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姜夫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侯翰林在原地踌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走了过来,他的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意,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笑容有点僵硬,嘴角弯起的看上去很不自然。

也难怪他会这样,毕竟姜晔和他这种二代其实并不是一个层次的。

别看他在外人面前那也是被人捧着的,但和姜晔这种真刀真枪自己拼杀出来,手中握着实权的人比起来,那其中的差距还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想起刚才小琳和敏敏两人的回答,他就有些坐不住,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言语唐突还是有的。他别的不怕,但是担心那位不知名的清丽女子会介怀,到时候那枕头风一吹,以姜司令对那个女子的偏爱程度,恐怕他和他父亲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所以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他才会决定来这里。

都说礼多不怪人,他这样道个歉也无可厚非。当然,如果对方不计较,他也能够借着这个由头和对方搭上线,这何尝不是一次机会?

别看侯翰林还是个上大学的学生,但生在这样的家庭,耳濡目染下,他懂的东西可从来不少。

那一头,唐静芸吃完了手上的东西,姜晔笑着任由她将油腻的手在自己脸上乱捏,等她闹够了,才笑着拿起湿巾替她擦拭,动作温柔的不可思议,一点点的,神情专注。

唐静芸察觉到有人过来,不由挑了挑眉,然后笑着也抽了湿巾,替他将脸上的油渍擦了,她唐静芸的男人,可以任由她在私底下欺负胡闹,但是在外人面前,那可绝对要维护他的威严。谁也不能因为她而轻视了他。

姜晔微微弯腰让面前的女人替他擦拭了干净,笑呵呵的看了她一眼,他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

侯翰林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见两人都拾掇整齐了,这才笑着走过来,用不太高的声音笑道,“姜司令!原来真是您啊!刚才在那头看到了还在犹豫呢。”

姜晔没有站起身,只是淡淡的看了侯翰林一眼,这个男子他有点印象,新任市委书记侯靖文的独子嘛,上次他老子的接风宴上也将他介绍了一遍,当下也是矜持地点点头,“原来是侯少,和朋友一起来的?代我向侯书记问好。”

侯翰林眼中露出欣喜,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位大人物给记住了,当下也是呵呵一笑,“一定一定,家父如果知道我有幸碰上了姜司令,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拦着我出门了。”

唐静芸见此抿唇一笑,姜晔因为长期在外执行任务的缘故,显得整个人气质十分成熟,让很多人都下意识的忘记他的年龄,明明还不到三十的年纪,比面前这个男子也没有大上几岁,但却已经和对方的父亲平辈相交了,眼前这男子倒成了晚辈。

偏偏这样子一点都没有违和感。

姜晔转头,对唐静芸道,“这是新上任的侯靖文书记的独子,叫……”

“侯翰林!”侯翰林赶紧接了一句,然后笑道,“我这个名字是我太爷爷取的,当初一心想要光耀门楣,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姜晔闻言点点头,“翰林,确实如此,你太爷爷对你期望也高。”他想了想,又道,“听你父亲说,你现在是在沪大读书?也算没有辜负老人家的期望了。”

侯翰林哈哈一笑,“不敢,不敢。”心中却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唐静芸抿唇,似笑非笑的睨了一眼姜晔,她还奇怪这男人怎么有心思应付起一个官宦子弟呢,原来原因出在这里,可不是嘛,她马上就要成为沪大的交流生了,有侯翰林这个市委书记的独子,沪市的第一公子帮衬,想来也能避免不少的麻烦。

姜晔又介绍道,“这是我的妻子,唐静芸。”

唐静芸起身,淡淡一笑,笑容中带着几分来自上流社会固有的优雅和矜持,哪怕是在这露天野地里,也让人仿若置身在高尚的社交场合中,“你好,侯少,以后可要请多多关照了。”

侯翰林还来不及从姜晔“妻子”二字的介绍中回过神来,就被唐静芸的姿态一摄。都说居宜养气,唐静芸前世长久的浸润在上流社会,身上本身就带着一种不可名言的贵气,素手轻抬,仅仅是站在那里,就有种被岁月研磨开是贵气晕染开。

侯翰林自幼就是在沪市的上流社会中浸泡长大的,他见过沪市很多家族培养出来的美人,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唐静芸这样拥有让人惊艳的气质的美人。

美人的皮囊都是爹妈给的,但是唯有气质是自己后天培养的。

饶是身为沪市第一公子的侯翰林,此时也不得不感慨,这大概就是世家气质,是世家大族用固有的富贵权势,才能够培养出来的人。而沪市的家族,到底还缺乏了些许底蕴。

他心中倒是忍不住升起好奇,这个有着不可忽视的气质,却从来都没有听闻过名声的姜司令“妻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够培养出来的?不过,那种气质恐怕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家族能够培养出来的吧?

