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多管闲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抽了一口烟,对着唐志谦淡淡地道,“刚才那个胡家的人你打算怎么办?”

唐志谦不由诧异,“什么怎么办?”

唐静芸抽了一口烟,这才想起,这还不是事情做绝的前世,胡家人的作为虽然看着恶心,但是还没有对唐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自然是不用收拾的。[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她不由眯起了凤眸,对了,她后来是怎么对付他的?哦,不过就是将那个男人绑了,关在一个笼子里,周边放了几饿着的狼犬。

才短短几天这个男人就已经屈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朝她哭诉,发誓自己再也不敢了。

唐静芸自己倒是没有觉得这样的手段有什么不对,要教训一个人的方法有千千万,她当初入主唐氏,靠的就是一个“狠”字,这样的手段在她看来也只是小教训。

唐静芸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希望这一世胡岳鑫不要再犯在她手里了,不然她是一点都不介意再教训一次的。

唐志谦一直都在观察唐静芸的神色,没有错漏她提及胡家的时候,身上一闪而过的森冷,莫非她和胡家有什么纠纷?心里默默的将事情记下了,回头交给赵洵去调查一番。

不过,调查出来的东西可能会让唐志谦大发雷霆。

饶是唐静芸心智如狡狐,恐怕也没有想到,唐志谦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去调查胡家,然后解决了好几个未来的隐患。

这一啄一饮,有时候还真是谁都算不准。

秘书很快就泡了茶端上来,唐静芸道了谢。

秘书偷觑了一眼唐静芸,心中猛然一颤,手里端的茶水立马溢了出来,来不及叫烫,就收到了唐静芸似笑非笑的眼神,然后又听到唐志谦冷哼一声,心肝扑通扑通狂跳。

等到逃出办公室,才感觉自己的肺部一阵抽痛,原来刚才紧张的忘记呼吸了。

这才想起赵助理让自己上茶时候可有可无的交代,她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什么了不得的秘密,那两张太过相似的脸庞,打死她都不相信没有两者没有血缘关系!

室内,唐静芸默默的品了一口茶,淡淡地道,“唐总,我的那份礼物收到了吧?”

唐志谦低咳了一声,含糊其辞道,“还行吧。”

唐静芸淡淡的睨了一眼他,然后将手上的文件递给他,“我今天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过来看看,顺便给你带份资料。[起舞电子书]”

唐志谦接过来翻看,居然是关于唐氏的资料,他眉头轻挑,难道小兔崽子觊觎唐氏多年,这是打算和他摊牌了?

唐志谦可不会单纯的以为自己这个流落在外的女儿有多美好,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丫头没有像她的妈妈的温柔娴静,反而将他唐家人骨子里的东西继承的十足十,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用理性的眼光看待唐静芸。

唐志谦大概是除了唐静芸身边一些亲近的人以外,唯一一个对她的财富有着大概估计的人。

自从当初在赌石大会上的一眼,他就一直都让人默默的关注着唐静芸,不是监视,只是对她的情况有粗略的知晓。

唐静芸是个什么样的人?唐志谦觉得自己不太好概括。反正在他面前,这就是个刺头,每次不将他气的的直冒烟就不停!

但是他也知道,在外人眼里,这个女儿是那么的成功,甚至能够让京都最有名的姜家大少都为她折腰。这是何等的本事?

对于这样强烈的反差,他也只能轻轻的叹了口气,说起来,他这一生,似乎真的子女缘薄,大儿子如此,如今这个女儿也如此。

唐静芸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唐志谦的手,然后微微动了动唇角,终究没有说话。

她和他之间,总是隔着一层东西。他知道,她也知道。

等到唐志谦将东西看完后,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他有理由相信,唐静芸既然将东西放到了他面前,那这里面肯定是有猫腻的。

不然,他才不相信这个丫头会踏足唐氏呢!这是一个很现实的发现。莫名的让唐志谦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松了松自己的领结,让自己更加舒适一点,抬头,“有人要动唐氏的股份?”

除了这个,他找不出其他的问题

唐静芸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可能也知道一点,我这里天生就很敏锐,对于股市波动很敏感……”

唐志谦的脸色正了正,唐静芸的本事他知道的不算多,但是他“偶然”从自己的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唐静芸和原石投资有联系。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关系,但已经足够令人瞩目!

