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山鸡和凤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沪市北街的飞雨坊。

侯翰林大喇喇的坐在沙发上,手上端着一杯酒,眯眼看着门口。他的身侧坐了不少人,不过看向他的时候,都是眼带恭敬的。这侯翰林可比前一任的沪市第一公子城府深多了,行事也很老道,不会轻易得罪人。

“咚咚——”

门被打开,侯翰林的眼睛亮了亮,不过在看清走进来的人的容貌的时候,将微微仰起的上身又靠回了沙发上,面上不着痕迹的笑道,“是杨文姗同学啊,大美女,欢迎来我们的聚会。”

杨文姗笑笑,拢了拢自己侧脸的头发,笑道,“侯翰林,这里可真难找。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感觉有点新奇。”

杨文姗看的出是用心搭配过的,一身浅白色长裙,将她姣好的身材都勾勒了出来,该凸的凸,该凹的凹,配上一张甜美可人的笑脸,倒是令众人眼前一亮。

在场的人在杨文姗叫出“侯翰林”三个字的时候,忍不住将目光投在两人身上,这个女子是什么人?居然直呼侯少的大名?难道是侯少的“朋友”吗?顿时对待杨文姗的态度也多了几分慎重。

侯翰林闻言只是笑笑,“那就以后多来几次。”不待杨文姗欣喜,就接着问道,“唐静芸没和你一起来吗?那家伙也真是的,别放我鸽子啊!”

杨文姗脸上不自然的神色一闪而过,看上去依旧笑着摇头,“我也不清楚,我是自己来的。”

“哦,那再等等吧。”侯翰林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脸上也没有露出丝毫的不喜。

周围的人见此,神色转了转,笑着和杨文姗打招呼,令杨文姗心中颇为得意。

侯翰林身旁一个玩的比较好的男生凑过去,笑嘻嘻地道,“侯少等的是谁啊?居然这么大脸,我还以为侯少从来都等人呢!”

侯翰林笑着耸了耸肩,“没办法啊,人家脸大呗。你们这群小子,等会儿可给我收敛着点,别惹到了那位姑奶奶,到时候我可不会出面保你们!”

其他几人都是对视了一眼,目露诧异。

“大老远的就听到有人在说我坏话了,侯少,你可不地道啊!”就在这时,一道嗓音从门口传来,只见一个女子推门进来,脸上带着熟稔的笑意。

今天的唐静芸穿了白衬衫和七分牛仔裤,头发虚虚的垂着,看上去打扮的很随意,但是就是这份随性,令人不敢小觑。

她单手插在口袋里,推开门,露出身后同行的周诗晨,“我和周诗晨一起来的。”

周诗晨对着在座的人点点头,然后就挑了一个位置坐下。在座的人不由诧异的在两人身上打转,周市长家的千金?什么时候和侯少这么熟悉了?

唐静芸笑着坐在侯翰林旁边的沙发上,发出了一声喟叹,“累死我了,看到沙发就懒的不想动了。”

侯翰林好笑,倒了一杯酒给唐静芸,想要调笑几句,但是不经意看到唐静芸眉宇间浅薄的艳色,很识趣的没有挑这个话题,笑道,“你可真是随意,这可是我侯翰林的聚会,居然穿成这样就过来了!”

唐静芸翻了一眼,“你想怎么样?如果不是你,我还巴不得在家里休息呢,我才懒得出门。”

闻言侯翰林哈哈大笑起来。

杨文姗一看这个样子,低垂的眼眸里闪过妒忌,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唐静芸一出现,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总是集中在唐静芸身上!明明她比她要好的多!

侯翰林还要和他聊天,不过唐静芸淡笑着摆了摆手,他也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其他的方面。

“前几天听说姚家的少爷撞了人,听说是酒驾,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有个人笑着说道。

“是啊,我也听说了,听说被撞的人家不服,要上告,可架不住人家有权有势。”另一个人露出几分嘲讽。姚家是后起之秀,换句难听的,那就是暴发户,行事中总是少了几分内敛,也确实让沪市不少老牌的家族不喜。

“就是啊,我听说那姚家的可嚣张了,叫嚣着自己的车子买了上百万呢,不要人家赔已经是万幸了!”有个人嗤笑出声。

……

和侯翰林比较熟悉的那个男生,眼看侯翰林并无笑意,似乎不太想提及这个话题,赶紧给绕了过去,“姚家的人行事一直这样,小家子气,咱们侯少才是低调,听说前段日子那可是入手了一辆好几百万的豪车,全球限量版的那种。”说着给侯翰林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这些人都是人精,话题立马就转到这个上面来了,嘻嘻哈哈地说道着。

杨文姗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层次,此时听着在场的人的话题,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向往,豪门公子,风度翩翩,宝马香车,一掷千金,这才是她所向往的层次!也是她杨文姗合该身处接触的层次!

