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逐利本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和几个好友吃完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抬头看了眼头上的太阳,刺目的阳光让她眯了眯眼。

戚泽九三个今天都有自己的事情,唐静芸也就没有和他们一起走。

她在街道上站了一会儿,还是招了一辆出租车,去了一趟全德大街的门面里。

全德大街正是京都鼎鼎有名的古玩街,里面的铺子价值千金,唐静芸正巧有一间浅戈送给她的,现在正由伍向军在打理。

唐静芸虽然不常出现在那里,但是伍向军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和唐静芸打个电话报备一声店面里的生意情况,并没有因为唐静芸的放松而有所宽纵。

说起来,伍向军这个人也算是有真本事的人,少年打拼,也曾意气风发过,结果在男人最辉煌最鼎盛的年纪里,却遭遇了磨难。

磨难并没有打倒他,反而磨去了他的锋芒,让他开始变的懂得收敛,也省去了天真和骄狂,真正的成熟起来。

这天承德大街上,也算是立着不少老字号的铺子,能够经营这里的掌柜,大都是有着一双厉眼的,不仅是看物件儿,还看人儿。

就伍向军这人,一开始那些大掌柜们或许没注意到,但是没过多久,他们就知晓了他的厉害。

凡是进了他这间铺子的人,真品基本上没有出来的机会,倒是好几件赝品被他看破了。

渐渐的也是积累了名气,不少人都爱上他这里来转转看看。

也有掌柜的心里不爽气,这承德大街上开店的,哪个背后没有点关系?打听下来,却是吓一跳,似乎这个伍向军背后的东家,虽然神秘,但是听闻和京都里的大少关系匪浅。

所以大家也就给几分面子,让伍向军在这条街上混的风生水起。

唐静芸走进店面的时候,就看见伍向军坐在椅子上看书,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透着几分斯文气息。

他们古玩这一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所以多数时候就是守着铺子就好,会有大把的时间发闲。

看见唐静芸走进来,伍向军面上露出一个激动的神色,放下书,摘掉自己的眼睛,面对热情的笑容,快步走了过来,“东家,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招呼我一声?我也好提前准备一下机战星迭。()”

唐静芸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事,我刚回京都不久,就是来这里转转,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老物件。”

伍向军眼睛一亮,“东家这是打算送人还是自己摆在屋里看?”他的眼睛是满满的笑意。

本来伍向军就觉得自己帮不上大忙,东家难得提一次要求,他自然是要尽心尽力的。

唐静芸笑了笑,“有没有古扇或者古画那样的东西?我打算送给长辈的。”

伍向军想了想,道,“古画倒是有,各代的都有入手,倒是古扇比较稀罕,不好入手……”

唐静芸不在意的摆摆手,“贵在心意,不急,你看到适合的就给我留意就好。”

伍向军笑着点头,心里却是将这事儿当做了头等大事。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吆喝声,“伍掌柜,我这里有一批货,还不出来看看?”

来人是一个比较粗犷的中年男人,下巴上蓄着短胡子,却穿着一件正经的衬衫,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的样子。

走进店门后,看到伍向军身边有个女子,神情看上去很亲近,不由笑着调侃道,“哟,这是伍掌柜要梅开二度了吗?瞧着人家小姑娘可真年轻啊!”

一个长相清俊的青年男人跟着走进来,也是一眼看到了伍向军的方向,闻言狠狠的瞪了一眼男人,“老胡,不得放肆!”

说着,对着唐静芸那边笑着问好道,“唐小姐一走就几个月,听说是去做大生意了?害的我想要找你联络感情都没机会,今天终于被我逮到了。”

他这一席话,让一旁的老胡心中默默的抽了一口气,自己跟着身边这位爷也算的上有好几年了,也算是勉强见识过那个圈子的排场。

这位爷平时别看待人也和和气气的,但是相处久了,那种客气中带着傲气却也不是旁人能够承受的起。说起来,他是真的很少看见这位爷这么热情的样子。

唐静芸抬头看向来人,不由挑眉,“温少?!你怎么有空光临我们这家小店?还真是稀客啊!”

温礼鸣笑道,“唐小姐这就不知道了吧,我和贵店铺的掌柜的也算颇有交情的,不要这么见外啊!”

