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燕大文化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今天的燕大很热闹,校门口是络绎不绝的人,提着大包小包,也停了很多的私家车。[800]

又是一年新生报到的日子。

有人曾经说过,一座没有学生的大学是座死城,空空荡荡,仿佛能够听到漂浮在空气里的寂静。而当学生入住,这里就仿佛注入了新鲜的血液,重新焕发出生机。

燕大有两点很出名。第一点是燕大自古出人才,这个是毋庸置疑的。燕大出来的各行各业的精英都会有。如果你有耐心去校友陈列室里一个个查找,你会发现其中有很多是曾经在电视报纸上出现过脸,再不济,他们的名字也会有所耳闻。

“那学长燕大很出名的第二点是什么啊?”一个年轻的男生对着自己身边接待自己的老生询问道。

他带着兴奋和激动的脸上有着几颗青春痘,昭示着这个初入大学的学生的青涩,一眼就能够看出稚嫩的脸上,掩饰不住好奇的询问道。

接待他的老生老气横秋的看了眼自己身旁的学弟,他们的身上还带着几分单纯,夹杂着对新的环境新的生活的向往和激动,以及淡淡的迷茫。

他恍惚觉得,这大概就是一年前自己的真是写照吧。

等这群新生度过了一个学期后,就会在校园这个小社会里快速的成长蜕变,由小鲜肉变为了老油条。

老生悠悠一笑,指着那边停放着的车子,在常人眼里已经算是奢侈品的桑塔纳姑且不说了,那里还停着许多的豪车,动辄百万,简直亮瞎人的狗眼。

“看见那里的了没有?这么多的车子!”

吴俊辉惊呼一声,“哇!好多!”

虽然在这个年代里,车子是一种很奢侈的东西,但是燕大的学生却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笑了笑,自己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不过再震惊的事情,每天都在眼前上演一遍,自然而然的就会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习惯,以至于到最后的麻木。

他笑着道,“我要说的燕大的第二个特别出名的点就是这个。”

“车多?”吴俊辉回答道。

“错!”老生否决道,在吴俊辉好奇的眼神中,他咧嘴一笑,“是豪门世家子弟多!”

这燕大在京都乃至全国都是鼎鼎有名的学府,能够考上燕大的,除了成绩真的是顶尖优秀的,剩下的少数多半是家世极为傲人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豪门世家的子弟?”吴俊辉眼中闪过惊讶,忍不住问道,“那些人会不会很难相处啊?燕大的风气会不会被带坏?”

老生笑着摇摇头,“还好,接触过后,你会发现其实他们也就是比较金贵的普通人,有些人比家里的独生子女还好脾气呢。”

通常来说,一般的学校的学生是很痛恨这些走后门的学生的,凭什么他们就能够凭借家世财力就能够轻轻松松的上了他们累死累活才考上的学校呢?

但是在燕大里,这两者间却维持着一种奇怪的平衡。

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逆行武侠。这样的话放在当下的时代也同样适合。

燕大里从来都不乏优秀的寒门子弟,这些人,如果放任他们自己闯荡,一半是要因现实夭折,剩下的人中的一半,也多半会屈服于强权,真正能够成长的,也不过十之一二,并且,等到他们成功了也多半已经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

而燕大那些就读的豪门子弟,却给了他们另外的选择。

这些平常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的豪门子弟,因为同一个教室,上同一节课,而开始有了接触,顺带着,也会给家世普通的学生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和发展资源。

大学是个小社会,但它到底比社会干净很多。有时候你在大学真心结交的朋友,可能会是你未来道路上的一个很大的助力。

这样的资源相结合,是国内很少大学能够达到的。

很多从这里走出去的人,也很乐意在条件允许下,让自己的孩子考回燕大。

这是燕大的底蕴,也是燕大莘莘学子走出去的底蕴,也是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

当然,这些道理老生只是在自己的脑海了过了一遍,他并没有告诉新生,这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至于这个新生能不能自己悟出来,还是要看他本事的。

他一边走着,一边回答了吴俊辉一些疑惑,也不见不耐烦。

“咱们学校里,除了聪明的人和豪门子弟外,其实还有第三种人,那就是既聪明家世又特别厉害的那一种。”老生笑着道,“那样的人,才是燕大真正的风云人物!”

吴俊辉不由眼中冒出了向往的光芒,“是吗?咱学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人吗?”

