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长开不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抬眸看了一眼离开的杨文姗,然后继续和身边的两人聊天,唇角弯起,和平常的笑意看起来没有什么差别。

“这飞雨坊的设备倒还真不算差,”唐静芸看着有几个人在那里霸着麦克风唱歌,笑道。

“确实不差,飞雨坊虽然是新开的,口碑没有老的那些好,但是这里的东西都很好,我们平常也爱来这里。”侯翰林笑着点头,脸上带着几分赞同,“我当初也是圈子里的一个朋友介绍过的。这飞雨坊的老板关系听说挺硬的。”

周诗晨闻言嗤笑一声,“再硬会有你硬?”堂堂的沪市第一公子就是他自己,这不是存心让其他人没话说吗?

侯翰林翻了她一眼,“搞得好像你关系不硬似的!”瞧瞧,瞧瞧,掀了原先的那层伪装后,这个沪市上流圈子里有名的名媛,也没比街上的泼妇好多少!

你说谁是泼妇?周诗晨用犀利的眼神看向侯翰林。

除了你还有谁?!侯翰林耸了耸肩,同样用眼神传达意思。

周诗晨狠狠的瞪了一眼侯翰林,然后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很好,居然敢挑衅本小姐,你给我等着!

莫名的,侯翰林感觉背后一阵阴冷,心中有些后悔,不该和周诗晨这样表里不一的女人斗嘴,被她记恨在心,那可没有好事啊!

“嘭!”

就在三人聊的开心的时候,大门突然被猛烈打开,撞在墙上,发出了剧烈的响声,让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那人赫然就是杨文姗!

不过此时的杨文姗显得颇为狼狈,领口显得有些凌乱,半边脸红肿着,看上去像是被人扇了一个巴掌。此时脸上没有了原先的甜美笑容,苍白中掩藏着惊慌。

她粗喘着气,“快,快过去!赵晨他、他被人拦住了!”

在她急促的喘息中,众人听明白了她的遭遇。

赵晨,就是刚才陪她一起去的男生,简直就是乌鸦嘴,没想到两人在回来的时候还真的遇到了麻烦。一个喝醉的人上前调戏杨文姗,也不知道是不是将她当成了飞雨坊里的坐台小姐,拉着她就要动手动脚,被赵晨阻止了。可没成想对方有两个人,赵晨打不过,拦着两人让杨文姗快点回来报信!

在场的人一听,顿时就被点爆了脾气!

他们是谁啊?这里的最差也是沪市中层的官家二代子弟,平素走在外面也是被人簇拥的对象,只有他们欺负人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被人欺负的道理!现在居然有人敢和赵晨动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侯少,我带几个朋友一起去看看!”一个皮肤偏黑的男生“嗖”的站起来。这群人里,他和赵晨玩的最好,关系最铁,一听到这事情自然最担心。

侯翰林此时也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沉着脸点点头,“行,你多带几个人过去!实在不行就报我名字!”今天可是他邀请这些人出来玩,如果人就这么被打了,那他的面子也不好看!

转头看向杨文姗,沉沉地道,“杨文姗你也跟着一起去,给他们带路!”

皮肤偏黑的男生对着侯翰林点点头,带着几个人风风火火的就出去了,杨文姗跟在后面,死命的咬紧了嘴唇。她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心中依旧还有些惊慌。很难想象如果刚才没有人陪在她身边会遭遇什么……

这样想着,她的背后一阵寒凉。

而在房间里的侯翰林,则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房间里一反刚才欢快的氛围,显得有些沉闷。

唐静芸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抿了一口,淡淡一笑,“没事,那小子顶多吃点皮肉上的苦,也算是全了他英雄救美的事念头。”早就在杨文姗冲回来的时候,唐静芸就已经通过异能找到了赵晨所在的地方,自然能够确定他没有生命危险。

侯翰林则是大口的灌了一杯啤酒,冷笑,“哼,我倒是要看看谁的胆子这么大!不知道还想不想在沪市混了!”他这话倒没有开玩笑,在场的可不是他侯翰林一人,在场的人谁家中没有点关系?

周诗晨眯眼,“其实我也挺好奇的,这飞雨坊的客人的素质还真是有待提高。”

在屋内一片沉默的情况下,没过多久就又被人推开了,来人正是那几个男生,其中脸上挂了彩,杨文姗也跟在这几人身后。

“怎么样?”侯翰林将目光投向赵晨。

赵晨摇摇头,然后忍不住“嘶”了一声,大概是拉扯到他刚才挨打的的地方,“没什么大碍,就是估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不好出门了。擦!打人不打脸!这两个王八蛋!小爷我一定要废了他们!”说到最后,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侯翰林见此忍不住笑着摇头,这赵晨也是他们圈子里的一个,忍不住笑骂道,“你被他们揍的时候怎么也不知道报你的名字,或者我的名字?来飞雨坊的玩的,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吧?!”

