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猖狂学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二十五章猖狂学生燕大交流生在沪大上课的制度很宽松,采用的是选课和自由上课相结合的方式。所有院系的课程都对交流生开放,燕大学生除了自己挑选必上的五门课作为期末考核,其他的,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听,也可以一起参加期末考核。

同时,沪大在学校里拨了一间大教室给交流生做自习室,如果不愿意呆在宿舍里的话,课间可以待在这间教室里休息。当然,也可以选择沪大学生待着的自习室或者图书馆。

唐静芸对这样的安排自然是挺满意的,至少挺人性化的。

她背着包走进安排好的自习室,发现这个时间段不少人都在。

这些人看到唐静芸走进来,顿时都是眼睛一亮,齐刷刷的看向她,动作别提多一致了。

唐静芸顿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这是怎么了?”

“唐静芸,以前林明跟我说,你天生就是个能够招惹是非的体质,我一开始还不相信,现在我倒是肯定万分了。”开口说话的正是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林明的朋友,郁济水。

唐静芸笑了笑,“我这是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能够让你郁大人发出如此感慨?”郁大人是同行的交流生给郁济水的外号。

郁济水没有开口,另一个画着淡妆的女生倒是笑着开口,“还别说,以前我听人说唐静芸为人嚣张,我也是不信的,我看她可有风度了,不过现在我也是信了。”

“就是就是,人家这叫内敛的嚣张,傲气藏在骨子里,轻易不显露,一显露绝对能够将人气的人仰马翻!”女生身边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女生笑着接话道。

唐静芸眨巴了两下眼眼睛,满脸无辜,“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了?我这两天可是循规蹈矩的很,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啊。”

这下班上的人看着唐静芸那一脸无辜的表情,都是略略感觉蛋疼,没有做出格的事情?真不知道在这位眼里什么事情才是出格!

“哈哈哈……我就知道唐静芸会是这个反应!”班上的一个男生突然笑了出来,“你们是不知道,我曾经有幸看到过唐静芸和崔教授对骂的场景,那简直一绝,张口不吐脏字,任是让崔教授最后闭上了嘴巴。唐静芸现在已经很给沪大教授的面子了!”

原来,昨天唐静芸因为姚盼盼和侯翰林的原因,那节课到底还是迟到了。

那上课的教授在沪大里也是一绝,素来都是以名气大脾气也大著称,上他的课,迟到了他就不会让进。所以,很多沪大的学生都是提前到。

可是唐静芸不知道啊,所以明晃晃的就撞枪口上了。

当时那教授指着进门的唐静芸让她滚出去的时候,让无数人都在心中为这个女生默哀。

然后就在所有人以为唐静芸会受不住责备捂着脸离开的时候,她倒是一脸淡然,走进来,在讲台上站定,转身在黑板上“唰唰唰”的写了两个大字,“师德”,然后指着这两个字问教授,“我来听褚教授的课,是仰慕褚教授的大名,我曾经拜读过你的《资本累积浅谈》。不过我也算是明白了,一个人的个人成就其实和他的素质并没有必然联系。”

褚教授当时就是震惊了,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个女生张口就讲出了《资本累积浅谈》这本书。这本书在国内籍籍无名,罕有人知,在国外却是极为受到欢迎。不是他不想在国内出,而是因为国内过不了审核。

别说是现在的年轻一辈,就算是老一辈知道的都不是很多,这个不过二十年纪的女生,又是怎么张口就说出这本书的呢?

他心中刚刚就升起了一点好奇,然后下一秒就因为唐静芸的话黑了脸。

“我老师曾经说过,褚教授有魏晋名士之**姿态,硁硁然傲视不群,飘飘乎遗世独立,嬉笑怒骂皆成一家。不过,在我唐静芸眼里,褚教授更像是礼仪课不及格,连对一个慕名而来听课的学生都如此冷漠,恐怕此生也难以再有成就了!”

唐静芸说这话的声音很响,就那么站在百人的大教室里,在所有人瞩目之下,堂而皇之的将这种开罪之言讲了出来,丝毫没有顾忌到,她这样的话会不会给她的未来造成影响,会不会让褚教授找她麻烦!

当时在场的很多人都几乎以为唐静芸发疯了!她居然敢这么当中开罪一位德高望重的教授,这是不想活了的意思吗?!!

唐静芸则是心中毫无波澜,别的不说,前世身为唐家家主的时候,唐家强敌环伺,她得罪过多少人?又坑过多少人?当初的她都能够不惧任何威胁,现在不过是一个没有实权的教授,有什么不可的?

