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秀恩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侯家书房内发生的事情,唐静芸自然是不会知道,反正对于她来说,她将自己定位于一个推动力。她只负责推动事情的发展,至于最后发展到什么程度,端看这戏台上纷至沓来的唱戏的人的本事了。

至于自己是否在侯书记那里挂了名,唐静芸表示根本无所谓,反正她日后要是在沪市出入上流社会,迟早是要和侯书记打交道的,挂名只是早晚的事情。

此时,唐静芸更加注意的是在自己身边没脸没皮的男人,她忍不住用手捏住他的鼻子和他的嘴巴,恨恨的咬牙,我让你装睡让你装睡!你以为昨天晚上折腾的那么狠她就不会报复回来吗?做梦去吧!

姜晔自幼训练,闭气的功夫自然是比一般人强的,可是眼看着在自己身上作怪的小家伙居然一点余地都不打算给他留,也不由苦笑地睁开眼,将她放在他嘴上的手拿开,狠狠的吻上佳人的薄唇,贪婪的从她口中吸取空气。

唐静芸的手没好气的捏了一把他的耳朵,用的力气不大,她也早就认命了,力气用的大了,最后心疼的还不是她自己吗?然后打算起床。

姜晔拦住唐静芸不让她下床,唐静芸对此挑了挑眉,目光不着痕迹的下移,然后又移回姜晔的脸,笑眯眯地道,“姜晔,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你看,你现在都二十**岁了,我才二十出头,咱们现在少做几次,留到以后再做。”

顶着姜晔愈发幽深危险的目光,唐静芸巍然不惧,依旧笑眯眯的继续道,“你想啊,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可是等到我三十岁的时候,你都要四十岁了,就算不是糟老头子,体力也肯定不如现在好了。所以……”

姜晔磨了磨牙,觉得牙根有点痒,忍了忍,然后又忍了忍,终于毫不犹豫的将她扑倒,作势掐住她的脖子,阴森森地威胁道,“所以?所以什么!”

唐静芸倒是一点都不怕死,对着姜晔眯眼一笑,凤眸笑的格外的勾人,“所以,为了避免你满足不了我,也避免因为我出去找人玩而引发的凶杀案,你现在还是少做几次,留着以后吧!”

唐静芸说完,姜晔的脸瞬间比锅底还要黑,手好痒,真想将这个小东西狠狠的摇晃,让她给他收敛点!

“你倒是还知道如果干了这事儿会发生凶杀案啊!”姜晔咬牙切齿地恨恨道,他对她的占有欲太深也太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觉得还真是很有这个可能啊!

不过什么叫他以后满足不了她?她这是**裸的在挑衅他啊!还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

“小东西,你就现在逞威风吧,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谁抱着我都快被我弄哭了?”想起昨晚上芸芸那近乎带着哭腔的声音,他突然就觉得下腹有些胀痛。

唐静芸翻了他一眼,在他腰间狠狠的一拧,“从我身上下去!”其实,她来到沪市以后,两人情事的频率却是有点偏高了,一开始因为思念的原因还好说,但是如果长时间这样,对姜晔的身体会有损伤。

姜晔是个军人,哪怕现在他身居高官,罕有亲自出马的任务,但依旧偶尔会有那么个把任务要执行。他的身体素质是他活命的关键,如果因为沉溺于情事而掏空了底子,将来对他百害而无一益。

姜晔哪里会猜不透唐静芸的担忧,心底不由感到愈发的熨帖,他还没有考虑的那么长久,可她却已经替他考虑好了一切,这让他如何能够不感动?

他抱着唐静芸蹭了蹭,将头埋在她的颈窝,“芸芸……”她总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他,他们之间会是长长久久的,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唐静芸拍了拍的肩膀,“起开,你好重啊!”

姜晔笑着起身下床,然后在唐静芸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她抱起,“走,一起去洗漱。”

“不要耍流氓!先穿衣服!”唐静芸笑骂道。

……

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空气中永远都透着温馨和舒服,而自认为游戏花丛却片叶不沾身的陆鸿宇看到了这两个人的时候,每次都觉得简直堪称虐心!

明明他一直觉得自己像自家老大这种万年大冰块,是最该头痛结婚对象的,可为什么偏偏就比他找的还要早,还这样整天秀恩爱?

两人的花式秀恩爱,已经让陆鸿宇这个单身狗感到欲哭无泪,简直将他虐的不要不要的。

就比如说现在,姜晔围着围裙从厨房出来,左手端着莲子粥,右手端着煎好的荷包蛋,“芸芸,你要的荷包蛋,粥慢点喝,有点烫。”

唐静芸笑眯眯的接过去,然后将荷包蛋一分为二,将一半放到姜晔碗里,笑眯眯地道,“你也吃。”

陆鸿宇抽了抽嘴角,真是够了!真当他眼瞎啊!明明盘子里还有两个荷包蛋呢!不可以另外再夹一个给他吗?非要一分为二!

