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一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侯翰林在这里坐了小半个小时就离开了。

唐静芸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稳稳挑唇,侯家?前世的时候她可记得后来上台的不是侯家啊,继任范家的是那个派系的一个颇有名望的后起之秀,也让那个派系的后期的生力军得到了很厚重的一笔履历。

她不由眯起了眼睛,能够教出这样一个礼仪修养都不差的儿子的侯靖文,想来也是个有本事的人。也是,如果不是有本事的人,恐怕也不可能抓住这样的机会,一跃成为沪市的一把手。

这样看来,她当初对范家的出手,是真的破坏了某些人的布局。她弯起了唇角,真不错呀,那个派系的力量越轻,将来打压起来就越省事,落魄的也就更容易。

这样想着的她,突然被一只大手转过了连,入目是姜晔那张俊气的脸,剑眉微微的皱着,“不许看他!”

对上唐静芸疑惑的目光,他又重复了一句,“不许看他!”

唐静芸好笑,轻笑着拍了拍他的手,“好,不看他,我只看你,天下美人无数,唯有我家老公最帅最合我眼缘!”

姜晔这才露出了一个笑容,对着唐静芸的唇鼓励性质的亲了一口,“这才乖!”

唐静芸半靠在姜晔的怀里,这里的温度适宜,树荫遮蔽,让她有种现世安好的错觉,仿佛那些商场上的勾心斗角、政治上的如履薄冰都是错觉,前世的恩怨情仇,满腔自私自利,都已经随着这里的宁静淡化。

姜晔很明显的察觉到了唐静芸态度的变化,也没有询问什么,他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妻子身上存在着秘密,可他从来都没有询问过,也没有试探过,因为现在这样就好。他又不是那些黏黏腻腻的小男生,以为夫妻间的恩爱就是彼此毫无保留,他深刻的明白,两人间的感情想要细水长流,终究还是给彼此一些空间的。

唐静芸眯眼看着蓝天白云,有一片树叶飘落,落在两人的不远处,气氛格外的好,她不由挑唇一笑,“姜晔,你知道我此刻的想法是什么?”

“什么?”姜晔动了动身子,让她靠的更舒服点。

“我啊,希望就这样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坐看白云苍狗,直到桑海沧田,你还一直都这么疼我爱我。”唐静芸轻轻的说出自己心中的念头。

姜晔的唇角勾起,露出一个笑容,“好啊,我答应你。”

虽然他起初的人生规划中并没有她,但是他在遇到她之后,就将她视为人生中最重要的存在。他本来就是要和她在一起一生一世的,这些答应了又有何难?

唐静芸眯眼一笑,凤眸眼尾上扬,亮闪闪的,看上去格外的可人。

而另一边,侯翰林回去后,他时不时就会看对面一眼,此时发现两人相拥在一起,那样的画面看上去格外的好看,温馨和谐,两人间仿佛再也容不下第三人。

歧哥此时也闹不清对面那四个人的身份,但是看侯少对待那边的态度,心中却是格外震惊,这可是沪市的第一公子啊,究竟是什么来头才能够让他折腰?难道是哪里来的地头蛇?

侯翰林只是淡笑这摇摇头,姜晔那方明显不想暴露身份,他自然是不会告诉的,只是一脸慎重地警告道,“那两位不是你可以招惹的,以后如果碰上了,千万不要得罪,否则就算是我父亲都救不了你。”

歧哥心中暗自震撼,“来头这么大?”连侯翰林的父亲都不行?这得多大的面子?!当然,以歧哥的眼光,只能猜测到那两人的背景很大,打死他都猜测不出这姜晔本身就身居高位。

这便是层次决定眼界了。

侯翰林眼眸微垂,默默的琢磨着心头的事情。

等到他回家后,跟他那位父亲侯靖文在书房里交代了今天的行程里遇到了姜晔后,侯靖文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看侯翰林的容貌,就知道其父侯靖文张的也不算差,哪怕身居高位,他看上去也依旧显得很有亲和力。

说实话,他虽然厚积薄发,一举拿下了沪市一把手的位置,但是到底家底还是薄了点,沪市又恰巧是几方角逐之地,让他难免有些束手束脚。

这沪市放在古代,那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这是南方某些派系直达京都的必经之位,在往前推的十五年年里,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成功调往京都的,锻炼一番之后,不论是放出来做封疆大吏,还是留在京都力争九位之一,都是前途敞亮。

