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敬你是条汉子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二十七章敬你是条汉子眼看着姚盼盼气愤的离开,唐静芸转头看向侯翰林,双手抱臂,似笑非笑道,“侯少好心情啊,唐某何德何能,竟然几次三番牵扯其中,少不得要问一句,莫非真的钟情于我?”

唐静芸这话里带着几分嘲讽和不虞,让侯翰林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周围的人闻言忍不住暗自为这个女生的大胆感到惊讶,这可是侯少啊!可是谁都不知道,侯翰林脸色难看,不是因为生气,而是担心得罪唐静芸这人。

他从来都没有小看过唐静芸,尤其是交谈言行看出来,唐静芸本身并不是那么好应对的人,得罪了她,恐怕会给他父亲的仕途带来麻烦。

“唐小姐,实在是抱歉,这事我会处理好的,”侯翰林歉意地笑笑,“我……”

唐静芸淡笑着挥手打断了侯翰林的话,“我也不过是发发牢骚罢了,这样的机会别人恐怕求还求不来呢。这样,今天这顿饭你请。”

侯翰林笑着应声,然后打发了刚才一起来的人,自己去给唐静芸打菜。

周围的人看着两人相处的样子,都是感到很怪异。说这两人有情,两人相处间明显带着生份;可要说没关系,他堂堂市委书记家公子,会屁颠屁颠的给人去买饭?!谁信啊!!

唐静芸并没有在乎周围人打量的眼神,此时也只是淡笑着找了个位置坐下。

在燕大里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感觉。不过相较而言,似乎燕大那种有着深厚底蕴的百年名校里的学生,给人的感觉更自在一点。

身处其中而不自觉,等到有了对比,感觉才更加鲜明。

燕大的学生,身上总不自觉的带着一种自信,似乎没有什么能够让那些天之骄子天之娇女们动容。也许是见识过了太多的东西,所以才会显得处变不惊。

“想什么呢?这么感慨?”一道清雅的女声从身边传来。

唐静芸抬头看去,不由挑眉,“是你?!”

来人拉开唐静芸对面的椅子,淡淡一笑,“对,是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你也是沪大的学生?”

唐静芸笑着摇摇头,“不,我是来自燕大的交流生。真没有看出来,你居然是沪大的。”

来人正是那天和唐静芸在大排档一起吃饭的女生,唐静芸还替她解决了点小麻烦。

周诗晨弯起唇角,“我的气质难道不像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吗?在沪大上学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唐静芸,周诗晨本能的觉得颇为开心,或许是她是少有的不是试图从她身上得到些什么的人。

“请坐。”唐静芸站起来,手臂一伸一引,在空气里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度。下颌微收,带着几分矜持。

有那么一瞬,周诗晨仿佛看到了教授自己礼仪的老师。那是一个饱经世事却依旧雍容华贵的女人。

周诗晨的眼中光芒一闪,她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看到唐静芸时候的熟悉感从何而来。这个随身带着弹簧刀、在大排档吃饭的女生,恐怕来头也不小!

有趣!有趣!周诗晨心中升起几分兴趣,原来还有和她一样行事出格的女子吗?

如果周诗晨知道,唐静芸手上的弹簧刀不过是用来吓吓人的,真正的家伙别在她的后腰,会是什么感觉?

周诗晨笑着坐下来,然后就听到侯翰林的声音传来,“唐小姐,给你弄了三个菜,味道都不错……周诗晨?!你怎么在这里!”

侯翰林诧异的看着坐在唐静芸面前的女生。周市长家的女儿,怎么和唐静芸搭上关系了?

周诗晨也露出惊讶,“侯翰林?”

唐静芸见此,心中也肯定了周诗晨这个女生身份不寻常的猜测,眯眼一笑,“坐,先吃饭,我下午还要去旁听呢。”

两人压下心中的奇怪,也都坐下来。

“唐小姐……”侯翰林笑着开口。

“叫我唐静芸就好,也不用这么生疏。”唐静芸笑笑,转头对周诗晨道,“我还没自我介绍一下,唐静芸,来沪大做交流生,京都人。”

周诗晨眼眸垂了垂,京都啊……原来是帝王之都来的人,自古王侯多京都……

“我叫周诗晨,沪大大三的学生,中系的。”周诗晨笑道。

周诗晨和侯翰林分明就是认识的,不过两人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表现出来的都是淡淡的,令人看不清这两人的关系。

唐静芸笑笑没有说话,这周诗晨一开始认识的时候她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她的那种雅的举止,良好的教养,心中打了个转,心中却突然升起几分猜测,周诗晨……周……心中忍不住升起几分玩味儿。