老生还没有开口,就听见不远处传来惊呼声,只见三辆豪车从校门外依次开了进来。

当然,单是豪车并不足以让燕大的学生动容。

只因有人认出了这三辆车的车牌!

第一辆停稳的车子的车门打开,一条修长的腿露了出来,然后走出来一个英俊桀骜的男生,打着耳钉,头发根根竖直,下巴微抬,令人能够感觉到他的傲气。

第二辆车上下来的是一个通身温润气息的男生,一件白色的衬衫,却给他愣生生的穿出了高贵优雅的气息,嘴角噙着恬淡的笑意,看上去和亲切。

而第三辆车子走出来的也是一个很帅气的男生,只不过他更像是优雅的小王子。

不过小王子的行为很快就让他的形象破灭了。

段瑞杰走上前去,一把抓住顾凌的衣领,“顾凌你个王八蛋,躲了小爷我一个暑假,总算被我逮到了!明明是你差点拆了我老子的书房,凭什么是小爷我被关进部队操练了两个月!你个混蛋!我要扒了你的衣服把你挂在教学楼里!”

段瑞杰的声音那可不小,分明就是用吼的。

所有人听到这话后,都不由的大跌眼镜,不能相信这个看上去就温润如玉的男生,居然会干话语里所说的事情!这简直就是在犯规啊!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腹黑?

顾凌满脸的无辜,“阿杰,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有什么事情是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解决不了的?”

“啊呸!”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段瑞杰真想一口呸在他的脸上,阴测测地道,“我不是君子,我还就爱动手了!要是让你动口还了得?八成又要被忽悠进去了机战星迭!”

“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阿杰咱们还是弄清楚了再说,别伤了兄弟感情!”顾凌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周围的人差点都要信了他的纯洁。

段瑞杰眯眼,冷笑,“我丫丫个呸啊!既然是误会你刚才跑什么?看见我就嗖的上了车,跟兔子见到鹰一样开车就跑?亏的小爷我车技不错,这才没让你溜走!”

周围的人心里顿时骂了句“卧槽”,敢情刚才三辆车很溜的进来,是因为在追逐?果然现实和想象很有差距啊!

顾凌无奈,看了眼一直都抱臂靠在车身上看戏的戚泽九,他表示这特么交的都是些什么损友!他都身陷囹圄了,居然还这么袖手旁边!

戚泽九貌似是看懂了他的眼神,眯眼一笑,“别这样看我,我家里就老头子的书房,里面东西可贵重了,不经烧,你就放过我吧?”

哼,看什么,欠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真以为他戚泽九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不过既然阿杰出头了,他就默默的看戏吧。

所以,我们的段瑞杰同学才是真正的苦逼吧,交了两个朋友都是损友,一个拿他顶缸,一个随他出头!

顾凌正颇为无奈,思考着现在的事情究竟该怎么出手的时候,一个人的适时出现,拯救了他!

“你们三位大少,居然舍得来学校了?开学一个星期了才来报到,真当你们自己是这一届的新生呢?”

郑佳明的声音远远传来,对着几人吆喝道。

她一边走,一边还有不少学生跟她问好。她这一学期已经正式接任了燕大学生会主席的职务,在燕大也是很有名气的一个人。

戚泽九对着走过来的人耸耸肩,“我是请过假的,要找去找我老哥,他押着我不让走的。”

看见郑佳明走过来,段瑞杰也终于松开了顾凌的领子,呵呵一笑,“我在军队里,被顾凌给弄进去的!”

顾凌逃离了段瑞杰的魔爪,然后默默的离的远一点,特么的你说他容易吗?今天那么多的新生看着呢,自己的形象可都被毁的彻底了!

四人互相看了看,终于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瘦了!”

“黑了!”

“更坏了!”

“不要脸!”

……

虽然只是分开了一个暑假,但是大家都能够感觉到其他人身上的变化,想来在这个假期里,都发生了一些事情。

世家子弟的成熟,其实是个很快速的过程。

那一头,吴俊辉看着车上走下来三个气质非凡的年轻学生,然后目睹了这样的一幕,忍不住眨了眨眼。

又看到一个气质很成熟漂亮的女生走过去,听到自己的学长向女生打招呼。

等人走过,不由牵了牵老生的衣服,忍不住问道,”这些人是谁啊?难道他们就是学长你口中的燕大风云人物吗?看上去就好厉害啊!“

吴俊辉的眼中闪过向往和羡慕,突然觉得大学似乎有了奋斗的目标。

老生摆了摆手指,摇头道,“是,也不是。”