这样想着,她的脸颊悄悄升起酡红,那双杏眼里闪烁过野心,那是对财富名利的向往,是对未来的勃勃野心。

原来这才是豪门世家子弟该有的生活!她以前遇到的那些没钱充阔的暴发户根本就不能够比啊!她仿佛看到了那种生活在向她招手!

侯翰林不在意的摆摆手,“不就是一辆车子吗,我小叔在国外做生意,碰巧我之前过生日,这才送了我一辆。”他笑着看了眼周围的人,“你们也别装穷,谁手里头没辆像样的车子?”

周围几个人都是不自在的咳了几声,也是,这些人能够凑到侯翰林身边,家中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侯翰林看了眼旁边淡笑着的唐静芸,道,“再说了,我可真算不得多有钱,要不是我家小叔接济我,凭我爸每个月给我的那点钱,来这飞雨坊玩一场都不够啊!”

周围的人顿时都是笑开了,显然也听说过侯少的父亲教育孩子的方式。

“侯少说的这么可怜,害的我都想把今天这顿请了。”杨文姗在一旁捂着嘴轻笑,笑容里看上去真诚十足。

侯翰林却是好似没有看到似的,不在意的挥挥手,“你请客干嘛?有真正的大款在呢。”说着,转头看向一旁的唐静芸,脸上带着几分促狭,“是不是,唐小姐?”

唐静芸翻了他一眼,“我说侯少这是怎么了,那么好心的邀请我出来玩呢,感情是在这里等着我。我唐某人可是个穷人啊!”

侯翰林被唐静芸这姿态弄的无奈摇头,“你装!你就装去吧!都说穷玩车,富玩表,你的手上的那样一只小小的手表,比起我的车子来,价格只高不少吧?”

在场人顿时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唐静芸的手腕上去,纤细宛如白玉的手腕上,带着一只精致极了的手表,不注意的时候不觉得,但当仔细打量后,才猛然发现,那只表低调中尽显奢华和档次,看着就是一种享受。

唐静芸不在意的晃了晃手上的表,从手上摘下来,投到侯翰林的怀里,“瞧你那眼睛,我进来的时候就盯上了吧?我朋友送的。”这只表是唐静芸暑假生日的时候,何延陵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价格确实不便宜,不过对于何延陵如今这个身价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唐静芸的几次投资,他一直都是直接受益者,手上的钱总是不要命的跟着唐静芸往里面投,早赚了个钵满盆满。

侯翰林嘿嘿一笑,他还真是个喜欢表的男人,只不过自己没有这个条件。

周诗晨这时候也笑了,“真看不出来你这么有钱!果然是个低调的人啊!”

唐静芸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有所指,“彼此彼此啦。”

杨文姗先是听到了唐静芸身佩豪表,然后又看她这么不在意的态度,居然还是“朋友”送的,顿时心中就升起了嫉恨,朋友?真不知道是什么“朋友”呢!说不定是金主呢!

周围的人眼见这个和侯少很熟的女子,打扮的虽然随意,可是单是一只表就足够让无数人不看小觑,纷纷在心中肯定的冠上了“低调”二字。

一聊天,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京都人,顿时心中也对她有了个大体的定位。这位可不是可以随意玩玩的人,是有身份有来头的!

唐静芸眯眼看着这一幕,唇角悄悄勾起,这些世家子弟就是这么的现实,不由看向侯翰林,“得了,表还我吧,这是我朋友送的,我也不好随意转送,如果你真的喜欢,回头我让人去给你定制一只,反正左右不过是只手表。”

侯翰林讪讪一笑,“还是算了。”敌我未明,哪里敢收这位的东西?

唐静芸也不在意,重新戴上手表,从自己口袋里掏出烟,抽了一根,然后递了一根给侯翰林,转头像周诗晨示意,周诗晨摆了摆手“我不抽。”心中却对唐静芸抽烟不觉得奇怪,尽管唐静芸的身份似乎很金贵,但她却总觉得她身上带着几分道上的习性。

只是唐静芸熟练的抽烟的动作让一旁的杨文姗心中冷笑,看吧,这就暴露了,真正的世家千金有几个会抽烟的?到底山鸡就是山鸡,飞起来也做不得凤凰!

不过,侯翰林身旁的跟着的人,一看唐静芸这架势,却多了几分亲近,看来这位也是玩的开的!这可比那些娇滴滴的世家千金好相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