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夜色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道路两旁都是闪烁的霓虹灯,五光十色,似乎能够窥见日后这座被誉为魔都的城市。

唐静芸一个人在街道上散步,两人腻歪了一上午后,姜晔就匆匆出门了,由于事情比较多,他就给她来了一个电话,没有回家吃饭。

唐静芸在家里呆着也觉得无聊,索性就出门来逛逛,看看这个未来跻身于国际一流大都市的城市的面貌。

突然,她的眼睛一亮,她在一条街道上看到了大排档,不由笑了起来。比她那些高端的酒店,她倒是觉得这种地方更加亲切,没办法,谁让她以前就是大排档的常客呢?

“老板,给我来份肉片酸汤。”她笑道。

“好嘞!您先坐,马上就好。”老板吆喝了一声,然后快速的忙活起来。

唐静芸环顾了一圈,只找到了半张空桌,只好走上去询问能否拼桌了。

那张桌子上坐着一个女生,女生点了烧烤,正低头喝着酒,闻言也只是淡淡的抬眸,应了声,“可以。”

唐静芸淡笑着坐下,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举止有度,虽然坐在廉价的大排档里,但却显得格格不入,她不由挑眉,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烟,“介意吗?”

女生诧异的看了一眼唐静芸,大概是没有想到她抽烟,不由依旧淡淡的摇摇头。

唐静芸动作熟练的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

在她打量女生的时候,其实女生也在打量这个同桌的女子。

很奇怪的人。这是周诗晨对唐静芸的第一印象。明明是个看上去气质清冷的女子,却抽着烟。可这种抽烟的姿态,和她所见过的很多抽烟的人不太一样,不混乱,很干净。

唐静芸对于对方的目光只是笑了笑,唇角弯起,露出一个很漂亮的表情,然后默默的等着自己的东西。

周诗晨突然皱起眉头,低声咒骂了一句,迎上唐静芸疑惑的眼神,“你快点离开我这桌,我和人有过节。”

果然,对面走来三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子,气势汹汹,衣服的风格和港都某些电影里的风格很像,巴不得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混混似的。

唐静芸对此只是笑了笑,拇指摩挲着桌面,“找你麻烦的?”

周诗晨奇怪的看了一眼她,再一次确定这个女生有点不正常,一般人不都是赶着离开吗?

“艹!小丫头片子,果然是你!”有个小混混暴喝出声。

两人都是安然的坐在座位上,周诗晨悄悄的握了握拳头。

唐静芸挑眉,一双凤眸在灯火下眸光流转,端的是摄人心魄,令小混混三人都看呆了。

“找茬的?”她的声音清清冷冷。

“对、对!你和她什么关系,小心我们连你一起揍!”领头的人回过神来,有些结巴。

唐静芸勾唇,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表情淡然,但是那双凤眸却无端让人感到锐利无比。

这大概就是常人所说的“势”了!

三个小混混被唐静芸气势所摄,在看清唐静芸拍在桌山的东西后,都是神色一变!

居然是一把明晃晃的弹簧刀!

弹簧刀不算太长,弹出来二三十厘米的刀,在灯光下泛着森冷的光芒,让人无端的手臂上爬起鸡皮疙瘩。

刀子倒是不算什么,这些小混混在街面上混,这种样子的刀子也是见识过的。但是当眼前这个女生居然随身携带刀子,这其中的意味可就耐人寻味了!试问正常的女生出门会带把这样的刀子吗?而且看她那淡然的神情,怎么看都透着几分有恃无恐!

几人也不是傻子,纷纷打起了眼色。中间领头的那个,收敛了几分猖狂的气息,试探着问,“这位姑娘是混哪儿的?”

唐静芸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有些不是你该问的。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和她没有什么交情,只不过你们打扰了我吃东西。”说着看了眼极力掩饰但仍旧流露出诧异之色的同桌女生。

三个混混彼此看了一眼,这找回场子的机会还多的是,没有必要冒着得罪这个看上去有些来头的女生,当下做了个揖转身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对着几个张望的男人比划了拳头,低喝道,“看什么看!再看弄死你!”

让得不少吃东西的低下了头。

待到三人离开,唐静芸才若无其事的将桌子上的弹簧刀收了回去。

周诗晨正眼认真的打量起面前这个女子,发现她的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仿佛刚才的事情不是她做的一般,但是她却已经不敢有丝毫的轻视的意思了。

“你好,我叫周诗晨,谢谢你帮我解围。”她诚挚的道谢。

唐静芸淡笑着摆摆手,“我只是不想她们打扰我吃东西,如果你坐在另一桌,我肯定是懒得管的。”

她的言语没有让周诗晨恼怒,反而颇为友善的笑了起来,生在她那样的家庭,让她对于真心假意有了很明显的辨别能力,她喜欢这种没有目的的帮助。毕竟这样的帮助并不寻求她的什么回报不是吗?

