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突破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就在唐静芸那头刚刚将侯翰林心中的怒气压下去的时候,他们房间的那扇大门猛然被人踢开。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侯翰林抬头,在看到门口打手模样的男人的时候,不由皱起了眉头,盯着门口看。

好多个大汉走进门内,依旧排开,排场弄的老大。不仅仅是侯翰林,侯翰林带来的一干人见此,也纷纷的皱起了眉头,到底是谁这么不懂规矩?居然没事找上了他们这里!

只见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走了进来,来人长得也不算多差,就是气质上差了一截,含胸收背,一对眼珠子看人的时候总带着几分猥琐。头发用发胶向上拉起,梳的油亮。更好笑的是,那一张脸上此时露出了好几处青紫,看上去格外的滑稽。

这人一走进来,就大喇喇的看向侯翰林,扯了扯嘴角,目露不屑,“哟,这不是沪市的第一公子侯少吗?”

他提及侯少的时候,那语气里可没有多少尊敬的意思,更多的也只是一种嘲讽的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哪个封疆大吏家的少爷,瞧这排场还真小不到哪里去!

侯翰林此时也认出了来人,冷冷的扯了扯嘴角,“原来是魏家表少爷,不知道来我这里有何贵干?”说着,他指了指他周围的那些打手状的男人,“魏表少爷,这些人又是做什么的?”

这个魏炜侯翰林还是有点印象的,魏副书记亲妹妹的儿子,从小就不干好事,小一点的时候打架泡妞,等到大一点就在外头寻欢作乐,偏偏很多人碍于魏副书记的名头,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却更加助涨了这魏炜嚣张的气焰。

不过,很多人都知道魏炜的忌讳,他最讨厌别人叫他“表”少爷,这让他觉得自己和魏家的关系远了一层,所以很多人都很识相的叫他一声“魏二少爷”,只是今天,侯翰林一口一个魏表少爷,听的魏炜格外的不爽。

“哐当!”

不爽的魏炜,狠狠的踢翻了脚边的一个椅子,“来干什么?这还用说吗?你侯翰林倒是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让你身边的那群人打我!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他指着自己的脸,“瞧瞧我脸上的伤,我妈都没舍得打过我一次呢,你他么又算的上老几?那个是谁揍我的?我要一个一个揍回来!”

侯翰林冷冷的看着在自己面前耍威风的魏炜,眯起了眼睛,冷冷的吐出话语,“揍你还是轻的!你出门的时候你爹妈没教育过你要尊重别人吗?瞧瞧你这副腔调,我们沪市有你这样的公子哥儿,还真是一个耻辱!”

站在侯翰林身后的唐静芸,放在军子肩膀上的重量又加重了几分,阻止了他的动作,悄悄的摇摇头。

这魏炜拿侯翰林没办法的,但是对付军子家里却是能够的。

“姓侯的,我再问你一遍,今天那些打我的人你交不交出来?”魏炜的目光在房间里打转,在看到杨文姗略显苍白的漂亮脸蛋时候,嘿嘿一笑,眼睛咕噜一转,“顺便再赔上这个小美人给我,让哥哥我风流快活,我就不计较这些了!”

侯翰林看着魏炜的目光有如看着神经病,究竟是谁给魏炜这样的错觉,他们魏家对沪市一把手的位置十拿九稳?难道没有人告诉他,魏家本身就在此次博弈中略输一筹,这才让其他派系有反击的机会吗?

“我侯翰林今天也就把话放出来!两个字,休想!!”侯翰林冷笑,争锋相对,寸毫不让。这关乎他父亲在沪市的名声的事情,他怎么可能退后?

魏炜狠狠唾了一口,“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我打!”

魏炜带来的那些打手状的大汉们顿时都是走上前来,侯翰林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他虽然学过一些防身的,可是对上这些人肯定是没有胜算的。

唐静芸眯眼冷笑,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抄起桌上的酒瓶就是一瓶子砸到了侯翰林身前的大汉脚前,溅起的玻璃渣子碎片在大汉的身上割开了数个小口子。

她快速欺身上前,一把踢开侯翰林左侧身边的大汉,将侯翰林向后一扯,然后在侯翰林耳边压低了声音,低吼,“打电话给你父亲。”

“可是……”侯翰林皱眉,他们二代有二代圈子的规矩,在外头玩这个,很少让家里长辈出面,不然什么小打小闹都让父辈们知道,还玩什么?更何况,他无法想象,自己那个一向对他颇为严厉的父亲,在知道了他这个素来引以为傲的儿子居然在外头和人打架,而且还打回家求助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他默默的觉得有些腿疼啊,他真的会被打断双腿的!

“给你父亲打电话!他一定不会怪你的,反而会夸你!”唐静芸狠狠的拍了拍侯翰林的肩膀,仿佛看透了侯翰林的担心,沉声解释道,“相信我!”

