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宠你至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一十六章**你至深>两人上了车子,小邱对着唐静芸憨憨一笑,“首长夫人,您好。=乐=文=小说(给力文学网..)”

唐静芸笑着打招呼,“原来是小邱啊,真是麻烦你这么大的雨还开车过来。”

小邱笑着摸摸头,咧嘴一笑,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喜欢这个长相很精致的首长夫人。

姜晔收起伞搁在脚边,然后用手捋了捋唐静芸额前的头发,然后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唐静芸笑着道“做什么呢,小邱还在前边呢。”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身体坐在原处没有动弹,让姜晔亲了个瓷实。

姜晔那双凌厉深邃的眼眸里,早就换成了温柔缱绻,低笑道,“没事,这小子怪着呢,他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他的大手捏了捏她的手,眉头忍不住一皱,“手怎么这么冰?”

这九月的天,虽然还是热的,但是往往一场暴雨下来,就会显得有些凉了。

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自己军装外套的扣子,很快就将衣服脱下来,披在了唐静芸身上,叮嘱道,“南方的天气不比北方,你自己也要注意着点,别凉着感冒了,我会担心的。”

唐静芸好笑,怎么这个男人转眼间就变成了这副唠唠叨叨的样子,如果让外人看到他这副模样,一定会吓坏的?

她任由他将衣服披在她身上,然后笑着点点头,“行,我会注意的。”

然后半靠在姜晔的怀里。这个男人的怀抱很厚实,很温暖,给她一种安心的感觉,身上带着些微的烟味,令她不由皱了皱眉。倒不是不喜欢烟味,而是她记得他的烟瘾不大,很少会在身上沾染上烟味。

只是现在这模样,莫非是在沪市的事情并不顺利?

姜晔长臂一伸,占有欲十足的将身边那个柔软的身子搂在怀里,大掌扣在她的腰间,心中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这个女人在他怀中的感觉,让他心也安定了下来。

“怎么突然来沪市做交流生了?”姜晔握着她的手,她的手很纤细很修长,冰冰凉凉的,像是精美的玉石质地,就这样放在他的手里,宛如被他攥在手里的珍宝。

唐静芸笑了笑,“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也来了。”

姜晔弯起了嘴角,显然是被这个答案取悦了,握着她的手放在嘴边亲昵的亲了一口,“真乖,知道我喜欢听你这么说。”他喜欢他和她这样直白流露的感情。

唐静芸摸了摸他的脸,“瘦了点,是不是工作不顺利?告诉我,我立马就给你收拾的服服帖帖!”谁敢让她家姜晔日子不好过,她就让他全家不好过!

别小看唐静芸这句话,她在沪市这里进进出出,或许在官场正道上认识的人脉不多,但是别忘了,她和秦爷那里关系可不浅。那可是在整个沪市道上都鼎鼎有名的人物,要动个人还真是没问题。

姜晔看着怀里这个张牙舞爪的小东西,莫名的想起了挥舞着爪子的小奶猫,软软乎乎的,顿时就让他坚硬的心柔软道无以复加。

当然,姜晔其实很清楚,自己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小奶猫,她分明是一只攻击力十足的豹子,爪子锋利无比。

他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揉了揉,好笑道,“没事,我应付的来,我瘦了是因为想你想的。”

“想我?”

“对啊,你想啊,我家芸芸这么优秀,一看就是招人喜欢的好女孩儿,我不在你身边,没人看着你,万一你心动了,跟着别的男孩子跑了,那可让我怎么办是好?”姜晔笑眯眯的说着。

唐静芸诧异的看向姜晔,突然揪住他的领子,做凶狠状,道,“说!是不是背着我去了那些不干净的场子?怎么一下子嘴巴这么甜了!”

姜晔顿时哭笑不得,终于放弃压制心里的念头,一把将某人抱起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抱了个满怀,“怎么可能呢,这些话我只对我的芸芸讲。”

唐静芸眯眼,凤眸玩玩弯起,满是风情,“男孩子有什么意思,我老了,懒的再去折腾那些情啊爱啊的,只要你能够给予我平稳的生活感情,我才懒的出去找人呢。”

说到底,他们两个其实是类似的人,半生波折坎坷,内心早就比绝大部分人成熟,喜欢相对平稳和稳固的感觉。只要人对了,其他什么都好。

小邱在前面开着车子,目不斜视,果然如姜晔所说的,他什么都看不到。只是他没有能够堵住自己的耳朵,那些绵绵情话终究还是传到他的耳朵里。

原来首长和首长夫人是这么相处的呀!心中有些艳羡,这两人的感情真好。

终于忍不住在后视镜里偷偷的看了一眼,突然觉得后车座里坐着粉红色的泡泡,耳尖悄悄的红了。

唐静芸坐在姜晔的大腿上,靠着他的胸膛,眉眼唇间都是带着笑意,想着自己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好,只觉得心里一阵热乎。

