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倾听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今天的天气不算好,明明不过七点的样子,天空就已经黯淡了下去。

唐静芸单手插在口袋里,唇角挂着浅淡的笑意,一点也看不出她刚才还和人狠狠的打了一场。

周诗晨侧头看向唐静芸,此刻的她依旧是那个清丽的女子,唯有眉宇间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掩去的厉色,以及一双上挑的凤眸,似乎在暗示着这个女子不同寻常之处。

或许是她盯着她的时间太长了,让唐静芸忍不住回过头来,露出些许疑惑,“这是怎么了?”

周诗晨勾唇,“没有。”说着收回了视线,看向那边警车环绕的方向,似乎还能够隐隐看出一些人在争执的样子,笑道,“想不到啊,在沪市里嚣张了那么久的魏家两兄弟,也会有这样的时候。”她的眼眸深处闪过讽刺。

她其实比很多人都看的透,只是懒得说出来而已。

“是吗,我倒是觉得,这就应了一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唐静芸淡淡的接口,哼,魏家。然后又是忍不住一笑,这侯靖文果然是个聪明人,按照这出警的速度,这警察估计是侯靖文接到电话后就打出去的吧?她不得不怀疑,其实侯靖文也在盼着这一个机会呀。

呵呵,我们的唐静芸同学,她不知道自己已经真相了!

“走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唐静芸终于出声,对着一旁的周诗晨抬头示意,“一起走走?”

“我的荣幸。”周诗晨笑着点点头,跟着唐静芸一起离开。

而事件中心的那些人,都没有发现边上离开的这两个女子。他们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里头魏家少爷和侯家少爷的矛盾上。只是,又有谁知道,这其实不过是刚才离开的女子之一一手主导的呢?

所以说,老祖宗告诉我们,“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其实是非常有道理的。

“唐静芸,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其实很特别?”周诗晨侧头看向唐静芸,细细的观察,她发现唐静芸的嘴角几乎时时都带着平和的笑意,也不知道是她的本心如此,还是一张最真实的面具?不过看过唐静芸那干脆利落的身手后,她觉得,八成是面具!

唐静芸诧异的眨眨眼,“噢,有啊!”

“谁?”

“你啊,你刚才不是告诉我了吗?”唐静芸笑眯眯的对着周诗晨挤了挤眼睛,满眼的戏谑。

周诗晨哑然失笑,这个唐静芸还真是有趣,在她身上你永远都看不透,仿佛下一秒她总能够有出人意料的地方。

“你真是一个随性的。”她中肯的道。

“谢谢,我也这么觉得。”唐静芸诚恳道谢,随性不好吗?她就觉得很好啊。她也不缺太多的东西,反正对于她来说,这一世的生活已经太美满了。

“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啊,不,与其说羡慕你,不如说我羡慕那些无拘无束的人,”周诗晨忍不住弯了弯唇角,“看,是不是很矫情?估计你也猜到了,我爸爸就是沪市的市长。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羡慕我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我,可是我却一点都看不上。”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唐静芸笑了笑,“每个人都会向往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等到得到了,才会发现其实那东西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周诗晨转头看向唐静芸。

唐静芸扯了扯嘴角,眉宇间罕见的流露出几分惆怅,“可是,为了得到那些你曾经向往的东西,你会发现自己已经放弃了太多,毁坏的太深。越是对自己狠的人,越是连条后路都不会给自己留。因为她不会容许自己后悔。”她目光直直的盯着周诗晨的眼睛,“你看呐,既然连后路都没有了,那么就只能一心往前走,哪怕发现那条路并不好。”

“那你后悔过吗?”

“呵,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爬完。”唐静芸淡淡一笑,眉眼里依稀可以看见几分周诗晨看不懂的东西,似乎有些悸动,可是又看不透她的复杂。

唐静芸笑着拍了拍周诗晨的肩膀,“凡事三思而后行,一定要三思,你和我有点像,因为你不会给自己留后路。”

唐静芸在和周诗晨讲话的时候,想到了自己前世所做的那些事情,唐家,权势,野心,登顶,翻雨覆云,她从未给自己退路,从决定想要争夺唐家以后。所以,哪怕后来偶尔对唐家那些血脉亲情的悸动,偶尔午夜梦回,未尝没有想要留住那份温暖的心。只是正如她自己说的,这世间没有回头路。

