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泼一杯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个男人双手撑在唐志谦的桌上,面目狰狞对着唐志谦咆哮道,“唐志谦,你这个混蛋,忘恩负义,丧心病狂,你忘记你们唐家当初落难的时候,我们胡家是怎么对你们的吗?我婶娘我有一口吃的都省给你了,要不是……”

唐志谦坐在办公椅上,面色沉静,看着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唱作俱佳的表演,心里忍不住升起几分悲哀,家门不幸,后继无人,大概是最明显的概括吧。八零电子书strong>

在大浩劫之前的胡家,也算的上是枝繁叶茂的大家族,在京都也是很多人都忌惮的存在。

可是谁能够想到,一场浩劫,让胡家最优秀的几个继承人都折戟沉沙,徒留下几个顶着胡家名头的旁系。

很多人都念着胡家的旧情,也就对这些旁系多有扶持宽容,现在想来,与其令他们在世间汲汲营营,还不如就此沉寂下去,也好的让胡家的一世名声留下,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被败坏!

这样想着的唐志谦,面色沉静,对方的话连他的眼皮子都没能够动一动,只是在对方停下的时候,淡淡地道,“说完了?说完了就出去吧,我这里还要办公,以后也少来唐氏。”

“唐志谦,你个白眼狼,你、你……”男人指着唐志谦,脸涨的通红,大口的喘着气,“只要你稍稍通融一下,将唐氏的案子给我们,就能够让我们起死回生,可你、却……!”

唐志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那双和唐静芸一模一样的凤眸上扬,犀利的仿佛有刀片,暴喝道,“滚!就你那豆腐渣工程的建筑队,我不去揭穿你们,已经算是看在你家祖先身上!”

他用手指着门,“出了这扇门就别说认识我唐某人!胡夫人的恩情是要报在她的儿子身上的,而不是你们这群畜生!”

男子脸上难堪的神色一闪而过,看着唐志谦,心中生气怨恨,既然你唐家这儿绝情,就别怪我不讲道义!

随后狠狠的一脚揣在了办公室里的椅子上,示威的看了眼唐志谦。

只可惜,唐志谦办公室里的椅子都是檀木质地,重的很,对方这一脚根本就没能踹出个“敢将这天踹个窟窿”出来的气势。

椅子稳稳的摆在那里,似乎在嘲笑着某些人的不自量力,蚍蜉撼树。[起舞电子书]

唐志谦看着那个男人的离开,就像是在看着一条落荒而逃的狗,眸色森冷。

恩情总是要用完的,更何况是世家之间,一味地妄图索取而拒绝等价交换的,都将会被放弃。

男人离开了办公室,将背后的门甩的震天响,不知道的还以为欠了他多少的钱。

然后骂骂咧咧的打算转身离开。

毕竟不是胡家正统教育出身的,他身上的粗鲁实在是令人觉得不怎么美好。

坐在休息室的唐静芸,默默的看了一场好戏,眼中冷光一闪,胡岳鑫?呵,感情这家伙在那么早就开始企图攀上唐氏了。

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前世唐氏的名声就是这个家伙败坏的,三番四次的当众指责她,说唐家不该由一个私生女掌权,给她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这样想着,她突然站起身来,让一旁的赵洵吓了一跳,“芸小姐?你这是……”

唐静芸对着他笑了笑,然后打开了门,随意的将自己手上杯中的茶水往外面泼去,一边泼,一边冷笑道,“这什么破茶水,唐志谦是穷的没钱买茶叶了?要是唐氏破产了就跟我讲!”

赵洵连忙赔笑,这芸小姐是怎么了?突然就生气了,这刚才不还颇为满意的品着茶吗?还有,这茶叶他刚拿自己的的脑袋担保,绝对是市面上最好最贵的茶叶!

这可是他家老板亲自交代下来的,他亲手经办的!

就在他想要说几句话解释的时候,一道身影好巧不巧的就出现在了门口!

于是,唐静芸泼出去的茶水就正正当当的浇了某人一头!

“我艹!哪个混蛋敢泼老子水?信不信我让你在京都混不下去!”被茶水泼到的男人,顿时就是破口大骂。

在看到唐静芸的时候,用手指着唐静芸,脸上难看,污言秽语不要钱的往外倒。让周围的员工都是心底升起厌恶。

这可是唐氏,唐氏对员工的素质要求一直都不低,员工自然也对这样没素质的人没什么好感。

赵洵作为旁观者,他清楚的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仿佛是经过千百次算计好的一样,这样的角度,这样的时机,真他么令人看得目瞪口呆!