再说了,唐静芸这人的性格素来如此,你敬她一尺,她未必会敬人一丈,但是,你不敬她一丈,她是必然要报复回去的!

她这种性子,放在过去就是典型的真小人,报复心不要太强。

褚教授看着面前这个女生,站在自己面前,怡然不惧,面色沉静,站的笔直,宛如一棵硕硕扬扬的青松。有一瞬间他差点以为遇到的是自己的那些老友。毕竟,现在的年轻人,在大趋势的影响下,已经很少会有人有古人的那种风骨。

但是,哪怕他心中升起了几分欣赏,眼角还是忍不住跳了跳,无他,只因为这个女子的嘴巴太毒了,说的话真是难听极了,他褚汉生在沪大任教后,已经很多年不曾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人了!

唐静芸当下就是冷冷一笑,衣袖一甩,“我慕名而来,却大失所望,既然如此,那不听也罢。”然后她施施然的转身离开。留下满室哗然!

沪大办学这么多年来,大概还没有遇到过这么一个猖狂的女子!

居然敢因为教授的几句指责而甩袖离开!这样的姿态真不知道该是崇拜好还是指责好!

而被留下的褚教授则是和教室里的学生大眼瞪小眼,然后狠狠的一拍桌子,“好个猖狂的小崽子!敢到我的课堂来撒野!谁家没教养好就放出来的,老夫我非得好好教训一顿不可!”

沪大听课的学生都是对视几眼,纷纷摇头,表示他们也不清楚。

而同样慕名而来的几个燕大交流生,则是愣愣的,木木的,被刚才发生的一幕震撼到了!

几人对视,面面相觑,然后有一个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道,“别告诉我这是唐静芸!!!”

其余几人麻木的点头,“好像……确实是、她!”

“真是猖狂的可以!”有一个忍不住用拳头击掌,语气中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这个唐静芸还真是有种难言的气度!

于是,这几个人回到了教室后,将唐静芸在褚教授的课上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遍,自然是引起不少人的惊呼,也有对唐静芸颇为熟悉的,听说过她在燕大行事的,则是表示,唐静芸就是唐静芸,不管是在沪市还是燕大,总是能够掀起风浪。

所以,这才有了现在这样的一幕,班上的人都以一种新奇的眼光看向唐静芸。

这些交流生虽然也是天之骄子,虽然也身带傲气,但是或许是从小就对老师的那种尊重,让他们从来都没有公开顶撞过老师。就算是其中的几个世家子弟,也是习惯于教养,很少会这么锋芒毕露。

一时间对待唐静芸的心态都有些复杂。

唐静芸听着这些人的打趣,淡笑着,“我不过就是说说心里话,谁让褚教授那老头不给我面子,我可是代表燕大出来的学生,如果我因为被他的几句呵斥就灰溜溜的滚出教室,燕大的脸面何在!”

她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凤眸微微上扬,显得凌厉而高昂,“都说花花轿子人抬人,既然有人不喜欢这一套,我就烧了他的轿子。反正我唐静芸就不是个喜欢吃亏的性子!”

班上的人对于唐静芸似乎有了重新的认识。

这样的唐静芸仿佛剥去了平日里那种平和清冷的面具,变得更加的张扬,宛如一只在仰着脖子名叫的仙鹤,飘飘然,不可触之。而那眉宇间锋芒毕露,却不会让人觉得不喜,反而愈发觉得有范儿。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

怪不金融一班的人对唐静芸都是极为夸赞。班上很多人的心中同时冒出了这个念头。

这不过是交流生活动里的前几天,唐静芸也不过是初初的展露了几分她的性格,却已经让很多人对她心生好感。身在陌生的地方,其实很容易让一群熟悉的人抱团,也很容易让人升起集体荣誉感,而唐静芸,正是被树立起来的旗标。

唐静芸的行为不仅是燕大这里的人知道了,还在沪大里传了颇久,毕竟当时在褚汉生的课堂里上课的学生人数可不少。

大多数人不知道唐静芸姓甚名谁,但是这几天这些人缝纫打招呼,说的就是“你听说那个被褚教授当中批评为‘猖狂’的女生了吗?”沪大办学这么多年来,还没碰上这么有个性的女生。

而我们的唐静芸同学,则是依旧很平淡,仿佛那天那个说出猖狂话语的不是她,依旧笑的平平和和,每天上课听课,然后准时回家和姜晔吃饭。唯一的变化大概就是她走在路上,偶尔会被认出来的学生议论几句。但那也只是生活的一点点。

只是,有人却在为她这样猖狂的行为恼怒的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