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玩意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歪头抽着烟,眯眼,斜靠在沙发上,两腿搁在一起,在七分修身牛仔裤的衬托下,显得更加修长高挑。一双凤眸微微开阖,明明是一张清丽的容貌,却因为那双眼睛更添艳色,有种说不出的风情在里头。

她侧头看向一旁的杨文姗,注意到她缩在身侧的手指正死命的绞着衣服,骨节发白,心中不由弯起了唇角,到底还是年轻气盛呀。凤眸弯弯,淡笑道,“今天没有什么助兴的活动吗?就这样干坐着吃喝我可吃不消。”

侯翰林嘿嘿一笑,如果只是他们这群男的出来玩,那自然是少不了某些环节的。可是谁让今天还有周诗晨和唐静芸呢?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自然就不好碰了。

“这不是顾忌着你吗?”带着姜军长的妻子点鸭子,说出去不说姜晔的反应,他老爹肯定拿鸡毛掸子打的他上蹿下跳啊!

唐静芸笑着睨了他一眼。

杨文姗听了,却是在心中转了一个念头,“这飞雨坊不是kv吗,我看这里的设施都是一流的,不如我们唱歌如何?”

侯翰林觑了一眼唐静芸,见她不反对,也是笑着点点头,“好!瞧我这脑子,还是杨同学转的快!”说着对一旁的人挥挥手,“快去把设备开了。”他一吩咐,自然有人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开设备。

杨文姗笑着道,“别什么杨同学的,听着太生疏了,叫我名字杨文姗就好了,我和唐静芸一样不会在乎这些的。”

侯翰林笑着点点头。

侯翰林带来的人在开了设备后,看到他们的侯少正在和杨美女聊天,顿时都很识相的自己唱了起来。

不得不说,杨文姗其实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至少聊天的时候还是很有技巧的,博得了侯翰林不少好感,也升起了几分谈性。

等到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侯翰林笑道,“我听说杨文姗你是学声乐的,能够来沪大做交流生,肯定也是佼佼者,不如来唱一个怎么样?”

杨文姗没有谦虚的接过了话筒,笑容里带着自信和骄傲,她在声乐一道上,造诣确实很高,连她的老师都夸她有灵性,“那我就献丑了。”

她点了一首老歌,是首**的情歌,配着她的嗓音和专业素养,将歌曲里的凄凄婉婉唱了个十足。这样的歌声自然不是刚才那些公子哥儿的玩闹可以比的,让在场人不自觉的停下了动作,静静的听着她唱歌。

等到一曲结束,侯翰林带头鼓掌,“好!不愧是专业出身,唱的可比这群猴崽子们好多了!”

杨文姗闻言脸上不由泛起了红色,“献丑了,其实我也唱的一般般,只不过大家都不是专业出身的而已。”说着,转头看向唐静芸,“我记得唐静芸似乎也很会唱歌,不如你也来唱一首怎么样?”她的杏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唐静芸,脸上带着适当的笑容。

众人闻言也不由将目光投到唐静芸的身上。

唐静芸挑眉,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杨文姗,这把火还是要烧到她的身上呀!她就是想不明白了,这杨文姗挑谁不好呢,为什么非要来挑她呢?她想要借着她的关系进入上流社会,她也就懒得计较了,可是这样明面笑意暗中找茬的做法,还真是令人不喜啊。

她难道以为自己看不出来吗?

笑话!这些都是她唐静芸玩烂掉的把戏!

在场的不少人心中不自觉的将唐静芸和杨文姗比较,杨文姗的确是个美女,甜美可人,加上刻意的打扮,更是令人眼前一亮。

可惜美则美矣,却少了几分与之相称的气质,总觉得那张脸上少了点什么,惊艳过后很容易让人遗忘。

而唐静芸则不同,她的身上带着一种岁月砥砺出来的美丽,那清丽的容颜十分耐看,越看似乎越琢磨不透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凤眸开阖间,更是让人有种会被吸住的错觉。

同样是年纪相仿的两个人,唐静芸怎么就看上去格外的不同呢?不少人都在心中升起疑惑。

似乎,在唐静芸身上,能够看到不属于她的这个年纪的魅力。看,现在这么慵懒的依靠在沙发上,手中端着酒的唐静芸,莫名的就带着不可忽视的气场。

见唐静芸不答话,杨文姗脸上流露出几分尴尬,“唐静芸你不想唱就算了,是我莽撞了……”

唐静芸挥了挥手,唇角勾起,淡淡的“嗯”了一声,“我这人唱的不好听,就不出来丢人现眼了。”

杨文姗还待说话,就见侯翰林已经笑着接了过去,笑眯眯地道,“算了吧,唐静芸的歌可不是我们这些人有资格听的,还是我来唱一首吧,好好听听,我有没有做大明星的潜力。”

唐静芸抬眸,睇了他一眼,笑道,“行啊,我听听,我有个朋友是天空娱乐的老总,你要是唱的好,我让他签了你,资源倾斜,保证让你红透半边天!”顿了顿,补充了一句,“如果你不怕被你爸打死的话!”

