏着的究竟是什么!

他不会天真的以为,唐静芸问这话只是单纯的问一问。知道他过往的人不算多,因为他总觉得年轻的时候太过轻狂了,所以不太愿意提起。

和唐静芸对视许久,他在那双眼睛里看不出任何东西,只觉得里面很深沉,仿佛能够包容一切。

他忍不住移开眼睛,抽了一口手中的烟,“提那些做什么?已经过去很久了,那些不过是年轻时候不懂事,才会那么的狂妄,现在想想,也只能够让我苦笑几声罢了。”

唐静芸勾唇,“我手上有件我师兄拜托的大事,我有些拿捏不好。我在沪市里的根基到底不如徐董深,所以在犹豫要不要请你帮忙。”

徐寅东有种直觉,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不然唐静芸不可能对着他露出这样的表情。鬼使神差的,他道,“说来听听。”

唐静芸对着徐寅东咧嘴一笑,然后将李定波托付给她的事情娓娓道来。

徐寅东越听眉头皱的越深,等听到最后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苦笑,“唐总,好深一个坑啊!这件事情可没有那么好办!”岂止是不好办的问题,简直就是相当困难啊!

这大笔资金流入沪市的事情,真要追查起来,里头不知道还有多少麻烦等着呢!最不济也是数个国外财阀,甚至,还有可能追查到某些国家上面。

这事情要是一做,他徐寅东恐怕就要上某些国家政府的名单了!当然,唐静芸亦然!

只是,徐恒元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她的眉眼里还带着笑意,有种他年轻时候的执着和无所畏惧。不过相较他的莽撞和耿直,唐静芸身上又有他所没有的老练和世故。

“静芸,这事你让徐伯伯我再考虑考虑。”徐寅东对着唐静芸认真道。这事不是小事,压上的那可是他的身家,如果胜了不用说,钱自然是哗啦啦的滚进钱袋里;可要是败了……他徐寅东不比年轻人,他已经老了,已经没有了东山再起的可能。

唐静芸闻言,站起来,对着徐寅东鞠了一躬,“徐伯伯,静芸觉得自己敬佩的人中又多了一个!”

她知道,徐寅东现在用长辈的口吻和她讲话,其实心中已经意动了,只是他还要些许时间来冷静思考一下,毕竟这是一个豪赌。

可他,最终是会同意的。

唐静芸是这么想的,因为她相信,当年那个傲骨不折的徐寅东,一直都不曾改变,因为他的内心中有着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