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消遣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坐在打靶场地的不远处,唐静芸面前摆放一杯柠檬水,温礼鸣身边则是一边绿茶,两人看着一群人在场地里撒疯一样的打靶,身边还坐着另外几个人。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小说网(www.800book.net)给力

温礼鸣对着唐静芸笑,“唐小姐不去试试?这打靶的感觉很不错,我心情不舒畅的时候来一发,就好好多了。”

目光一转,“难道唐小姐第一次来?要是不会的话,可以找教练教,如果不介意,我也可以教你。”

唐静芸笑了笑,不在意的摆摆手,“不用了,我还是就这样悠闲的看看,枪这东西,更加适合用来杀人,这样消遣的还是算了。”

温礼鸣理解的笑了笑,他琢磨着,大概是因为像唐静芸这样的女人,处处要强,不太愿意再旁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弱点,所以才不愿意上场玩枪的。

他哪里知道,唐静芸说的都是大实话。

她握枪,除了必要的练习外,很多时候都是用来杀人或者威胁的,就如同港都那一场温流码头上的厮杀一样,枪枪见血。

在她的心中,枪是个很冰冷的事物,如果没有必要,她一般是不会去碰的,因为她知道,她碰枪,大概就代表着她的怒火到达了一定程度,某些人要遭殃了。

至于唐静芸玩枪,那可是姜晔手把手教会的,每一个角度,人体每一块骨骼的控制,每一块肌肉的收缩,都被姜晔**到最好的程度。加上她后期的真枪实剑的磨练,别的不说,肯定不是这些二吊子的世家子弟能够比的。

突然就听到旁边的一个男人笑出声来,他道,“唐小姐说的话真有意思,要不是这是个和平的年代,我差点以为你拿枪是杀人的呢。”

众人也都是反应过来,不由看向唐静芸。[超多好看]刚才不觉得什么,被人点出来,还真有那么一点装逼的意思。

唐静芸无奈一笑,她不过就是讲了句真话而已,怎么就没人信呢?

温礼鸣见此也就转移了话题,和唐静芸聊起了古玩上面的事情。

唐静芸对于古玩知道的还真不算多,毕竟精力是有限的,她学习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不过眼界摆在那里,所谓一法通,百法通,她倒是还能够偶尔提上几句,撩拨的温礼鸣心里痒痒的。

没办法,谁让温礼鸣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这些老物件呢?

不过,就在两人聊的颇为投机的时候,一个坐在温礼鸣旁边的男人戳了戳温礼鸣,然后指了指门口。

温礼鸣抬头看去,不由皱起了眉头。

门口站着一个女子,打扮很时尚,烫着卷发,容貌颇为精致,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型的洋娃娃。

看到这个女子出现,在场的人都是神色一变,有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温礼鸣,显然是对来人的身份有所了解。

女子了一圈人后,看到温礼鸣的时候,眼睛瞬间就亮了,径直走了过来,对着温礼鸣笑笑,然后又警惕的看着坐在一侧的唐静芸,“礼鸣!”

这声调里带着几分温柔讨好,又带着几分委屈,可却用高傲的眼神看了一眼唐静芸,似乎在昭示着她的身份一般。

唐静芸觉得有点好笑,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温礼鸣见到她,皱眉道,“胡茜,你怎么也在这里?”

胡茜嘟了嘟嘴,眼中闪过委屈,“我跟朋友来这里玩的,没有想到会碰到你。你都好久没有约我出去玩了!”

温礼鸣颇为烦躁地道,“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也只是玩玩而已!”

“不!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欢我的,我知道我之前对你兄弟动心是我不好,可是是他先**我的,我已经后悔了!”胡茜的眼泪说着说着就掉下来了,看上去好不可怜。

她瞪着流泪的眼睛看向温礼鸣,控诉道,“你当初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不管我走多远,你都会站在原地等我的,怎么现在就这样了?”

唐静芸听了,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想不到温礼鸣这样的男人也会说过这么艺的话。

“那是因为我当初眼睛瞎了!”温礼鸣冷笑一声,“你不知道男人也很善变的吗?我告诉你,好马不吃回头草,胡茜,你不要把昔日的相好都变成怨恨!”

胡茜留着眼泪,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着周围的人不说话,她感觉有些难堪,她什么时候遭遇过这样的冷待了?

