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风雨中我来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百一十五章风雨中我来了>唐静芸走的很匆忙,将四合院的大门一锁,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在原来的地方,仿佛屋子的主人只是离开短短的几天而已。(给力文学网..)

她背着一个双肩背包,蹬着一双运动鞋,白衣黑裤,就这样清清爽爽的离开了京都。

说起来,对于唐静芸而言,机场不过是人生中使用最频繁的驿站,别人的依依惜别,在她眼里不过是寻常。

她笑着坐上了飞机,凤眸里带着点点笑意。

其实交流生正式离开还需要五天的时间,但是她出于自己的打算,就跟带队的老师交流了一下,提前一个人离开了。

不是她想要搞特殊,实在是心中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存在感太强了。

以前不去念想的时候还好,忙着忙着也就渐渐的将那份思念压在心底,但是一旦那种思念升腾起来,就像是一簇灼灼燃烧的火苗,谁也熄灭不掉。

很久之前,唐静芸就知道自己中了一种名叫姜晔的毒,现在唐静芸可以肯定,她已经毒入肺腑了,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药能够救她了。

明明是那么一个冷情的人,到底是怎么掉入姜晔编织的大网里的呢?事到如今,她已经懒得去管了,反正只要是那个男人,怎么都好。

飞机已经起飞,唐静芸凝视舷窗外的翻滚的云层出神。

她想起自己那天离开系主任办公室后,去找了一趟自己的老师崔教授。

她问他,为什么要让她去沪市交流?

他笑眯眯的看着她,眼神带着慈祥,孩子,因为你的心在沪市。

她皱眉,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他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宛如一个和蔼的长辈,你大概不知道的,上次你和我提起沪市的时候,眉眼间都是笑的,老师是过来人,懂的。

你大概连自己都不知道,每次提及沪市的时候,你的眼底总是不经意带过几分眷恋和向往。有时候你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书,却仿佛在透过书本看着谁,明明阳光照在你的身上,却感觉到孤独。那是一种很深很沉的的思念,粘稠和甜蜜。——崔教授。

所以,这一回崔教授听说了这个名额,拼了自己这张老脸,总算是将这个名额拿到了手,让自己这个弟子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沪市,见一见不知道哪家偷走自己小弟子的心的臭男人。

无疑,崔教授是真心疼爱唐静芸,将前半生几乎在他身上绝迹的慈爱,都放在了这个晚年收到门下的小丫头身上。就是这么的说不清缘由,或许只是人对了。

人这一生,哪怕再冷情,也总是有柔软的时候。

对于崔教授的好意,唐静芸是受了,那个老人,某种程度上,弥补了她的些许遗憾,让她算是真正体会了一把来自长辈的无条件溺爱。

这样想着,她不由弯起了唇角,她想,下次回去,她或许可以问一问崔教授,您介不介意多一个徒婿?

其实,很多时候,唐静芸是感激这重来一世的,前世的那些遗憾,那些欠缺,在她渐渐的展开的人生中,很多都已经得到了弥补,就如同前世那近乎干涸的感情,在日渐相处中开始走向和前世完全不同的道路。

一路平静,唐静芸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

小邱觉得自家首长今天似乎有点不太对,他今天送件进去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他家首长在发呆,拿着一份件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而上午有一个会议,如果按照首长的习惯,肯定会提前十分钟准备东西,可是今天,他等到还剩下八分钟的时候还没有动作,直到他提醒了才将匆匆拿了东西去开会。

还有,他抬头看了眼前面正走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个是他家首长,另一个他也认识,罗自熊,是沪市军区里本土人士,后勤部的负责人,常有事找首长。

虽然两人聊天的样子看上去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作为一个贴身护卫首长安全的人,他还是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他家首长眉宇间一闪而逝的不耐烦。

小邱不由皱了皱眉,不知道首长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最近又遇到了什么麻烦不成?

“司令,我也没有办法了,军需供应不足,现在是真的没法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的钱来更换新式装备,您看这样能不能将这个计划放一放?”罗自熊满脸为难。

姜晔看着这个男人,淡淡一笑,别以为他姜晔不知道他心底打的小九九,他不动他,不是因为忌惮他的家世,而是为了制衡。

只是如果把他的不动弹当做宽容,试图和他讨价还价,那么他不介意让某些人见识一下他的手段,不过是几个在他眼里无足轻重的小卒子而已。

“是吗?没钱?那八月份的那笔拨款呢?还有五月份的拨款呢?别告诉我,罗部长给碧水那里的小美人买房子去了。”姜晔掀了掀眼皮子,淡淡地道。

罗自熊在姜晔说到第三句话的时候,背后就忍不住冒出了冷汗,他一直以为那些事情瞒的紧,这个京都来的司令根本就不知道,哪知道人家心里门清!等到他说到碧水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他**了自己最喜欢的女人住的地方!

