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男人脸上顿时冒出尴尬,讷讷的说不出话,对着唐静芸摆了摆手,“呵呵,唐小姐枪技令我甘拜下风。”

唐静芸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胡茜,“那么这位小姐呢?不是说要和我比拼的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胡茜,有幸灾乐祸的,有不屑的,也有几个神情复杂的。

胡茜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嘴唇,那些人的目光投射在她的身上,让她只觉得如芒刺背。想起自己还是温礼鸣女朋友的时候,哪里会遭到这样的待遇?谁不是“嫂子”前“嫂子”后的?

不由将希冀的目光投向了温礼鸣的身上,大大的眼睛里闪过水雾,看上去可怜的很,一眨一眨的,长长的睫毛晃动,仿佛下一秒泪珠就要落下来了。

温礼鸣心里一抽,毕竟是相处了六年的初恋。人这一辈子,对于初恋总是最容易念念不忘的,更何况还相处了六年,如果不是有真感情,也不会处那么久。

他张了张嘴,脑子里猛然冒出她搂住自己那个好兄弟的手臂,倒在怀里的样子,笑的那么欢快,还叫唤着人家的名字,眼睛不由暗了暗,然后阖上了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胡茜的眼中闪过受伤,委屈的看着温礼鸣,他怎么能!怎么能不理她!以前只要她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管提什么无理的要求他都会答应的!

当下就是恨恨的看了一眼唐静芸,一定是这个女人!她来找温礼鸣之前早就调查过了,在分手后的时间里,他身边一直都没有正经带出来过的女人,除了,她!

唐静芸眼帘微垂,她觉得这个梁子是结定了!

不过,她挑了挑唇,是不是该和姜晔报备一声呢?自己替其他男人挡桃花什么,真是挺有趣的呀。

胡茜又可怜楚楚的看了眼温礼鸣,终究恨恨的跺了跺脚,快步转身离去,看动作,似乎是终于哭了,捂着嘴离开,背影里带着几分仓皇。

看的温礼鸣眉头又是皱了起来。

唐静芸心里反复的琢磨了两遍,胡茜,胡茜,突然就是忍不住默默的嗤笑一声,她说怎么觉得有点耳熟呢,此胡不就是彼胡吗?

说起来,那天在唐氏大楼里见到的男人,不正是胡茜她的父亲吗?

她前世也算是将胡家好好的调查了一番,不过鉴于胡茜只是胡岳鑫的女儿,她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加上年月有些久了,她刚才倒是没有在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认出来巫妖酒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不由转头对温礼鸣挑唇一笑,“这位胡茜小姐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找你的?”

温礼鸣愣了愣,然后下意识的回答道,“大概是半年前吧,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快两年了,理由有些不太好看。我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回来。”

说着,他的眼中闪过几分遗憾,嘴唇颤了颤,大概是想起了往日的真情,以及分手那段时间的醉生梦死。

唐静芸没有错过他的表情,心中轻轻一叹,这温礼鸣做生意不糊涂,这寻找恋人的方面倒是不怎么行,一腔真情错付他人,大概也算的上人生一大悲吧。

看着泄露了些许痛楚的男人,她想了想,还是替这份感情斩断了藕断丝连的可能性,淡淡的笑道,“哦?是吗。胡茜是胡家的千金吧。让我想想啊,半年前,那正巧是因为胡茜的爸爸,胡岳鑫,一笔几千万的订单被人给骗了,让胡家的公司维持不下去,现在还欠着银行一大笔钱。再还不会去,胡家很快就要宣布破产了。”

温礼鸣猛然转头看向唐静芸,双手扣住唐静芸的肩膀,目光死死的看向唐静芸,“你说什么?”

唐静芸轻轻的拨开温礼鸣用力的大手,勾唇,“这事情胡家虽然瞒的很严,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想如果温少仔细去查探的话,应该也是能够查到的。”

看着温礼鸣那双眼睛瞬间黯淡的样子,唐静芸忍不住轻轻一叹,“温少,说句交浅言深的话,胡茜不是良人,娶妻娶贤,你如果不想自己的人生毁在一个女人手里,就不要这儿优柔寡断。”

温礼鸣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喃喃道,“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还记得那时候,两小无猜,她笑的那么单纯阳光。他还记得她甜甜的叫他“鸣哥哥”的时候,两个小酒窝是那么的可爱;追着他说长大了要做他的新娘呢……

怎么人一长大,就变了这么多呢?变的满肚心机,变得爱慕金钱以及奢侈品,以至于最后三心二意,抛弃了他?

