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起风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诗晨就这样看着唐静芸脚步匆匆的走向不远处的那个男人,男人有着一张很英俊帅气的脸,眼眸深邃,剑眉凛冽,男人味十足。

宽肩窄臀,一身黑色的修身衣裤,衬得他愈发的有魅力。衬衫的顶端的两颗扣子被解开,无端的多了几分性感,比起周诗晨平常接触的那些官宦子弟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

只是这个男人,在看向唐静芸的眼中,溢满了温柔小意,仿佛看着自己的宝贝儿。

唐静芸笑眯眯的走过去,看着自家男人这副打扮,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雄性荷尔蒙散发器,看着就有种沉醉在他的魅力之下。

姜晔看着唐静芸笑意盈盈的走过来,喉结不由动了动,不管在别人眼中他姜晔是如何的冷漠如何的强势,在碰上这个女人后,他永远都能够被她轻易的挑动思绪。

他牵住唐静芸递过来的手,笑问道,“今天玩的开心吗?好玩的话我下次也带你过来。”

唐静芸笑着摇摇头,好玩!怎么不好玩了?她都将借着这次的机会,将魏家给算计进去了,挑起了大半个沪市的博弈呢。不过她才不会主动告诉姜晔这些事情呢。她啊,还是做一个被姜晔疼着的小女人好了。

“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说要去见人吗?”唐静芸转了个话题,反问道。

“我和他谈完了事情,正好顺路过来,想着再过一会儿你不出来,我就给你打电话。”姜晔笑着点了点头唐静芸的脑袋,笑道。

真的是顺路吗?唐静芸没有细问,不过那眉宇间的笑意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笑着睨了他一眼,然后对着不远处的周诗晨挥挥手,上了姜晔的车子。

姜晔看了一眼周诗晨,然后也上了驾驶员位置。

那头的周诗晨只看着唐静芸和那个帅哥上了车,想起和那个男人接触到的那一个眼神,明明对着唐静芸是那么的温柔,看的旁人都感觉到其中情意,怎么在换做她的时候,就宛如四九寒冬里的风刀,冻的透心凉。

不过,她却还是忍不住升起了几分羡慕,他们两人的感情一定很好吧?只是看着两人间的动作,就忍不住觉得很温馨。

在周诗晨看不到的地方,唐静芸上车后就忍不住抱住姜晔的脑袋狠狠的亲下去。

姜晔愣了愣,放任唐静芸在他嘴里肆意,然后用手轻轻的安抚着她的头发。等到唐静芸想要抽身而退的时候,他却反客为主,压着唐静芸亲个不停。

唐静芸被她亲的脸色泛红,呼吸都急促了起来,那一双凤眸更是像是染上了上等的胭脂一般,格外的妖娆。

姜晔简直爱煞了她这双简直会说话的眼睛,明明在旁人看来那么清冷的眼睛,却会在只有他看得到的地方变得格外的妖娆和勾人。他真怀疑她这眼睛里装了看不见的小勾子,不然怎么每次都勾的她心痒痒的?

唐静芸抬手阻止了他向下的手,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干什么呢!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也不想想你现在的身份,要是被人抓到了,你一个作风问题的处分肯定逃不了!”

姜晔闻言蹙了蹙眉,然后任命的替唐静芸打理起衣服。

唐静芸见姜晔脸上写满了“委屈”的表情,瞥了一眼他的手背,红彤彤的,她刚才下手的时候没个轻重,看来是打疼了,忍不住有些心疼的揉了揉,凑到他的耳边小声哄道,“别不开心,我也不是放不开的人,只是挑的时间有点不对。以后咱们玩车震,挑个偏僻点的巷子,或者夜深人静的小路,到时再玩的尽兴点,好不好?”

姜晔听着唐静芸这样的话,顿时觉得下腹烧的更厉害,不过到底顾忌着地方,狠狠的在她腰上揉了几把,弯腰帮她把安全带系好,然后在她耳边轻声道,“芸芸你就闹腾吧,老公我迟早要收拾的你三天下不了床来!”

唐静芸闻言,他怎么能够这么惹人喜欢?她眼眸微敛,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这么好的男人,她怎么能够不好好的抓住了放在身边呢?

