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拦路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晚灯照在路上,唐静芸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目无表情,和平时那个总是含着浅淡的笑意的她判若两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倚靠在街边的灯柱子上,她抽了口烟,烟雾下看不清她的眼睛。

她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对面的街道上的一个女人,女人的容貌看不真切,但是隐约可以看出她绰约的身材。

也不知道身边的朋友说了好笑的笑话,女人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似乎能够感觉到她开心的心情。

唐静芸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有人将女人描述成心如蛇蝎,这句话唐静芸是不承认的,因为她觉得自己其实还没有那么坏。不过,她抬头看了眼街道对面的女人,这个描述倒是比较适合她。

“芸姐,好久不见了。”

一道声音从唐静芸的背后传来。

唐静芸转头,眼中是还来不及掩饰的情绪。

阿天在接触到唐静芸的眼睛的一瞬间,只觉得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头皮一阵发麻,如果他身上有毛的话,恐怕此刻已经炸毛了!

他的手下意识的伸向自己的后腰处,如果不是因为理智还在的话,他恐怕已经拔枪对准唐静芸——他在她的眼神里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

那双乌沉沉的眼睛,明亮而深邃,仿佛沉睡着一头择人欲噬的凶兽,下一秒就要将人吞吃入腹。

阿天本来就是混道上的,对这种危险的感觉最是明显,此时看到唐静芸这个模样,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芸姐,是不是有什么人惹你不高兴了?告诉我,我让兄弟们弄死他!”

阿天是个骨子里带着兄弟义气的人,唐静芸帮他良多,帮会里也良多,在他心中,唐静芸是除了方哥和卢玉华以外第三个重要的人,谁惹了她都要付出代价。

唐静芸敛去自己眼中的神色,幽幽地道,“弄死一个人是很容易得事情,可是我觉得这样太便宜她了。”

阿天被唐静芸这样的话说的心里一颤,他很少看到唐静芸这样的表情,他记得,上一次唐静芸这么笑的时候,她眨眼就毙了那些在会里叫嚣的长老,脸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他心里忍不住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将“好脾气”的芸姐惹的生气了?当然,他也忍不住为那个人默哀,因为他知道,惹到了芸姐,绝对是没有好下场。[起舞电子书]

唐静芸面无表情,又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阿天很殷勤的替她点上了。

唐静芸笑着看了他一眼,不再去思考刚才的女人的事情,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大晚上的一个人在外头晃悠?莫非是没有控制好下半身,所以让你家心肝给扫地出门了?”

阿天的表情扭曲的一下,他敢肯定这是妥妥的迁怒啊位面之大冒险!他和他家玉华感情好着呢,不要这么咒他好不好?不过谁让这是唐静芸呢?换了个他早就一巴掌拍上去了。

所以,他那张俊脸上挤出一个笑,嘿嘿道,“这哪儿跟哪儿呢,她的脾气好着呢,这不是她在这里谈生意,我正巧结束了饭局,就赶过来接她一起回家。”

唐静芸摇头好笑,在方青峰逐渐洗白的过程中,阿天身为他的心腹,自然也是赋予重任,现在也是一个总经理的名头。

她似乎还能够想起自己和他初相见时候那沉静的表情,淡漠极了,哪里像现在,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柔情。

“真是巧了,卢总今天也在这里吃饭?”唐静芸问道。

“对,最近公司的业务在扩展,她忙着呢。”阿天自己也点了一根烟,站着有些无聊,很没形象的蹲在了地上。

唐静芸笑了笑,看着这样的阿天,总觉得像是一只没有人领养的大型动物,看着有些可怜兮兮的。

随后想了想,也蹲了下来,凑到他耳边嘱咐了几句话,阿天挑眉,不过很聪明的没有多问什么,反正他只要完成唐静芸交代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唐静芸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麻烦你了,你等着吧,我先走了。”

唐静芸离开后,阿天琢磨了一下,暗暗摇头,这芸姐的心思他是猜不透的咯。

——

那一头,唐静芸的一桌已经散了,而楚正阳的那一桌还在吃。

戚校长琢磨了一下,笑道,“楚老和刚才那个小丫头很熟?”

楚正阳不在意的摆摆手,“说不上多熟,老崔,就是搞经济学术研究的那个老崔你知道吧?唐丫头是老崔的最小的关门弟子,在那个老头那里看到过几次。那老头一生子女缘薄,没想到老了老了,居然将唐丫头给宠上了。”

想起老友在自己面前炫耀唐静芸寄回来的好东西,楚正阳也不由暗暗摇头,怎么自己就没个贴心的学生呢?

