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魄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凤眸上挑,眼色凌厉冷酷,出手间虽然依旧有分寸,但是比一开始却重了很多。本来她还顾忌着不想出人命,所以力道比较小,但是眼看着这些人更像是练家子,她也就渐渐的放开了手脚。

对方领头的打手模样的人,见到唐静芸的动作也都不由的升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无他,只因唐静芸那种利落的身上,让他有种不好惹的感觉。

唐静芸这样“大战四方”的样子让在场的不少人都看的目瞪口呆,这还是刚才那个一直都淡然的持着酒杯的女生吗?瞧她那干净利落的伸手,他们都替对方感到疼痛啊!

倒是一旁的周诗晨,因为有着之前在大排档对唐静芸的认识,没有被她的外表先入为主,显得比较淡定,但饶是这样,她依旧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突然想起唐静芸随身带着的那把弹簧刀,她现在深深的怀疑她随身带刀的目的,单是看她的身手就忍不住升起几分怀疑。

至于杨文姗,此时小心的躲在一个男生身后,脸色有些苍白,显得格外的娇柔可怜。她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进入上流社会,就会见识到这样的场面。

她心中忍不住升起怀疑,上流社会难道就是这个模样的?就现在这样的情况,恐怕和混混打架没有什么区别吧?

唐静芸如果知道她的猜测和怀疑的话,一定会忍不住嘲笑。在场的人虽然均是某二代三代们,但是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有资格代表上流社会?这话说出来就是一个笑话!

真正的上流社会,那就该是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每一个人都带着这个层次固有的骄傲和矜持,连每一个举止都该带着本身的气质。

别的不说,这些人的身份除了侯翰林和周诗晨外,在真正的一流世家出来的子弟眼中,根本都不放在眼里。这里,充其量也只能说是内部小聚会儿而已。

当然,能够接触到这样的层次已经是杨文姗的极限了,再上去,如果你没有傲人的身世或者惊人的背景支撑,就只能靠着自己的才华让人惊艳。只是,这样的人有多少?屈指可数。

就算是唐静芸,她一步一步走来,背后也一直有着一个模糊的背景存在,加之她本身的才华和固有的人格魅力,这才让圈子里的某些人不敢小觑她。

侯翰林手里握着自己的手机,不自觉的用力,心中却是有些止不住的担心,他一时间都不好确定自己将事儿按照唐静芸的要求告诉她爸,是对是错。

毕竟侯翰林的阅历放在那里,虽然对政治有所了解,但到底不敏感,所以对于这事儿对于他父亲的意义并不清楚。也只有唐静芸这样久经政商复杂关系的老鸟,才会一眼看透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别以为唐静芸不知道里面的关系,如果不知道,她又怎么第一时间就让侯翰林给他家的那个老子打电话?

当初侯翰林提到飞雨坊的时候,唐静芸就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后来就让姜晔找人帮她查了查这家飞雨坊的背景。姜晔虽然来沪市不久,可是姜系的根基摆在那里,在这沪市里也有着不少的关系,很快就将她要的资料给她找了过来。原来这飞雨坊的老板和魏姓副书记的儿子魏琥诚过从甚密。

唐静芸是什么人?一眼就看透了,这老板分明就是摆在台面上用来掩人耳目的,这家飞雨坊八成是这魏琥诚自己开的。

而这飞雨坊会让唐静芸留下印象,就是因为后世在这里发生过大型的窝案,里头牵扯到了一大票的人,累及魏家背后的派系,让该派系在此次博弈中元气大伤。

当然,唐静芸会关注沪市这里的事情,全因这魏家本身就是和京都余家是一个派系,只不过是两支,一支主南,一支主北,同气连枝,都是那方派系的中坚力量。唐静芸既然已经和余家交恶,自然也会对这魏家同样关注。

她没有想到前世的恩怨,兜兜转转,居然换种方式重新走上轨迹,只是不同的是,这一世她掌握了先机,身后更是站着姜晔这样的存在。

于是,在今天魏炜找上门来的时候,她的脑子急转,就已经冒出了大胆的想法。早就在魏炜张口“我舅舅”加上在这飞雨坊“老子天下第一”的嚣张模样中,猜出了他的身份。

既然沪市魏家必然要做敌人,那她自然是要选择扶持或者交好另一方,而和她有点交情的侯翰林的父亲,沪市的一把手,也就入了她的眼。

她很清楚,值此之时,侯靖文手底下有着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取而代之的手下,在这沪市的情况必然算不上多好。这沪市的局面估计尚未被他打开,他的举措也很难被贯彻下去。没有政绩,又何谈晋升?