原石投资是国内投资市场上冉冉崛起的一颗新星,没有人知道它的资金来源,只觉得好像只要有钱赚的地方,都会有原石投资的足迹,而凡是原石投资看上的企业,大多都是要发展起来的。

在某些业内人眼里,原石投资这个神秘的集团里,似乎和国内很多的企业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这是何等的财力,何等的魄力?

而唐静芸居然和这样一个投资集团有联系,唐志谦是打从心底起就没有轻视过。

此时听见唐静芸这么解释,没有多问,心中倒是信了几分,如果是因为唐静芸这方面有天赋,那么也就解释的清了。

唐静芸对此也是悠悠一笑,她的这一番话半真不假,并没有什么破绽。

今天过来的目的也达到了,她也就没有再长留的打算。

站起身,单手插在口袋里,淡淡地道,“今天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

唐志谦连忙放下东西,站起身拉住唐静芸的手,皱了皱眉头,道,“既然都已经来了,就留在这里,等会一起吃顿晚饭。”

唐静芸蹙眉,“不用,我回家吃。”

说着,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开,从本心里讲,她不想和他有太深的纠葛。哪怕有着血缘亲情在,她还是固执的想要证明自己的自由。

“他不在京都,你一个人回哪里吃!”唐志谦看着这个孩子干脆利落的动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的背影有些瘦削,和她那凌厉的眼神有些不相配。

他是谁,两个人心中都有数。

哪怕当初唐凌峥帮唐静芸瞒了一阵,但是唐志谦怎么说也是坐在唐家家主这个位置上,消息来源绝对少不了。

唐静芸握住门把手的动作顿了顿,“当然是回家,一个人也挺好的。”

“他对你好不好?如果你不喜欢他,咱们就换一个,爸爸不是好爸爸,但是一定能够让你幸福的。”唐志谦看着她的背影,认真的道。

像是在许下一个承诺,也像是在证明着些什么。唐志谦知道,这个孩子的前面的二十年自己无缘参与,可是,她的后半生还那么长,他总希望能够给她她想要的。

唐静芸握着手柄的动作停下,她转身,目光直直的看着唐志谦,“唐志谦,你这样是什么意思呢?如果你是愧疚,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没有你的前二十年我一样活的洒脱肆意。我的人生本来是可以按照正常的轨迹发展下去的。”

她顿了顿,眸色晦涩,想起前世的那些坎坷,想起那些低着头弯着腰被人大肆嘲笑的日子,目光渐渐变得冷漠,“是你!是你们唐家!打扰了我的生活,我本来可以做一个普通人的,哪怕亲缘寡淡,我依旧能够有自己的生活。”

“我……”唐志谦张了张嘴,他觉得此时讲什么都有些无力和苍白。

唐静芸抿唇一笑,“我或许有着你的血脉,但是请你不要干涉我的人生。既然你没有参与进我全部的成长,那么,你也没有资格来干涉我未来的选择。”

唐志谦手头边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他知道她是怨恨的,哪怕两人现在能够平和的讲话,但那也终究不过是两人的伪装,伪装成谁都不在乎的样子。

“做给谁看呐?我的后半生要和谁绑在一起,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唐静芸选的路,就算是跪着哭着爬着也会走完。人生如此,我选择的男人也如此。

唐静芸内里其实从来都是一个热情如火的人,只不过她擅长于用清冷来包装自己。她爱一个人,便爱的那么浓烈,她恨一个人,便恨的不给自己留余地。

只是,她看了眼眼前的男人,哪怕这个男人再是岁月的宠儿,也依旧能够看出日渐苍老的痕迹。

在岁月沧桑间,唐静芸发现,她竟然不知道对这个男人该是爱还是恨了。

唐志谦佯装镇定,但是眼中还是流露出几分受伤。

唐静芸转身,开门,关门,离去。

他走回办公椅,坐下,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脸,将所有的叹息埋在掌下。

过了一会儿,传来敲门声。

唐志谦迅速的抬起头,面上恢复了一贯的自信淡然,“请进。”

来人是赵洵,赵洵手上还托着一个饭盒,走过来道,“老板,芸小姐吩咐的,她说您肯定没有吃饭,特意让我送点东西上来。”

顿了顿,他又将唐静芸“正巧”泼了胡岳鑫一脸茶水的事情娓娓道了出来。

唐志谦看着面前的饭盒,听着这件事儿,终于露出了一抹真心的笑容。

走出唐氏的唐静芸皱着眉头,懊恼的将脚边的一个一颗小石子踢开,该死的,让你多管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