姜晔笑着吃了一口荷包蛋,瞧他那满足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吃的是什么珍馐美味呢!

“姜哥,嫂子,你们真是够了!”陆鸿宇恨恨的讲道。

姜晔抬了抬头,施舍了陆鸿宇一个眼神。陆鸿宇觉得自己的心脏受到了伤害,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他的眼神里流露出的神色是“你为什么还在这里的”嫌弃。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

唐静芸见此只是笑笑,陆鸿宇是少数会踏进这里的客人,这里是姜晔的地方,因为畏惧他的原因,这里来的人不太多,也只有偶尔逗逗陆鸿宇比较有意思。

两人吃完早饭后,在沙发上躺到,姜晔走到她身边,笑着让她挪一挪位置,然后坐在一旁让他坐下,脸上流露出一种温柔的光彩。

陆鸿宇见此也只是笑笑不说话,反正他说不说人家都会毫不顾忌的秀恩爱!

“今天想要干什么?”姜晔露出一个笑容,揉了揉她的头发。

“不知道,”唐静芸显得有些懒洋洋的,“反正你在我身边,怎么过都好。”唐静芸一直都是耐得住寂寞的一个人,更何况现在还有姜晔这么个人在身边呢。

陆鸿宇则是将一份文件放到了姜晔手边,“姜哥,你看看,这是顺着罗自熊那里查出来的,这魏家在沪市这里还真是只手遮天啊!胆子大的都无法无天了!”

不查不知道,一查连陆鸿宇这样见惯了黑暗的世家子弟都感觉到很是震惊,这背后牵扯的东西太多,兹事体大,他也只好让姜晔拿主意。

“姜哥,你是不知道,这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里头居然还和那个人有关系。”他一边说着,一边暗示性的指了指头顶。

这里头一桩桩一件件,触目惊心,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姜晔皱眉,这事情如果牵扯上了上头那一位,魏家所在派系的旗标人物身上,还真是不太好办啊。

“再等等吧,再等等。”姜晔琢磨了一会儿,开口道,“回头我和老爷子商量一下,这些派系斗争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这些小虾米的能力了。”涉及派系,两个庞然大物间的争斗,就算是姜晔这样的姜家未来继承人都不得不慎重再慎重,稍有不慎就容易动摇根本啊!

唐静芸眯眼看着姜晔处理事情,她一直都眯眼看着笑着,姜晔这样的时候很有男人味,有种身居高位的气势,和在她面前的温柔小意有很大的不同,更加的……令人心跳加速。

果然,男人还是要权势财富来增加他的魅力,因为这样的男人身上有种杀伐果决的魅力,更有男人味。

她打了个哈欠,唔,又困了。姜晔看来真是样将她养废的节奏啊,这日子过得真是越来越颓废了。

——

在唐静芸那里平和温馨的时候,沪市有一个地方早就闹翻了,这就是——魏家。

魏家此时的氛围糟糕极了。

“大哥,你要帮帮阿炜啊,他可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呀!那群人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不将我们魏家放在眼里!居然敢抓我心肝阿炜!阿炜从小娇生惯养长大,怎么受得了牢里的苦啊!你可一定要将他弄出来!还有那些警察,统统撤职!”

一个女人尖利刻薄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她的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那么的高高在上,仿佛没有魏家搞不定的事情。

而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听着这个声音,抄起手边的烟灰缸就是往地上砸去,倏然起身,暴喝道,“嚎什么嚎!你就知道在这里嚎!你知道阿炜那臭小子给我惹了多少麻烦吗?救什么救!谁来救我?!魏家没有了以前的权势,我看你拿什么养你那儿子!”

“大、大哥,你怎么了?”女人脸上闪过错愕和惊惧,她没有想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以前只要她这么一说,她的大哥肯定会帮她搞定一切的事情。

男人此时已经连看她妹妹一眼的想法都没有,“蠢妇!愚不可及!”

男人甩袖离开。

现在的魏家情况很不好,如果不是魏炜让那个老猴精给抓住了机会,凭他将沪市经营的铁板一块,怎么会有现在的麻烦?

魏副书记现在是恨透了自己的这个侄子!

而魏琥诚此时也是垂头丧气,他比其他愚蠢的魏家人聪明,有危机感,已经深深的感到了此刻魏家遭遇的麻烦,但是他却一筹莫展,因为这事已经不是他这个境界能够触碰的。

魏副书记将自己关进了书房,也将那女人的哭嚎声关在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