他似乎都快要想不起来她曾经的样子了,好像他那个记忆里女孩早就消散在阳光下。一定是阳光太灿烂,将那么美好的小女孩融化了。

他想,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样该多好?他不变,她也不变,然后,他们就能够像童话里写的那样,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唐静芸见温礼鸣那受伤的表情,也只是报以沉沉的一叹。

温礼鸣对着唐静芸无力的笑了笑,“多谢你告知我这件事,其实,也不怕你笑话,我未尝没有心软过。”这是他看着长大的女孩子啊,他付诸于她身上的感情没有那么容易就收回。

唐静芸轻轻摇头,安慰道,“每一段真心付出的感情都是可敬的,每一段被糟蹋的感情都是在毁灭上天恩赐。再说了,谁年轻的时候没恋过几个不靠谱的?”

温礼鸣有些愕然,随后忍不住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这个唐静芸啊,单听言语就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问道,“这么说你也恋过几个不靠谱的?”

唐静芸有些诧异,随即笑着摇摇头,“没有。”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老了啊!”唐静芸淡淡一笑,笑容里总让人觉得带着几分感慨。

温礼鸣愣了愣,没有想到唐静芸居然这么回答,终于没有多说什么,摇了摇头,收敛了情绪,笑道,“走吧,咱们去谈谈接下来的合作上荒全文阅读。”

温礼鸣因为他外公的关系,在古玩界有很多渠道,一些和他有联系的人家,未尝没有家道中落要卖古玩的,而唐静芸这边,有很好的鉴定师,有铺子,也有很好的鉴定师,所以也算的上有合作的可能性。

唐静芸笑着点头,她的心远远比温礼鸣想的要大,这个年代里,国内还没有上档次的拍卖场,唐静芸其实更想借着温礼鸣手上的这条线,来拓展自己的店铺的名气,以吸引更多的人来买卖,然后开办一家真正上档次的大型拍卖场。

别看这拍卖场一年就举办个几场,但是光是这几场就足够赚的钵满盆满。

这一想法也和伍向军不谋而合,伍向军自然也是满心赞同的。

两人一起走到了原先的地方坐下,这一回,周围没有围着什么人,但是很明显,对于唐静芸的态度,刚才的那些人都是有了很大的转变,时不时的敬畏的看一眼唐静芸。

唐静芸倒是没什么感觉,反正这样的事情也是见多了。她更多的是将精力集中在和温礼鸣的谈论上,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自己是不是该补一补古玩方面的资料?

“礼鸣,今天过来玩啊!”一道声音传身后传来。

唐静芸和温礼鸣都是转头看去。

“唐小姐?!”来人失声叫道。

唐静芸站起来,笑着点点头,“何少,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何悦书,此时看到唐静芸,也不免有些尴尬,

虽然唐静芸是笑着的,但是何悦书却忍不住头皮发麻,一点都不觉得轻松,早在之前和唐静芸在咖啡店喝咖啡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人很凶残,简直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更何况,唐静芸有着更加不能够碰的身份--姜军长的心头好!

他不知道自己温礼鸣这个好友知不知道唐静芸和姜家大少爷的关系,但是他知道啊!

自己手上本来发展极好的欣澄会所,就是在惹怒了姜大少的原因才被人整了,弄出了那么多的麻烦,好好的一家会所也开不下去了。

好在人家也只是小小的警告了一下,并没有将他所有的活路都堵死。

不过哪怕是这样,他也得出了一个结论,姜大少的心头好不能得罪啊!这姜大少简直将这个女人捧成了手心里的宝贝,丝毫委屈都不舍得让人受!

所以哪怕现在唐静芸这么笑着,他都不觉得轻松,反而还要提心吊胆,如果哪儿伺候的不好,说不得连这家俱乐部都要关门大吉!

“哦?原来唐小姐和悦书是认识的?”温礼鸣倒是没有察觉其中的波澜,忍不住笑道,“瞧我,这不是忽略了唐小姐的交游广阔吗!”

唐静芸笑着道,“也是挺久的,我和何少有过合作,不过我后来忙着其他的事情,倒是也很久没见了。”

何悦书不自然的笑了笑,“哪里,唐小姐能够来我这里玩,这是蓬荜生辉。”

温礼鸣眼中闪过疑惑,何悦书这小子什么时候对人这么恭敬了?还有,他怎么感觉何悦书笑容有点不自在呢?

唐静芸倒是淡笑着自谦了几句,好像从前的梁子压根就不存在一样。

这样的态度让何悦书忍不住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