侯翰林不说还好,一说,赵晨和其他几个人都沉默了。侯翰林皱眉,觉得里头可能有点事情,然后淡笑着挥了挥手,“行了,大家都继续玩吧,不是什么大事儿。”然后对着赵晨和那个皮肤偏黑的男生招了招手,“赵晨,军子,你们两个过来。”

两人走了过来,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而杨文姗也坐在了一侧的沙发上,眼眶红红的,看上去很是惹人怜爱。

“怎么回事?”

军子看了眼侯翰林,抿了抿唇才开口道,“一开始阿晨就已经报了侯少你的名字,我到的时候,正好就是对方骂骂咧咧几句话。”

“什么话?”

“对方说,‘侯少?侯少算什么!我连他爹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他侯翰林?’”觑了一眼侯翰林面无表情的脸色,军子又继续说道,“还说,‘侯靖文不过是平衡派系力量的一颗棋子,我小舅迟早要取而代之的,到时候丧家之犬,谁会放在眼里’。”

侯翰林听着这话,眼睛缓缓的眯起,抄起桌上的杯子就要往下砸!

这一刻的侯翰林,脸色阴沉,身上带着一种摄人的气势,令一旁看着的杨文姗突然感到很陌生,仿佛从未认识过那个谈笑风生的侯少。

哪怕侯翰林一直都是以平易近人的姿态示人,可是他到底官家出身,身上的那种官家子弟的脾性也是有的,只不过平常收敛的比较好而已。杨文姗这些人自然是一直都只能够看到表面的人,怎么能够想象到这样的官家子弟还有这样的一面?

直到此时,她才感觉几分畏惧,才恍然发现,这些人不是她平常相交的朋友,是动动气就能够左右她未来的人。

“慢着!”

唐静芸伸手拦住了侯翰林砸杯子的举动,淡淡一笑,“生什么大气?你以为砸两个杯子就能够出气?如果真有用,我送你一箱。”说完,转头看向军子,“那人的小舅又是什么来头?怎么看上去好不嚣张的样子!”

军子眯了眯眼,“他没说,我光顾着帮阿晨,就将人揍了一顿。”

唐静芸闻言,眯了眯眼,“是吗?”说着看了一眼军子,“小心着点,最好回家和你家老爹通下气,小心上头给人给他穿小鞋!”

“不会吧?”军子脸色骤变。

“未必。”唐静芸摇摇头,“说不准,这人能够说出那句话,他小舅最差也得是副市长、副书记的位置……”

这些人听着唐静芸侃侃的分析,看向唐静芸的眼神都变了,而此时的唐静芸,收敛了一开始身上的那种清冷平淡,手指把玩着手上的酒杯,一双凤眸里闪过着睿智深沉的神色,让人有种见到自己家中长辈的错觉。

在唐静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她说话的时候,不经意得带上了前世还是唐家家主时候的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一言一举中都带着优雅的凌厉。

这样的唐静芸,有种令人想要臣服的魅力!

而至于什么杨文姗之类的,在那一刻,已经根本就没有了比较的资格,两者根本就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如果说杨文姗还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那么唐静芸早就是盛放的牡丹,开的浓烈馥郁,开的鲜明怒艳,并且,长开不朽!

而侯翰林则是已经皱起了眉头,听着唐静芸这么说,他心中已经和沪市的一个副书记隐隐对上号了,虽然还不确定,但是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不由的捏紧了拳头,欺人太甚!

杨文姗坐在一旁,听着有些云里雾里,她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只是隐隐知道,似乎惹了什么厉害的人物,心中一时间忐忑不已。

而在另一间的包厢里,一个油头粉面的男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很是凄惨,正抱着另一个人痛哭,“表哥!你是我的亲表哥!这回可一定要帮我教训回来!居然有人有人敢在你的地盘上打我,简直不把你放在眼里!”

魏琥诚看着自己表弟一脸凄惨的样子,心中也是升起了几分恼怒,毕竟是自己姑姑的孩子,而且还因为入赘的关系,姓的是魏姓,加上喝了酒,这脾气就有些控制不住,不由皱眉道,“对方有没有说是什么人?”

“没有!”魏炜摇着头,瞒下了心中的那几个人的身份,不就是个迟早要下台的侯书记家的儿子吗?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

怪也只能怪平常魏琥诚在魏炜面前牛吹的太厉害,让魏炜以为偌大的沪市就这魏家一家似的,所以才根本就不让人放在眼底。

等到出了事发后,魏琥诚才后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