他赶紧转头看向唐静芸,这位主儿那脾性也不是特别好的,这些骂人的话要是激怒了她,那将人砸破了头抬出去都是有可能的!

这样想着,他不由感慨,不知者无畏啊,要知道唐静芸可是连唐志谦都要让步的女人。

不过,唐静芸显然并没有生气,她只是懒洋洋的看了男人一眼,然后转头对赵洵说道,“叫保全人员,以后这种疯狗不许放上来,不然别人还以为唐氏什么阿猫阿狗够能够来,真是掉档次!”

赵洵连忙应是,心中却是升起了几分疑惑,这真的是巧合?

没有理会身后乱吠的胡岳鑫,她在在场的人探究的目光中,施施然的走到唐志谦的办公室前面,也没有敲门,就这么推门而入,将众人好奇的目光隔绝在外。

赵洵对着几个看热闹的秘书挥挥手,示意她们赶紧退下,开玩笑,这可是涉及到老板的家事,是她们能够八卦的吗?!

唐志谦听见开门声,不由微微皱眉,是谁这么不懂事,居然连敲门的礼貌都没有,压下心中的不喜,他抬起头,看向来人。

脸上的神色又一瞬间一滞,然后笑着起身,“静芸?你怎么过来了?爸爸不是说你不该来,只是你应该给我打个电话,我好让赵洵去接你,我也能够早点空出时间来。”

唐静芸看了一眼唐志谦,淡淡地道,“胡家的人?这样的人,换了我早就打出去了。”她的目光在唐志谦的脸上滑过,故作恍然,道,“听说人变老以后就会心也变软了,看来你确实是老了呀!”

唐志谦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他一点都不想和自己的这个女儿讨论他变老这件事!

转移话题道,“今天来找爸爸有事吗?”

唐静芸将他的话当做没有听见,老神在在的环顾了一圈这里,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一边的一组沙发上,摸了茶几上的烟和打火机,就给自己来了一根。

唐志谦跟在唐静芸身后,低喝一声,“唐静芸!你老子我在和你讲话!”

唐静芸掀了掀眼皮子,叼着烟,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哟,谁老子呢?说人话!我可听不懂,什么‘爸爸’的自称,我劝你还是尽早去了,省的我听的恶心!”

唐志谦面色难看,将她手上的烟夺过来,一把摁灭在烟灰缸里,冷声道,“女孩子抽什么烟!瞧瞧你这做派,跟巷子里的小混混有什么分别?说你呢!腿别抖!你还抖!”

在外人看来,唐静芸是个极为成熟的女子,手段老练,面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理智的不可思议。哪怕是上一世的唐静芸,似乎都是在一夜间长大,虽然喝酒抽烟,但是总是在她理智控制的范围里。

作为一个自有独立的孩子,在她的身上几乎看不出有青春期叛逆的时候。

但是天知道,唐静芸这辈子的青春期的叛逆,都放在了唐志谦一个人身上,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你特么不让小爷我做的,我就偏要做!

唐志谦这样世家教养出来的子弟,一辈子养尊处优,自然是看不惯小辈没有教养的样子,偏偏唐静芸还就爱在他面前这么干。

唐静芸抬眸看了眼脸被她气的发青的老男人,那双凤眸眯了起来,淡淡地道,“晚了,三岁看到老,小时候没教好,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唐志谦被唐静芸这句话说的,顿时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恨恨的瞪回去,“有什么来不及的,以后日子长的很,还怕没时间?”

“老板……”赵洵推门进入,就看见自己老板没有丝毫平时的风度,一副斗鸡模样,心中默默的抹了把汗,早就知道芸小姐的杀伤力了,“接下来有个会议……”

“取消!”唐志谦大手一挥,接下来的会议取消了。

赵洵看着唐志谦的眼神,默默的将自己嘴里的话吞了回去,虽然那个会议关系着唐氏接下来一个上亿的订单……

退出来的赵洵苦笑一声,想起刚才看见的两个人,那相似的面容,一个柔和,一个刚硬,两双扬起的精致凤眸,连眼尾上扬的弧度都相似的不可思议。

明明是那么相像的父女两个,怎么就每次见面都弄的剑拔弩张的。

赵助理感觉到深深的心塞,求求你们两位了,都说阎王打架,小鬼遭殃,他这个小鬼真是怕了他们了,就不能给条活路吗?

一头是自己的老板,一头是他打心里不愿招惹的女人,真是站在哪一边都很有危险啊!

办公室内,唐志谦也没有了和唐静芸斗气的心情,无奈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看着唐静芸又摸了烟点上,眉头皱了皱,终究没有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