虽然一瞬间脑海中转过无数的念头,但是侯翰林面上并不显,此时长久浸润在社交场合的良好修养,也在他身上展现着。

他伸出手,“您好,姜夫人。”

唐静芸愣了愣神,她被人叫过“唐夫人”、“孟少夫人”,却还是头一次被称之为“姜夫人”,不过在自己的头上冠上姜晔的姓氏,似乎也是一种不太差的感觉。

姜晔则是嘴角绽放出一个一闪而逝的灿烂笑容,投向侯翰林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满意。姜夫人是吧?听着自己的女人光明正大的冠上自己的姓的感觉,还真是好的不得了。

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或者歧视女性,只是单纯的满足于他对她的占有欲,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在她身上遍布自己的气息。

“侯少是沪大的学生?没想到居然还碰到了高材生。”唐静芸笑着招呼他坐下,“吃点东西,今天准备的东西本来就多。”

侯翰林对此倒是颇为自豪,虽然沪市的不少高官子弟也是沪大的学生,可是他这个那是自己真材实料才取得的,“对啊,当初高三那年,那可真是玩命的学,每天做题到凌晨。现在想想,真不知道当初是什么信念支撑着我熬过来。”

唐静芸淡淡一笑,“大概是年少气盛吧,人年轻的时候,总想着要靠自己的努力来证明点什么。”

侯翰林闻言,不由赞同的点点头。

两人聊了起来,姜晔也时不时的插几句话,不过更多的时候是在忙着投喂他家芸芸。

侯翰林发现,这位姜夫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接触,和她一开始展现的那种矜持的贵气有些不一样。而且这是个非常博学且富有幽默的女子。和她交谈,有时候他会恍惚的以为是一个睿智的长者。

大概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的上姜军长。侯翰林在心中这样想着。

“哟,这不是侯书记家的崽子吗?”一道笑呵呵的声音插了进来。

不用抬头唐静芸都知道,除了陆鸿宇不作他想。

被称作“崽子”的侯翰林,嘴角抽了抽,但是他可没有胆量为了这个称呼翻脸掀桌,反而还起身笑着打招呼。

目光落在陆鸿宇那种精致漂亮的过分的脸上,他可一点都不敢因为他的容貌而有丝毫的轻视。沪市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个男人可是姜司令从京都带来的人,是姜司令手中一把最锋利的剑,指哪儿打哪儿,而且锋利无比,出剑总是要割下某些人的肉。

他最出名的就是和他容貌完全相反的手段,狠辣,果决,完全不讲情面。听闻有一次还直接把某厅长级的人物给打出了家门。而就他经手的几件事情里,犯在他手里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偏偏他的来头也大,京都陆家的子弟,家中势力也不小。别人只能在他背后恨恨咬牙,却拿他没有办法。

唐静芸见此,眼光垂了垂。别看陆鸿宇在他们这些朋友面前,总是嬉笑打骂,在戚润清面前总是吃亏倒霉,那只是他对待朋友的态度。就光凭他能够待在姜晔身边,就知道他的能力绝对不弱。

陆鸿宇对于多了一个侯翰林也不在意,笑眯眯的将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嫂子,这是我让人准备的白桃煎茶,听说你前几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吃这个有点效果。”说着,给唐静芸倒了一杯。

唐静芸笑着接过来,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然后点点头,“麻烦你了。”

陆鸿宇嘿嘿一笑,“这不是忙着讨好嫂子你吗,以后我再出岔子,你可得替我在姜哥面前说点好话啊。”

唐静芸虚点了他一下,戏谑道,“莫非你认为你家姜哥是能够被耳旁风左右的?”

陆鸿宇连忙举着手讨饶,“当然不是。”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嘀咕,那可未必,别人做不到,可是嫂子的话那可就未必了。“

侯翰林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这样的相处模式,没有想到堂堂煞星陆鸿宇,居然还有这样的时候。如果让沪市的某些人知道,恐怕要惊掉眼珠子。又看了一眼习以为常的唐静芸,心中忍不住有些羡慕,这大概就是层次的不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