她现在就要借着侯翰林在飞雨坊被魏书记的子侄辈寻衅殴打这样的事情,撬动这沪市的局面。

希望这个能够趁机上位的侯书记是个聪明人。唐静芸在心中轻轻勾唇。她倒是不知道,侯翰林其实早就在盼着这样的机会,手中掌握着好几张王牌,足够借着这一丝缝隙,让沪市这片天好好的变一变!

很难想象,这其中的关联以及之后的一切定计谋划,是在唐静芸眨眼间就想到的。

就算是心思再缜密的政客在这里,估计都会对唐静芸这样强悍的算计能力表示敬佩。这算计的不是一丝一毫,而是一个派系,是一座城市的格局,这样的魄力,当世之中又有多少人能有?这样敏锐的眼光和政治敏感性,就算是世家特意培养出来的子弟都未必会有!

这就是唐静芸,就是那个能够以一个私生女之力登顶唐家家主的女人。如果没有那样的魄力和手腕,她又怎么可能掌控那样偌大的一个唐家?

曾经有人感慨过唐静芸,“生女当生唐家女”,说的就是京都唐家的唐静芸,只是很多人都把这句话当成了嘲讽,毕竟唐家正经嫡女出身的儿女居然还玩不过一个私生女出身的唐静芸。可是只有当初说出这话的人明白,这话是真真实实的在夸赞唐静芸。只有和唐静芸正经交锋过,才会发现这是一个何等难缠凶残的对手!

这一世,唐静芸因为姜晔的护着,还有唐家明里暗里的帮衬,已经罕有出手算计官场上的事儿了,倒是一心在商场上玩儿。但是老虎就是老虎,哪怕在姜晔的手心里是只可爱的奶猫,可是离了姜晔照样还是凶猛的老虎。

这一回她会选择出手,一方面是因为魏家派系原因,另一方面也未尝没有心疼姜晔在里头。

她来沪市这段时间,姜晔也没有避着她,她也知道他现在面临的情况,魏家的人手神的太长,捂的太严,连姜晔行事都受到阻拦。她如何能够不怒?自己的男人千般温柔都不够,怎么允许一个魏家嚣张?

更何况,她手头的讯飞和原石投资都在沪市发展,交好沪市的一把手,对于公司的未来发展也是一大好事。

如此,在种种推力下,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侯翰林自然是不知道的,现在满脸嚣张模样的魏炜,自然也不会知道,他给魏家招惹了多少麻烦。

在飞雨坊总经理休息室里,魏琥诚揉了揉自己的发胀的额头,今天他为了应酬喝了不少的酒,此时也感觉颇为头痛。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此刻觉得眼皮子直跳,总感觉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莫非是魏炜那小子又要给他闯祸了?魏琥诚在心中默默嘀咕。

就在这时,他的门被急促的敲响,让他更是皱起了眉头。

在飞雨坊外面,警车急促的声音在回荡,“乌拉乌拉”的声音,令人觉得很烦躁。

这大概还是飞雨坊开办以后第一次迎来警车吧?毕竟魏琥诚的身份摆在那里,沪市也没有哪个会不长眼的找麻烦找到这里来,除非他不想干了!

魏琥诚快步走了上来,对着来人伸出手,笑呵呵地道,“今天是什么风把杜局吹到我这里来了?是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吗,劳的诸位兄弟大动干戈。”

不得不说,魏琥诚却是挺有手腕的,也放的下身份,很是懂的做生意人的和气生财。

不过今天的杜局可没有了那寒暄的心思,冷着脸,“抱歉,我们接到电话,说魏少这里有人打架斗殴滋事。”

魏琥诚第一反应就是莫非魏炜打了这杜局长家的儿子?只是下一秒,听到杜局嘴里吐出“侯书记亲自下达的指令,说是侯少在这里被人殴打”的话的时候,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脸上,心中将魏炜骂了千百遍,这个不省心的蠢货!

侯靖文的儿子被打,这不是诚心给侯靖文找自己的茬的机会吗?说不定还得拖累自己的父亲!

就在魏琥诚心里大骂魏炜的时候,杜局已经让人准备动手了,他现在小命可捏在侯书记手上,由不得他不认真办事!

所以,就在唐静芸将一个大汉打倒在地的时候,她对着魏炜诡异一笑,然后转身撤到侯翰林那一边,不再动手,一边这样做,一边对几人淡淡一笑,神色平淡,哪里还复刚才那狠辣的模样?

然后在下一秒,门被应声打开,杜局带着警察走了进来,同来的还有魏琥诚。在魏琥诚看到满地狼藉,一看就是进行过激烈打架模样的场地,顿时脸黑的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