姜晔的眼神有如刀子,射出冷厉的寒光,就像是在剔骨挑肉,一眼将他内心看到底,忍不住泛起寒意。

“熊部长,如果实在是没钱的话,以后就在家里安安心心的陪陪老婆孩子。”姜晔说完这话,也不管呆在原地的罗自熊,淡淡的转身离开。

小邱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快步跟着离开,心中已经万分肯定,首长今天确实很不对劲。

罗自熊呆呆的站在原地,打死他都没弄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触怒了这么爷,让他一点没有准备的就当场发难,心里凉飕飕一片。

姜晔冷冷一笑,不过是秋后的蚱蜢,蹦跶不了几天了。然后看了眼自己的手表,也不知道这是今天第几次看手表了,不由心底升起几分烦躁,又夹杂着几分喜悦。

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终于对着身后的小邱挥挥手,“备车,我要出去。”

小邱眉头动了动,然后应声领命,心里却是有些好奇,不知道首长要出门做什么。

姜晔坐上车子的时候,外面已经开始飘细雨了,等到车子开到一半,天上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仿佛是从天上倾倒下来的。

雨刷器刷洗着玻璃窗,但是车窗依旧像是覆盖了一层水膜一样。

姜晔时不时侧头看一看窗外,嘴角悄悄挂起一个笑容。

车子一路开向了机场。

——

唐静芸从飞机上下来后,不由挑了挑眉,她倒是没有想到沪市居然在下雨,而且还是这么大的雨。

本来是先去买杯水喝,不过在看到某个站在不远处的男人的时候,她就放弃了这个计划。

男人长的很俊,剑眉星目,鼻梁英挺,面无表情,令人有种不敢直视的逼人气势,一身笔挺的军装,肩膀上的那颗星星太过耀目,站在那里竟硬生生的让人来人往的人群自动开辟了一条道路,不敢往他身边凑去。

有点瘦了,头发也短了,看上去很精神。唐静芸观察着这个男人,用自己的眼睛一点一点的抚摸着这个男人。

姜晔在人群下来的第一眼,就找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

白色的衬衫,丝质的材质,简约大方,下身一条黑色修身裤。她的腿型很好看,线条匀称,**部略显***,他不由的想起摸上去的手感,没有来的感觉喉咙一紧,眸色的变的深沉。

唐静芸笑着走上前几步,在一步之遥的时候,落入了那个熟悉的怀抱里,不由眯起眼睛满足的喟叹一声,就是这个怀抱,让她心心念念的怀抱啊。

姜晔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只觉得烦躁的心仿佛在这一刻安定了下来,就像是灵魂找到了归属一般。

他这前半生,从幼时起,就没有体会到过安稳,等到成年,更是奔波来往,罕有停步,直到在那一座小城里遇到了她,才开始明白眷恋的滋味,才开始甘心为一个女人停留。

唐静芸轻声道,“姜晔,我来了。”我在风雨中匆匆而来,只为遇见你。

“我想你,你想我了吗?”

“想!”姜晔道,声音里是说不出的认真。

唐静芸对此也只是挑唇一笑,挣开了他的怀抱,替他理了理衣服,笑道,“瞧你,穿着这一身衣服也不知道影响不好,快走。”

姜晔向她伸出大手。

唐静芸将自己的手递到他手上。

两人双手交握着离开这里。

姜晔的车子停在了对街处,外面下着滂沱大雨,他撑起了伞,将唐静芸的身子大半个搂在自己怀里。

唐静芸笑了笑,伸手握住了伞柄,“我来。”如果是这个男人撑伞,大概恨不得把整顶伞都罩到她头上来。

姜晔顺从的松了手。

两人撑着一把上,亲密的走在风雨里,男的背影宽阔厚重,女的背影纤细高挑,他的手横在她的腰上,仿佛就是天生的契合一般。

小邱看着两人一起走过来的样子,然后忍不住睁大了眼睛,首长夫人来了!他总算是明白首长今天不对劲的原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