说完就将侯翰林往身后一推,然后如鱼入水的和那群大汉厮打开。

侯翰林被推开后,咬了咬牙,在周诗晨和军子几个的保护下,避到了一个角落里,拨打了父亲的电话。他有些忐忑,自从成年后,他几乎就没有再次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了。

“喂,我是侯靖文。”电话那头传来了沉稳有力的嗓音。

“爸,是我,翰林。”侯翰林定了定心神道。

“哦,是翰林啊,这个时间找爸爸是有什么事情吗?”电话那头的侯靖文拿下了鼻子上挂着的眼镜,揉了揉鼻梁,有些疲倦地问道。

“爸……我,我在飞雨坊和人打架了,对方很厉害。”侯翰林觉得自己的两颊有点烧,握着手机的手心里隐隐有汗水。

“什么?”侯靖文按揉鼻梁的动作顿了顿,“再说一遍,你在哪里?”他的眼中闪过精光,像是看见兔子的老鹰,锐利无比。

“在,在飞雨坊。我和魏家那个魏炜打架了,他现在正让打手来打我们!”侯翰林急急地说道,以为他父亲生气了。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会派公安局过来。”侯靖文却是没有顾虑那么多,只是沉声应下了,然后挂断了电话。他这样的干脆利落,倒是让侯翰林感觉有些难以置信。他没有听错吧?一向最反对公权私用的父亲,居然会做这种决定?

而那头挂了电话的侯靖文,却皱起了眉头,缓缓的敲击着桌面,平稳而有旋律。

这真是太巧了!

他执掌沪市的这段时间里,因为几方派系力量太过强大的缘故,反而使他这个一把手显得无足轻重。可他一个能够凭借这种博弈机会巧妙上台的人,会是没有脑子的那种吗?他早就暗中遣人查探过某些人的消息和把柄。

而飞雨坊就是那时候进入了他的视线里。

无他,正是因为这飞雨坊的实际持有人,正是他手底下最不安分的那位魏副书记的儿子。这魏副书记可是曾经最有望上位的,要不是他横插一脚,可能还真的就遂了他的愿。

于是他凭借着在沪市这么多年搭织起的一张无形而庞大的关系网,一点一滴的收集起来这飞雨坊的消息和资料。

时至今日,东西都已经搜集的差不多,就差找一个机会来插手这飞雨坊的事情了。

他本来还在苦苦思索,心中琢磨着实在不行要不要找人刻意制造一个,没有想到他儿子的一通电话就帮他解决了这个麻烦!

他侯靖文的儿子在这飞雨坊被人恶意袭击,向他老子求助,而他老子疼爱儿子,为子一怒,命人前去找飞雨坊的麻烦,这不是最现成的借口吗?

想到这里,侯靖文突然觉得有点奇怪,不过细细想想似乎又没有什么问题,敲击着桌子,好好的琢磨了一会儿,确定事情没有纰漏后,他拿起电话给市局局长去了个电话。

等到他挂断电话,猜测着对方在他的这个电话下,应该已经抹着汗水的样子,冷冷一笑,既然你要忠心不二,那我就给你个表忠心的机会。不过你家主子到时候自身难保,可顾不上你了!不听话的人就没有在台上的必要了,早晚都要给撤了!

这沪市的局面就从这里展开吧!他侯靖文今日就要借助这飞雨坊的事情,强势的狠狠撕开这局面,杀鸡儆猴,让大小官员都好好的醒一醒!看看谁才是他们的老大!

而那个接到电话的市局局长,此时脑袋上的汗水涔涔的往下来,他对飞雨坊的事情知道的再清楚不过了!他的心中第一次升起了寒意,也升起了对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侯书记的敬畏。

咬了咬牙,现在这局面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眉头狠狠的皱起,收拾了一下就让手下的匆匆的出警。

姑且不论这沪市里的某些大人物的心思,此时侯翰林的房间里的打斗就甚是激烈。

那些打手估计都被魏炜嘱咐过,出手都很是狠辣,哪怕唐静芸一个人拦下了不少人,依旧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唐静芸眉头狠狠的皱起,对着在场的人冷冷一笑,然后将手上的一个大汉凭借着手劲狠狠的提起,“砰”的一声将人砸到魏炜那里,砸的他人仰马翻。

然后一个后仰,躲开一个大汉的重拳,单脚支地,一个侧空翻,扫落茶几上的东西,俱是往对方扫了过去。

眼睛瞥旁边的那台厚重的电视机,冷冷一笑,抱起那电视机就往对方砸去,“砰”、“哐当”的沉闷撞击声,听的人心跳加速。

侯翰林看着这么彪悍的唐静芸,深深的倒吸一口凉气,第一次为姜司令能不能够降助唐静芸感到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