一路无言,姜晔将车子开回了别墅里的车库中。

唐静芸从沉思中缓过神来,却发现姜晔没有动作,静悄悄的,不由挑眉转头看去,正好对上姜晔那双漆黑乌亮的眼睛,那双眼睛正直直的盯着她,里面的情感是那么的浓郁而直白。

“嗯?”她侧头,轻声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姜晔的影响,声音里竟带着几分沙哑性感。

姜晔舔了舔嘴唇,像是一只打算进食的野兽,漆黑的双眸深处仿佛是一头正要缓缓觉醒的凶兽,“芸芸,我看这里就很好。”

“什么?”

“我觉得在自己的地盘上玩车震比起你的两个提议都更安全。”姜晔边认真的对唐静芸讲,边对她伸出了手,解开她衬衫的扣子。

唐静芸抬手想要阻挡,却被姜晔大手捏住了两只手的手腕,压到了头顶上。

在她还来不及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低头堵住了她的嘴。

……

唐静芸的眼睛看着车内的灯光,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从什么时候起,纵容这个男人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

——

两人这头正是浓情蜜意,而周诗晨那一头,一个人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儿,最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罕见的发现家里父亲的书房里有着灯光。透过书房没有关紧的门缝看进去,发现她的父亲正埋头看文件,头发根处似乎带着零星的白发。

犹豫了一会儿,周诗晨终于还是转身离开。她自己那么不顾惜身体,她还替他心疼什么?

在书房内看文件的周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声音里满是落寞和惆怅。

对于这个女儿他是有愧的,年轻的时候觉得没有什么能够值得他放弃自己的追求;等到年纪大了,想要补偿这个孩子的时候,才发现女儿已经在他都不知道的地方悄悄长大了,而且还养成了一副清冷不易亲近的脾性,连他这个父亲都不大爱理会。

可惜,知道的到底太迟了。

揉了揉自己饱胀的额头,他放下了笔,也没有了心情继续看文件。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漫天繁星,想起自己刚才接到的那通电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沪市,看来是要起风了!

沪市岂止是起风了?简直就像是刮了一阵强台风!

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侯靖文就突然对魏系发难。不是虚张声势,而是实打实的来势汹汹,那样的劲头,大有要将魏系打落尘埃的样子。

一开始魏系还没有放在眼里,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侯靖文那只老狐狸手上居然捏住了魏系那么多的把柄,在甩出来的时候打的魏系措手不及。等到想要补救的时候,才发现那个窟窿那里是想补就能补的?

怪也只怪魏系之前太过嚣张,以前是没有人敢揭盖子,现在有人捅了出来,一环套着一环,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出现了惊人的连锁效应。

魏系可以说是一开始就失了先机,然后一步错,步步错,直让步入到了侯靖文设下的圈套中去。一个步步紧逼,一个步步后退,在这期间,沪市不知道换下了多少人。真是应了那一句“有人欢喜有人愁”。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

——

侯靖文的书房里。

侯靖文是一个有些清瘦的中年人,看上去很有风度,此时正敲击着桌面,动作很缓慢。

侯翰林知道,每次父亲做这个动作,那就是在思考事情了,他忙敛声屏气,生怕因此打搅了自己父亲的思绪。

“跟我说说飞雨坊里发生的事情。”侯父开口,沉声道。

侯靖文点头应声道,将那天的事情一一道来。

那魏炜月确实养成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那天如果魏炜识相一点乖乖的去警察局,或许魏家还不会这么束手束脚,可是那个没脑子的二世祖,却当中不配合,还大喊大叫,什么“我要让我舅开除你们”、“沪市一把手迟早是我舅舅的”、“他侯靖文算个屁”等等。

这样的话,或许私底下还可以说一说,当时真要放到明面上来讲,那可不算是什么好听的。再说了,就算他魏炜的舅舅是沪市一把手,可现在是法治社会,又不是什么土皇帝,一手遮天。

而且他魏炜这样一个魏家小辈,怎么会张口闭口都是这么嚣张的话?除非是魏家人私底下经常将这样的话放在嘴边,否则怎么可能会这样?

这样想着,很多人都对魏副书记的观感很微妙,虽然很多人都觉得魏副书记在沪市名头很响,可感觉是一回事,说出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不说是低调,说了就是狂妄,一个做人手下的人,一心惦记着上头的位置,这事儿放到什么地方是犯忌讳的,在官场上尤甚。

魏琥诚能够在沪市里混的风生水起,还是很有分寸的,所以在听到魏炜叫嚷的内容后,当场就黑了脸,直接一巴掌将人甩了过去,那脸色啊。

至于后来的事情,侯靖文后来也来了,他自然是也看到了,不用他在复述给他听。

“那天你是怎么突然想到给我打电话的?”侯靖文沉默了稍许,突然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