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来自徐寅东的邀请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车子是大奔,在沪市里有这个购买力的人还是不少的,只是车牌号却极为眼熟。

唐静芸对着身旁的郁济水笑道,“这顿饭先欠着我,我回头再给你补上。”

然后在郁济水诧异的眼神中,淡笑着走向那车子。停在那里许久没有动静的车子,也因为唐静芸的过来而打开了车门,一个职场精英打扮的西装男人从副驾驶上下来,径直走到唐静芸。

“唐小姐,久闻大名,请。”

唐静芸对着来人笑着点点头,“你好,久闻大名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年轻人。让王特助亲自过来一趟,静芸才感觉有些不安了。”

王特助掩饰住眼中的诧异,“唐小姐知道我?”

“哈哈,怎么能不知道,徐董身边的人,最信任的当属王特助。”唐静芸笑着解释道,对于徐寅东身边的人,她还是知道一些的,不多,但足够了。

王特助笑了笑,眼底却是涌起一种深深的震惊,一开始徐董让他亲自来接一个小姑娘的时候,他心中还纳闷,现在却是明白了。你和这样一个女子讲话,会下意识的忽略她的年纪,一点都不感到违和。

两人一边寒暄一边走向了车子,王特助为唐静芸打开车门,还体贴的替她用手挡住车门上部,然后自己也上了副驾驶,吩咐一声司机,车子就开出了校园。

在场的人不算少,现在正巧是饭点前一点,顿时都是议论纷纷,猜测刚才那个被名车接走的女生究竟是什么人。

而留在原地的郁济水,则是挑了挑眉。

唐静芸。这三个字在他的唇齿间反复的咀嚼,细细的品了品,然后敛眸,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

这个唐静芸,还真是总有出乎意料的地方,单是看她刚才那副和职场精英男人交谈游刃有余的样子,就能够知道,她的交际圈一定不只是学校,因为学校里培养不出她这样的性子。

而唐静芸离开的这一幕,则是落入了另一个女子——杨文姗的眼中。

杨文姗在洗手间里磨蹭了一会儿,等到出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她的眼底是满满的嫉妒,豪车接送,万众瞩目,这不是她梦想中最最期盼过的日子吗?可是,为什么唐静芸可以,她就不可以呢?

这人呐,最怕的就是有比较。如果没有遇到唐静芸,或许杨文姗还能够压抑一下内心的渴望,可是在看到了唐静芸这样的生活后,她的内心就像是觉醒了某种奇怪的念头。

唐静芸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给人带来的那些影响,她此刻正在揣摩着徐寅东找她的意思。她看着外面的道路,皱了皱眉,“王特助,这不是去远东的路吧?”

王特助笑了笑,“董事长已经在饭店订好了位子,就等唐小姐。”

“啊?”唐静芸挑眉,“徐董这是怎么了?”

“董事长说这个点本身就是吃饭的点了,所以索性就边吃边谈吧,咳,”王特助捂着嘴低笑,“少东说,酒桌上吃饭比较好说话,反正徐董也不差一顿饭的钱。”

唐静芸差点笑出声来,听听这话的语调,还真像是徐恒元会说出来的话,“对了,徐恒元现在怎么样了?”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徐恒元现在也差不多可以决定实习的道路了。

“少东现在在公司实习,董事长现在亲自带着他。”王特助笑道。

唐静芸点点头,随后就不再说话。

车子一路开到饭店,唐静芸在侍应生的带领下,一路走了进去。

徐寅东显然是早就在那里了,此时见到唐静芸,站起身迎上来,大笑出声,“唐总啊,你可算是来沪市了,我今天可得好好尽尽东道主的本分啊!”

徐寅东知道唐静芸的性子,必然是不喜欢人太多的,所以也就没有让其他人过来,就她和唐静芸两个,小酌两杯,聊聊天,谈谈心。

他会订位子,那可不是他家小崽子说的那样,只是单纯的想要和唐静芸这个后辈聊聊事情。以他现在在金融领域站的这个高度,国内还真没有多少可以一起聊天的朋友,说到底也就是高处不胜寒,这不就恰巧遇到了唐静芸?

唐静芸这个小姑娘有意思啊,说话做事的样子都要比一般人成熟,尤其是对金融领域,更是有着他够佩服的眼光,现在碰上了,他自然是想要好好聊聊天的。

在他心里,唐静芸除了是一个伙伴,更是一个可以交谈的朋友。

唐静芸笑着上前和徐寅东拥抱一下,“徐董啊,你这样可真是折煞静芸了,静芸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哪里哪里!”徐寅东大笑,引唐静芸入座,将菜单递给唐静芸,“来,你看看,这家饭店做的几样招牌菜名气不小。”

唐静芸将菜单推回给徐寅东,“都说做东道主了,这点菜岂有我这个客人做主的,莫非徐董是打着让我付钱的打算?”

