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一无所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挑眉意外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衣服上有些微的褶子,脸上带着黑眼圈,看上去有几分憔悴,不由挑眉。[超多好看]

唐凌峥看着唐静芸,用下巴示意,“一起走?”

唐静芸眯了眯眼,“好啊。”

两人一路无话的走了一段路。

走到公交车站台的时候,唐静芸靠在一旁的告示牌上,静静的看着唐凌峥。

唐凌峥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烟给自己点上一根,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突然开口,声音嘶哑,像极了抽烟抽多了的情况,“唐静芸,有时候我真是羡慕你,虽然是私生女,可大概没有哪个私生女会像你过的这么舒心了!”

唐静芸闻言,轻轻笑了笑,“羡慕我什么呢?我还羡慕你呢,唐家大少爷,真真正正含着金汤勺出身的人,你从小到大,多咳嗽一声就会有无数人来关心,哪像我,如果哪一天死在了外面,说不定也没有人来收尸。”

唐凌峥和唐静芸对视,她的眼睛很干净,跟她这个人深沉的心思一点都不符,忍不住自嘲一笑,“你说,跟你比起来,我算不算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当然。”唐静芸挑唇,肯定地答道。

这世界上就是这么的不公平,有人汲汲营营一生所渴求的、所企望的东西,就那样轻而易举的摆在某些人面前,偏偏某些人还格外的看不上。

年轻时候的唐静芸会愤怒会不甘,但是成熟后的唐静芸,只会冷冷一笑,这就是投胎的技术活!

人生下来是不分三六九等的,但是这社会是分三六九等的。生而高贵,并不是一句空话。

只不过,你决定不了自己的出生的家庭,但是你能够决定你下一代的家庭。仅此而已。

唐凌峥笑了笑,神色间有些无力,“可是你知道我为此付出的代价吗?有时候我宁愿是个普通人。”

唐静芸抿唇,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那么,你想过没有,你如果是个普通人,你喜欢的姑娘会看的上你吗?”身份是一种负累,但它同样是一块金字招牌。

唐凌峥猛然瞪大双眼,直直的看着唐静芸,有那么一瞬,他差点以为唐静芸似乎知道些什么。和她对视良久,却看不出有丝毫的破绽。

唐静芸眯眼,忍不住勾唇,露出一抹轻嘲,想不到唐凌峥活到这个年纪,居然还带着几分天真。strong>

“唐凌峥,路都是人自己选的,不管你当时有多撕心裂肺,其实后来想想,也不过如此。”唐静芸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凌峥,转身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唐凌峥有那么几分颓然,抽着烟,想着自己那些年少时候的事情。

他突然觉得有些可怕,有些心慌,因为那些他以为永远也忘不掉的记忆,似乎已经变的模糊。那年那棵树下,那个站在树下的女孩子,她的脸已经渐渐模糊了。

他努力的想要去看清,但那张笑脸终究还是看不清楚了。

曾经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现在已经只是一个模糊的表象;曾经那段撕心裂肺的岁月,他只要一想起来就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疼痛,现在回头看看,似乎也就那样了。

他静默的坐在那里,像是一尊雕塑。

唐静芸上了出租车后,报了地名后就闭目养神。

只是很多她以为自己已经快要忘记的事情都浮现在眼前,那个女人涂着豆蔻甲油的手指,指着他们猖狂的、疯狂的笑,似乎在嘲讽着这些人的天真,被她玩弄在鼓掌之间……

还有那一个炎热的夏天里发生的事情,真真给唐静芸上了一课,什么叫自私无情,什么叫阴险毒辣。

后来,唐静芸在这个圈子里多年,一直都洁身自好,甚至连婚姻都没有考虑,未尝没有那个女人的影响在内。

连那样美好的感情都是可以欺骗,连那种最初的怦然心动都能够被利用,这世间还有多少真情可以相信?