戚校长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唐静芸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头,不由暗暗眯眼,这个唐静芸在京都崛起的时间不长,可这关系网铺的可够广的!

而且还不是泛泛之交,都是关键时候能够用的起来的!

不过想起和她谈恋爱的那个男人,他又觉得这也算是正常,那可是姜家的长子嫡孙,将来姜家板上钉钉的继承人啊。

旁人不懂什么是姜家,唯有他们这些身在局中的人才明白,那是一棵何等的参天大树,哪怕是当局的人都不敢轻易碰姜家,隐蔽了京都的半边天空。

不过哪怕是这样想,戚校长居然诡异的丝毫没有唐静芸配不上姜晔的念头,大概是当初从她那高深的手段将方家弄倒,将余家弄的元气大伤后,他就已经对她升不起轻视的念头。

等到他也喝的差不多了,就起身和楚正阳等人一起起身,走出了这家店。

然后跟楚正阳两人挥了挥手,上了早就等候在外面的车子。

——

唐静芸站在路边,手上那个一个牛皮纸袋,目光冷淡,手指上夹着烟,眸色冷淡。

看着不远处驶过来的车子,她勾唇,露出一个冷淡的笑容,然后从阴影处走到了路的正中央废女逆天,凤凰重生。

“吱嘎——”

在车子猛然刹车的前倾力的作用下,坐在后排的戚校长猛然往前冲去,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身子,皱眉道,“小钱,出什么事了?”

小钱沉声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刚才有个人突然走到路中央,所以我才急刹车的。”随后,小钱又道,“首长,前面那个人出来的蹊跷,您先不要动,注意安全,我去探探情况……”

说着,他的手已经警惕的探到了自己的后腰处。以戚校长当下的身份,身边配配枪的警卫说起来有些夸张,但是架不住他还有别的身份,人家好歹也是教育部的副部长了,这个燕大校长只是身份之一。

戚校长闻言也是向前看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眉头动了动,按住了小钱的肩膀,淡淡一笑,“别担心,是我的熟人,我喊她过来。”

说着,摇下车窗,对着唐静芸挥了挥手。

唐静芸站在原地没动。

戚校长忍不住扶额,对着小钱道,“继续开,开到她身侧再停下。”

我们温润儒雅的戚校长,此时忍不住在心中爆了句粗口,踏马得,这谁家的姑娘,要不要这么懒!!!

看到车子缓缓的驶过来,唐静芸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然后推门上去。

唐静芸边上来,边还不忘对戚校长笑道,“想不到戚伯父对静芸这么了解。”

了解个屁!还不是我家儿子给说的!听说你姑奶奶心情不好的时候,人家姜大军长都亲自喂你吃喝!

不过,这也坐实了一个事实,这位唐小姐现在的心情似乎很不妙啊!

唐静芸对着戚校长淡淡一笑,笑容平淡,但是掩饰不住眼底的淡漠,她将自己带着的牛皮纸袋递给了一旁的男人。

戚校长早就在唐静芸上车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东西,此时拿到手里后,掂量了一番,没有打开,反而问道,“唐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行走了这么多年,他可是深刻的明白,有时候知道的越多,被弄死的可能性越大。更何况还是唐静芸递过来的东西,他不敢乱打开。

唐静芸眯眼一笑,“这回在香港玩闹,一不小心弄到的东西,回京后研究了一番,倒是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你只要看夹着书签那一页。”

戚校长打开牛皮纸袋,里面是一本硬皮封面的本子,“啪嗒”,坐在前面的司机小钱打开了后车座的灯。

戚校长抬头看了眼坐在前面的小钱,笑了笑,然后翻开那本本子,翻到唐静芸夹着书签的那一页。

字迹有些潦草,并不好看,所以他看的很认真,只是他越看,心中就越是愤怒,只感觉有一把火在心里头烧,好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谁也说不准下一秒他就会爆发!

“砰!”

戚校长将本子狠狠的合上,转头看向唐静芸,“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唐静芸转过头来,嘴角叼着烟,挑唇,“之前在港都的时候找四海帮玩了一把,后来就弄到了这玩意儿,我觉得里面记载的东西很有趣,好东西要分享,就想到了戚校长你呗。”

戚校长深深的看了一眼唐静芸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没有说话,只是眼睛里闪过深深的冷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