如果真的是她的猜测那样的话,那么周诗晨和侯翰林会有这样的表现倒也不足为奇,毕竟这同一个地方的一把手和二把手罕有关系太过密切的,这也是上头为了防止手下瞒报不报的情况的政治需要。

而作为一把手和二把手儿女,夹杂在父辈对立的立场中,确实很少有能够和睦相处的。

别看唐静芸心里打转着心思,其实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有缓下来,姿态优雅的吃着饭,对着两人时不时的提点上几句,桌上的气氛倒也不冷。

侯翰林擦了擦嘴巴,突然对一旁垂眸敛目一脸沉静的周诗晨道,“我听说有个女生在褚教授的课上当堂顶撞他,骂了一顿后还甩袖离开,那人不会是你?”

周若晨听到侯翰林这句话,眼中闪过诧异,不由挑眉,“为什么会这么问?我可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怎么可能做这样不尊师重道的事情。”

周诗晨这话还真没有自夸的意思,从小到大,她确确实实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而且罕有犯错的时候,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怎么这侯书记家的公子居然怀疑到她身上来?

侯翰林眯眼一笑,一开始他也是被周诗晨的那张外表给骗了,以为她是个多么乖的好孩子,可是很不巧,他恰巧就看到了点有意思的事情,“我上次在平头巷里看到了。”哼,你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去骗小孩,他侯少才不上当!

这么特立独行的女子,在官宦人家里也算是少见的。

周诗晨闻言就知道了怎么一回事,她上次在平头巷里和人打架,唐静芸上次替她摆平的那一伙儿人就是那时候结下的梁子,感情被这位少爷给看到了!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啊,见死不救,我记住你了!”

侯翰林被周诗晨这个模样弄的一愣,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

两人间那种隔阂生疏的氛围也淡了许多,彼此发现,原来对方私底下和平常表现出来的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嘛。

“真不是你?”侯翰林又问了一遍。

“当然不是我!”周诗晨没好气地道,“褚教授的脾气我又是不知道,那个老头的性子惹到了,他可不管我老子是谁,我还想要混一张凭好糊弄我爸呢,怎么敢公开得罪他?不过那个女生也真是好样的!做了我很想做的事情!”

一旁被人议论的唐静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褚教授?这事儿貌似是她干的?不过她觉得还是不要告诉两人了,不然指不定被这两人怎么调侃呢!

只是,她忽略了身旁的女人的直觉。

周诗晨抿唇一笑,“我虽然也是有些脾气的,不过到底没有这份气势,我觉得,这个女生十有***不是咱们学校的,而且有胆子做指着褚教授鼻子骂的,大概……”

她这样推理着,目光突然转到了一旁默默吃饭的唐某人身上!!!

然后,侯翰林也转头盯着唐静芸,目光灼灼,好似恨不得用眼神将唐静芸解剖了算了!

“唐静芸,是你?!”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然后两人对视一眼。

“对,是她,除了她还有谁敢这么嚣张?!”有姜晔在身后,有背景身世支撑,行事嚣张自然不是难事。这是侯翰林的心声。

“我也觉得是她!她那性子扒出来看看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随身都能够做到带着刀子,她这样的女生敢这么做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这是周诗晨的心声。

两人通过不同的理由推测出同样的答案,而且越想越对,顿时表情要多诡异就多诡异。

作为当事人的唐静芸,默默的喝了一口紫菜蛋汤,眉头皱了皱,太鲜了,感情这味精不用钱。

终于挡不住两人的灼灼目光,唐静芸苦笑,“好,是我!不就是顶了几句嘴吗?你们用不用的着这样看我,我只是不太喜欢委屈自己。”

侯翰林龇了龇牙,然后自己莫名的有些牙疼。

而一旁的周诗晨则是一脸正经,“唐静芸,我周诗晨敬你是一条汉子!”

唐静芸看着这样的周诗晨,莫名的觉得自己感到有些牙疼!

跟两人聊了一会儿,就听到一声惊讶的声音传过来,“唐静芸?真的是你!

这个声音很好听,有如黄莺鸣叫,听声音就能够让人升起好感。

不过唐静芸看到来人的时候倒是眉头悄悄的皱了皱,只是想到对方同为交流生,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笑着点点头。

那头杨姗看见唐静芸才刚刚来到沪市,就已经结交到了新朋友,又想起唐静芸在交流生里的威望,顿时心中就是一阵嫉妒,然后强压下心中的嫉妒,笑眯眯地走到唐静芸那边,笑着和三人打招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