侯翰林缩了缩脖子,没好气的翻了一眼唐静芸,“好好说话,别提我爸!”

在场的人也都继续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将氛围又炒热了,好似刚才杨文姗的那一幕不曾出现。他们心中却都是暗暗咂舌,天空娱乐哇!那可是大陆少数能够比肩港都娱乐公司的大型公司啊!听唐静芸这语气,分明就是关系很熟的样子啊!不愧是来自京都的人!

而杨文姗则是不自觉的咬了咬下唇,眼底怨恨的神色一闪而过,她唐静芸怎么能够这样!

一旁的周诗晨进来后说话的次数不多,大多数都是和唐静芸小声说笑几句,却悄然将杨文姗的神色收入眼底,敛眸的时候不着痕迹讽刺的笑了笑。

这个女生可真是单纯的可以。唱歌?她有什么资格让唐静芸唱歌?别以为她唱的好听了,得到了在场这些人的几句夸奖就有多了不起,人家根本就没将她放在眼里,不过是口头的捧捧场,天知道心底把你当成什么玩意呢!

官宦人家出来的孩子,多说几句好话谁不会?反正又不会伤及他们的利益。

她虽然不清楚唐静芸的身份,可看侯翰林都对唐静芸颇为尊敬的态度,肯定是来头不小。她们这样身份的人,行事最是讲究一个“度”。就拿她自己来说,在外头关系一般的人面前,罕有唱歌的习惯,不然姿态拿捏的太低,反而会让别人看低了。

有时候,家世身份到了一个程度,由不得她们不矜持,只因这样才配得上她们的身份。

侯翰林一曲唱完后,喝彩的人不少,不过大多数都是喝倒彩的。

唐静芸两手一摊,“看来你是没有成为明星的命了,看来你爸倒是要放心不少,你们老侯家也不用担心出个‘离经叛道’的小子了。”

侯翰林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明明是老气横秋的话,可从唐静芸嘴里说出来,却不会感到违和。想到她背后的姜晔,那可是能够和他父辈平起平坐的人物,她会有这样的气度那也就说的通了。

别看侯翰林和唐静芸相处的融洽,可侯翰林一直都不曾忘记,真要算起来,她的辈分绝对不低。

接下来大家又唱了会儿歌,玩起了猜拳大牌的游戏,大概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在场的人也都放开了少许,玩闹的声音也响了很多。

杨文姗被几个热情的男生拉过去玩猜拳游戏,而侯翰林、唐静芸、周诗晨三人,则是窝在沙发上端着酒闲聊。

“我记得你上次出来玩,已经隔了有小半年的时间了吧?”侯翰林看了眼喝酒的周诗晨。

周诗晨嗤笑,“我家教严,可比不上你家中,当心养成了个浪荡子,将来侯书记肯定打断你的腿!”

既然已经让侯翰林知道了自己的真面目,周诗晨也懒得在他面前装样子,毫不顾忌的暴露出了自己的幸灾乐祸。

侯翰林觉得这样的周诗晨多了几分人气,然后又忍不住龇牙抽气,“哼,我看周市长才是要着急的人,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养歪了吗?你在人前那可是典型的名门淑女哈!”

周诗晨扯了扯嘴角,冷冷一笑,“哼,那也得他有空来管我!”

侯翰林顿时讪讪的闭嘴,在心里偷偷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让你管不住自己的嘴,怎么一个不小心就忘了周家的那些事儿!周诗晨听说和她父亲周市长的关系也有点微妙啊!

唐静芸看着这一幕,心里一动,然后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周诗晨眨了眨眼,低垂的眼眸里独孤一闪而过。

唐静芸心中轻轻一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也难怪当初周诗晨一个人坐在大排档里的时候,身上会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孤单,大概就是因为家中的某些关系的缘故吧?

侯翰林这边继续聊着,氛围倒是很不错,毕竟他们几个相对而言都是站在一定高度的,眼界也不窄,价值观也不会有太大的差距。虽然不会在这样的场合妄议政事,但是偶尔的隐晦的说上几句倒也不错。

这边三人相谈甚欢,可让另一边的杨文姗妒火中烧,凭什么唐静芸就有资格坐在那里了?

她时不时的抬头,倒是让一旁一起玩的男生注意到了,以为她只是好奇那边几人的聊天,不由笑道,“别看了,侯少他们的世界可不是我们能够插足的。”

“是、是吗。”杨文姗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低下了头,“我去下洗手间,很快就回来。”

男生皱了皱眉,“我陪你去吧,飞雨坊这里龙蛇混杂,你一个女生容易招麻烦。”

杨文姗自然是笑着点头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