说着将目光投向唐静芸身后的伍向军,“伍掌柜的,我这里最近准备入手几样好货,麻烦你给掌掌眼,当然,如果你有兴趣的,我倒是可以匀一两件给你。”

唐静芸诧异一笑,她倒是没有想到伍向军居然还和温礼鸣给搭上了线,不过就是上次因为一个女人的事情见过,这两人倒是“好上了”,看来伍向军的本事也不小。

老胡听到这对话,看向唐静芸的眼神中掩饰不住震惊,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居然就是这家店铺的东家???

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怎么都没法将唐静芸和伍向军嘴里的那个东家形象对照起来,他以为能够让伍向军心悦诚服的人,怎么说也是个五六十岁的花甲老人吧?

唐静芸对着老胡点点头,笑呵呵地道,“你们聊,术业有专攻,我就不掺和了,去那边坐坐。”

说着走向了一旁的休息区,找了个椅子坐下。

伍向军对着温礼鸣和老胡歉意的点点头,然后屁颠屁颠的给唐静芸先去泡了茶,伺候周到了这才过来接生意,这一系列动作看的老胡目瞪口呆,靠,这也太大牌了吧!

温礼鸣好似看出了老胡震惊的内心,只是淡淡一笑,“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尤其是这个女人,她远远比你想象中的厉害女种全文阅读。”

温礼鸣的眼中射出些许精光,他不会忘记唐静芸背后和义合会的牵扯,还有她游走在京都顶尖大少里的的那种游刃有余,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看着和老胡讨论的伍向军,他看了一眼在那里安静品茶的唐静芸,笑了笑,走到唐静芸那边。

在古色古香的桌椅上,一个清丽的女子在默默的品茶,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动作不算多规范,但是带着几分洒脱和随性,似乎能够从中看到一种来自画卷里的宁静。

温礼鸣的前半生从未遇见过这样矛盾的女子,明明之前见识过她的强悍和凶残,凌厉的像一把开锋的剑,但是此刻在她身上却只能够感觉到一种平淡,和她手中的那杯茶一样。平淡中透着幽香。

唐静芸放下手中的茶杯,转头看向温礼鸣,不由挑眉一笑,“温少,怎么上我这里来了?”

温礼鸣笑着摇头,“在我眼里,自然是唐小姐比那些老物件更有吸引力了。”

唐静芸笑,在这京都混的,果然是自有一套说辞在心里,不过她倒是没有想到,这温礼鸣居然还玩古玩这行当,不管如何,总归是比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京都大少要好很多。

温礼鸣也坐下,唐静芸拿起身前的茶壶,替他斟了一杯,笑道,“温少真会说话,听的我心花怒放。”

温礼鸣呵呵一笑,心花怒放?你敢不敢动一动嘴角的弧度?一张敷衍的笑脸,你特么骗谁啊?!!

唐静芸表示,睁眼说瞎话嘛,谁怕谁啊!

两人一边品着茶,一边默默的看着外头,温礼鸣突然问道,“唐小姐怎么想到要开这么一间店铺的?”

唐静芸抿唇一笑,“不过是刚好手头又铺子,有人,有东西,我就开了,要说目的嘛,不过就是逐利,当然,在不影响我行驶商人这个身份的时候,我不介意去做一些好事。”

温礼鸣目露诧异。

“怎么,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直白?”唐静芸笑着摆了摆手,“我一般都喜欢说实话。你说吧,这人在底层的时候,为了往上爬,不得不说违心的话,好不容易有了说实话的资格,为什么还要去说假话,累不累?”

当然,唐静芸没有说,我不一般的时候就不说实话。那个时候大概都是她准备挖坑埋人的时候。

温礼鸣眼中闪过欣赏,笑道,“跟唐小姐讲话我总觉得很有意思,好像在和一个智者交谈,有时候真的怀疑你是不是那么的年轻。”

唐静芸眯眼一笑,她只是说出心里话而已。人一辈子能够讲多少次真话?这些真话又有多少是出自自己本心的?很少很少。

温礼鸣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个人饮着茶沉默着,表情里带着几分惆怅。

唐静芸则是在思考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现在这间铺子每个月的收益都在呈递增趋势,她是不是该投入更多的关注?

转头看向伍向军发自真心的笑意,她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这不是有个现成的人在这里吗?有他在想必也是没有问题的。

等到老胡那里带来的东西看完已经是几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温礼鸣起身,笑道,“今天有缘,不如我做东,请唐小姐吃个饭?”

唐静芸思考了一笑,欣然应允,“好啊,那就麻烦温少了,也省的我回去面对冷锅冷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