徐寅东笑笑,顿时就不再推辞,接过菜单就开始点菜了,顾及唐静芸的口味,点的菜各种口味都有,很均衡。

“说起来,徐董是怎么知道我入沪市了?”唐静芸笑着问道。

徐寅东笑了笑,“唐总,你还记得被你们原石挖到手里的那个___吗?前两天一起吃饭的时候,酒喝多了,然后就漏了那么一嘴,被我给记在了心里。”他给唐静芸倒了一杯茶,“正宗安溪铁观音,你尝尝。”

然后继续说道,“而且我看你们原石最近的资金似乎流动的有点频繁,所以我就猜啊,肯定是你来了。所以我打电话给何总,他就告诉我了。”

唐静芸抿了口茶,没好气的笑骂道,“感情是何延陵那混蛋把我给卖了!我还想先清闲一段时间呢。”她还想和姜晔再腻歪些日子,一旦忙起了工作他,这样安静的日子必然也将会变少。

徐寅东笑着虚点唐静芸,满是无奈,“你啊,有时候真是看不懂你。”

“怎么看不懂了?”

“你个小丫头,放在外头说‘分分钟几十万上下’都不是大话,要是换做一般人,就算不退学,恐怕也会将重心放在事业上,偏偏你却还能够将日子过成这样。”徐寅东取笑道。

看唐静芸这样的态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个早就见惯千万的钱财的豪门子弟呢。

事实上,唐静芸还真是见识过那么多钱财的人,只不过那是上辈子的事情。前世的她坐拥唐家,手中的钱财动辄就是千万、上亿,名下的豪宅、豪车、名表、珠宝,那都是数不胜数,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企及的。

见识过这些的唐静芸,到了今生,也确实有一种“过尽千帆”的感觉,罕有能够让她再为此真正动心。

“怎么会呢,我只是做我当下应该做的事情。”唐静芸笑道,“我只是想要享受一下学生时代的生活,毕竟以后就没机会了。”

人总是一种很矛盾的生物,小的时候总是巴不得快点长大啊长大,这样就能够却做很多不被允许的事情;可是等到真的长大了,却又开始希望时间走慢点,再走慢点,巴不得有个时光机能够穿梭到年轻的时候。

因为,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唐静芸后悔过吗?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是突然有一天,她回到了那些曾经后悔失望的岁月里,自然会忍不住的想要去享受这现有的时光。这也造成了她和现在的很多人的行事都不一样的原因。

看着唐静芸那么淡然的样子,徐寅东不由勾出,这个小姑娘总是会有这么出人意料的地方,可是她一直都是这么的特别,不是吗?

菜上来的很快,还附赠了点心。唐静芸估计是因为徐寅东的关系,这才能够让店里优先上菜。

两人倒还真是和一开始所说的那样,谁都没有多说工作上的事情,而是互相笑着说起些趣事来。

“唐总,你来沪市这段时间,可听说了沪市近日官场上发生的地震?”徐寅东笑问道。

我不仅知道,我还是这场事件的主导者。唐静芸在心里默默地道,不过脸上却是露出笑容,“一知半解。”

“啧啧,这魏家也真是的,我看魏副书记是个挺有脑子的人,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的。可我倒是没想到,他家里的子侄辈居然如此的不成器!还好不是我的儿子或者侄子,不然我打断他们的腿!关在家里一辈子都别想出去了!”徐寅东笑道。

而远在徐家,因为老爹和唐静芸去吃饭的原因,终于可以休息一天的徐恒元,则是感觉大腿一酸,背后有种凉飕飕的感觉,莫非是他爸看透了他的计谋?

“不过我看着侯书记也同样不是好惹的,瞧这手段,雷霆一击啊,我看就算魏副书记能够保住现在的位置,以后在沪市也是威望大减,不复当年盛况了。”徐寅东笑道。

他在沪市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认识的人多,知道的事情也多,自然而然的,这沪市的官场是不可避免的。

“徐董,如果你信我的话,听我一句,这魏家还是早断了。”唐静芸闻言,敛眸,突然出声道。

她以前或许还不知道,可是现在,这魏家可没有那么简单啊!陆鸿宇在和姜晔汇报的时候可没有避着他。

这些事或许不会全部抖落出来,但是弄些什么牵连的事情在里头,那可也是未知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