这也导致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太多。

他这一上位,做事都放不开手脚,虽然后来有了姜系派下来的嫡系子弟坐镇,但也只是防止了某些人出暗手,他依旧没有成功打开局面。

此时心中也不由猜测起,这位连听闻都没有听闻过的姜司令“妻子”究竟是何方人士?他可不是天真的以为,姜家这位长子嫡孙的婚姻会那么安静的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

大概侯靖文自己也没有料到,这位什么的女子,会在他的人生中划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会给他的仕途带来意外的转折。

直到很多年后,他走过封疆大吏,走过那些艰难的政治斗争,已经变的苍老而睿智。他有时候忍不住的怀疑,大概那个女子就是他命中的变数吧。

他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却从来都没有再遇到过这么一个有灵性的女子。

——

唐静芸和姜晔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四点的样子。

今天的唐静芸难得的显得很开心,和平常那淡然沉稳的样子很不一样,拉着姜晔笑眯眯的玩闹,折腾着这个平素沉默寡言的男人。

一向喜欢安静的姜晔却一点儿也不恼,大概在他的心中,只要是唐静芸,不管什么样儿都是好的。更何况这样开朗的她,身上沾染着阳光般的亮堂,成为他世界里最明亮的存在。

最后,姜晔被唐静芸按倒在草地上,他眉头轻挑,扫视了一眼周围,陆鸿宇和小邱很有自知之明的转开了眼,至于其他的人,因为树木遮挡视角的原因,并看不到两人。

他的大掌在她的臀上轻拍了一下,笑道,“想要做什么?”富有弹性的手感,让他忍不住揉了揉。

唐静芸凤眸一挑,掐着他的喉咙,眯眼,“你这个登徒子,我岂是那么好摸的?”

姜晔做投降状,“好,我错了,可是我的宝贝儿,你的****手感真是太好了。”

唐静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明明平常是一个很严肃的,可是在床笫之间,这个男人却总是变得很放荡,像个流氓一样!

她却不知,自己那以为有杀伤力的眼神,配合着此时自己染满红晕的眼梢,显得格外的勾人,然后……姜晔硬了!

唐静芸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男人身体的变化,瞪了他一眼,然后快速的起身,这人是野狼吗?怎么怎么也喂不饱似的?自己不在他身边的时候还不去打野食,也真是难为他了。

姜晔苦笑,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底是多么的渴求这个女人。而他现在三十不到,正值壮年,自然也是需求旺盛的很。

犹豫了一会儿,唐静芸屈伸蹲在姜晔面前,伸出手。姜晔拦下了,唐静芸看着他,淡笑道,“不要吗?”

姜晔笑着摇摇头,凑到她耳边,戏谑道,“你的声音只有我才能够听到,别的人听到了,我会想要杀人。”

唐静芸笑着起身,坐到了另一边。

姜晔坐起身,缓了好一会儿才压下身体上的悸动,感觉怀里空落落的,看了眼站在面前的大宝贝,顿时就知道了原因,笑着上前搂住了唐静芸。

唐静芸斜睨了他一眼,然后还是亲了一口,没办法,自己的男人自己疼。

又闹了一会儿,四人就离开了这里。

小邱表示,首长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已经完全颠覆了,从一开始的高高在上杀伐果决执掌他人生死,变成了现在这样走下神坛沾染上人气的男人,这样的感觉并不坏。当然,小邱心里也明白,只要离开了夫人,首长就又是那个首长了。

至于陆鸿宇,他早就麻木了,现因为在很早以前,他家无所不能的姜哥就已经在他心中颠覆了各种形象。

对此,姜晔倒是没什么感觉,他的骨子里都透着几分任性和洒脱,要不然也不会一走就是近十年,反正他只要确保自己和芸芸过的快活就好。

两人相携着走到停车的地方,坐上了车子,小邱开车,而陆鸿宇开着另一辆车车。

虽然打了空调,但是唐静芸依旧觉得有些沉闷,她摇下车窗,让夏风吹进来风,透透气。

山脚下一脸黑色豪车里走出来一个俊美阴鸷的男人,一边走一边听着手下人的汇报。

突然,一个有些熟悉的侧脸从经过的车窗里一闪而逝,令他的眉头不由上挑,是她?她怎么会来沪市?

“秦爷,您看这里的项目如何?”一旁的老枪见自家老大出神,提醒了一句。

秦爷淡淡的摆摆手,看向水库这里的负责人,点头道,“挺好的,这里的投资已经快回本了,好好干!”

这样说着,思绪却已经转到了那张一闪而逝的脸上,如果真的是她,那么她现在到沪市,会有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秦爷对于唐静芸的到来,竟然有些期待。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高手寂寞吧?难得的碰上能够和他针锋相对较量的女人,也难怪他会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