两人没有再说话,唐静芸点的酸汤很快就上来了,她尝了一口,不由眼睛一亮,“好正宗的酸汤,看不出这家老板倒是手艺一绝啊!”

周诗晨闻言也是点点头,“确实。”

一个吃着烧烤,一个吃着酸汤,虽然没有交流,也是互不认识的陌生人,不过氛围倒是不错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周诗晨突然开口,“你看着不像是会随身带着刀子的人。”

唐静芸闻言稍稍一怔,随后笑道,“你看着也不像是会在这里喝啤酒吃烧烤的人。”

周诗晨闻言一笑,眼中光芒一闪。

等到唐静芸吃完了要付钱的时候,周诗晨拦下了,替唐静芸付了,笑道,“一顿饭买你刚才的出手之恩。”

“那可真是我赚了。”唐静芸挑眉,心中觉得这个女生倒是有点意思。

两人一起走出了大排档,她往南走,她往北走,然后就告别离开了。

唐静芸此刻的心情不错,她没有想到今天会碰上个颇为有趣的女子。不过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虽然有缘,但是也不过是一笑。

她这样想着,在见到停在不远处的路口的略显眼熟的车子后,不由挑眉一笑,定睛一看,那个靠在车身上抽烟的男人。

男人一身黑色的衣服,一个不注意仿佛融入在夜色里。身材高大挺拔,宽肩窄臀,露在外头的手臂肌肉遒劲,远远看上去就透着几分危险。低垂着头,令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不就是那个在沪市鼎鼎有名的秦爷吗?

唐静芸挑起唇角,露出一个笑意,走上前去,调笑道,“这不是日理万机的秦爷吗?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了,就不担心被有心给堵住了吗?”她敲了敲那辆车子,“啧啧,这车上次撞的这么狠,也难为秦爷你还去将这车子修理好。”

秦爷听见唐静芸熟悉的腔调,阴鸷的脸上也不由滑过笑意,“我可是个念旧的人,这车子陪我多年,舍不得,再说我很穷。”

唐静芸眼角抽了抽,念旧?陪了他多年?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型号的车子最多出来也就一年不到的样子,满打满算也算也担不起“多年”二字吧?还有,这车子当初撞倒的地方不少,修一修也就比换一辆便宜没多少吧?对于这位爷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唐静芸也是相当佩服的。

秦爷扫了一眼唐静芸,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递了一支给唐静芸,边说道,“来沪市也不和我打声招呼,我也好尽地主之谊。”

唐静芸接过烟,单手接过他抛过来的打火机点上,然后又抛还给他,眯眼一笑,“秦爷这不是照样能够找到我吗?”

两人的动作很自然,但是如果将这事让道上的人知道了,一定会惊掉下巴!

以秦爷在沪市道上的地位,能够让他递烟的人屈指可数,任何一个叫的上名号的德高望重的先辈,唐静芸何德何能,居然能够让他这样对待!

但是秦爷明显都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

虽然两人接触的机会不算太多,但是秦爷却颇为喜欢这位女子的行事风格,他在这个位置太久了,少年成名,随着年龄的往上涨,威严愈重,让很多人在他面前都是战战兢兢,罕有碰上这样能够愉快交流的人。

“我在水库那里看到你坐在车里一闪而逝的侧脸。”秦爷抽了口烟,笑道,“让人查了查,没想到真是你。”

唐静芸学着他的动作,靠在车门上,双腿交叠,姿态淡然,仿佛面前的不是那个沪市动辄杀人点头杀人的****魁首,“嗯,我来沪市做交流生,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咱们都要打交道了。”

说着,转头看向秦爷,“咱们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唐静芸,沪大大三的交流生,很高兴能够见到你。”

秦爷看着面前这个婷婷而立的女子,目光落在她的那只玉手,真好看,不由笑着伸出手握住,“我是秦梓安,道上人称秦爷,也很高兴见到你。”

两人相视一笑。

秦梓安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跳的有些快,不过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然后转身打开车门,“上车,我送你回家。”

唐静芸笑着上车。

“去哪儿?”

唐静芸报了一个地名。秦梓安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军官居住的地方?

等到看到唐静芸安然的越过门卫走进去后,秦梓安点了一支烟,静静的在驾驶室里坐了好一会儿,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