姜晔看了眼唐静芸放在一旁的双肩背包,不由笑了笑,很好,就带了这么点东西,看来他又能够带着自家的这只小猫去逛街买东西了,嗯,沪市这里跟国际接轨,牌子更多,他大概可以替她把四季的衣服都买点备好了。

他心里琢磨了一会儿,他现在住的地方是军区分配的,虽然不错,但是地方太敏感了,不方便芸芸进出。回头也要拾掇一下挪窝,好在他在沪市其他地方也有现成的房子可以搬进去住。

里面的东西都要换掉,换成芸芸喜欢的典雅的风格,要温馨一点,有家的感觉。

思考这些的时候,他的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温和的光辉,像是一把被岁月打磨的宝刀,敛去了锋芒,线条柔和,却蕴藏着无限的爆发力。

明明是很琐碎的事情,可是只要牵扯到唐静芸,他就有极多的耐心。

唐静芸把玩着他的大手,笑问道,“在想什么呢?”

“我要好好赚钱,做大官,然后把你捧在手心里**,谁碰我家芸芸一下,我就让谁在沪市里混不下去。”唐静芸笑眯眯的说着自己的“宏伟”志向。

唐静芸睨了他一眼,“德行!”

姜晔不以为忤,反而笑的开怀。

姜家派系力量中不可忽视的一支,后备力量在东三省以及岭南地区,沿海的派系力量比较驳杂,新近崛起的和老牌的素来都是交锋厉害,所以姜家也就没有掺杂力量进去。

他在这沪市,那可真算得上是山高皇帝远,他和唐静芸行事,也不用太过避讳了。此番唐静芸来这里做交流生,那可真是再理想不过的事情了。

车子开的很平稳,唐静芸靠在熟悉的怀抱里,嗅着安心的气息,眼皮子渐渐的沉了下去,缓缓的陷入了睡眠中。

姜晔对着前面开车的小邱比划了一个手势,小邱将车速又慢了两分,确保唐静芸睡的踏实。

姜晔看着怀里的女子翘起的唇角,不由眯眼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唐静芸让他好生欢喜。

这人生呐,有一个能够全心全意爱着的、想要疼着**着的、恨不得将她捧做手心里的宝的女人,是一件很值得幸福的事情。

车子一路平稳的开着,穿透了重重雨幕,一路畅通无阻的开回了姜晔居住的地方。

唐静芸是被姜晔轻轻晃醒的,刚刚醒过来的她,显得有几分朦胧,眼神很清澈,凤眸尾稍上带着几分浅红,看上去格外的勾人。

她揉了揉眼睛,“怎么,到了?”

姜晔笑着捏住她的鼻子,“对啊,真是贪睡的小东西。”看了眼外面的雨,有些遗憾,“如果是晴天的话,我就抱着你走了。”

唐静芸笑道,“那就给你个机会,等到晴天的时候,你再抱着我走。”

正大光明的走在阳光下,一如我们的感情,从来都是正大光明的,没有什么见不得人。我不公开,只是还不到时候,但是,这从来都不代表我们的感情见不得光。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开了京都那个氛围沉重的地方,所以今天的唐静芸也显得格外的放得开。

姜晔笑着点头,然后率先打开门,撑着伞站在外面,然后向唐静芸伸出了手。

唐静芸挑唇,将手递给他。

小邱看着两人感情这么好,悄悄的笑了笑,首长这样的人,在部队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杀伐果决,大概打死他的战友都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不过首长夫人也是极好的,身上气质好的没好说,脾气性格也好,配首长这样的刚刚好。

姜晔这间房子的装修偏严谨,里面的东西不多,缺了点人气,更像是一个停留的旅店,而不是长久居住的家。

姜晔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双男士拖鞋,然后弯下腰去,替唐静芸解开了脚上的鞋带,边笑道,“先将就一下,改天咱们换地方,重新布置。”

唐静芸有那么一刹那的冲动,想要将这个在自己面前卑微的男人拉上来,他是整个沪市都要忌惮的强大男人,是站在这片土地上头顶天脚踏地的男人,又何必这么讨好一个女人呢?

可是最后却又放弃了,因为她知道,他只是想要**她而已。

“姜晔,你迟早要把我**的不能生活自理,然后永远都不能离开你。”她忍不住抱怨道。

“那好啊,生同衾,死同时。”姜晔微微一笑,韶华白首,我愿用我此生,**你至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