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愁苦的眉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听到唐静芸答应了邀请,温礼鸣的眼中闪过几分惊讶,他没有想到自己没有抱希望的邀请她居然同意了。

唐静芸笑道,“不介意我带人一起去吃饭吧?”

温礼鸣对此自然是没有异议的。

于是唐静芸招呼了一声伍向军,然后让伍向军把他那个朋友叶全也叫上。

伍向军的眼中有过惊讶,他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和唐静芸提过几次叶全的名字,她就会记住,心里有些感动,“哎”了声后就给叶全去了电话。

温礼鸣见此也是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朋友,第一次请唐静芸吃饭,要是饭桌上太冷清就没意思了。

一行人商议定后,温礼鸣就和唐静芸两人率先走在前面,见到唐静芸要拦车的时候,他诧异,只当唐静芸不会开车。

温礼鸣带唐静芸一行人去的地方,也是京都有名的一家新开的店,店面的风格是中西结合的,看的出,设计的人用了心思。

温礼鸣一边引路,一边笑道,“是京都里一个发小开的店,我们这群人平常也就来这里捧个场。”

唐静芸了然,能够被温礼鸣成为发小的,左右离不开大院里的孩子,也是个有身份有背景的三代吧。

因为几人是临时起意,一桌的包间已经都满了,不过鉴于发小的身份的关系,还是找到了吃饭的位置,是一间用屏风隔开的包间。

唐静芸等人落座,温礼鸣拿起菜单给唐静芸,唐静芸笑着摆手,“谁付钱谁来。”

温礼鸣也就没有说话,心中却是觉得唐静芸却是会做人,比京都那些娇小姐们好伺候多了。

他叫来了几个朋友也到了,正好坐了一桌。其中不乏是玩的好的人,此时看到温礼鸣特意叫他们出来居然是宴请这么一个女子,不由彼此都是眨眨眼,这位是什么来头?

难道是温少在追的小姑娘?

但是这些人却都表示自己不知道啊。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在京都见过唐静芸这张脸的,大都是和姜晔关系不差的顶尖的世家子弟,显然,这些人的档次还是差了点逆世女王。

温礼鸣低咳一声,瞪了一眼挤眉弄眼的人,开什么玩笑,别说他对唐静芸本来就没有意思,就算有,他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够配得上这个女人。

他还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更加希望娶一个能够相夫教子的女人,不是事事都喜欢压自己一头的女人。

很快,酒菜上来,三杯酒水下肚,本来还显得有些生疏拘谨的两拨人也就相熟了起来。

一个穿着黑丝衬衫的男人听说伍向军几人是玩古玩的,顿时心中就明白了少许,勾住叶全的肩膀,哥俩好的笑道,“看不出来,哥们你居然也是干这一行的!”

叶全笑了笑,只是哪怕是笑着,他的脸上也依旧显得很愁苦,“这不是连温少这样大户人家出来的少爷都干,我们跟风嘛!”

黑衬衫男人呵呵一笑,嘴角轻轻的抽了抽,“那哥们你最近手头有没有什么好东西?我爷爷要生日了,正打算给他送样东西。”

叶全依旧是愁苦的笑道,“好东西是有的,我跟着伍哥跑货也很久了。有一件宋代钧窑釉,海棠红,灿如晚霞,变化无穷如行云流水。”他一拍桌子,“那可真是一件好东西!”

“哦?”黑衬衫男子眼睛一亮。

不单是他,桌上的好几个人都是眼睛转了过来,宋代的钧窑瓷器那可是顶好的货色啊!

看着叶全没有继续说话,黑衬衫不干了,“哥们,你给我说说这瓷器吧,钱不是问题,我家里有钱!”

叶全喝了一口酒,砸吧了一下嘴巴,这才道,“上面是鹦鸟游戏,回纹、莲瓣纹等多用作边饰间饰,用刻、划、剔、画和雕塑等不同技法,在器物上把纹样的神情意态与胎体的方圆长短巧妙结合起来,真真叫人令人爱不释手!”

黑衬衫男子的眼睛亮了,“真的?这玩意多少钱?”他跟在温礼鸣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耳濡目染下,也是知道些这些东西的昂贵的,心里不由打起了小九九。

叶全凑到他耳边,小声报了一个数字。

“卧槽!”黑衬衫嘴里的酒差点喷出来,“你抢钱呐!”

叶全摇了摇头,愁苦地笑,“我虽然命不好,比较穷苦,但是怎么可能骗你,就是这个价格,比市场价还低了一成呢。”

黑衬衫男人眼珠子咕噜的转了一圈,然后笑道,“哥们,看在咱俩同桌吃饭的份上,便宜点如何?”