她一直都忘不了那一天,唐凌峥自己的偌大的别墅里空空荡荡,只有一首在轰然播放着: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

噢……你何时跟我走

……

这时你的手在颤抖

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在告诉我

你爱我一无所有

……

唐凌峥就这样敞开着卧室的大门,喝的酩酊大醉。

这是唐静芸记忆里,唐凌峥唯一一次喝的不省人事,也是他唯一一次向她低头,向她示弱。

这个继承了唐家良好血脉的男人,在太早的年纪里丢了自己的心,以至于他后来伤的太深太深。这大概是唐凌峥这辈子最失败的一次经历。

唐静芸摇了摇头,将那些影像驱逐出自己的脑海,她见过他狠辣的,不择手段的,无情的,但是唯独不喜欢他那样脆弱的。

唐家人生来就该是高傲的,脆弱两个字用在他们身上,只会折辱了他们,折辱了这个姓氏。

唐静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睁开眼看着车窗外流动的景象,目光深深。

其实,唐静芸一直都是矛盾的。对于唐凌峥,有欣赏,有不喜,但夹杂着生母不同的血脉和上一辈之间的恩怨纠葛,以及她自己膨胀的野心,终究让这样一种似敌似友的关系走向难以挽回的地步。

前世的一切,不好说是谁的错,只能说,站在了那个位子上,就被推着不得不往前走。

揉了揉自己胀痛的眉头,唐静芸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冷锅冷灶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要是姜晔在身边就好了……

——

一辆黑色的雪佛兰停在人来人往的校园里,吸引了不少大一新生的瞩目。

老生们则是摇摇头,现在还新鲜着,过不了半年,等到他们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就好了,谁然燕大里从来都不缺有钱人呢?

不过这样档次的豪车也还是比较少见的。不知道是哪家的人的?

等到看到从教学楼里施施然走出来的一个女生坐上了那辆车,老生们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有人小声嘀咕,“我就说嘛,原来是找唐静芸的。”

大一新生们不解,但是老生们则都是赞同的点点头。

经常有开着豪车的人来找唐静芸,这已经是很多人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一开始还有人传言唐静芸被**了,可是唐静芸照样还是过的一点都不受影响。她这样大大方方的样子,反而让很多人摒弃了那个念头,猜测她可能是交游广阔而已。

唐静芸对着学生群里几个熟悉的人挥了挥手,然后就安稳的坐在里面休息了。

被打招呼的几个学生则是满脸高兴,笑眯眯的向着身边的讲述着唐静芸的事情。

时至今日,唐静芸已经和燕大的很多人都关系不算差。

来接唐静芸的正是温礼鸣,之前在吃饭的时候,温礼鸣邀请唐静芸去一个俱乐部玩,顺便商谈一下两方接下来的合作事宜。

唐静芸也就应下了,此时正是温礼鸣来接唐静芸去俱乐部玩。

“温少,今儿个很清闲嘛,居然在外头等我。”唐静芸笑道。

“哪儿的事儿,这不是因为唐小姐吗,再大的生意也没有唐小姐来的重要。”天地良心,温礼鸣这话可是大实话,一点都没有**的意思。

这唐静芸在他眼里,那可还真比桌案上的生意重要

唐静芸抿唇一笑,“这样啊,那我还真是受**若惊了。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要付你误工费了。”

“哈哈,唐小姐真幽默。”温礼鸣笑着回道。

温礼鸣所说的俱乐部是一个枪械俱乐部,就是类似于姜晔曾经教唐静芸打枪的那个俱乐部。当然,能够让温礼鸣这帮人去的地方,那肯定是要比当初的档次高上很多,至少门槛就要设定的很高。

不过好在温礼鸣和这里的老板认识,这里的工作人员对温礼鸣这个温家少爷也有印象,所以并没有阻拦唐静芸的意思。

温礼鸣一边笑着,一边介绍道,“这是京都里的一个朋友开的,何悦书,何家的老二,平常就喜欢捣鼓这些东西,他家里也有门路,就开了这么一家俱乐部,平常我们手瘾上来,就会来这里过过瘾。”

唐静芸笑着颔首,听着他讲话,心中却是挑唇一笑,何悦书?这京都的圈子说大还真不大,兜兜转转的,居然转眼又碰上了。

她可记得自己和何悦书因为余晴柔的事情结下了不大不小的梁子,欣澄会所当初会爆出丑闻估计里头也有她家男人的手笔。

这样想着,她还是一路跟着温礼鸣走了过去。

温礼鸣到的时候,他今天邀请的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看到温礼鸣居然带着个女人过来,都不由瞪大了眼睛。

似乎自从上一次的感情的事情后,温礼鸣身边就很少有女伴的来往,就算有,也都是玩玩的,从来都带来各种场合。

顿时,有人就挤眉弄眼起来,猜测着唐静芸和温礼鸣之间的关系。

温礼鸣倒是没怎么在意,对着众人介绍道,“这是唐小姐,我的一个朋友,今天正巧约出来谈点事情。”

唐静芸落落大方的挑唇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