于是转身离开。

就在唐静芸以为她要走的时候,就看到她又搬了个椅子回来,坐在了不一旁。

温礼鸣烦躁的点了一根烟,狠狠的抽了一口,面无表情,令人看不出他现在的心思。

唐静芸挑唇,只是眯眼看着这一出好戏。

也难怪有人觉得唐静芸冷情,明明上一秒还是相谈甚欢的人,下一秒就能够若无其事的看好戏。只要不牵扯上她,不牵扯上她在乎的人,她就不会没事找事的出手。

至于温礼鸣这个人,在唐静芸的定义里,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有可能发展为合作人的陌生人,一直都不在她在乎的范围里。

温礼鸣抽完了一根烟,上一批打靶结束的人下场,温礼鸣站起身,“这一轮我去玩玩,谁陪我?”

顿时周边的几个人都是站了起来,跟着他走了过去。

留下空空荡荡的唐静芸,还有一个胡茜。

胡茜看着唐静芸,冷冷一笑,“你不要得意,我是礼鸣的初恋,我和他在一起整整六年了,他皱一下眉头我就知道他什么不满意,他多说一句话我都能够猜到他的心声,我比任何人都要熟悉他,你没有资格和我抢人!”

温礼鸣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胡茜心里发狠的想,像是落水的人抱住的最后一块浮木,她必须要抓住他!

唐静芸对于自己卷入别人的恩怨并没有好感,闻言淡淡地道,“既然你那么有信心,又何必来和我讲这些呢?喏,你看,那个男人就在那里,你想要,就能够抓到自己的掌心。”

她挑唇,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只可惜,咫尺天涯,你错过了,自然会有更好的在他前面等着他!”

胡茜死死的瞪着唐静芸,不得不说唐静芸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哪怕只是只言片语,她也拼凑出了某些事实,然后句句都踩到胡茜的痛处。

如果知道温家会有现在这样的光景,如果知道自己家里会落到现在这个情况,胡茜说什么当初都会死死的扒住温礼鸣不放手,而不是因为别人的**背叛了他。

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狠狠握拳,指甲嵌到了自己的肉里,她就不信温礼鸣能够那么快的忘记自己,六年的初恋不是想忘就能忘的!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赶走这个女人,她可没有忘记,刚才这个女人和温礼鸣聊的很开心。

于是,唐静芸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敌视了。

唐静芸眯眼看着在靶场涉及的温礼鸣,别看温礼鸣平常斯斯的,但是拿起枪的时候,还是很有男人味的,修身的衬衫勾勒出他的身材,显得很有爆发力。

在有了姜晔这样的男人的唐静芸眼中,温礼鸣却是不够看,唐静芸可是清晰的记得自己男人胸腹间的肌肉的紧致感,还有那流淌着汗水的性格的咽喉和锁骨,那才是真绝色。

可是,这温礼鸣放在一群人中间,也足够很多人觊觎了,也算是世家子弟中很杰出的一个人了。

胡茜看着温礼鸣的眼中闪过一个迷恋,然后露出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唐静芸对此则是淡淡一笑,都说玩枪的男人最性感了,她突然有些想念姜晔教她握枪的时候,他从背后搂住她,将她整个人都拥在怀里,仿佛能够顶天立地,全世界的灾难都被他顶住一般。

这样想着,她的唇角漾出一个笑意,柔柔的,看上去像是一团水,瞬间融化了她的冰冷。

那是冰山融化的一角,是唐静芸内心最柔软的一处,大概只有姜晔能够做的把。

不过这在胡茜看来,分明就是唐静芸看着温礼鸣看着迷了,顿时就是咬牙,这个女人真不要脸,居然跟她抢男人!

看着那里正在打靶的男人,冷笑道,“你就只能看看,礼鸣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当初我可是他亲自下场教的!”说着,高傲的昂着头,“敢不敢和我去玩一场?”

唐静芸突然觉得有些手痒,不是因为胡茜的挑衅,而是因为想起了姜晔在教她用枪的日子里,那些点点滴滴,渗透在她的内心,让她莫名的需要一个出口来发泄一下。

当下站起身,双手插在口袋里,淡笑着走到了那边的等待区。

“哟,这不是刚才还说‘枪是用来杀人而不是消遣’的唐小姐吗?怎么现在也有兴致来玩一把?”一个男人开口,正是之前的那个。

唐静芸眯眼,睇了一眼身旁的胡茜,淡淡一笑,“这不是某人非要让我来领教一下温少亲自教授的枪法吗?我如果不来,岂不是就可惜了?”

在场不少人顿时都是用了然的目光看向胡茜,其中很多都是夹杂着厌恶和不喜。这个女人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怎么还有脸倒贴上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