叶全咬死了不松口,那耷拉的眉头看上要多愁苦就有多愁苦,仿佛他稍稍一松口,减掉的价钱是他的棺材本,直让对方跳脚。

“好!就这个价格!”黑衬衫咬了咬牙,想起家里的事情,终于同意道,“那什么时候让我看看东西?”

叶全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我手上又没有。”

“卧槽!!!”黑衬衫差点就要揪住叶全的衣领了,你没有在这里跟我谈价格?我丫丫个呸啊!开小爷玩笑呢?信不信让人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叶全表示,他信啊,天气预报说明天阴天,确实看不到太阳,他耸了耸肩,“我只是说跟伍哥跑货,没说我手上有东西,是你非缠着我不放的。”

除了咬牙切齿的黑衬衫,在场的其他人都是笑喷了,看着叶全那耷拉的眉头,所有人都似乎看到了眉头下的狡猾,简直就是蔫坏蔫坏的。

黑衬衫在心中默默的呸了一口,这个混蛋不会是报复他一开始上桌的时候说了一句“这都什么人”吧?他不过是语气差了点,至于这么小心眼的报复回来吗?

叶全笑了笑,没办法,他叶全就这么小气权国全文阅读。

唐静芸笑眯眯的看着叶全,她似乎有点明白之前电话里伍向军想她推荐叶全的意思了。

当初初见叶全的时候,她倒是没有发现这个男人还有这么蔫坏的一面啊,别说,光是那咬死了价格不松口的本事,还真是一绝呢!而且那耷拉的眉头也真是让人发不起火来。

心中想起伍向军给她的提议,伍向军随着古玩铺子做大,生意越来越好,伍向军也不可能一个人把事情包圆了,总是要个人来分担的。

伍向军正好负责掌眼和看店,这叶全干了本就干了好几年这个,有门路,可以拿到货,加上他蔫坏的性格,也可以用来讨价还价……

唐静芸给伍向军递了一个眼神,伍向军心里一喜,自己和叶全半年多来合作愉快,现在能够定下来,自然是更加好的。

于是,这家被唐静芸命名为“老斋”的古玩店铺里,正式加入了一个成员,被店里的人称为“二掌柜”。

要提起这老斋的二掌柜呢,基本上每一个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老斋的二掌柜平常看着他觉得愁苦,但特么只要一提到钱,就是个妥妥的蛇精病啊!

那咬死了价钱不松口的样子,颇有几分“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劲儿,不管你抬多少的人情关系都不管用,真是让人恨的要死!

可是人家老斋资金量充足,好东西捧到那里肯定能被收下,要去买的时候,那里上档次的东西也足够多,是个送礼不可避开必去的地方!

这样一来,必然是要和这二掌柜打交道的,真是叫人又爱又恨啊!

没有人知道,现在还靠着倒买倒卖的叶全,在未来会是一个在古玩界非常出名的人物,人送外号“鬼见愁”,那耷拉愁苦的眉头也成了他的标志。

此时,唐静芸也是抿唇一笑,看着和叶全笑笑闹闹的众人,对着一旁的温礼鸣笑道,“温少什么时候开始搞这一行的?我以为像你这样的,更加喜欢坐在办公室里当个经理总裁什么的。”

温礼鸣眼中闪过几分怀念,“我外公是个收藏家,小时候我家里不方便,我一直都是跟着我外公过的,耳濡目染,加上外公的传授,也就喜欢上了这玩意。后来大学毕业,我不愁吃不愁喝,也不想喝别人一样成天寻欢作乐,索性就干起了这一行。”

唐静芸闻言笑着点头,“这样也挺好的,想必温少的外公也该是老怀甚慰啊,这老人呐,就喜欢有个后辈继承自己的衣钵。”

温礼鸣笑着赞同道,“合该如此,唐小姐倒是比我懂老人的心思。”

唐静芸眯眼一笑,她没有告诉他,因为她曾经琢磨过。

“我嘛,从小就没人管,后来手头正好有了钱,也没有目的,就什么都玩玩。”唐静芸抿了一小口酒,笑眯眯地道,“说真得,钱多到了一定的程度,真的只是数字的概念,可是我就是喜欢看到数字涨起来,有安全感!”

温礼鸣敛眸一笑,掩去了自己神色中的异样,从小没有人管?总觉得这个唐静芸的来历很神秘,就是不知道这个没人管是怎么个没人管法,“唐小姐……”

“哟,温礼鸣啊,你今天怎么在这里?不去捣鼓你那些老古董了?”

一道公鸭嗓传了过来,打断了桌上的氛围。

温礼鸣的脸色微沉,桌上一片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