唐静芸觉得她看周诗晨有点熟悉,因为这个女孩身上,她看到了一种不羁的性情。可是,有舍总有得,她不希望周诗晨将来后悔。

周诗晨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似乎有点懂,又似乎并没有懂,这大概也只有她自己明白了。

两人笑着走出飞雨坊的大门,在门口和一辆低调的小车擦肩而过。

唐静芸眼尖,透过那车窗,隐隐看到一个有些面熟的中年人脸庞一闪而过,眉头悄悄的动了动。

她看向对方的时候,对方似乎也正好和她的目光对上,两人的眼神隔着车窗对视了一眼,然后都若无其事的移开了。

侯靖文。唐静芸在心中默默的念叨,原来是他。

小车内,侯靖文坐在后座上,神色严肃,目光中透着几分慎重,这一次可是他翻身的机会。不由将目光投向窗外,久闻飞雨坊的大名,却从来都不曾见过。

只是却不期然的撞上了一双狭长的凤眸,凤眸里带着几分笑意,只是在沉淀在眼底的却是一片深邃,让他罕见的觉得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

车子快速开过,他很快就将目光移开,心思也转到了马上就要解决的事情上面,嘴角不由缓缓抿起,绷成一条凌厉的直线。

唐静芸低头笑了笑,掩饰眼里的那抹精光,然后淡笑着和周诗晨走过街道,街道两边倒是颇为喜庆,看样子是为了迎接马上就要到来的国庆。

周诗晨踢了踢脚下的石子,轻声道,“我其实真的很羡慕那些普通的人家,有爸爸,有妈妈,家里不用太有钱,每天都能够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也不知道为什么,周诗晨突然有了倾诉的**,那些埋藏在心里的希冀,从来都不曾跟人讲过的念头,突然希望有人能够倾听。

“我妈妈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我爸爸那时候一心扑在仕途上,整天忙的连睡觉都不够了,怎么有空来顾忌他这个女儿?我每天回家看到的就是空荡荡的屋子,屋子有保姆,可保姆身上没有妈妈和爸爸的味道;桌子上总是有很多普通人家吃不上的菜,可是空荡荡的八仙桌上,只有我一个人趴在那里吃饭。”

“别人都说我爸对我好啊,我妈去世后,他为了不给我招惹麻烦,连个后妈都不找。”周诗晨声音里带着几分讽刺,“人家都说凭借我爸的身份地位,想要再娶个老婆别人都赶着上。可是,我看他不是为了我不找,是自己根本就懒的找!”

连亲生的女儿都能够不放在心上,找个老婆那得多麻烦?要是分了他在仕途上的心,那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周诗晨的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她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真的很可笑,她才不在乎自己是哪个大官的女儿,她只想要一个爸爸!

唐静芸是个很合适的倾听者,对于周诗晨的话,她一个外人不好做出什么评价,只能说,每个人的观念都是不一样的。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如果周诗晨生在贫苦的家庭里,她或许就会觉得,父母整天为了钱财、为了生计争吵,那样的生活更痛苦。如果连温饱都做不到,那么哪里还有闲心去抱怨其他的东西?

可是,也不能反驳她,因为她确实只是想要一个父亲的关怀而已。

周诗晨也不管唐静芸说不说话,她其实就是想要找个人和她说说话而已。以前沪市没有,现在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唐静芸,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或许是因为唐静芸身上那种超出同龄人的成熟,会下意识的给她一种安全感。

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唐静芸大致也明白了周诗晨家里的情况。对于周市长这个人,唐静芸没接触过,不说什么评论,不过,作为一个父亲,他似乎是失败的。

两人聊聊讲讲,周诗晨的脸上也恢复了平静,“其实他小时候对我很好的,我还依稀记得他给我当马骑的时候,很喜欢逗我玩,每天下班都会抱抱她。”只是,后来一切都变了。

唐静芸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无言的安慰着她。

在周诗晨平淡的外表下,其实也藏着一颗敏感的少女的心。只是她似乎并没有唐静芸那么强大,只能困窘于内心。

“你看那里,有个帅哥。”周诗晨轻拍唐静芸的肩膀,轻笑道,“他一直都在看你。”

然后她就惊讶的看到了唐静芸的变化,她眉宇间的冷厉瞬间就化为了一汪柔水,整个人都呈现出柔和的样子。

“嗯,他在看我。”唐静芸勾起唇角,对着那边的男人眨了眨眼,然后笑道,“有人来接我了,我要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